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六十章 黑五子的小殷勤

第六十章 黑五子的小殷勤

    上官飞燕处理过不少的大案要案,不过像陈东这样凶残之极的歹毒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由的愤怒无比,看向南宫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据得到可靠消息,此人有一个情妇,就在东昌市,所以上级派我们来一定要把此人捉拿归案,由于对东昌地理不太熟悉,还请上官警官协助调查,记住,此人功夫极高,一旦发现,不可轻举妄动,被他逃脱,后果不堪设想!”此刻赵剑龙说道。
  
      “消息可靠吗?”上官飞燕沉声问道。
  
      “可靠,只是此人残忍之极,不过对这个情妇却是特别好,只要来东昌,一般都会呆上几天,所以我们要趁这个机会,把此人一举擒获,活的抓不到,死的也行!”南宫飞接着说道,眼中寒光灼灼。
  
      “那好,我马上去调查最近几天的车站,码头,机场,宾馆还有各大路段的一些监控设备,虽然工作量大一些,不过也一定要把此人挖出来,”上官飞燕狠狠的说道。
  
      作为刑警,这个妞可是疾恶如仇,现在终于自己又可以一展身手了,平时的一些小毛贼小打小闹的没有意思,她喜欢挑战自我。
  
      “而且有这些还不够,每个市区都是一些道上的势力,我们也不熟,为了避免这个陈东和道上的人勾结,所以他们的动向,也要摸清楚,这些都需要麻烦上官警官了,这段期间,我们保持紧密联系,一起调查此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赵剑龙又接着说道。
  
      “这个我清楚,混子就是混了,上不得台面,只要不触动法律的底线就行,”上官飞燕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我们三个就可以了,至于她,”上官飞燕抬了抬光洁的下巴,看向王晓涵,冷哼了一声:“就算了,省得到时还要照顾她,”
  
      “你说什么呢,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少臭美!”王晓涵顿时不干了,杏眼圆睁,冷声喝道。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晓涵,其实上官警官说的对,你的功夫打几个小混混还行,如果遇到高手根本没有反击之力,我们不能让你冒险,不然的话没法和王旅长交待,这次你偷跑出来,我已经上报了旅长,他很快就派人把你接回去的,”南宫飞说道。
  
      “喂,南宫叔叔,不会吧,人家才刚出来一天,就是想跟着你们学东西的,干嘛让我回去啊,我不回去,我爸不是也说过让我在外面多历练历练吗?”听到要让自己回去,王晓涵顿时不干了,拉着南宫飞的胳膊开始撒娇起来。
  
      看了一眼转过身去的上官飞燕,南宫飞略一尴尬:“这次的罪犯极度的凶残,就是我和你王叔联手也没有把握一定可以抓住他,你跟着”
  
      本来这个王晓涵是偷跑出来的,刚刚接到任务的赵剑龙和南宫飞想把这个丫头先带回去再说,想不到这个丫头开着保时捷一路飞窜,直接到了东昌,和他们的任务发生了冲突,既然保护这个丫头,又要执行任务,给他们带来很大的不便,如果是别人还好说,可是这个是旅长的千金,绝不能出现一点意外,不然的话,他们回去没法交待。
  
      “这样吧,晓涵,赵叔可以不把你送回去,不过这段期间你绝对要听话,不可以乱跑,知道吗?”赵剑龙想了一下说道。
  
      “老赵!”南宫飞不由的急了。
  
      “耶,还是赵叔好,南宫叔叔一点也不好,哼,”王晓涵顿时兴奋起来,还冲南宫飞瞪眼睛,南宫飞不由的摇了摇头,这个丫头从小就任性,在整个特战旅,没有人不把她当作宝贝,虽然不是特战旅的正式精英,不过也学了一手拳脚,一般的混混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只不过这次太危险了,心里没底。
  
      “好了,再把她送回去,时间上也来不及了,这个陈东虽然狂妄,不过也不见得是我们的对手!”赵剑龙上前拍了拍南宫飞那宽阔的肩膀,笑着解释道。
  
      “好了,我先回去了,有消息及时通知你们,”看到王晓涵的小模样,抄兜的上官飞燕不屑的撇撇嘴,然后对赵剑龙和南宫飞说道。
  
      “那就多麻烦上官警官了,这几天我们也会在这里四下查看的,多联系!”赵剑龙微笑道。
  
      上官飞燕一走,赵剑龙和南宫飞面色也凝重起来,刚才他们当着上官飞燕的面,也不想掉了特战旅的面子,这个叫陈东的实力不容小视,特战旅虽然比起一般的特种兵强上不少。
  
      而且赵剑龙曾联系过当年陈东所在的那个部队,那个特种兵教官实力还是很强的,不比特战旅的精英差哪里去,而且此人极度的凶残,又是敌明我暗,想要抓捕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夜君再来”夜总会,一个小包厢里,洛天坐在上座,邵元聪和黑五子两人分别坐在两面,三人有滋有味的喝着小酒,黑五子拿着酒瓶殷勤的给洛天倒酒,邵元聪叼着小烟,一副叼儿浪荡的模样。
  
      洛天感觉做个普通人也真的不错,手下有几个小弟伺候着,日子过的真的挺逍遥,难怪那些混子过的一个比一个滋润,这种生活确实绚丽多姿。
  
      “喂,黑五子,你给天哥找的小妹呢,还不叫上来?”邵元聪斜着眼看向黑五子嘿嘿一笑。
  
      “嗯?怎么回事?”洛天一愣,看向黑五子,黑五子嘿嘿一笑:“天哥,是这样,前两天,小弟弄来两个小妹,很水灵,新鲜的,叫您过来,是想让您尝尝鲜!不过您放心,她们绝对是自愿的,”
  
      黑五子小心的陪笑道,对于洛天他可是敬畏有加,南家的灭亡,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洛天干的,不过黑五子总感觉和这个神秘的天哥有关,而且现在洛天让黑五子管理这个夜总会,黑五子心里感动的不行,所以想法设法的来讨好洛天。
  
      洛天的脸黑了下来,“黑五子,夜总会不是干净的地方,我也不想装圣人,不过那些小妹要绝对是自愿的,如果让我发现,你用强,哼!”洛天轻哼了一声,身上一股杀伐之气不自觉的涌了出来,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似乎下降了许多,不但是黑五子,就连玄武邵元聪也有些战战兢兢,只有他知道这个天哥,也就是逍遥王一旦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天天哥,您放心,就是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啊,她们真的是自愿的,我如果敢骗您,天打五雷.”
  
      “好了,我也只是那么一说,你紧张什么,没有更好,好了,我下去看看,你们想玩,自己玩吧,”洛天摆摆手,看了一眼吓的像是小鸡仔一样的黑五子不由的暗自摇头,此人顶多也就是看管夜总会这块料了,现在人手不够,也只能他来顶了。
  
      洛天不是不喜欢女人,只不过他不想和这些女人乱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打情骂俏,占占嘴上便宜还行,来真的,他不会动她们。
  
      当然如果是容姐,或者是玉面狐狸这样的就另说了。
  
      “你小子,真是的,不知道天哥不好这口吗?把那两个小妹给我叫来,我要亲自审一下,看到底是不是自愿的,”邵元聪训斥着黑五子,眼睛却是瞟向洛天,洛天瞪了这小子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对于玄武,洛天很了解,功夫好,对自己忠心,不过就有一点不好,这小子花心,在没有参军的时候,就混迹夜总会,据说十三岁就知道什么是男人了。
  
      洛天从楼上下到一楼,来到喧闹的大厅,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黑五子一直小心的陪着,直到洛天摆摆手,这小子还溜烟的跑上去了,他还要和玄武一起“审”两个新来的小妹呢。
  
      夜总会,灯光迷离,觥筹交错,重金属音乐刺激着人的耳膜,疯狂的男女在里面扭动,光线有些暗淡,四周有不少的沙发雅座,还有吧台,组成了一个疯狂的小世界,在这里似乎只有疯狂,才能找到自我的价格,人生百态尽在其中。
  
      洛天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整个大厅的一切,他喝着酒,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如果仔细的看的话,其实洛天的眼睛什么也没有看,可是又像是什么都在看。
  
      喧闹激情过后,剩下的就是无穷的空虚,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以前
  
      军营,雄性的世界,滂沱大雨,十三个军人站在雨中,凭雨水浇落,一动不动,强横的气质即使那些绵绵的雨丝也抵挡不住。
  
      最前面的一个军人,一身迷彩服,身形魁梧,面色阴沉无比,眼神极冷,愤怒的盯着面前的一个带星的将军,将军国字脸,双鬓白霜,一脸的威严和这个军人对峙着。
  
      “蓝将军,你真的不让开么?”年轻人声音冷的像冰,没有任何感情,眼中充满痛苦和愤怒,一字一顿的对着面前的将军说道。
  
      “小子,我说过,金玲珑组织已经被我们收编,你不能再动他们,我知道你的兄弟青龙他们牺牲了,我也很难过,可是你要顾全大局,因为你是逍遥王,是国之利器,不能感情用事,你不能陷我们于不义,一旦开了个这个口子,以后的工作将很难做,你明白吗?”将军眼睛有些泛红,大声的对年轻人喝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兄弟死在我的怀里,我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去他妈的国之利器,老子不干了!”年轻人破口大骂,然后猛的撕下臂章,军衔猛的扔在泥水里,大声吼道,扭头就走。
  
      “大人!”其他的军人一看,几乎同时要撕下臂章。
  
      “住手!谁再敢动一下,老子打折他的腿,给老子站好,记住,你们不是为老子做事的,是为国家,懂吗?”年轻人眼睛通红,冲那些人吼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洛天,逍遥王,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来!”身后传来那个将军气极败坏的声音,只不过年轻人身影已经消失在雨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