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三十四章 不欢而散

第三十四章 不欢而散

    “难道是这小子无意站的,肯定是了,不然的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不过凭他刚才可以看出阿标不是我本人,说明此人眼睛还算毒辣,弄不好从哪里见过我也说不定,”
  
      周奉天心里沉思着,看此人那处变不惊的态度,让他比较欣赏,多少年了,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面前可以做到坦然无事的样子,当然指的是在东昌,至于那些大家族的庞然大物,那自当另说”
  
      现在的一切话语权都交给了裴容,裴容有些拘谨的笑了笑:“上次的事多谢周老爷子援手,裴容大恩不敢忘,这点心意还请收下”再次的把那张卡拿了出来。
  
      “呵呵,小丫头知道进退,一看就是在道上混过的,好说好说”周奉天淡淡的一笑,也没有客气,看了一眼阿标,阿标会意,于是上前伸手接过。
  
      “裴小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周奉天微笑着,看似随意的说道。
  
      “老爷子有话但说无妨,裴容知无不言”裴容微微欠身答道。
  
      “东昌的事很多,各区的大佬给老夫面子,叫一声周大哥,不过我周奉天一碗水也要端平,这次南家吃了亏,黄三心里也不太舒服,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自当尽力而为,只不过这样的事,再发生,我也怕控制不住局势啊”周奉天先说了句场面话,停顿了一下,看到裴容望着自己,于是接着说道,“不知道,裴小姐和华西省城的谢家是什么关系?”
  
      “华西谢家?”裴容不由的一怔,洛天心里不由的鄙视,这个老家伙,这句话才是要点。
  
      裴容苦笑了一下:”不瞒老爷子,华西谢家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势力很大,我只是夜总会的大姐,一个小人物,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庞然大物!”
  
      听了容姐的话,洛天不由的一翻白眼,完了。容姐和人交往的经验还是太少了,她根本没有明白过来周奉天这句话的含意。
  
      果然,周奉天听了裴容的回答,脸上的笑意轻微的收敛了一些,这个老狐狸查颜观色的本事极强,混江湖这么年,什么人都见过,看到裴容的眼神,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是说谎话。
  
      “那,这个小兄弟以前是在哪里高就啊!”周奉天看向洛天。
  
      罢了,也没有必要拉大旗做虎皮,他倒无所谓,主要是怕容姐以后受委屈,既然容姐都说了出来,他也没有必要让那个什么莫须有的谢家撑腰。
  
      “周老爷子,我是打工的,前段时候,那个黑心的老板不发工资,欠了我半年,我一气之下不干了,来到了东昌,幸好容姐收留了我,”洛天笑着说道。
  
      “嗯,原来是这样!”周奉天淡淡的点点头,完全收起了笑容,调查的资料和洛天说的基本完全相符,即使有隐瞒,他也认为没有什么,看洛天的一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身份背景的人,现在他更加的确信,面前的两人和谢家没有什么关系了,即使有关系,那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上次那个谢家的李老不也是淡淡的只是那么一说么?
  
      所以周奉天相信,老李也只是淡淡的那么一说,并没有特别的强调,这就说明面前的两人即使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关系,谢家也不会再说第二次,说不定谢家早把这事忘了呢。
  
      周奉天心里转动着,更加的坚定了要和王家搞好关系,对于面前的两人热情快要下降到最低点,只不过他对于洛天倒是有些感兴趣,招入旗下为自己所用更好,如果不行的话,那就.
  
      周奉天自以为心思慎密,却没有想到他的心理变化被洛天丝毫不差的看在眼里,当下不由的心里冷笑,周奉天做梦也不知道,谢家之所以出手,那是因为兰兰那个丫头的原因。
  
      裴容作为夜总会的大姐大,身边有几个小姑娘围绕很正常,毕竟他不可能把容姐身边的小姑娘都调查一遍,再说,兰兰自始至终都很低调,没有出过头,当然也不会引起周奉天的注意。
  
      当然,现在洛天也是刚知道兰兰的背景,周奉天一提谢家,洛天就联想到了,心里不由的嘀咕,”这个丫头的来头还真不小,难怪这么不把周奉天放在眼里”
  
      洛天也不把周奉天放在眼里,不过他不能不重视华西省城的谢家,谢家势力很大,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不过也听说过这么一号家族,在华夏那是排得上号的,估计除了京城的那几大家族也才可以稍微压制一下谢家。
  
      裴容也是聪明的女人,听到周奉天的话,她的心里也跟明镜一样,周奉天的意思就是说,帮她这一次,不可能帮第二次,让她自为之,其实裴容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本来以为可以和周奉天搞好关系,现在此人既然这么说,也就意味着,自己依靠不上他了,即使有事,周奉天也不会再为自己出头了。
  
      想到洛天给自己说的关于兰兰的事,容姐心里一定,微微一笑,款款的站起来:”既然如此,裴容就不打扰周老爷子清修了,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来看望您”
  
      裴容冲洛天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转身就走。”呵呵,小丫头倒也有个性,你身边的小子不错,眼光毒辣,脑子活,我这边里就缺这样的人,不知道丫头愿意不愿意割爱啊”周奉天站了起来,把眼睛看向洛天,随意的说道。
  
      “这个,”裴容略一犹豫,看向洛天,毕竟这是有关洛天的事,她不能擅自作主,跟着周奉天肯定比跟着自己有前途。
  
      洛天双手抄兜,扭头淡淡的看着周奉天,突然一笑,然后接着说道:“谢周老爷子抬爱,我是烂泥扶不上墙啊,也不懂什么规矩,怕惹您生气,我只跟着我姐,她去哪,我去哪!”
  
      这就是拒绝了,拒绝的很干脆,虽然言语看似客气,其实很犀利。
  
      周奉天的脸果然拉了下来,多少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着自己混,即使挂个名,在东昌市也是横着走的人物,想不到这小子这么不识抬举,让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小天,你,”裴容有些嗔怪洛天说话太直,不过却是心里暖暖的,这就叫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么,裴容的心里感动的砰砰直跳,好久没有心跳的感觉了,自从认识了这小子,自己那古井无波的心一次比一次跳的厉害。
  
      “那,既然如此,阿标,送客!”周奉天轻哼了一声,对身边的阿标说道,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不欢而散。
  
      路上,裴容略带埋怨的说道:“小天,你太冲动了,即使不答应那个周奉天也不要说的那么直嘛,可以委婉一些,得罪了她,比得罪黄三可怕多了,毕竟他可是东昌市第一人,”
  
      “没事的容姐,有我呢,周奉天也不敢明着对付我们,毕竟他对谢家还是有忌惮的,如果要真的撕破脸,哼,”洛天重重的冷哼一声。他看的出来,周奉天这个老家伙看似和蔼,其实满手鲜血,浑身的血腥气,虽然在道上混的都杀过人,不过他的血腥气特别重,如果不是风水问题,有气运护佑着他,此人早该死了。
  
      他不动则好,如果敢轻举妄动,洛天有把握让他死无藏身之地!
  
      裴容把肩膀靠在洛天的身上,幽幽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姐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
  
      “值得,容姐,你愿意的话,我愿意用生命来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看着怀里的人可人儿,那绵软的身体,那幽香的气息,让洛天不由的心神激荡。
  
      裴容坐立了身体,冲洛天突然嫣然一笑:“你这是要追姐的节凑么?告诉你姐可是见过大场面的,如果只凭几句话,还不够哦,还要努力才行!”
  
      “嘿,容姐我会努力的,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床,撵都撵不走!”洛天哈哈大笑。
  
      “切,臭美,姐等着那一天!”裴容的俏脸不由的一红,娇笑着嗔骂道,风情万种,妩媚丛生,让洛天看的一呆,嘿嘿一笑,很没有出息的添了添嘴唇,然后车子向着市区方向开去。
  
      “年轻人狂妄不是好事啊,想当年多少倔起的新星,不听劝,如今还不都是沉在了护城河底?哼!”
  
      站在山高处,望着缓缓驰下的华晨宝马,周奉天淡淡的说道,“是啊,此人有点功夫底子,眼光也毒辣,似乎心性不够,年轻气盛,早晚会栽跟跟头的,这次南家受了挫败,要不以您的名义打个电话好话,‘安慰’一下?”
  
      身旁的阿标微笑着说道,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
  
      “只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在东昌市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你看着办吧,另外,有关王家的事,还是先要保密,适当的时候透露出去,至于下一步的生意方面,你负责和他们的有关人员联系,有问题向我汇报一下就行了,唉,站的时间长了有点腰疼,我回去休息了,”
  
      周奉天扭动了一下老腰,最后看了一眼将要没入视线的宝马,说了一句,然后走了回去。
  
      “是,周哥”阿标恭敬的回答,阿标恭送,望着宝马消失的方向,不由的一声冷笑,拉笼一人,打压一个,这是周奉天贯用的手段,多年来,保持东昌地下的平衡,可以说这个阿标出了大力。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