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龙王传说 > 第五十一章 比试

第五十一章 比试

    “砰——”
  
      周长溪脚下踉跄的连续后退,终于无法稳定住身形,一屁股坐倒在地。燃■文  w`w、w-.`
  
      而唐舞麟只是上身晃了晃。高下立判。
  
      怎么会这样?周长溪一脸的茫然。如果说那天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话,今天呢?今天他分明已经释放出武魂,连魂技力量增幅都已经用出来了,但唐舞麟的力量简直有碾压般的效果,无可匹敌的力量压制的他只能跌倒。
  
      “停!”舞长空冷喝一声,指着周长溪道:“你,出局。”
  
      力量型魂师在力量上输给对手,就不用打下去了。
  
      “你为什么不用武魂?”舞长空看着唐舞麟。
  
      唐舞麟道:“他说要跟我比力量。”
  
      舞长空眼神冰冷,“他让你吃屎你吃吗?把每一场战斗当做身在战场,战胜对手,是你唯一的目标。狮子搏兔也要全力以赴。不能给对手一丁点的机会。晋级,等下一场。”
  
      输了出局,赢了被骂。学员们的心理压力顿时更大了。
  
      “下一场。”
  
      第二对出场的,是紧挨着唐舞麟和周长溪的云小、谢邂。
  
      云小苦着脸,向谢邂道,“手下留情啊!我可是辅助型魂师。不禁打的。”
  
      谢邂道:“自求多福。”
  
      “开始!”
  
      舞长空一声令下,谢邂就已经闪身而出。脚下黄色光环几乎是在他冲出的同一时间点亮,度奇快无比,光龙匕带起一道凄厉的金光,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云小面前。
  
      但就在这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云小身上白光一闪,绝大多数学员只觉得眼前一花,谢邂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落在空处。
  
      唐舞麟和谢邂打过两次,而且还答应他要再打,对于这一战看的很专注,他现,就在谢邂冲到云小身前的一瞬间,云小手上有什么东西亮起光芒,然后两人的位置就换了,谢邂的攻击自然落空。
  
      但谢邂的反应非常快,现身前对手消失的同时,光龙匕已经向后斩出,手臂呈现出不可思议的反关节状态,一道道光影护住背后。
  
      云小只来得及用一次魂技,却被光龙匕再次笼罩。他那魂技是无法连续使用的。
  
      眼看着他就要被光龙匕斩中,一只大手出现,将他拉扯到一旁。
  
      “停!”
  
      谢邂转身,光龙匕护在胸前。动作迅疾却不慌乱,英俊的小脸上满是肃杀之气。他那帅气逼人的样子,看的班里的女学员们一个个双眼放光。
  
      “还行,你晋级。”舞长空向谢邂点了下头,然后转向云小,“你动魂技选择的时机很好,但还是错估了对手的实力。魂技动后,应该迅拉开距离。辅助魂师既然被敏攻系魂师克制,就要尽可能的想方设法增强自己的生存能力。”
  
      “是,谢谢老师。”云小手中托着一个圆盘,上面隐约有许多复杂纹路。舞长空的话他听进去了,但他此时心中想着的却是,如此强大的谢邂,唐舞麟是怎么把他的脸打肿的?
  
      事实证明,东海学院的老师在分班的时候还是眼光独具的,接下来的比试,几乎每一场都被舞长空骂的狗血淋头。
  
      全部二十名学员,有八个都是器魂师,根本不具备什么战斗能力,辅助能力也十分鸡肋。而战魂师中,有三个是接近蓝银草这种层次的废武魂。
  
      比试中甚至还出现了两名没有战斗能力的器魂师碰上,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把这种奇葩状况。
  
      舞长空虽然早就猜到了五班学员的整体素质会很差,但也没想到差到了如此程度。如果不是义务教育的话,这里的很多学员其实都是没意义继续修炼下去的,连二十级都不太可能达到。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学员之中,唯一有些亮眼的,也就是谢邂一个了。
  
      “第二轮开始,你、你,你们两个打。”舞长空阴沉着脸,手指指出的,正是唐舞麟和一名女学员。
  
      那是一名看上去十分娇小可爱的女孩子,浅蓝色短,大大的眼睛,看到她,唐舞麟就不禁想起娜儿。他隐约记得,这个女同学名叫李楚水,武魂是猫。
  
      “开始!”
  
      李楚水看上去有些羞怯,向唐舞麟点了下头,然后才释放出自己的武魂。
  
      浅蓝色的短一部分变成白色,两只原本都是蓝色的眼眸中,一只变成了绿色,脚下一圈白色魂环升起,肩头也出现了一只小巧可爱的小白猫。
  
      两只手掌上生出白毛,尖锐的利爪随之从指尖处弹出。上身微微下伏,灵巧的朝着唐舞麟的方向扑了过来。
  
      她的动作十分轻盈,度也非常快,上一场就是凭借着度的优势获得了胜利。她和谢邂一样,也是敏攻系战魂师。
  
      有了之前舞长空的批评,唐舞麟这次也是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武魂释放了出来。一根根蓝银草从掌心处涌出,小草蛇金光再次环绕在他手腕处。
  
      这几天连续运用,对于缠绕魂技他熟悉了许多,细藤状的蓝银草释放后,并没有迎向对手,而是自行在他面前交织成一张不规则的大网,挡在身前不远处。
  
      如果李楚水继续前冲,那就会撞入这张网内。
  
      她似乎有些怯懦,前冲之势突然停顿了一下,四肢同时落地,没有出半点声音,身体向侧面跃起,看上去,试图要从侧面绕过来攻击唐舞麟。
  
      唐舞麟吃过被谢邂近身的亏,他很清楚,被这种敏攻系战魂师靠近,以自己的度,根本防不住对方的攻击。因此,赶忙转身,调动蓝银草继续保持着刚才的状态,等对方撞入网中。
  
      李楚水不断地变换方位,试图寻找破绽,唐舞麟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她,不急不躁的等待着。他相信,同样是释放武魂,对方一直高移动,自己只是等待,消耗一定比她少。
  
      在自己对蓝银草控制还不够好的情况下,以静制动是最好的选择。
  
      一边不断的变换方位,唐舞麟也在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蓝银草大网,让它变得越来越规整,将有可能出现的破绽完全弥补。
  
      那一根根蓝银草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唐舞麟无意中现,在自己掌心处的蓝银草根部,有一道道金色细线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