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五十六章 游方僧人

第五十六章 游方僧人

    “呵呵,既然好了,先吃早餐吧,应该还不凉,”
  
      洛天哪里知道裴容又哭又笑的背后,脑子里想这么多,只得笑着说道,坐在那里并没有起来,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起来,一切都会露馅了,那里又涨又硬,如果不是宽松的裤子遮挡早就出丑了,毕竟容姐的杀伤力太大,那镇定微笑的背后,是苦苦的压抑啊,甚至洛天都有点怀念玉面狐狸给他做的笼子了。
  
      “对了,咱们酒店,需要招人手了,虽然我的那些小姐妹来的不少,不过都是来走夜场的,真正的管理人才没有,首先要有大堂经理,客房经理,财务部,保安部等等,虽然现在刚开始运转,生意不好,但是这方面的人才要有,麻雀虽小,也要五脏俱全嘛”
  
      裴容侧对着洛天,身体呈现出迷人的曲线,优雅的喝着粥,边喝边和洛天聊天。
  
      “这个容姐你来安排就行了,多找几个人帮助也不错,你也不要太累了,”洛天笑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来,低头看了一眼,嗯,还行,没有了那种痕迹了。
  
      “怎么?你又要做甩手掌柜啊,别忘了这个酒店可是你的呢,我只占很小一部分!”裴容风情万种的白了洛天一眼,嘴角处一丝透明的液体看起来很诱人,看的洛天一呆,不过却是很快被她擦掉了。
  
      南街区,“枫桥夜泊”夜总会,一个小型的会议室,王大麻子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一大一小两只眼睛发着寒光,脸上的麻子像是烧饼上的芝麻一样,很均匀的铺在上面,随着脸部肥肉的抖动,更像一个个细小的黑虫子在爬。
  
      王大麻子在吃早餐,吃的巴几巴几直响,会议室里,站满了人,一个个鼻青脸肿,低着头站在那里大气都不喘,这几人正是昨晚在“枫桥夜泊”被特战旅来的赵剑龙,南宫飞还是王晓涵收拾的几个家伙。
  
      “麻爷!”其中站在最前的一个家伙,正是昨晚拿枪指着赵剑龙,却是被他吓尿的家伙,看着王大麻子,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想说什么。
  
      “哗啦!”一声,王大麻子一扔把早餐盒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腾的站了起来:“麻你妈的痹,麻!这么多人连三个人也收拾不了?你他妈的手里的枪是烧火棍吗?”
  
      王大麻子发怒了,脸上的麻子像是小数点一样不停的抖动,一脸的横肉,杀气腾腾,吓得周围的小弟弟一个个胆战心惊,把头埋的更低了。
  
      “麻爷,可是他们真的很厉害,我们”首当其冲的那个家伙,是王大麻子的一个心腹,也是一些小弟的头领,此刻硬着头皮哭丧着脸说道。
  
      “没用的东西,给你查,狠狠的查,一定要找出这三个狗男女,敢在我的夜总会闹事,我让他们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找到后男的填河,女的奸了,然后弄到这里来让她接客!”王大麻子冷幽幽的说道。
  
      “是,麻爷!”这些小弟听了顿时寒毛直竖,王大麻子不只是说说,这个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做得了来,听到王大麻子解散的口令,顿时一个个顿时化为鸟兽散。
  
      王大麻子心里很闹心,本来还想着找洛天的麻烦的,却是想不到有人在自己的夜总会闹事,手下的这些废物根本镇不住,一群人竟然被人收拾的像死狗一样,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
  
      “如果连这件事也摆不平,还怎么做东昌第一人,岂不是让周老爷子看轻了我王大麻子!”众人出去后,王大麻子一人坐在那里,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飞快的转动着,眼里闪着寒光,冷哼道。
  
      这个时候,和尚的电话打了进来,更让王大麻子闹心,和尚是另一个区的大佬。
  
      “喂,麻施主,我刚刚听说,你的夜总会昨晚被人砸了,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你的场子里撒野,有什么需要贫僧帮忙的尽管开口,斩妖除魔是我辈的本分嘛.”这个和尚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王八蛋,你也不是好东西!”王大麻子没有听这个和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这个和尚就是来看自己笑话的,王大麻子太知道他的心思了,平时说一套,做一套,就会耍嘴皮子,他可是巴不得自己被人吃掉呢,那样的话,他就会趁机扩张地盘,王大麻子早知道他的心思。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天容大酒店,酒店的临时大厅经理小张,接见了今天第一个客人,却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可不是刚才和王大麻子打电话的和尚,那个和尚只是外号,而这个却是真和尚,此人其貌不扬,身材干瘦,一身僧衣又脏又破,像是从垃圾站淘来的一样,来到大厅里,环视四周不由的暗暗点头,连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大和.师父,您要住酒店啊!”小张皱着眉头上前接待,还真不知道怎么称呼,叫人家和尚吧,似乎不礼貌,于是就学着电视上的叫法,叫了声师父,感觉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酒店虽然目前生意不好,不过说真的也不想接待这样的客人,不为别的,因为没钱啊,那个小张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和尚,还没有看到衣服上哪里有口袋。
  
      “阿弥陀佛,女施主此言差矣,贫僧是来借宿,顺便化点斋饭,不是住酒店!”这个和尚认真的纠正小张的话。
  
      小张一白眼睛,这话说的倒直接,就是白吃白住啊,这可倒好,第一个客人不但是和尚,还白吃白住,不过脸上却是笑眯眯的说道:“大师父啊,这个酒店不是我的,我也是打工的,您白吃白住的话,这个恐怕.”
  
      怎么说天容大酒店也是高档酒店,你借舍顺便找个小旅馆得了,还来这里,这不是影响作生意嘛。
  
      “这位女施主,此话差矣,不是白吃白住,是借宿化斋,另外我想见一下你们这里当家人,嗯,顺便先沏壶茶可好,贫僧一路趴火车而来,口干舌燥!”这个和尚说完,就自来熟的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然后手里拿着几个脏珠子在轻轻的扒拉着。
  
      小张一听尴尬的笑了笑,身为酒店的大堂经理,虽然是临时,不过也展现出了她的良好的业务素质,冲一边抿嘴笑的一个服务员点点头,服务员会意,给他上来一壶茶,然后自己上楼去找容姐去了。
  
      “得,这套沙发看来必须要好好的清洗一遍了,”看到和尚坐在那里,抓起来茶来就是一顿牛饮,看来是渴坏了,没有出家人的风范,一身衣服又破又脏,上面还有草叶碎屑什么的,服务员心里皱眉。
  
      一会儿,容姐从楼上走了下来,风姿卓著,仪态万方,一套墨绿色的套裙把她的身材衬的高贵却不妖娆,优雅却又含蓄。
  
      “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女施主,”看到裴容到来,这个和尚放下茶壶,神色一凛,双手合十恭敬的说道。
  
      “大师客气了,小女子裴容见过大师,我就是这个酒家的当家人,不知大师有何吩咐?”裴容面带微笑,言语得体,举止大方,眼神清辙,丝毫没有这个和尚的外表而有所轻视。
  
      “善哉,善哉,女施主福泽深厚,气运绵绵,是人中凤,以后必将大福大贵,不过以你现在造化,却是压不住这里的风水格局,贫僧想见你那背后之人,不知可否!”大和尚有些玄妙,似懂非懂,不过裴容听的出来,这是在夸自己。
  
      自己的背后之人,是谁,那就只有洛天了,这小子在楼上刚才和兰兰三人一起斗地主呢,脸上被兰兰贴了一脸的纸条,估计正在清理吧。
  
      倒是裴容背后的那个大堂经理小张心里嘀咕,“早知道说天哥不就得了吗?还扯出这么多麻烦!”因为她就站在裴容的背后。
  
      “哦,既然如此,大师稍等,我去把他叫来便是,”裴容客气的说道,这个和尚虽然衣衫破烂,不过气质不俗,眼神明亮无比,还真有一种高僧的气质,所以裴容不敢怠慢。
  
      “不用叫了,我来了,”一个声音传来,正是洛天从楼上走了下来,嘴里叼着烟,双手抄兜,一副屌儿浪荡的模样。
  
      “大师,你可是要见我?”洛天微笑着问道,心里却是疑惑,此人虽然落魄,不过气势不凡,自己自信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不知道非要见自己是何事。
  
      此刻的这个和尚望着洛天,面色异常肃穆,身体甚至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向前急走两步:“贫僧法海见过施主,”
  
      “法海?”不但是裴容和那个小张,就是洛天也是一呆,嘴角轻轻的一抽,不过还是上前道:“在下洛天,见过法海大师,来抽烟!”
  
      “好的,谢谢!趴火车时,烟弄丢了,不好意思,阿弥陀佛!”法海急忙接过烟,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更让裴容无语了,她还没有见过和尚抽烟呢,本来感觉还是高僧,现在再一看似乎又成了假和尚。
  
      对于这些,洛天倒是见怪不怪了,当年他还是逍遥王时,见过太多的世面,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过,游方僧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有的是,让洛天更感兴趣的此人步伐沉稳,气息浑厚,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即使邵元聪这个玄武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大师,这烟如何?”洛天笑着问道。
  
      “好烟,好烟,洛施主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人中龙凤,有九五之貌,帝王之相,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施主的生辰八字却是暗含阴煞,黑气包裹,不过仍然是鸿运昌盛,挡都挡不住啊,”和尚吞云吐雾,微笑着说道。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