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五十四章 天哥不行

第五十四章 天哥不行

    赵剑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此人的实力应该很强悍,这一点似乎无庸置疑,不过要说是逍遥王,他还是不敢相信。
  
      “呵,说实话,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不过此人的背影似乎有点熟悉,你应该知道我弟弟吧!”南宫飞苦笑着说道。
  
      “当然知道,去年南宫正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的三军学院的嘛,我们特战旅也就他一个,他是你的骄傲,也是我们特战旅的骄傲,难道说你弟弟有他的照片?这可是犯了大忌啊!”赵剑龙不由的说道。
  
      南宫飞笑着摇摇头:“算是吧,不过这个千万不要往外说,是有一张,不过也只是一个背影,”
  
      “原来如此,”赵剑龙和涵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好了,上车吧,东昌虽然是个小地方,但也不乏藏龙卧虎之辈,还是要谨慎一点好,最主要的是完成任务!”最后南宫飞说道,两人点点头,陆续上了车子。
  
      再说洛天,开着小奔腾,慢悠悠的回到了大酒店。
  
      嗯,提一下,这个大酒店的名字就叫”天容酒店”是取的洛天和裴容的名字中的一个字命名的。
  
      酒店里,自己的住处,洛天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突然停了下来,整个身体顿时绷成了一个弓型,眼神一凛,他清晰的听到自己的房间里,竟然有微弱的呼吸声。
  
      洛天的听力变、态又妖孽,刚一走到门口就听出来了,这是修为达到入室境界所必须的听力,何况他这个入圣的高手,而且当年老头子训练自己,以五禽戏为基础,教给自己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把他锻炼的比一只猎豹还要灵敏好几倍,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除了花开草长的声音听不到,其他的休想瞒得过他的耳朵。
  
      花开草长的声音,只有化臻境界的人才能听到,那是一个很玄妙的境界。
  
      轻轻的打开门,洛天并没有开灯,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那种呼吸声是从床上发出来的,洛天走过来,正准备一举制服闯入房间的不明来客,不过很快的停了下来。
  
      床上不是别人,竟然是兰兰那个丫头,借助灰暗的光线,洛天清晰的看到兰兰像一只小猫一样缩伏在那里,小嘴里发着呼呼的声音,两只手抱着一个大玩具熊睡的正香,嘴角竟然还流口水,不时的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洛天突然只感觉呼吸有些急速,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这个丫头的睡姿娇憨又诱人,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个丫头不知道是因为天太热的原因,还是睡觉不老实,竟然把薄薄的蚕丝被都瞪了下来,露了雪白诱人的娇躯,像只小白羊,只不过胸前的诱惑没有看到,因为被熊挡住了,有些遗憾!
  
      “这个丫头怎么睡这里了?”洛天不由的嘀咕,很无耻的又看了两眼,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管她,直接脱掉衣服,去卫生间冲洗去了。
  
      开了一路车,又在酒吧里呆了半天,只感觉浑身不舒服,必须要洗个澡才行。
  
      “南宫飞?呵呵,想不到竟然是南宫正那小子的哥哥,”卫生间里,洛天不由的摇头笑道,想到刚才在酒吧门外的一幕,他也终于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作为龙魂的老大,洛天对每一个手下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个人情况,家庭背景都烂熟于心,所以当那个妞大声的叫南宫飞的名子时,洛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自己的手下,是有一人叫南宫正的,哥哥南宫飞,超期服役军人,考了三军精英学院,都没有及格,京都特战旅的人,一个作战能力非常强悍的部队,算是华夏的王牌军之一。
  
      “他们叫那个悍妞大小姐,难道是特战旅长王铁山家的丫头?”萧辰心里想着,嘿嘿一笑,华夏各大军区各旅级以上的情况他都情况,只要看过一遍不过目不忘。
  
      虽然特战旅战力斗强悍,不过每年能进入三军精英学院的人是很少的,因为在自己制定的那一套规则下,通过的本来就不多,特战旅一年能进一个或者两个算是不错了,有的特种大队连一个都进不了。
  
      只是这个王铁山,他倒是有些印象,此人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曾经在一次的军中高级秘密会议上见过自己一次,非要请自己喝酒,只不过当时自己有事,所以委婉的拒绝了。
  
      洗澡出来的洛天,裹着一件浴巾,精壮的身体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彪悍蛮横的气息,标准的型男,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可以成为暴发力的原点,浑身的肌肉纵横,不像那些健美先生一样夸张,不过耐用多了,具有极强的暴发力。
  
      床上兰兰仍然在熟睡着,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动静,只不过小嘴吧嗒了一下,翻了个身,玩具熊掉在了地上,身体成了大字型,这一下差点让洛天的鼻血流了出来,姣好的脸蛋、雪白的肌肤,玲珑起伏,曲线诱人
  
      “这个丫头!”洛天看的有些心慌意乱,呼吸吸急速,头晕目玄,强忍着冲动,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快凌晨两点了,幸好床足够大,帮这个丫头盖好薄薄的蚕丝被,洛天就在床边躺下,双手撑着脑袋,闭上眼睛,居然睡着了,发着轻微的呼吸声。
  
      面临美色而心不动,竟然坦然入睡,这也说明洛天此刻心无杂念,或者说这货定力超强,当然也就是针对这个丫头而已,如果是容姐睡在自己的床上,那种诱惑肯定是翻倍升级,洛天能不能把持住还两说呢,毕竟这个丫头还小,洛天只是把她当作小妹妹看待,虽然兰兰已经二十岁了。
  
      凌晨六点多的时候,兰兰长长的睫毛轻轻的煽动了两下,吧嗒了一下小嘴,总感觉怀里的玩具熊一下子变的好大,好热,自己双手勉强抱的过来,不由的睁开了眼睛,嘀咕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不过下一秒钟,兰兰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尖叫起来,打破了清晨的平静。
  
      天哥,她竟然抱着天哥在睡,那强壮的身躯挤压着她,把自己的两只大白兔子都挤压的变了形,一条毛茸茸的大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那好闻的男人气息让她心慌意乱。
  
      “啊!”
  
      兰兰失声尖叫,不过只叫了一半,就被洛天的大手捂住了小嘴,呜呜的手脚乱蹬,一双美瞪着洛天,闪着愤怒羞涩的神色。
  
      “你鬼叫什么,时间还早,再睡会吧!”洛天不耐烦的松开手说道。
  
      “什么?”兰兰似乎听错了,这个家伙竟然还这么坦然,顿时粉拳雨点般的落了下来,“大坏蛋,你欺负我,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跑到我床上来!出去,给我出去!”
  
      洛天很无耐的坐了起来,蚕丝被滑落,露出那精壮的上身,冲兰兰突然一笑:”丫头,你走光了!”
  
      “嗯?啊!”兰兰这才发现自己的罩罩滑了下来,半个小兔了差点从里面跳了出来,又是呜的一声大叫,急忙扯了上去。
  
      “行了,别扯了看都看了,小孩子有什么害羞的,”洛天撇撇故作不屑的说道,心里却是心神激荡,这个丫头发育真好,不大也不小,似乎比容姐小了一号,那如同牛奶果冻般的模样,很诱人!
  
      “你给我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我还要问你呢,怎么跑我房间里来了,不会是对天哥有意思吧!”洛天心里赶紧抛弃那无耻的想法,郑色的说道。
  
      兰兰上下检查了一下,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听到洛天的话,不由的脸红成了大苹果:“你胡说八道,谁对你有意思!”
  
      “那你说,为什么脱的这么光躺在我的床上,哦,我知道了,是因为昨晚没有动你,你才生的气对不对?嘿,”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才不是呢,你胡说八道!”兰兰不由羞涩的骂道,飞快的从床上爬下来,找到自己的睡衣,套上就跑了出去,后面传来洛天的哈哈大笑声。
  
      “羞死人了,怎么这个坏蛋晚上回来了啊,不是说今天才回来么?”
  
      回到房间的兰兰背靠在门上,大口的喘着气,胸脯不停的起伏,把耳朵脖子都羞红了,她想起来了,本来她是在自己的房间睡的,只不过房间的电视突然出了问题,她正看熊大熊二看的过瘾,于是就跑到了洛天的房间里,最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个晚上,自己就是那样抱着他睡的么?真是羞死人了,这个家伙怎么没有一反应啊,他不会是不行吧,”
  
      兰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下子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羞羞的想着,自己的被窝没有了那种让她着迷的男性气息,让她不由的有点想念刚才的那种感觉了。
  
      “按照道理说,天哥不可能不行啊,他好强壮,抱着他像大山一样安全,可是他能忍得住?不行,肯定不行,不然的话,怎么能这么淡定啊,自己怎么说也是小美女啊,王家的那个王八蛋整天打自己的主意,这说明自己还是很迷人的,如果天哥不喜欢自己的话,那么容姐他应该喜欢吧,那么丰满成熟,连自己都嫉妒呢.”
  
      兰兰一个人想的好多好多,眼睛眨呀眨的,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天哥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