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长欢歌,宦妃很嚣张! > 第314章 玲珑篇:主要是眼睛要烂喽

第314章 玲珑篇:主要是眼睛要烂喽


  晏天翎没有任何顾忌的坐在*边,“绮心,本殿这次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夜绮心眼眸瞪大,“交易?什么交易?”
  “放轻松,别这么紧张。”晏天翎伸出手勾起夜绮心的下巴。
  “殿下,你说出来我就不紧张了。”夜绮心看到晏天翎似笑非笑的模样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晏天翎俯身压低了头,呼吸喷洒在夜绮心的脸颊上,他唇角勾起目光邪魅的看着夜绮心。
  “绮心,本殿让你帮着做一件事,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肯定帮你。”
  夜绮心往后躲了躲,她从来不知道四皇子会有如此危险的时候,他一靠近她让她全身都跟着颤抖了。
  “父皇再来你这里的时候你把这瓶里的药末放在他的茶水中。”晏天翎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递给夜绮心。
  “不行,我不能……”夜绮心把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惊恐的看着晏天翎,“殿下你想做什么?如果皇上察觉出来会杀了我的。”
  夜绮心活了这么大也不是傻子,四皇子让她往皇上的茶里放东西,不管那瓷瓶里的药末是什么一旦被发现就是杀头的罪名。
  晏天翎眉头挑起。“你要相信本殿不会害你。”
  “四皇子,不行啊,皇上来宣和殿不管吃东西还是喝茶都有人试毒的,就算你不想害我可这种事情一旦做了就是死罪啊!”
  夜绮心声音颤抖两只手紧紧的在身后握紧。
  晏天骄捏着她的下巴把她下巴抬高,他的唇在她唇前蹭过。
  “这药无色无味而且无毒,就算有人试毒也试不出什么,你怕什么?”晏天翎舌头一探在夜绮心的唇上舔了一下,“乖乖听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没有毒?”夜绮心更蒙了,“那为什么要放在皇上的茶水中?”
  晏天翎目光沉了一下,“如果本殿说那药是绝子药呢?”
  “什么,绝,绝子?”夜绮心身体一软差点倒下,多亏身后就是墙壁支撑住了她。“不行,我不会帮你的!”
  夜绮心咬着牙,让皇上绝子那还不是和让她绝子一样?她在后宫最大的期盼就是能怀上龙种母凭子贵,如果没有了皇上的种她还图什么?
  晏天翎捏了捏她的脸,夜绮心太瘦了脸颊一摸都没有什么肉直接就能摸到骨头,晏天翎觉得手感不太好不由得松开了手。
  “你不做?”
  “不做。”夜绮心脸色一沉,“你为何要这么做?”
  晏天翎翘起二郎腿看着夜绮心,“父皇的儿子够多了,可皇位只有一个,本殿不想后宫还有竞争者出现,这个办法一劳永逸。”
  夜绮心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我不能帮你做这件事,就算宫里再没有皇子出生难道你就能登基做皇帝?论嫡长有大皇子在,论万千*爱有七皇子在,就算是五皇子和六皇子也都有他们外组家给撑腰,殿下,你就别争了。”
  听完夜绮心的话晏天翎恼怒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夜绮心,你是在说本殿夹在中间什么都不是吗?”
  夜绮心其实非常的害怕,“殿下你别冲动,你想登基我可以帮你,这件事不能急要从长计议。”
  “你帮本殿?”晏天翎冷笑了一声,“让你做这么点事情你都做不到又谈什么帮忙?”
  “殿下,你等我怀上龙种以后再给皇上下药行吗?如果我怀上皇子的话肯定全心全力的保你。”
  晏天翎若有所思的看着夜绮心,“你既然能生下皇子难不成就不希望自己儿子当皇帝?本殿怎么可能信你的鬼话?”
  他掐着她脖子的力道加大,“你如今已经知道了本殿的秘密,你要是帮这个忙的话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不会伤你。可你如果不帮本殿就只能灭了你的口。”
  “殿下,别!”夜绮心怕死,她的荣华富贵刚刚才享受到怎么能舍得去死呢?
  “怎么?你答应帮忙了?”
  “殿下,我帮你可以,但是你要让我先怀上龙种,不管生下的是男还是女我都不会让他和你抢皇位,行吗?我只想在后宫有个依靠,没有孩子我余生怎么过?”
  夜绮心拿着帕子擦拭眼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晏天翎眉头挑了挑。
  晏天翎沉思了片刻后嘴角扬起,“本殿突然想到一个万全之计,你肯定会同意的。”
  夜绮心红着眼圈看着晏天翎,“什么?”
  晏天翎慢慢的逼近直到夜绮心被他和墙壁夹在中间无处可逃他才低头在她耳边低语。
  “你怀上本殿的孩子就当成是父皇的骨肉,只要你生下男孩本殿就帮他把皇位抢过来怎么样?”
  听了晏天翎的话夜绮心的心跳突然快了许多。
  皇上毕竟年近四十,这么多年后宫里的女人也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再看四皇子正是精力充沛的年纪,之前还听说他府中的一个侍妾有了身孕,如果……
  夜绮心刚有这样的念头就被自己吓到了,她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想法?
  “不行,四皇子你赶快走吧,要是被人看到就什么都完了。”夜绮心回过神来一想到这是皇宫就吓得要死。
  晏天翎的手从她的脖子慢慢往下移动,“就算本殿当不上太子无法继承皇位,但是本殿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做上本殿无法触及的位置。绮心,这辈子皇后你是当不上了,难道你不想当太后吗?”
  夜绮心胸口起伏的剧烈,太后?这个词距离她实在是太遥远了,可是她的心已经动摇了怎么办?
  看到夜绮心的模样晏天翎目光一沉,一伸手把夜绮心给压倒在大*上。
  “殿下!”夜绮心失声尖叫。
  “嘘……不想让人发现就别出声。”晏天翎把*幔扯下然后压了下来。
  宣和殿上方雪月差点一脚踩秃噜从琉璃瓦上滑下来,我勒个天啊,她刚刚发现了什么喽?
  四皇子和夜绮心*还要生下孩子冒名顶替是皇上的种?
  呵呵,皇家的水太深喽,皇宫里好可怕她想回离王府。
  雪月坐在琉璃瓦上摸了摸下巴,四皇子如果真想把那无色无味的药放在皇上的茶水或饮食里不用非找夜绮心吧?反正那东西无毒就算试毒也试不出来,随便威逼利诱一个宫里能接触到皇上饮食的奴才不就行了?
  她觉得四皇子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就是故意用这个当幌子让夜绮心上钩的。
  对于那两个人怎么换着花样啪啪啪雪月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决定找个机会出宫一趟和她教主好好说道说道,以后这种闹眼睛的事情换个人去做行吗?
  雪月这个想法刚滋生第二天就找到了个好机会出了宫,她出宫后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直接飞奔到了离王府。
  夜瑶光没想到雪月竟然从宫里跑回来了,一时间心里犯了合计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到雪月和雪影一样像饿了几百年没吃饭一样,夜瑶光坐在桌前看着她大吃大喝,等她吃饱喝足才问她宫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雪月擦了擦嘴角的油,“教主,属下吃不饱饭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眼睛要烂喽!”
  “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事情让你着急忙慌跑了回来?”
  雪月把自己在宣和殿偷听的事情说了一遍,“夜绮心和四皇子打算生孩子抢皇位呢,属下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教主,属下眼睛疼,不会真的要烂了吧?”
  听到雪月的话夜瑶光也是吓了一大跳,“我的天啊,真的假的?好吧,你这么着急的跑回来肯定是真的。”
  夜瑶光自言自语后发现雪月托腮看她,“看我做什么?”
  “洗洗眼睛。”雪月瞪大眼睛盯了夜瑶光半天才阿弥陀佛一番。
  “这件事还真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四皇子这是唱的哪出戏呢?”夜瑶光疑惑不解。
  “教主,反正夜绮心这次要是肚子里有了可就判断不出来是皇上的种还是四皇子的种了。不行,属下还得进宫,别人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属下得帮她记住。”
  雪月似乎发现了自己为止奋斗的目标,说走就走了。
  有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属下夜瑶光觉得非常的安慰,不过看到雪月把桌上的点心连盘子都给端走了她也是脸颊一抽。
  她现在开始怀疑她现在继承的到底叫毒龙教还是丐帮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