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三十九章 容姐悲伤

第三十九章 容姐悲伤

    “是!”年轻人一喜,一步就窜了过去,吓了裴容和兰兰一跳,
  
      “我来开车!”此人主动的窜进了驾驶室里,洛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示意容姐和兰兰坐在后排,自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独自抽着烟,脸色异常的凝重,后面的容姐和兰兰第一次感觉到这洛天如此陌生,两人相视无语,什么也没有说。
  
      “天哪,这是什么人?在拍电影吗?”好半天,那个摊老板才回过神来,脸上惊魂末定,刚才的一幕太吓人了,不好,那两人还没有给钱呢,摊老板这才想起来,只不过人去楼空,哪里还有什么人,即使人家在,自己敢要吗?
  
      “大人,去哪里?”年轻人恭敬的边开车边问道。
  
      “哦,你直着走就行,在前面红绿灯处往右拐,再往左拐,”兰兰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主动的凑过去俏声说道,看到此人点点头,然后又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喂,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给他跪下啊,你为什么叫他逍遥王啊,那个杀手为什么要杀我们,他又为什么.”
  
      开车的年轻人看了洛天一眼,见洛天一脸的凝重,黑着脸不说话,想说什么,嘴唇抖了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到了别墅,洛天让容姐和兰兰进了卧室,客厅里,年轻人和洛天相对而坐,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洛天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带领着兄弟搏杀的场面。
  
      “大家都还好吧!”
  
      洛天终于说话了,“大人,他们很好,只是很想你,龙魂组不能没有您,自从青龙死了以后,兄弟们的状况大不如从前,没有了动力,而且也缺少实力强大的高手压镇,那些老家伙正要考虑要辙消龙魂这个番号呢!”
  
      “辙销番号?”洛天一怔,苦笑了一下:“名存实忘,辙消就辙消吧,有白虎和朱雀的消息吗?”
  
      “还没有找到,上次一战,白虎心灰意冷,据说去了国外,在打黑拳,我去了一趟,不过没有找到,朱雀一点消息也没有,您一走,整个龙魂都散了,唉!”年轻人感叹的说道。
  
      洛天默默无语,上次青龙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虽然他是头,不过这手下就像他的兄弟姐妹一般,手足之情,深厚无比,让他痛心不已。
  
      “最近暗影,天拳还有夜修罗,活动猖獗,实力越来越强大,国家正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只可惜高手太少,可用的人不多,当然,那个暗影玉面狐狸和您有交情,肯定”年轻人欲言又止。
  
      “玄武,我说过,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些人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你追求远大前途,我不拦你,如果你想跟着我混,我给你找个工作,酒店的保安,一个月一千块!”洛天淡淡的说道。
  
      “酒店的保安,一个月一千块?”这个叫玄武的年轻人不由的一呆,嘴角抽动了一下,心里苦笑,想他堂堂的玄武,逍遥王手下的一员悍将,征战沙场,对抗国内外恐怖实力,让人闻风丧胆,现在竟然要做一个保安,他们的逍遥王大人果然变了啊。
  
      “我愿意!”冷俊的脸上突然咧嘴一笑,没有了开始的杀气,倒像一个邻家大男孩,很阳光,一点也看不出是堂堂的玄武。
  
      “嘿,大人,里面的这两个美女哪个是嫂子啊,不会两个都是吧?”两人的谈话轻松一起来,玄武笑嘻嘻的冲卧室哝哝嘴,一副八卦的模样,虽然他叫洛天大人,两人是上下级关系,私下里关系却是极好,兄弟关系。
  
      “胡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么?告诉你这两个女人谁的主意你都不能打,那个容姐是青龙的——姐姐!”洛天正色的道,一想到青龙,他的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青龙?姐姐?”玄武一怔,马上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无比,想当年,他和青龙的关系很好,两人亲如兄弟,青龙的死对他的打击也很大,想不到那漂亮的女人竟然是青龙的姐姐。
  
      “那我去拜见一下,青龙的姐姐也是我的姐姐!”玄武站起来,就向卧室冲去。
  
      “回来!”洛天轻轻皱眉,黑着脸看着玄武训斥道:“这件事,容姐还不知道,我不想让她听到弟弟的死讯,你的嘴巴给我严实一点!”
  
      卧室的门开了,容姐有些激动的走了出来,眼睛通红,泪水在眼框里打转,娇躯轻微的颤抖,浑身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软弱无力,被兰兰搀扶着,跌跌撞撞的冲到洛天面前。”小天,怎么回事,谁是青龙,你们为什么说我是青龙的姐姐,难道是小庆?是不是?告诉我是不是?”容姐似乎预感到什么,像是疯了一样上前抓着洛天的衣领拼命的晃动着。
  
      洛天没有想到容姐会听到两人的谈话,看着这个女人泪流满面的样子,只感觉胸口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样。
  
      “容姐,你先冷静一下,慢慢听我说,”洛天不由的狠狠的瞪了一下玄武,都怪这小子,如果今天他不出现,容姐也不可能知道。
  
      “不,我无法冷静,小天,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青龙是谁,他是不是小庆?”容姐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绝美的脸蛋滑了下来,一种巨大的痛楚紧紧的揪着她的心。
  
      “大姐,我叫邵元聪,代号玄武,青龙是我的好兄弟,他——”玄武看着眼前的女人,狠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都怪自己多嘴,和洛天谈论有关青龙的事。
  
      只不过玄武没有说完,却被洛天伸手制止了。
  
      “容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青龙是我的好兄弟,他就是裴元庆!”洛天咬牙终于说了出来。
  
      “啊!小庆!”容姐听了,心中的悲痛再也抑制不住,大叫一声,仰天载倒,幸亏后面的兰兰抱着了她。
  
      “容姐,容姐!”洛天,兰兰,还有邵元聪拼命的叫喊着,又是掐人中,又是摇晃,最后容姐终于幽幽转醒,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多少天来,一直没有弟弟裴元庆的消息,她一直担心着,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她就是不敢往那方面想,毕竟她知道弟弟是军人,军人有军人的规定,她不懂,反正裴元庆几天不打一次电话很正常,只不过这次的时间似乎有点太长了。
  
      “小天,告诉我,小庆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怎么会死?现在是和平年代,还要打仗么?你早就知道对不对?为什么不告诉我?”容姐死死的抓着洛天的手,哭喊着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洛天心境剧烈的起伏,虎目泛光,嘴唇翕动着,可是像是被棉花堵住了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青龙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一起跟着逍遥王大人执行任务,中途遇到变故!”玄武在旁边轻声的插话道。
  
      “遇到变故?为什么你们都没死,就他死?为什么?”
  
      容姐有些失去理智,歇斯底里的大叫道,头发也披散下来,多少年来,她忍辱负重,供弟弟读书,上学,当兵,弟弟就是他活下来的唯一的精神支柱,如今这支柱轰然倒塌,她一下子感觉整个世界都昏暗了,没有色彩,全部都失去了意义,似乎没有活下来的勇气。
  
      “对不起!容姐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他,亲眼看到他死在我的怀里,对不起啊——”洛天心如刀割,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只能不停的重复着那句话。
  
      “为什么不保护好他,他是你的兵,不是么?为什么你们都活着,就他死!”容姐疯狂的叫着,撕打着洛天,洛天低着头任凭她的打骂。
  
      “容姐你听我说!”玄武看到容姐这样,不由提高了声音:“我们都是逍遥王大人的兵,是军中王牌精英,我们的功夫都是他教的,他救过我们无数次,为每个兄弟都挡过子弹,这次主要是情报失误,有人叛变,死了好多人,不是青龙一个,白虎受了重伤,朱雀下落不明,如果不是逍遥王大人,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
  
      玄武赤红着眼睛,大叫的吼道,想起那次的残酷,他的心都在滴血。
  
      “够了!”
  
      洛天猛的抬起头,冲玄武怒吼了一声,如同一只发疯的雄狮,一拳把玄武砸在墙上,玄武闷哼一声,脸色有些苍白,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呵呵,”玄武凄然的一笑,看向裴容继续说道:“所以,容姐,逍遥王大人对得起我们每一位兄弟,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为青龙去死!相信逍遥王大人也是这么想的,自从青龙死后,他千辛万苦找到了你,就是要保护你,不让你受欺负,这也是青龙的遗愿!”
  
      兰兰现在已经呆了,发生的事实在超出了她的想像,她不知道该安慰谁,傻傻的站在那里,眼睛里转着泪花,容姐的伤心让她很难过,洛天的痛苦更是让她心如刀绞。
  
      此刻洛天缓缓的站起来,来到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捧出那个小盒子,然后来到容姐面前:“容姐,这是青龙留下来的,我一直好好保存着,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你说!”
  
      容姐颤抖的接过盒子,轻轻的打开,里面是一件衣服,还有几枚军功章,另外就是两张照片,一张是青龙的单身照,一身笔挺的军装,身材魁梧,一张是他和自己的合影,照片上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正微笑着望着自己,脑海里又浮现出弟弟的音容笑貌。
  
      “姐,等我长大了,你一定挣钱,给你买最好的化妆品,住最好的房子,开最好的车子,谁敢欺负你,我灭了他.”
  
      裴容的眼泪又下来了,哗哗的无声长流,一下子扑到在沙发上失声痛哭起来。
  
      作者的话:
  
      喜欢的兄弟收藏了,求鲜花评论,给打打分什么的,暗夜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