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七十八章 镇压一定要镇压

第七十八章 镇压一定要镇压

    “切,我不信!”兰兰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撇撇嘴说道,她平时从玄武的淡话中,知道洛天似乎很厉害,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真正的动过手,上次拿石条拍那个黑五子手下的龙七,还有拿刀子扎南春华,也很狠,只不过似乎不过瘾,根本没有露真功夫。
  
      “阿弥托佛!贫僧看的手痒了,降妖伏魔去了!”法海抽完最后一口烟,双手合十,低声站了一句佛号,然后身躯猛的一震,单脚在台上一跺,身体如同一只大鸟一般扑入人群,竟然有种苍鹰搏九天的威势。
  
      法海的眼睛同样毒辣,已经看出了南宫飞和赵剑龙开始有些不支之感,所以扑入的地方,正是东北虎和印支虎两人所在。
  
      东北虎和印支虎正准备一举拿下赵剑龙和南宫飞,突然感觉一股凌厉的气势冲他们扑来,顿时心里不由的狠狠的一颤。
  
      强大,太强大了,怎么今天这个酒店里出来这么高手,和资料上有误啊,不是说那个洛天能打么?可是人家根本没有出手啊,战斗一下子进入了胶着状态,五虎就知道坏事了,对方高手太多,而且出拳很有章法,根本不像是一般的混子,倒像正是正规训练过的特种军人。
  
      这些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五虎有些凌乱了,莫非中了王大麻子的计?
  
      “喂,和尚,不着急,慢慢玩,哈哈!”玄武邵元聪就在法海不远处,看到法海气势狂猛的扑来,不由的面色一凝,“这个和尚的实力当真不小视,自己也没有把握胜他,力量强大,纯正的少林功夫。
  
      “阿弥托佛,小子,叫大师!”法海白了一眼邵元聪哼了一声。
  
      “我呸,打的过我才叫你大师!”邵元聪哈哈大笑道,“那好,等把他们解决了,贫僧倒要好好的领教一下了!”法海说着,然后就向着东北虎和印支虎走去,同时对赵剑龙和南宫飞说道:“两位施主,剩下的交给我老纳了,你们两个去帮那两个女娃吧!”
  
      “谢大师,我们还还能顶得住!”赵剑龙不认输,强硬的说道,早已气喘吁吁。
  
      法海摇了摇头:“人多烦杂,不要出事才好,安全第一!你们还是帮那两个女娃吧!”
  
      “那好吧,谢大师了!”赵剑龙嘴角一抽,想笑没有笑出来,这个和尚正经的时候,一本正经,不正经的时间,抽着烟,吐云吞雾,简直是一个奇葩。
  
      赵剑龙和南宫飞也没有闲着,向着王晓涵那里飞身掠去。
  
      “两位,让老纳陪你们过几招吧!”法海面色肃穆,双手合十,还很客气。
  
      东北虎和印支虎两人面色凝重无比,他们感觉出来,这个和尚比先前那两人强大多了,虽然是二对一,胜算仍然不大。
  
      “死秃驴,你到底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为何参和这些俗事?”印支虎望着法海狠声说道。
  
      “你大爷的,叫大师!佛爷当然是真和尚,降妖伏魔,普渡众生是本大师的本分,接招吧!”法海最讨厌的别人叫他和尚,更讨厌叫他和秃驴,当下怒了,如同金刚伏虎一般,脚下踩着罗汉步,对着两人就冲了过来。
  
      “降龙伏虎!”
  
      一拳击出,呼呼劲风作响,以他为中心,竟然掀起了一阵狂风,似乎可以碎金断石头,手臂似伸非伸,似直非直,竟然起了幻影,扑朔迷离,很简单的一拳竟然打出如此威势,让东北虎和印支虎同时大吃一惊。
  
      不过两人并不慌张,毕竟是入定的境界,这个和尚虽然强,顶多也就是比他们高一个小境界而已,肯定没有达到入室的顶峰,所以两人联手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当下,两人一跺脚,真力涌起,齐齐的迎了上去。
  
      “天元之道,到底如何汇集力量呢?”玄武邵元聪边打边沉思,直接把那三虎当作了陪练的对象,不然的话,邵元聪全力搏杀之下,这三虎早就倒了,毕竟这三虎的实力不如东北虎和印支虎,他应付的绰绰有余。
  
      而这边的上官飞燕和王晓涵二女如同两只母老虎,在人群里横冲直撞,踢,打,削,砍,打的痛快淋漓,黑五子带着人在后面捡漏,要说一个大男子跟在女人后面捡漏也太丢人了,不过没有办法,黑五子这些人实力太差,让他们单独和这四五百火拼,估计一会儿就会被殴的连他妈也不认识了。
  
      “差不多了,毕竟这不是生死战场,闹大了不是太好,还是找人收拾残局吧!”洛天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喂,洛,老弟,你好,有,什么事吗?”
  
      接电话的正是局长贾齐北,一听到洛天的电话,他的心里就打鼓,此人现在很正派,不过毕竟以前有过不光彩的过去,被洛天握着把柄,他心里一直很忐忑。
  
      不过洛天这个人倒是好说话,既不贪也不轻易麻烦自己,南家的事的,他也就找过自己一次,后来就是天容大酒店开业,其实洛天也没有请他,只不过贾齐北感觉有些说不过去,虽然没有去,还是在电话中祝贺了一番。
  
      “呵呵,领导,我要报警,四五百个王大麻子的人来我的酒店闹事,请你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消除东昌市的一个毒瘤,你会立大功哦!”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有这这回事?”贾齐一愣,心里却是暗暗翻白眼,这是给你帮忙好不好?再说东昌市地下势力平衡,不能轻易打破这种局面,一旦打破,道上又会兴起腥风血雨,扰乱社会治安,不好办啊,而且这些大佬们哪个都是有点关系的,所以以黑治黑,只要不影响大局不触动底线的情况下,当局一般是不会管的。
  
      再说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局长,上面这么多的老大,如此大规模的抓人,他还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混到他这个位置也不容易,虽然想着一心为民,只不过也不看是什么事不是么?
  
      “唉,是啊,哎呀,几百人打成一团,那叫一个惨啊,您再不来的话,估计要出人命,还不知道多少人在看着呢,弄不好媒体也在啊,到时一暴光,第二天东昌市甚至整个网络都会扑天盖地的大肆宣传,肯定会骂黑势力猖獗,政府不作为,等等!渍渍,那负面影响太大了,”
  
      洛天笑眯眯的喝着茶,欣赏着外面的打斗,虽然他们这边人少,不过都是精英啊,一个玄武一个法海两人把五虎全部挡下了,而且还是压着打,赵剑龙,南宫飞还是那两个悍妞更是打的热火朝天,痛快淋漓,稳稳占居着上风,所以洛天不急,慢条期语的打着电话,喝着茶。
  
      “嗯,那好吧,我马上派人过去看一下,不要着急啊,我还要请示,需要调动安排,确实很麻烦的,”听了洛天的话,贾齐北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种事,必须出动警力,不然的话,事情一旦扩大化,影响极差,他这个公局长就不用干了,上面的人肯定会拿他来顶缸,不为别的,因为你是局长啊。
  
      听了贾齐北的话,洛天笑了笑,他知道贾齐北这肯定是敷衍之词,警察来肯定会来,不过肯定不是现在,这种事一般情况下都是来收拾残局的,网络媒体也没法说,毕竟人家警察来了,罪犯跑了,那能怎么办?是吧。
  
      “呵呵,那好,您可要快点啊,不然的话立功的机会可没有了,哎呀,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叫上官飞燕的能坚持多长时间,怎么里面好像还有京城特战旅的人啊,哎呀,那是谁,被打飞了,惨惨惨啊,”洛天一惊一乍的说道。
  
      “什么?”贾齐北腾的一下子从坐位上跳了起来,失声叫道,脸色大变,吓得电话差点没有摔在地上,上官飞燕是什么人,她可是警方的人,邢警支队的小队长,不光如此,上官飞燕的背景可是极大,据说在京华都有人,不要说他,就是市委书记也惹不起,不然的话,平时贾齐北会这样给她面子?
  
      更让贾齐北害怕的,京华特战旅的人也加入了斗殴,那可是军方高等的存在,甚至有生杀欲夺的大权,这些人真要出了事,市委也要跟着受牵连。
  
      “他们不是办案吗?要抓什么一个叫陈东的家伙,怎么会说一个区的大混子的人打起来,”贾齐北脑子急速的转动着。
  
      性质变了,不是斗殴啊,这是袭警,袭军啊,后果极度的严重,镇压,绝对要镇压,这是正义之举,自己高举正义利剑,救上官飞燕和特战旅的人于水深火热之中。
  
      贾齐北此人脑子转的飞快,当即猛的一拍桌子,出动!全体出动,真枪实弹,遇到反抗者格杀勿论。
  
      这也是一个狠人。
  
      顿时,贾齐北甚至根本没有打电话向上级汇报,直接一个电话就打了下去,紧急集合,全体出动,一时间,警察全部出动,全部武装,警钟长鸣,浩浩荡荡,杀向了天容大酒店,这是有史以来,贾齐北最果断的一次,作风硬郎,干脆利落。
  
      现在他才明白洛天话里的意思,不错,这次肯定要立功了,还是大功,毕竟性质变了,这是袭警袭军啊,敢招惹国家执法机器,一定把他们碾压成粉沫。
  
      一路风风火火,贾齐北坐在局长的小车里,亲自开赴前线,他要亲自坐镇指挥了,亲临一线,到时肯定传美谈。不就是几百混子吗?搞得定,光警察他一下子就带出去近三百人,全部武装,开玩笑,这等声势,哪个势力了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