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三十七章 卧室旖旎

第三十七章 卧室旖旎

    其实说心里话,洛天很想让兰兰离开东昌的,不是怕自己保护不了她,而是感觉接触到谢家,自己弄不好会有无尽的麻烦,好不容易想过几天逍遥的日子,以后有可能过不成了。
  
      平平淡淡才是福,厌倦了血雨腥风的日子,洛天特别珍惜现在的生活,自从来到东昌,和容姐一起,感觉日子过的很充实,他现在没有别的追求,只想好好的保护好兄弟的姐姐,过平凡人的生活。
  
      只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洛天不想惹麻烦,麻烦还是很快的又找上门来。
  
      裴容所在的别墅里,洛天无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容姐和兰兰两个大小美女在卧室的浴室洗澡,那哗啦呼啦的声音,让他浮想翩翩。
  
      容姐卧室的门开了,身着一身清凉小睡衣的兰兰从里面把小脑袋伸了出来:“喂,大色、狼快过来,容姐扭着脚了!”
  
      “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洛天一听,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跑到自己的房间,从自己的那人小箱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接着就跑向容姐的房间。
  
      容姐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织睡衣,露出两截白晰的小腿,正坐在床上,用手轻轻的柔着捏伤的脚踝处,疼的倒吸冷气,那里已经肿起来了。
  
      “不要动,让我看看,”洛天走了进来,看到容姐这个样子不由的有些心疼。
  
      “没事的,休息一晚上就行了,”看到洛天进来,容姐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洗过澡,穿着睡衣,特意把睡衣的下摆往下扯了扯,不过那样坐着,也只能盖着膝盖以上的部分。如果从某一侧面望过去,估计都能看到里面的春光。
  
      很不巧的是,洛天从门外走来的时候,正好经过这个侧面,更不巧的是洛天的眼睛望了过去,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也让洛天有些脸红心跳。
  
      雪白的织织内内,和睡衣是一个颜色,只不过让洛天有些想笑的是,那个内内竟然还是一个卡通内内,上面一只小熊趴在那里,正在玩耍,想不到平时高傲冷艳的容姐还保留着一颗童心,嘿!”好羡慕那只小熊”
  
      洛天心里一阵心神激荡。
  
      “需不需要我帮忙,我听说用冷水敷一下会好的多!”兰兰凑了过来,半躬着腰,两只小手扶在膝盖上,低头说道,一股股清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懂的还不少,不过现在不需要,容姐刚洗过澡,身体血液循环加速,贸然冷敷,会使血管收缩对伤势不利,”洛天仔细的检查着容姐的伤势,头也不抬头的说道:“你去拿条毛巾来,干净的就行,”
  
      “哦,”兰兰哦了一声,看了看洛天那正经的模样,还真有点专业精神。
  
      很快的毛巾拿来了,洛了接了过来,然后坐在床上,把毛巾放在自己的大腿,然后轻轻抬起容姐那条受伤的脚放在毛巾上。
  
      “身体放松,兰兰,你把蚕丝被拿到容姐背后让她靠着,这样会舒服点,”洛天又说道,兰兰听话的蚕丝被简单的叠了叠,放在床头,让容姐半躺了下去。
  
      容姐有些推辞职不过,不是她不愿意躺,只是这样一躺的话,睡衣似乎更短,那洛天坐在那个位置岂不是容姐的脸不由的有些发烫,虽然平时有时会跟洛天开一些过分的玩笑,不过真正的“坦诚”相对,她还是有些紧张,更主要的是羞涩。
  
      “容姐,你现在要把我当医生,你是我的病人,病人在医生面前要放松,什么也不要想知道么?”洛天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容姐的受伤处,入手细腻,滑润,温湿,手感很好,然后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容姐心里不由的白了白眼,“这样暧昧的姿势,我能不想吗?”
  
      “咯咯,大色、狼,你真的是医生吗?”兰兰不由的咯咯一笑,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望着洛天,这个丫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了,刚才洗澡,她只穿了一个小内内,上面却是真空状态,宽松的睡衣领口很大,再这么趴下,睡衣自然下垂,两只白白的小白兔顿时悬挂在空中,荡来荡去的。
  
      “嘿,你猜?”洛天扭头看着兰兰,眼睛不自觉的往下移,不由的一呆,那两可爱的白球在向自己打招呼,洛天心里不由的一热,心神一荡,心中暗暗的自责了一番,人家是小姑娘,瞎想什么,淡定,淡定。
  
      看到洛天望了自己一眼,又极快的扭过头去,聪明的兰兰顿时感觉不妥,低头一看,顿时哇哇大叫起来,冲上去对着洛天又撕又打,像只小老虎。
  
      “兰兰,好了,姐的脚还受着伤呢,你不要添乱了,”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容姐,不由的暗自娇嗔了一下,当然也不能怪洛天,谁让这个丫头不知道自我保护了。
  
      “哼,等一会再收拾你!”兰兰气坏了,想不到自己可爱的小白兔被这个大色、狼看的净光光,羞死人了,娇叫一声,一下子窜了出去。
  
      洛天摇摇苦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裴容:“你的脚踝有点错位了,我帮你恢复一下,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容姐点点头,两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只见洛天出手很快,大手抚上容姐的那只小脚还没有等她反映过来,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声,顿时剧疼传来,还没有等她叫出声来,又看到洛天飞快的在她的小腿上方点了一下,顿时那种剧疼很快的消失了,只留下轻微的疼痛,却是也在她承受范围之内。”咦?你是怎么做到的?”容姐有些好奇,看着洛天从一个小瓶子里往手里心倒了一些液体,双手搓了搓,然后轻轻的帮她按摩起来。
  
      洛天这才笑着回答道:“那是三阴交穴,可以镇疼,也可以缓解疼痛,不过如果你不受伤的话,按那里发麻,本来还想转移一下你的注意力,不过最后你还是会疼的,那也只不过心理作用而已,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效果,所以我还是采取最直接的办法,”
  
      “你懂的还真多,你是医生吗?”容姐不由的重复了兰兰的问道,想到刚才洛天的回答,马上接着说道:“不要让我猜,我可猜不到!”
  
      “不是,只不过略懂而已”洛天谦虚的回答道,一只大手不停的轻轻的按摩着,容姐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这个帅气阳光却又异常坚毅成熟的男人,心里不由的有些迷乱,特别是脚上传来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差点情不禁的呻吟出声来。
  
      这种小儿科,对洛天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对于人体的经脉,穴道可以说他比医生懂的更多,更全面,小时候被老头子逼着学这学那,还有后来在军中经过的无数生死考验,这些东西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容姐,好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应该就会好了,”洛天终于停了下来,裴容也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是又有些失望,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的真好想继续下去,只不过不好意思说。
  
      “嗯,谢谢你小天,”容姐真心的说道,洛天不由的哈哈一笑,双手撑在床上,低头俯视着这张美艳动人的面庞,故意色、眯眯的问道:“那你想怎么谢我啊!”
  
      “随便你啊!”看着这个男人那坏坏的笑,那浓烈的男人气息,裴容竟然有些心跳加速了,鬼使神差的说道,说完心里发慌,“如果这个家伙真的.那自己怎么办呢?”
  
      “那好,我来了!”洛天说完,突然身体向着容姐扑去。
  
      “啊!”裴容顿时惊慌的闭眼大叫,双手条件反射般的护着胸部,只不过想像中的重物压在身上的感觉没有,睁开眼一看,原来洛天动作太大,一下子跃了过去,在床上翻了一个跟头,然后哈哈大笑着跑了出去。
  
      “小混蛋,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容姐不由的笑骂道,心里有些许的失落,不过对洛天的为人倒是越发的敬佩了,这小子就是喜欢占占嘴上的便宜,虽然看似冲动,只不过眼神却是那样清辙,丝毫没有被冲动蒙蔽了眼睛,自己的美貌自己知道,又是在这样的环境,相信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得住,可是偏偏这个家伙怎么就,难道他不行?
  
      洛天如果知道裴容会这样想,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哥正常的很呢,身体也难受啊,只不过这是兄弟的姐姐,他下不去手,再说,他还没有弄明白容姐真实的意思,也不敢贸然上床,不然的话关系搞僵了就不好了,看着那膨胀的裤子,洛天苦笑一下,暗叹自己没用,总是临阵退缩。
  
      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兰兰心神不定,心如鹿跳,想到刚才的情景就让她脸红,上次在群英夜总会,这个大坏蛋把自己的裙子都扒掉了,这次又被他把上面看光了,哼,羞死人了,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气恼的感觉呢,甚至还有丝丝的兴奋?
  
      “喂,容姐,你们干嘛呢?他不会把你给吃了吧,”看到洛天逃跑似的窜进自己的房间,兰兰飞快的跑了过来劈头就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种酸酸的感觉。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快上来睡觉,”容姐眼神慌乱的闪烁了一下笑骂道。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