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五十五章 按摩

第五十五章 按摩

    如果让洛天知道这个丫头这么评价她,肯定会相当无语,刚才他不知道忍的有多辛苦,如果不是受过变态的训练,各方的意志坚强到妖孽的地步,他绝对不会对这个丫头客气的,估计早就由少女变成女人了。
  
      “嘿,大哥,你回来了!”
  
      大酒店有几人专门的小餐厅,和那些顾客的大餐厅不在一起,每天准时,酒店的服务员都会为几人准备精心制作的早餐,自从兰兰从自己的房间里跑出来,洛天就没有睡着,起来在房间里打了一会拳,顺便又洗了一个澡,然后才来到小餐厅去吃早餐。
  
      一进小餐厅,就看到邵元聪这货低头在喝牛奶,呼噜呼噜的直响,声音挺大,听到动静,抬头一看,顿时眼睛一亮,急忙站起来打招呼。
  
      另一边的兰兰坐在那里,脸红红的,默默的喝的营养快线,低着小脑袋,似乎没有看到洛天一样。
  
      洛天微笑着点点头,挨着兰兰坐了下来,“喂,兰兰,你这个丫头,天哥回来了,你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看到兰兰这个丫头头都不抬,邵元聪不满的说道。
  
      “哼,来就来呗,又不是没有见过,打什么招呼!”兰兰冲邵元聪翻了一下白眼,哼哼道,心里却是不瞒,你这个一根筋的家伙,看不出本小姐心里正乱腾腾的嘛,真是的,怎么打招呼嘛,昨晚都抱着这个家伙睡了大半夜呢。
  
      洛天当然知道这个兰兰还在为晚上的事害羞,也不为意,摆手制止了邵元聪,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个兰兰的小脑袋:“怎么,容姐呢,没有吃饭啊!”
  
      “容姐不舒服,脖子有点疼,好像是昨晚睡的不好”兰兰轻声说道,挨着洛天,那种好闻的男人气息让好有些意乱神迷,感受到洛天的亲切,小丫头心里有一暖,难得温柔的低声说道,让邵元聪不由的一怔:”这个丫头今天似乎变了,“
  
      “哦,原来是这样,”洛天点点头,然后拿起一个鸡蛋慢条撕理的剥了起来。
  
      “喂,大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顺利吗!”邵元聪知道洛天出去是见谁,这货在对面冲自己眨眼睛,表情有些猥琐,玉面狐狸的事,除了洛天就是他知道了,毕竟当时是他跟着洛天执行任务,当时发生的事,邵元聪虽然没有亲见,不过也知道的八九不离十。
  
      想到玉面狐狸那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的邵元聪心里就发抖,那真是一个典型的狐狸啊,妩媚,妖娆,迷惑众生,不过如果被此女的表面现象所迷惑,那么这个人离死也不远了,此女更多的是狠辣,杀伐果断,冷酷无情,功夫高的离谱,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也只有自己的大哥能收拾得了她。
  
      “吃你的饭,吃完去夜总会看看去,这里有我就行了,黑五子在那里我不放心,”洛天瞪了邵元聪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想到那个玉面狐狸他就蛋疼,是真正的蛋疼。
  
      “嘿,我知道了!”邵元聪嘿嘿一笑,看到洛天黑着脸,估计事情没有想像的顺利,当然不敢再多问,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吃他的早餐。
  
      “哼,说好的带我去玩,自己偷偷的跑了,说话不算话,是小狗!”此刻兰兰才想起来,洛天说好带她一起去的,想不到自己一早就爬起来,洛天竟然已经走了,气的她直跳脚,现在邵元聪一提起来,顿时勾起了她的小怨恨。
  
      “行了,下次天哥带你去玩,快吃饭,吃完过去看看容姐去!”洛天笑着说道,带这个丫头去玉面狐狸那里去,开什么玩笑,那妞的脉自己都拿不准,万一吃兰兰的干醋,更不好解释了。
  
      吃过早餐后,邵元聪就去了那个夜总会,夜总会也就是从南火龙手上弄的那个,现在已经改了名,叫“今夜君再来”夜总会,平时是黑五子在这里负责,邵元聪在背后压镇,洛天不在的时候,邵元聪就在天容大酒店,毕竟他要保护容姐和兰兰,现在洛天回来了,就把这小子赶了出来。
  
      “容姐,好点没有,这是天哥特意让酒店的大厨做的皮蛋瘦肉粥,嘿,好香啊!”
  
      容姐的房间被推开了,兰兰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粥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微笑的洛天。
  
      “嗯,小天回来了,”看到洛天,容姐的眼中露出喜色,不过很快的就皱起了眉头,用手轻轻的拍打着自己那白晰光滑的脖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兰兰先放这里吧,姐现在吃不下,昨晚睡落枕了,难受!”
  
      一身宝蓝色睡衣的容姐,体态丰满妖娆,头发有些蓬松,一副慵懒的模样更具有诱惑力,甚至洛天想到如果是昨晚容姐抱着自己睡的话,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坐怀不乱。
  
      “容姐不要动,我来看看!”洛天走了过去,坐在床边,很自然的用大手轻轻的托起容姐的头,发丝拂过大腿,女人好闻的体香充斥着自己的神经,让洛天心里有了一些无耻的想法。
  
      “喂,天哥,你可不要乱动哦,我听说落枕的人,不需要治疗的,慢慢的就会好了!”兰兰爬在床边,托着下巴好心的提醒道。
  
      “小丫头知道什么,这是因为睡觉姿势不正确,扭着了经脉和肌肉,修复一下就好了!”洛天笑道,于是伸手在容姐那光滑的脖颈处,轻轻的拿捏着,同时暗暗输入真气,自己练有五禽戏,和别的功法不法,体内的真气具有强大的生机和活力,适合疗伤。
  
      想当初自己训练三军精英学院的手下时,在自己的残酷下,那受伤,拉伤,碰伤是很常有的事,都是自己帮他们恢复的,恢复好了再练,伤了再恢复,就像铁,反复的磨练打造,最后才百练成钢。
  
      脑袋枕在洛天那强壮有力的大腿上,感受着洛天的气息,裴容突然有种心跳加快的感觉,那双有力的大手却是很温柔恰到当好处的拿捏,同时感觉从脖颈处传来发热发烫的感觉,很舒服,就像身处温泉之中一样。
  
      “你们玩吧,我回房间玩游戏去了!”兰兰看了一会,就感觉索然无味,爬起来就蹦跳着就走了出去。
  
      房间里容姐和洛天两人彼此尴尬的笑了一下,这个丫头真不会说话,什么叫你们玩吧,这是治病好不好?
  
      气氛有些尴尬,裴容虽然见过识面,不过一些事情轮到自己,也让她有些心如小鹿砰砰乱跳,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躺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这场面总感觉像情人一样,好温馨缠绵,甚至裴容感觉自己落枕落的真是时候,如果是在平时,冷艳高傲的她,怎么可能放下身价和这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呢。
  
      “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裴容不由的想起在网上看到的被人嚼烂的话,总感觉那是忽悠多情男女的,想不到自己现在竟然有了深刻的体会,但是想到自己只是一个混迹夜场的女人,突然容姐心里有种心酸的感觉。
  
      “怎么样,容姐舒服吗?”洛天微笑着,一手扶着裴容的香肩,一手在她的玉颈处轻轻的按着,同时输入丝丝的真气。
  
      “舒服,小天,姐好幸福!”容姐声音中透着浓重的鼻音,终于两行清泪悄然滑落下来,滴在了洛天的大腿上,洛天很快的就感觉到了不妥。
  
      “怎么了容姐,弄疼你了吗?”洛天不由的问道,停下了手,感觉到容姐的娇躯在轻微的颤抖,这个一向坚强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如此的哭泣过,即使当时南春华那个畜生把酒撒在她的脸上,头上,她都没有哭,这是为什么,可是她刚才明明说自己好幸福。
  
      洛天有些脑子转不过弯来了,对于女人的心理,洛天研究的并不多,不知道容姐为什么会哭,“难道就是帮她按按脖子吗?”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知道如果自己再进一步的话,是不是更幸福呢?”洛天无耻的想道。
  
      “不,不是的,姐没事,”容姐擦了一下眼泪,又突然笑了,搞的洛天一愣一愣的,然后从洛天的腿上爬起来,扭动了一下玉颈,灵活自如,那种不适感真的消失了。
  
      “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了,现在好多了,”容姐惊喜的说道,看着洛天那干净微笑的模样,心如止水,眼神清辙,竟然没有任何欲望,“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水火不进么?刚才多么亲妮啊,他竟然都没有反应?”
  
      裴容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对于自己的美,她向来很自信,不论是身材和脸蛋还是气质都是绝对优秀的,面前的这个家伙虽然有时候很色的样子,不过在自己面前总是保持着那么一份镇定。
  
      洛天之所以会这样,应该有两个原因,要不是这小子心里早就有人了,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出身问题,他看不上自己,前者还好说,凭自己的容貌和资色,又加上天时地利,裴容相信可以打败任何竞争者。
  
      可是如果是因为后者,那.容姐顿时没有底气,尽管自己一直守身如玉,可是一旦混迹于这种场合,就会被打上不良的标签,想抹都抹不掉,以前的容姐还无所谓,现在突然在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