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四十六章 南家覆灭

第四十六章 南家覆灭

    这一巴掌是帮容姐打的,洛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巾,擦了擦手,随便扔在地上,然后看了看其他惊恐的望着自己的那几个保镖,”你,还有你,你们两个过来”
  
      两个对望一眼,看到一旁瞪着眼的邵元聪,还是乖乖的连滚带爬的来到洛天面前,脸上想挤出笑容,可是怎么挤也挤不出来,洛天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压抑的他们心脏都快停止了。
  
      “会打巴掌吧”洛天淡淡的问道。
  
      “嗯?”两人一呆,不明白洛天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像小鸡一样点点头。
  
      “打他,用力的打,不然的话.”
  
      “啪!”洛天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机灵的保镖就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意思,啪的一声狠狠的煽在了南春华的脸上。另外一个一看,畏惧的望了洛天一眼,也毫不犹豫招呼向了南春华另半边脸。
  
      “啪啪啪啪.”南春华夹在中间,只感觉头要炸开了,眼冒金星,鲜血乱飞,脸颊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说明牙齿已经被完全的打掉了。
  
      “容姐,兰兰,我们走吧!”洛天轻声说道,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眼神重新恢复了清明,然后拉起惊呆了的裴容她们就走了出去。
  
      后面仍然在响着啪啪啪的声音
  
      “小天,这样,不会打死他吧!”裴容有些担心的问道,对于南春华她当然恨,只不过却不想连累洛天。毕竟南天的势力很大的,这个南春华重新嚣张,肯定上次和周奉天淡的不愉快有关,裴容很快的就想到了这一点。
  
      “嘿,姐,死不了人的,大哥有分寸,这种人就应该好好的教训他,”邵元聪跟在后面笑嘻嘻的说道,俨然和风才的狂暴判若两人。
  
      “放心吧,容姐,不会有事的,”洛天安慰了她一下,心里不由的冷哼:“南火龙,南春华,本来还想让你们过一天好日子,却是不知道珍惜,算了提前一天吧,”洛天心中冷笑,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然后就带着容姐他们离开了这里。
  
      南春华的事情并没有影响洛天裴容他们的心情,几人去了一趟新装修的大酒店,到了晚上回到别墅里,在裴姐和兰兰两人的合作下,做了一顿风盛的晚餐,几人正吃着,这时电视上的一则新闻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下面播放本台消息,本市南天集团的原董事长,南火龙跳楼自杀,似乎和企业利益纠纷有关,具体死因不明,令外,其子南春华因为查到诱拐少女,贩毒等已被警方被捕入狱”
  
      “什么?好啊,哈,南家终于遭报应了!”兰兰一听顿时兴奋起来。
  
      “是啊,人在做,天在看,做错了事,总是要还的!”洛天淡淡的说道:“好了,吃饭”
  
      裴容看着新闻,又看了看洛天,心里疑虑重重,总感觉南家这次的事和这个洛天有关,不过看洛天如此淡定,她也不好多问。
  
      只有邵元聪知道是怎么回事,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哥洛天一眼,不由的暗暗佩服。
  
      南火龙真的愿意跳楼吗,他当然不愿意,其中洛天起到了推动作用。
  
      第一,南火龙手上的股份不到百分之五十一,是洛天让那个贾齐北把手里的股份转让他的对手的,从而使南火龙失去了董事长的位置,而且那个新上任的马董事长和南火龙有怨,上任后就开始查公司的账务,发现南火龙竟然贪污了大量的公款,以此相要挟,吞了他全部的股份。让南火龙几乎倾家荡产。
  
      第二那就是南火龙请杀手那件事,南火龙万万没有想到,他请的杀手集团和洛天关系不一般,在洛天的指示下,本以为五百万就可以搞定的事,杀手集团借口说钱不够,再要五百万,逼的南火龙又买掉了大量的股份,本来以为这样就行了,谁知道最后杀手集团还说钱不够,再打五百万,这下直接把南火龙给逼疯了,终于知道被人耍了。
  
      第三如果前两件事让南火龙发疯了,那么最后一个就是压死他南火龙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就是南春华和自己老婆的那段视频,让他心灰意冷,彻底绝了他的生机。
  
      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皆是出自洛天的手笔!
  
      东昌效外,别墅山庄里,周奉天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新闻,当他看到南天集团的新闻后,不由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南火龙混到了这种地步?周奉天心里不解,直觉感觉有某种阴谋在里面,任他老谋深算,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想了一下,拿起了旁边的座机电话,电话通了,响起了一个男子尊重的声音。
  
      “周老好,怎么想起来小弟了?呵呵”接电话的是东昌市的大佬之一,王大麻子,此人的势力很大,一心想取代周奉天上位,成为东昌市第一人。
  
      不过此人也知道,周奉天的势力很大,在不昌市影响很深,很多小弟都跟他混过,都买他的账,虽然自己有心想争,不过也不敢贸然出手,一旦惹了众怒,自己成了出头鸟,弄不起会别为别的大佬的铺路石。
  
      只不过突然接到周奉天的电话还是让他有些吃惊,周奉天很少给人亲自打电话的,也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让阿标招呼一下,过来打牌,美其名曰联络一下感情,不过都知道,这是周奉天让众人去看您呢。
  
      看人能白看吗?众大佬哪一个不拿出百十万的来孝敬一下,毕竟这是东昌的龙头老大,没有人不敢把他不放在眼里。
  
      “你小子,这话说的,没有事就不能打电话聊天了吗”周奉天保持着淡淡的上位者的笑意,手指轻轻的敲着茶几天:”麻子啊,刚才的新闻看了吗?有关南天集团的事!”
  
      “嘿,看了,南火龙说垮就垮了,真是想不到,这个老东西竟然黑了公司这么多钱,”王大麻子顺着周奉天的话说道。
  
      “是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南火龙如果不是得罪洛天裴容,估计也混不到这一步,呵呵,我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两人,”周奉天淡淡的笑道。
  
      “呵呵,那只是两个小辈,如果不是靠您老爷子撑腰,他们敢这么乱来么?不过话说回来,似乎上次的事过后,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啊,怎么南天集团就易主了呢?”王大麻子恭维的同时,疑惑的问道。
  
      “嗨,其中的事谁能说的清呢,不过洛天此人太年轻,有些狂傲啊,上次帮他一下,是看他有潜力,想提携后进,谁想到咳,不说了,不说了,麻子啊,你从年轻时开始混,我就看好你,有实力,有上进心,董得尊爱幼,我老了,什么东昌的总瓢把子,早晚还是要易位啊,嗯,来个电话,好了,就这样吧!”周奉天挂了电话。
  
      话只说一半,让人似懂非懂,自己来猜,这一向是周奉天说话的方式,最终解释权在自己手里。
  
      “这个老狐狸是什么意思?”电话那边的王大麻子拿着电话,不由的嘀咕,不过瞬间就明白了两层意思,不由的心里狂喜,这第一个意思,看来周奉天对那个洛天似乎意见很大啊,不再是他的人了?第二个意思就是有意想让自己上位?
  
      想到这里,王大麻子不由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兴奋的直搓手,满脸红光,那一脸的麻子像是小数点一样胡乱的抖动。
  
      能顺利上位更好,毕竟师出有名,凭强大的势力打出来江山也许更稳固,不过那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胜败还不好说。
  
      兴奋之余的王大麻子打了一个电话给手下的小弟让他调查最近洛天和容姐的一举一动,准备给周奉天送一份大礼,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
  
      302国道附近的一个大酒店开业了,不少人都去捧了场,黑五子他们,还有黄三等各区的大佬除了王大麻子之外也派人前来慰问了一下,虽然上次洛天没有给这些人面子,不过事后也分别给这些老大十万元作为‘答谢“,所以这些人还是多少要再给些面子的,毕竟容姐现在算是一号人物了,
  
      当然更多的是容姐以前的好姐妹,只不过还是一个也捧了场,只不过此人没有来,也没有派任何人来,只是给洛天打了一个电话。
  
      “洛先生,谢谢,祝大业大吉!今天公务繁忙,不方便过去,还请理解!礼金我已经托人带过去了,”洛天微笑着应付了一下,表示可以理解,他知道对自己说谢谢的意思,也知道他不能来的原因,毕竟南火龙刚死不久,他只是为了避嫌而已,官场上的人考虑的很多。
  
      晚上,大酒店的私人包间里,洛天,裴容,玄武邵元聪,还有兰兰,现在又多少了一个黑五子,五人为了酒店的开业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会。
  
      “小天,来姐敬你,谢谢你!”容姐动情的说道。“容姐,说什么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说过会照顾你的,”洛天知道裴容说的是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看向黑五子,“五子,市区的那个夜总会,你具体负责,定期向容姐汇报知道么?”
  
      “是,知道了天哥,我会努力的,您放心吧!”黑五子在这里身份最低,殷勤的为洛天等人倒酒,不过心里却是兴奋不已,能坐在这个桌上,那说明已经走进了洛天裴容他们的圈子,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作者的话: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苦比的码字啊,暗夜可是把和别人开房间的时间都用在了码字上,各位还不给些支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