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六十二章 反正你也不行

第六十二章 反正你也不行

    “还真是这小子哦,你不会是请我们去你家吧!那怎么好意思呢,看你的小身板这么单薄,一定不能满足她,要不我们一起玩?”大个子阿豹更猥琐,肆无忌惮!
  
      “刷!”
  
      白西装男子的手上突然多出来一把匕首,在灯下发着阴森的光芒,身体动了,就像一道影子,刮起一阵狂风,直接冲了过来。
  
      “刷,刷,刷,刷”
  
      淡淡的灯下,暴出发强烈的杀机,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对着那个阿豹疯狂的乱舞,只不过每舞一次,鲜血就会飞溅。
  
      匕首寒光闪烁,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舞的飞快,冷漠的面孔上是一双带着嗜血目光的笑意。
  
      快!极快,那个阿豹只感觉自己全身剧疼,却是一句话也叫不出来,瞪大惊恐的眼睛然后噗通一下倒了下去,浑身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就像一个血人一般,最后他看到的只是那个白色的影子,还有那一双冷漠的眼神。
  
      “啊!不!”
  
      突然出现的一幕,把小黄毛吓傻了,酒精直接变成了冷汗,看到阿豹子倒地的那一刻,才把他惊醒过来,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想跑,两腿发软,根本跑不动,惊惧的看着这个白西装男子一步一步的走来,嘴角处挂着残忍的笑,眼中是那嗜血的眼神,哪里还有在夜总会那和煦微笑,风度儒雅的模样,直接就成了一个杀神。
  
      “不!”小黄毛靠在墙上,两腿发抖,看着走到近前的男子,吓得心脏都破裂了,眼神惊恐无比,牙齿直打颤,话都说出来了。手一滑,手中的啤酒瓶子掉了下来,却是被此人一把接着,在小黄毛惊惧中,酒瓶对着他的嘴巴狠狠的插了进去,
  
      “咕咚,呜呜”
  
      酒水,鲜血流了出来,流进了酒瓶里,瓶口把他的喉咙插透了。
  
      “刷!刺拉!”白西装男子眼中寒光一闪,匕首飞快的划过,一颗人头滚到了地上,嘴里还插着一个酒瓶,极度的诡异,恐怖,无头尸体倒了下去,咕咕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冒了出来,地面上腥红一片。
  
      衣不染血,几个起落,消失在这里,速度很快,街道又恢复了寂静,惨白淡黄的灯光依旧照着,只不过地上多了两具尸体,证明刚才发生了什么。
  
      洛天回到酒店的时候,法海和尚正坐在一楼大厅的接待处,一个人在品茶。
  
      还别说,此人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还有几分气势,身材挺拔,笔直,就像一杆标枪,浑身上下隐藏着强大的气势,似乎随时都会爆发一般,唯一让人无语的是,那个光头似乎和这身衣服不配,特别是那几个戒疤特别明显,总起来说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却又形成自己的风格,不过比穿那一件破僧衣强多了。
  
      “法海大师,还没有睡啊!”洛天笑着走了过来,同时甩给他一支,自己也点着一支,然后会在沙发上陪他聊了起来。
  
      “唉,世间红尘何时了,恩恩怨怨几难消,地藏菩萨曾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法海嘴里叼着烟,双手合十,念念有词,满嘴都是佛家谒语,听的洛天不由的翻白眼,还好此人人体内阳气十足,虽然烟酒肉不忌,却是忌女色,也让洛天放心不少,不然的话,他真不敢把这个花和尚留在酒店里。
  
      “大师,有什么话,直说吧,你那样说话听着累的慌,还是说白话文吧!”洛天笑道。
  
      “阿弥陀佛,洛施主说的有理,入乡随俗,如果贫僧坚持,就显得执着了!”法海低声念了一句佛号,然后接着说道:“贫僧来到这里,确实是有要事要办,当然也是本门之事,事关师门脸面,还请施主莫怪,洛施主是福泽深厚之人,他日必将龙飞九天,今日能和施主结个善缘,贫僧实在三生有幸!”
  
      “那既然是大师的家事,在下不问便是,时间也不早了,大师还是早点休息吧,”洛天不想和这个和尚唧唧歪了,说话太累,还不如上去陪容姐和兰兰打牌呢。
  
      看到洛天站了起来,法海急忙说道:“洛施主且慢,贫僧还有一事相求!”
  
      “哦!大师请说便是!”洛天略微一皱眉头,随意的说道。
  
      “咳,是这样,贫僧饭量很大,能否给准备一些夜宵来吃,一只鸡,一瓶酒即可!”法海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呃!”
  
      洛天的嘴角抽了抽,“大师客气了,等会我派人送到你的客房就是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前台说就是,”
  
      “多谢施主!”法海双手合十,面呈感激之色。
  
      洛天上了楼,容姐和兰兰两人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嘻哈的笑作一团,凭洛天的听力在走廊上就可以听得到。
  
      洛天上前轻轻的敲敲门,“咦?天哥回来了!”兰兰一听,急忙下床光着两只小脚丫就跑去开门,“天哥!”兰兰兴奋的叫道。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洛天笑眯眯的走了进来,顺便摸了一下兰兰的脑袋,低头很无耻的看了一兰兰那幽深的胸前沟勾,然后又看向容姐,容姐把睡衣往下撩了撩,顿时大腿的春色消失不见。
  
      “没什么?怎么样,夜总会没什么事吧,”容姐白了这货一眼微笑道。
  
      “没事,有元聪在呢,我只是过去看看!”洛天答道,看到裴容高盘的秀发放了下来,显露露的,披在肩上,明眸善徕,别有一番风情,看的洛明天有些心神激荡。
  
      “喂,天哥,我们打牌吧,斗地主,好不好?”这时兰兰抱着洛天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大眼睛眨呀眨的,胸前的柔软拼命的挤压着他的胳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有意的,弄的洛天心猿意马。
  
      “行了,你这个丫头,今天这么乖巧,肯定是有事求我吧,说吧,到底什么事?”洛天爱怜的抚摸着这个丫头的头,再次很无耻的往她的胸部瞅了一眼,洛天居高临下,可以看个全景,这个丫头竟然没有戴罩子,白嫩嫩的两个大馒头差点晃花了他的眼,个头和容姐的竟然有的一拼,嗯,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哪里有什么事嘛,人家就是想你打牌而已!”兰兰厥着红润的小嘴,翻了翻白眼。
  
      “行了,你这丫头不要再装了,”容姐嗔怪的瞪了一眼兰兰,然后看向洛天:“兰兰的事,你也知道一些吧,这个丫头算是逃婚跑出来的,省城的王家势力很大,那个王天华不是善茬,他似乎听说了兰兰在东昌的事,所以兰兰想让你先暂时当她的男人,嗯,假结婚,断了王家的希望!”
  
      “假结婚?”洛天一愣,看着娇羞的兰兰,“假结婚干嘛,要不真结算了,正好哥也没有老婆,嘿!”洛天咧嘴一笑。
  
      “真假都无谓,反正你也不行!”兰兰小声的嘟囔着。
  
      “什么?”洛天听了顿时一头黑线,这是奇怪了,这个丫头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自己那方面不知道多强,每天一柱青天啊,愿意的话,他估计能干死一头牛,这个小丫头竟然说自己不行?这从何说起呢?洛天脸色精彩起来,望着这个丫头,恨不得现在就扒掉她的睡衣,来个现场试验。
  
      “小天,你的事,兰兰和我说了,其实这个不是什么大病,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这时裴容也细心的安慰洛天,更是让洛天无语了,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哥不知道有多健康,怎么会不行呢?
  
      一头黑线的洛天看向兰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也就是那天晚上自己从华西回来,这个丫头睡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自己睡了半个晚上。
  
      “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动她,所以这个丫头才这么说?这个小乌鸦嘴,还不知道怎么跟容姐说自己的呢,”洛天翻了翻白眼,两个大小美女一副同情的望着自己,这让他感觉身上冷嗖嗖的,好像自己真的不行一样。
  
      “行了,说正事吧,假结婚就不用了,丫头你就呆在这里就行,王家的人找你的麻烦,我帮你挡下!”洛天正色道,心里有些沉重,省城王家的实力不弱,关系盘根错节,自己早就调查过,只不过这个丫头当初算是帮了自己和容姐,他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哦,谢谢你天哥,其实.你如果行的话,我愿意嫁给你的!”兰兰调皮的伸了一舌头,看的裴容眼中奇异的眼神一闪而过。
  
      “你这丫头,你才多大,动不动就嫁嫁的,哥行不行也不能要你,知道吗?”洛天笑着说道。
  
      “为什么啊?”兰兰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也是小美女,走在路上,那可是回头率百分之百,堂堂的谢家大小姐,追求者那可是无数的,而且自己很年轻,现在的男人不是都喜欢小萝莉什么的吗,想不到这个天哥竟然一口回拒了自己,让她有些气馁,即使拒绝也是自己拒绝他嘛,真是气死了。
  
      “为什么?哥不行啊,不能给你性福,哥不舍的让你守活寡啊,哈哈哈.”洛天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坏蛋,气死了!”兰兰在后面开始呲牙跺脚。
  
      看着洛天出去的背影,裴容心里也是感叹不已,这么强壮的一个男子,怎么会那方面不行呢,难道这小子总是占占口头便宜,却从来不敢真刀实枪的来,原来是
  
      二女感叹,惋惜,失落。
  
      作者的话:
  
      每天最少两更,兄弟们喜欢的收藏了,多多支持一下啊,方便以后上架看!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