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八十六章 不是无能是很能

第八十六章 不是无能是很能

    “身体放松,头往上抬,两腿划弧,内外向外,同时两手配合双腿,协调一致,对,很好,慢慢来”
  
      洛天在水池里托着兰兰,细心的指导着他,心里却是翻腾不已,这个丫头太诱人了,真狠不得一口把她吃掉,李子也成熟了啊。
  
      裴容微笑看着,看了一会儿感觉索然无味,然后从池中款款出来,来到池子旁边的一个大大的遮阳伞下,那里有一个圆桌,几把藤椅,桌子上放满了饮料水果之类的东西,她随手拿起一杯饮料往躺椅上一躺,休息起来。
  
      从这个方向,洛天正好可以看到裴容那身材优美的曲线,甚至自己的目光再偏移一些,还可以.只不过裴容两腿并的极严,什么也看不到。
  
      “唉,真是吃着碗着看着锅里的啊!”怀里抱着一个,却是看着另一个,洛天一走神,分心之下,一个把持不住,兰兰噗通一下掉进水里。
  
      “啊,救命,啊,!”兰兰正欣喜的体验划水的乐趣,突然身子往一下沉,顿时吓的花容失色,手脚乱舞,大声喊叫,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抓着什么东西就死抓着不放,此刻她的身体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洛天,双腿盘在洛天的腰间,对洛天又捶又打,“大坏蛋,你干嘛放手,!”
  
      兰兰刚才又喝了一口水,呛的不行。
  
      “对不起兰兰,我还以为你学会了呢,来,走吧,休息一下,喝点饮料!”洛天有些歉意,就这样抱着她走向更浅的浅水区,可是洛天却是忽略了一点,就是四角内裤此刻已经成了一个小山包。
  
      “嘿,天哥,你还带着小板凳呢,这样也掉不下来?好玩!”兰兰双腿盘着洛天的腰,感觉小屁股下面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正好托着自己,不由的兴奋的大叫,屁股扭来扭去,双手乱舞。
  
      “兰兰,不要乱动,呼——”
  
      洛天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尴尬,这个丫头竟然把它当成了座位,让他情何以堪,越是想让它消下去,它越是怒发冲冠,此刻就是想法海也没有效果了。
  
      “啊!”
  
      岸上的裴容,听到动静,一下子坐了起来,小嘴里含着吸管,看到这一幕,饮料滴在自己的胸前都浑然不觉,大张着嘴巴,吸管悄然脱落,顿时满面羞红。”兰兰不是说,这个家伙不行吗?可是他,怎么那么大?”裴容看到兰兰的屁股下下面,洛天的内裤处被顶起了一个长长的大包,甚至都伸出了兰兰的小屁股外面,而且那紧身的黑色内裤都顶出大大的空隙,能钻进去几只麻雀。
  
      听到容姐的叫声,又看到洛天那尴尬有些涨红的脸,兰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用小屁股来回的磨蹭的几下,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顿时发出了一声河东狮吼般的尖叫。
  
      “啊~,大坏蛋,放我下来,流氓!”
  
      反正已经到了潜水区,洛天就势把兰兰放了下来,飞快的窜了出来,“你们玩啊,我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洛天飞也似的逃跳了,一会儿就消失在两女的眼前。
  
      岸边的容姐和水里的兰兰目瞪口呆。
  
      “兰兰,你不是说,他”半天,容姐回过神来,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壮观的一幕,不由的感觉脸红气喘,轻声喃喃的问道。
  
      “我”
  
      兰兰张口结舌,面色更是涨红,羞的无地自容,在她眼中‘无能’的天哥,想不到这么‘能’,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强有力的跳动和温度了,这明显的是正常的男人嘛,甚至还那么强,坐而不倒!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正常的人男人,也许还是你的功劳呢,你刚才不说诱惑也许让他恢复么?”
  
      裴容把兰兰从池子里带上来,看到这个丫头羞涩难耐的模样,不由的着笑着打趣道,心里却是莫名的涌出一丝甜蜜,毕竟现在证明了,洛天不是不行,而是很正常,让裴容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洛天来的时候,拿把伞挡着,然后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反应了,之所以这么,是想安慰兰兰而已。
  
      只不过个丫头也很聪明,她才不相信是刚才的诱惑才让他恢复的,他应该本来就正常,只不过这个大坏蛋装的特别的像而已,不过也为他的忍耐力暗暗的惊奇。
  
      毕竟上次洛天从华西回来的时候,可是抱着自己睡了半晚上呢,却是什么也没有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兰兰才怀疑洛天不行的,想到自己和裴容两个还弄那什么加料的参汤给他喝,自己仗着洛天那方面不行,平时也没有注意,甚至还故意装着暴露在他面前晃荡,想起来小脸就发烧。
  
      “大坏蛋,可恶,原来这么会装,哼!”兰兰轻轻的皴了一下高挺的小鼻子,白森的牙齿一疵,狠狠的说道。
  
      “好了,走吧,回去冲洗一下,一会要吃饭了,晚上你不是想去逛夜市吗?到时我们多买点东西让他提着,好好的惩罚他!”裴容笑眯眯的安慰着兰兰。
  
      “嗯,对,多买点,把这个大坏蛋累趴下,”兰兰气呼呼的说着,然后和容姐两人回到了顶层各自的房间。
  
      “哗啦啦!”卫生间里,洛天脱下四角内裤,在冲洗着,看着小弟怒遥指天花板::“都怪你,这么急色,真没有出息,”
  
      想到刚才的尴尬,洛天老脸一红,不过也不能怪自己,和两个大美女一起游泳,那本身就是考验男人毅力的事,况且兰兰这个丫头那样抱着自己,你说你抱就抱呗,干嘛下面还用屁股动来动去的,谁受得了了,真是的。不能怪自已定力不够,要怪只能怪这个丫头的诱惑太大了。
  
      “本想着利用自己的‘无能’再好好演一场戏呢,现在穿邦了,”洛天郁闷的想着,以后这个丫头在自己面前肯定不会那么放肆了,想欣赏美景看来要找机会了。
  
      洛天并不知道,就在他和裴容还有兰兰游泳时,一个巨大的阴谋针对他和裴容已经展开,甚至还包括那个上官飞燕。
  
      此刻,东昌效外的别墅里,周奉天面色阴冷,失去了往日的淡定,自从天容大酒店发生那件事后,洛天裴容已经隐隐的上升到东昌市地下老大的趋势,甚至连黄三和和尚都对他尊重有加,快要盖过自己的风头了,已经严重威胁到他的地位。
  
      曾几何时,这个年轻人,自己还不放在眼里,现在却是不知不觉的成长到这一步,似乎可以在东昌呼风唤雨了,这让周奉天心里极不舒服,他绝不允许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阿标,人联系好了吗?”周奉天转过身来,眼中的寒光一闪而失,随即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手中的两颗铁球不停的旋转着。
  
      “周哥,找到了,还是上次对付王猛他们的那些人,按照您的吩咐,又加了几个人,保证万无一失!”阿标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什么时候周奉天开始转运那颗铁球,这也证明他这是要动手的征兆。
  
      想当年,东昌的新秀,王猛他们那些人,也是风头很劲,周奉天就是暗中派人除去的,然后扔进了护城河,毕竟这些人的底子也不太干净,所以警察也不怎么追究,只当是道上的仇杀,不了了之了。
  
      “嗯,晚上动手吧,这些人的实力我信得过,对付一个小小的混子不在话下,而且平时我们也不和人们交往,所以即使他死,也没有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周奉天冷笑道。
  
      “是,周哥,其实一个洛天不足为患,上次天容大酒店的事,我也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那个上官飞燕不怎么会住进天容大酒店,王大麻子请来的五虎出言调戏,这才打了起来,倒是帮了那小子的帮忙。
  
      另外两男一女身份不明,似乎很有来历,既然和上官飞燕在一起,我怀疑要不是警方要不是军方的人,只不过三人已经走了,少了这些人,那个洛天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牙齿的老虎而已!”阿标冷笑道。
  
      “不,你忘记了?还有两个不可小视,一个和尚一个长发的家伙,这两个也是高手,所以还是要小心,尽量不要在大酒店动手,抓他落单!”周奉天摇头说道。
  
      “是,周哥!”阿标躬身道。
  
      周奉天站了起来,背负双手,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水库,深吸了一口气:“表面上看起来王大麻子的势力是被拔除了,不过却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那五虎,我派人暗中调查了,竟然是境界恐怖势力野狼雇佣兵的手下,这下子那个上官飞燕似乎也有麻烦了。
  
      五虎现在关在监狱里,他们肯定想办法来救,上官飞燕这个女人不按常规出牌,无视道上的规矩,这些年道上大大小小的人物被她抓了不少,也该有人出来治治她了!”
  
      “不错,不管这个洛天和那个上官飞燕是不是有关系,这下子这个女人恐怕是自身难保了,我们只是对付一个洛天小菜一碟!”阿标不由的哈哈大笑,对于周奉天请的这些人,他很清楚,是卡西亚佣兵组织,杀人如麻,曾和周奉天有些联系,由这些人对付洛天,万无一失。
  
      今晚过后,明天的东昌,还是他周奉天的,没有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
  
      阿标走出去后,周奉天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养神,心里却是在不停的盘算着,现在各区的老大心情浮燥,有种脱离自己掌握的感觉,看来需要换换血了,下面的混子想当老大的多的是,他需要的是听话的狗,不听话就换掉!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