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六十一章 白西装高手

第六十一章 白西装高手

    “喂,你是怎么回事啊,碰到了我,连道歉也不说啊,”
  
      “大姐啊,人这么多,谁不碰谁啊,大不了,我让你碰过来啊,嘿嘿。”
  
      洛天正想的出神,这时被一阵嘈杂声打乱了自己了的心境,抬头看去,原来喧闹的舞治中央,一个美艳的少妇正杏眼圆睁,指着一个小黄毛怒声骂着,小黄毛一身都是刺青,身高体壮的样子,旁边还有一个同伴正在吹着口哨打趣着。
  
      在自己的夜总会闹事,这是不允许的,所以洛天站了起来,向着人群走去,这种小事,一般情况下,由夜总会的小弟处理就行了,只不过洛天这次必须要亲自处理,因为他发现少妇旁边站着一个男子,温文尔雅,一身合体的白色西装显得他的身材极为修长,站在妇人身边,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什么事也不会让他生气。
  
      只不过此人的眼神深底,有一种让他说不上来的感觉,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很熟悉,洛天的第六感很强烈,不会错,就是那种危险的气息,此人就像一头装在套子的利剑一般,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绝对冷酷无情。
  
      那个美少妇还在和那个黄毛争吵着,这时,白西装男子仍然一副淡笑的表情,只不过脚步向前迈了一步,淡淡的眼神随意的一扫,当他看到洛天时,眼神不由的眯了眯,迈出去的脚重新收了回来,淡淡的笑意消失了,代替而来的是凝重,当他再一次的看向洛天时,眼中重新恢复了那种笑意。
  
      “高手,绝对的高手,什么时候东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高手,简直到了入室后期境界,而且此人身上的杀机极重,血腥味极浓,这些东西一般人是感觉不出来的。
  
      洛天慵懒的靠在吧台上,看着这个男子,只要他敢在这里行凶,绝对要承受自己的雷雷霆一击,只不过人太多了,洛天也不敢保证把他拿下来,毕竟他随便抓一个人质,自己就会投鼠忌器。
  
      洛天不是坏人,不过也不是老好人,他没事也不愿意招惹这样的存在,只要不惹到自己身上,他可以不管,毕竟坏人太多了,他没有义务行驶警察的权力。
  
      “好了,走吧!”男子接着拉着那个少妇急匆匆的出了夜总会,路过洛飞身边的时间,眼神之中出现深深的冷漠和忌惮。
  
      “阿东,你干什么?为什么不帮我教训那两个混蛋!”一出夜总会,那个少妇顿时有些气极败坏的问道,这个男人一向对自己很好,从来不让自己受半点委屈,可是今天公然被人调戏,却是无动于衷,拉着自己就走,这似乎不符合他的性格。
  
      “阿虹,不要说话,回去再说!”这个被称为阿东的男子,此刻脸上没有那种和煦淡淡的笑容,代替而来的是一脸的凝重,拉着女人上了出租车离开了“今夜君再来!”夜总会,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中。
  
      “天哥,出什么事了?”
  
      这时,邵元聪和黑五子从楼上跑了下来,两人早听到下面的小弟汇报,还没有把两个小妹‘审完’就急匆匆的冲了下来。
  
      洛天皱眉看了这两个小子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记住,以后如果遇到一个身穿白西装,一脸笑容的男子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和他动手,”
  
      “身穿白西装,一脸笑容?”邵元聪一愣,扭头对黑五子说道:“去,把刚才的监控给我调出来!”
  
      “是,聪哥!”黑五子看了一眼洛天,急忙一点头,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夜总会都有监控,毕竟里面太乱了,容易出事,开始的时候这是属于南火龙,里面并没有这个东西,毕竟有监控,让人感觉不自在,不过洛天接手后还是让黑五子偷偷的装上了。
  
      “好强的杀机!”
  
      黑五子调出了监控,洛天和邵元聪仔细的打量着此人,一身白色的西装在人群中极为耀眼,面带微笑,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温文和善,眼底深处却是发着寒光,尽管隔着监控器,玄武邵元聪都感觉此人那内含的强横气势。
  
      “元聪,你如果和他对上,有多大的把握!”洛天注视着画面上的男子,吸着烟看了一脸凝重的邵元聪随意的问道。
  
      “我?”邵元聪一愣,沉思了一下很中肯的说:“五五之数,不过用上大哥你教的那几招血杀七式,我有七成把握杀掉他,当然我也会受伤!”
  
      洛天点点头,赞赏的看了一眼邵元聪,“你小子的眼力还行,实力应该没有退步,不过血杀七式,不到关键时候不能用,太狠,太辣,不到生死攸关,对方穷凶极恶之徒时万万不要用,有伤天和,还有此人似乎并没有有意与我们为敌,似乎在逃避什么,不想暴露,以后如果碰上这样的人,尽量不要发生冲突!”
  
      “是,大哥,我知道了!”邵元聪郑重的点点头。
  
      “血杀七式”是洛天传给自己手下四大爱将的保命绝招,青龙,玄武,朱雀,白虎都会,那是一种透支生命潜能的大杀招,杀了对方,自己也会受损,不过一旦杀不了对方,七式用完,那只能是挨宰的命运,因为血杀七式太狠,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到时身体会很虚弱,需要好多天才能恢复过来。
  
      黑五子看看洛天又看看邵元聪,不明白两人说的什么,什么是血杀七式,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只不过画面上那个白西装男子真的有那么厉害么?像是一个成功商人一般,温文和善的模样,似乎自己一拳就能把他干趴下。
  
      “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肯定不是一般,不知道为什么会来东昌,如果紫妍妹子在就好了,她肯定能查的出来。”最后邵元聪说道。
  
      紫妍原名姚紫妍,代号朱雀,洛天手下四大干将之一,战力不是太强,是四人之中最弱的,不过对于跟踪侦察很有一套,并且这个女人擅长金融敛财,当时洛天带领大家四处征战,也弄了不少的钱,都放在了朱雀那里,让她投资,只不过朱雀一消失,洛天却是成了穷光蛋。
  
      除此之外,朱雀一身轻功即使洛天也不见得能追得上,一旦跑起来,速度奇快无比,又叫外号踏雪无痕,这是她的天赋,洛天指点过她,特意强化训练过,现在却是青出如兰。
  
      “好了,不要说了,我回天容酒店,你在这里看着吧,偶然玩一下可以,不要沉迷其中,半个月我会考核一下你的体能,知道吗?”洛天临走时说道。
  
      “知道了大哥,嘿!”听了洛天的话,邵元聪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他可是知道‘考核’的意义,那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
  
      “嘿,还别说,那个妞身材挺好,屁股又大又翘,摸着感觉真爽!”
  
      “是啊,那个妞一看在床上都很带劲,不过那个男的却是一个软骨头,调戏他的妞,他竟然还很开心,不会是喜欢戴绿帽吧,哈哈哈.”
  
      洛天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经过刚才调戏穿白装男子的女伴的家伙身边时,两个正在猥琐的笑着,喝着酒,正在肆无忌惮的议论着。
  
      洛天不由的叹息着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离开了夜总会,开着自己的小奔腾就去了天容酒店。
  
      如果洛天没有估计错误的话,这两个家伙肯定活不过明天早上,只要出了夜总会的门,就会被人弄死,当时那个白西装男子之所以没有动手,完全是因为忌惮自己。
  
      真正的高手,不需要交手,凭感觉就胜负已分!
  
      月亮躲进云层,城市似乎更加璀璨,多姿多彩的霓虹灯把天上的繁星都比了下去,“今夜君再来”夜总会依旧生间火爆,群魔乱舞,两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人从走里面走了出来。
  
      一个身材很高大,很壮实,另一个染着黄发,绣着纹身,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喝的醉眼朦胧,直打酒嗝,正是刚才在里面调戏那个少妇的两个家伙。
  
      “喂,豹子,怎么样找个妞玩玩去?哥请客!”小黄毛哼着不成调的下流小曲,看着进进出出的那些衣衫清凉的美女们,只感觉小腹一阵火热。
  
      “嘿,黄毛哥请客,我阿豹当然要面子,不过我还是感觉刚才那个女人有味,渍,早知道就跟出来了,去她家里玩更爽,哈哈哈!”被称作豹子的高大家伙猥琐的大声的笑道,还在回味,两人醉眼朦胧的摇晃着往前走,深一脚浅一脚的同,跌跌撞撞。
  
      大约走了有五百米远,拐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这里灯光暗淡,只有几盏路灯发着昏黄的光。
  
      前面十米处,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正靠在墙上抽烟,一言不发。
  
      白色的西装,暗黄的灯光,寂静的街道,孤单的身影,给人一种很怪诡萧杀的感觉。
  
      “咦?嘿嘿,你不是那个小子吗?怎么你老婆呢?把她快点叫出来,让我们兄弟玩玩,哈哈哈.”小黄毛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面前的白西装男子,不由的眼睛一亮,猥琐的上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