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四十章 玉面狐狸

第四十章 玉面狐狸

    “容姐,你不要哭了,我心里好难受,呜呜.”兰兰终于受不了,同样的呜呜哭了起来,她不知道是哭什么,是哭容姐,还是哭洛天,还是哭自己,或者都有吧。
  
      裴容终于知道为什么洛天会来群英夜总会来应聘,为什么那天从地下室搬家里,洛天什么行李也没有,只是捧着这个盒子,像宝贝一样,碰也不让碰,为什么面对南春华侮辱自己时如此恕火中烧,不惜得罪各区的大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南春华。
  
      狠辣,果断,为了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
  
      而且裴容也明白了,为什么洛天有的时候眼神是那么的忧郁,看着自己的时候是那样的关切,包含着浓浓的爱护.
  
      这一切的一切,都明白了。
  
      兰兰陪着裴容哭泣,洛天和玄武也就是邵元聪两个大男人默默无语,心中苦涩,他们知道,此刻裴容心里的难受程度,需要她慢慢的消化,就像一枚黄连,虽然苦,也要拼命往上咽。
  
      人生之悲莫过于生死永别,天人永隔,何况裴元庆从小相依为命的裴容!所以洛天和邵元聪没有打扰她,两人默默的出了门,坐在别墅外面的台阶上。
  
      “没事吧”洛天从口袋里掏出红旗渠递了过去,洛天指的刚才打的邵元聪那一拳。
  
      “嘿,小事,”聪元聪微微一笑,接过烟,首先帮洛天点上,然后再为自己点上,两人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
  
      “一直以来,你还是没有改变这个习惯,喜欢抽这个!”邵元聪一下子被烟呛着了,咳嗽了一下,用两个手指捏着那根红旗渠笑道。
  
      “习惯了”洛天淡淡的说道,深深的吸了一口,眼睛望着前方,沉默了一下,然后向邵元聪缓缓的说出了在东昌市发生的一些事情。
  
      当听南春华竟然如此欺辱容姐时,玄武邵元聪一下子从地下站了起来,浑身的气势极冷:”我艹他妈,告诉我他在哪里,老子灭了他!”想到自己的好兄弟死去,唯一的姐姐被欺辱,邵元聪这个血性的汉子脾气更爆,双眼赤红,拳头握握格格直响。
  
      “行了,你给我坐下,还是那狗脾气,一点也没有改变”洛天一把把他拉下,然后继续讲着,当听到洛天惩罚南春华时,邵元聪直呼过瘾,不由嘿嘿一笑,想不到过普通人的生活也这么刺激。
  
      “那接下来呢”邵元聪接着问道,于是洛天又把最近发生的详细的向他说了一遍。
  
      “哼,周奉天,他算什么狗东西,老子分分钟钟就可以灭了他,倒是那个谢家似乎是势力很大的样子,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今天的这个杀手肯定是南火龙那个混蛋派来的吧!”洛天轻轻的点点头。
  
      “嘿,这个老混蛋,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找的杀手竟然是大人的人,那个玉面狐狸,渍渍”邵元聪有些猥琐的看着洛天,却是没有说下去。
  
      “人都是有底线的,我有不可触碰的逆鳞,那就是容姐,谁敢动她,我让他死!”想到南家三番两次自已和容姐的麻烦,洛天的脸色出现一丝狠辣,烟头被他捏的粉碎。
  
      “大人,不需要你出手,我现在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放到您面前”邵元聪狠狠的说道。
  
      “不,既然南家想玩,我就好好的陪他玩,玄武,你给我记住,我们现在是普通人,现在是法制社会,有许多手段比直接杀人还要好的多,爆起杀人那是下下之策!”洛天教训道。
  
      “是,大人!”玄武在洛天面前乖巧的像只小猫,他不仅仅是佩服洛天的功夫,更佩服洛天的智慧和胆量,并且他对手下的感情那是没得说。
  
      “好了,以后玄武这个名子,不要再提,你也不要叫什么大人,逍遥王,如果还想过几天普通人的日子的话,就低调些,以后就叫大哥吧!”
  
      “大哥?”邵元聪听了,心里一热,其实他早已把洛天当成大哥了,如今亲口从洛天口里说出来,还是让他激动万分。
  
      “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邵元聪普通一下跪在地上。
  
      “滚犊子,以后这个礼也不要了,走了,看看容姐心情好点没有!”洛天踢了邵元聪一脚,然后转身回屋。
  
      “是,大哥!”邵元聪捂着屁股,一咧嘴,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以前跟着洛天的时候,这个逍遥王大人也是非打即骂,不过兄弟们都很受用,越打越拥戴,现在被洛天踢了一脚,邵元聪似乎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
  
      房间里,裴容拿着她和弟弟的合影正在默默流泪,不过情绪好了许多,兰兰给她端了一杯水,默默的陪着她。
  
      看到洛天和邵元聪进来,容姐站了起来:“小天,对不起,刚才我情绪太激动了”
  
      “容姐说什么呢?你如果打我一顿我还好受些,毕竟元庆的死——唉!”看到裴容这么坚强的恢复过来,洛天心里感觉很欣慰。
  
      “容姐,我叫邵元聪,你叫我元聪好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弟弟,亲弟弟,你让我打谁我打谁!”邵元聪此刻抢先一步开口道。
  
      容姐一愣,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们都是元庆的好兄弟,也算是我的亲人了,天晚了,元聪,我给你安排一个客房吧!”
  
      “不用,容姐,我睡沙发不行,想当年我”邵元聪正要大讲特讲一通,不过看到洛天瞪过来眼睛乖乖的闭了嘴。
  
      “容姐,你休息吧,兰兰你帮忙把客房收拾一下,”洛天道,“哦”兰兰乖巧的答应下来,这个丫头似乎也长大成熟了不少。
  
      “咳,那谢谢啊!”
  
      “不客气”
  
      “刚才你说容姐让你打谁你打谁?那我呢?我让你打谁你打吗?”
  
      “你?看情况!”
  
      “哼,那你睡沙发吧!”
  
      “那打!”
  
      外面响起邵元聪和兰兰的对话,洛天不由的苦笑了一下,然后看向容姐道:“容姐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了”
  
      刚刚走到门口,身后裴容的声音响了起来:“今晚的杀手是不是南家雇请的?”
  
      洛天停住脚步,没有转身,“是,不过我会处理的!”然后洛天走了出去。
  
      ”南家,果然又是南家,看来今天和周奉天谈的不愉快,一定是此人在背后搞的小手脚吧!”裴容狠狠的想着,为了更加一步的确定周奉天把这件事波及的面有多广,裴容想了一下,拿起电话给黄三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黄三异常客气,恭维有加,又其那个和尚打了一个,对方同样如此。
  
      裴容放心下来,最起码现在可以确实,现在道上的大佬们并不知道自己和周奉天闹的不愉快的事,他是很可能直接给南家打的电话。
  
      毕竟和道上的这些大佬,裴容也算都熟悉,虽然地位上低了一个等级,不过面子上应该都会过的去的,这些人如果不是根本的利益冲突,也不会和自己过不去的。倒是南家却是引来了杀手,让裴容很是担心,不过她相信洛天,这个男人现在就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回到房间中的洛天,并没有入睡,想不到南家果然出手,竟然敢花高价雇请杀手,只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请的这个杀手集团和自己有着莫大的缘分,不然的话,洛天岂能凭任那个杀手离开。
  
      “周奉天,南火龙!好,很好,既然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洛天这次是动了真火,脸色阴冷异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新的手机卡,从大街上随意购买的,不用身份证,然后换到了手机里,想了一下,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三下,接通了,却是没有人说话,对方在沉默,或者说是在酝酿爆发前的狂风暴雨,听那有些粗重的呼吸就可以听的出来。
  
      “说话!混蛋,我知道是你!”
  
      对方不说,洛天也不说话,终于对方忍不住了,一下子爆发出来,声音好听是好听,不过太冷了,蕴含着杀气,让人不寒而栗,隔着电话就能感觉出来。
  
      不过那是对别人,对于洛天,却是似乎习惯了一样,不由的咧嘴一笑:“喂,臭丫头,告诉你,再发火我可就挂了!”洛天威胁。
  
      “你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换了号码么,你如果敢挂,我让你会后悔一辈子!王八蛋,如果不是偶然接到这个任务,还不知道你躲在那个地方,你好狠!”
  
      电话中的女人杀气冲冲,厉声怒骂,最后的语气中竟然还包含有几分幽怨,悲悲切切,颇有怨妇的意味。
  
      “唉,小狐狸,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了,那件事,我并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不是?我看就算了吧,我只想过平常的日子!”洛天苦笑道。
  
      对于这个女人,他只能苦笑,没办法,堂堂的一个暗影杀手集团的头目,在道上有名的玉面狐狸,杀人如麻,威名显赫,竟然被自己不小心看光了身体,还摸了她,这如何不让好气恼。
  
      “你放屁,见过我面目的人都要死,何况你这个混蛋都,三天后,给老娘滚过来,过期不候,后果自负!”电话中的女人冷喝道,说着就要挂掉电话。
  
      “等一下,”洛天急忙说道:“玉面狐狸,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也有件事需要你办!”
  
      “知道你这个混蛋没事不会这么好心打电话,什么事?说!”女人冷冷的说道,她想不到堂堂的逍遥王还有需要自己办事的时候,不由的有些好奇,
  
      作者的话:
  
      最近在存稿,兄弟们喜欢先收藏了,目前每天一章,不定时的加更!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