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9章 东林书院

第9章 东林书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子机枪手的钢盔后面溅起一大团血雾,遂即歪倒一侧。【△網WwW.】
  
  下一刻,刚刚还在猛烈喷吐火力的歪把子便立刻歇菜了。
  
  歪把子一歇,徐锐便立刻从藏身的弹坑里跳起,一边大步流星往前冲,一边熟练的拉开枪栓,铮的一声,一发滚汤的弹壳便从枪膛里抛出,徐锐又迅速合上枪栓,将一发子弹推进枪膛,然后也不瞄准,抬手就又扣下了扳机。
  
  又一发6。5mm口径的尖头铜芯弹高速旋转着,呼啸而出。
  
  鬼子的副射手才刚刚推开被爆头的射手,便又被徐锐一枪爆头,兵王就是兵王,这枪法这准头,真不是吹的。
  
  “杀杀杀……”
  
  “干死小日本!”
  
  “****的小鬼子,去死吧!”
  
  “丢雷老母,跟小鬼子拼了!”
  
  看到徐锐带头冲锋,二十来个残兵便立刻从藏身的废墟里猛然跃起,一个个端着上好了刺刀的三八大盖,跟在徐锐身后,嗷嗷叫着往前冲锋。
  
  看到国*军发起了决死冲锋,缩在街垒后面的鬼子少尉便立刻扬起军刀,向着徐锐他们这边猛的一挥,然后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杀改改,呃……”
  
  然而才吼了半声,鬼子少尉的脑后便猛的腾起一篷血雾,怒吼声也嘎然而止。
  
  开枪的是被徐锐留在原地监视鬼子的老兵,老兵从藏身的民房顶上跪坐起身,一枪就打爆了鬼子少尉的脑袋,然后熟练的拉栓退壳再推弹上膛,又一枪精准的命中了另一个鬼子机枪手的眉头,鬼子的两挺机枪顷刻间全部歇菜。
  
  看到徐锐带着二十来个残兵发起冲锋,躲在右边废墟里的那十几个残兵便也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冲锋,不到七八秒钟,两拨残兵便已经迫近到了两个环形街垒前面,剩下的七八个鬼子也是凶悍,毫不犹豫的端着刺刀发起反冲锋。
  
  杨大虎端着刺刀,嗷嗷叫着扑向了一个鬼子军曹。
  
  鬼子军曹低着头,端着刺刀默不做声的迎了上来。
  
  眨眼之间,两人就像两头暴怒的公牛猛的撞在了一起,两人手中的刺刀也毫无花巧的进行了一次撞击,只是一个回合,杨大虎就知道遇到了劲敌,眼前这个鬼子军曹看起来身量不高,双腿也有些罗圈,力量却是极大,拼刺技术更是极高。
  
  鬼子军曹也从刚才的碰撞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优势,跟着就是一记冲撞,一下就把杨大虎撞翻在地,然后纵身一扑,整个人都压到杨大虎身上,因为双方贴得太近,步枪加刺刀就显得有些长,反而不如用手更干脆。
  
  那个鬼子军曹便扔了步枪,叉开十指掐住杨大虎咽喉。
  
  杨大虎伸手抓住鬼子军曹的双手,奋力的往旁边掰扯,却根本就掰扯不开,仅只片刻功夫,杨大虎便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双手也开始变无力。
  
  就在杨大虎自忖必死之际,一截滴血的刀尖却骤然从鬼子军曹的颈部穿出。
  
  颈部被刺穿,气管被切断,那鬼子军曹的意识顷刻间陷于停滞,掐住杨大虎咽喉的双手也顷刻变得无力,杨大虎终于扳开鬼子军曹的大手,然后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再抬头看时却发现救了他一命的竟是徐锐。【△網WwW.】
  
  “蠢货。”徐锐在杨大虎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道,“记住了,不要跟比你强壮的对手比拼蛮力,要学会用巧,用技巧。”
  
  “技巧?”杨大虎闻言茫然。
  
  “没学过格斗?”徐锐问道。
  
  “没有。”杨大虎继续茫然摇头。
  
  “等干死小鬼子,回头我教你。”徐锐说完又是反手一刀,手中滴血的刺刀便又扎进了另一个鬼子兵的咽喉,那鬼子兵的目光便猛的一滞,徐锐再呲的一声拔刀,一股鲜血便如利箭一般从鬼子兵的咽喉部位飙出来,然后整个人缓缓歪倒在地。
  
  杨大虎再环顾四周时,只见刚才的七八个鬼子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之中,两拨国*军残兵则已经会合一处,正用手中的刺刀疯狂的捅刺着地上的鬼子兵,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每个鬼子身上都留下了几十个透明窟窿。
  
  太憋屈了,之前的仗打得真是太憋屈了。
  
  现在逮着了机会,*****残兵们还不得疯狂的发泄心中情绪?
  
  徐锐任由残兵们发泄了两分钟,然后才大声喝止:“够了,对着几具尸体逞威风算什么好汉?赶紧的,打扫战场准备转移!”
  
  两拨残兵这才停止了疯狂的举动,开始打扫战场。
  
  林风将另一股残兵中军衔最高的少尉叫到了面前,问道:“你们是哪个团的?”
  
  少尉答道:“报告参座,我们是三团的。”
  
  “三团,你们团长呢?”
  
  “我们团座被炸死了,营座也殉国了。”
  
  “你们团剩下的弟兄呢。”林风又问道。
  
  “不知道,全都打散了,不过还有好多弟兄被困在城里,没突出来。”
  
  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林风便对徐锐说:“徐兄,现在怎么办?回去接应各个主力团的残部,还是去东林书院等他们?”
  
  东林书院,是暂编七十九师的临时收容点。
  
  按照战时条令,每个部队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个最坏的打算就是,万一部队被打垮,就必须设立临时的收容点来收拢残兵,同时储备必要的军需物资,以重新武装收拢的残兵,不过以独立九十九师的条件,要在临时收容点储备军需物资是不用想了。
  
  徐锐略一沉吟后说道:“去东林书院!”
  
  不出意外的话,鬼子的主力定然已被吸引到了市中心,各个街区的扫荡力量已经极其薄弱,否则这一路上遇到的鬼子不会这么少,还有这个路口,也不会只有区区一个班的鬼子驻守,这足以说明鬼子的兵力已经被调走了。
  
  徐锐有理由相信,眼前这十几个残兵都可以突围出来,相信其余的残兵也定然可以突围出来,所以回去接应大可不必,去东林书院等着他们就是。
  
  (分割线)
  
  得到兵力加强的秋田大队很快就开进了无锡市中心。
  
  在接下来的两小时内,秋田大队几乎将无锡市中心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任何一支成建制的中国*军队,不要说是团建制,就连班建制的中国*军队也没有找到,困惑之余,秋田少佐赶紧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指挥部。
  
  小林次郎又赶紧将秋田大队反馈回来的情况报告给立花幸次。
  
  “纳尼?”立花幸次难以置信的看着小林次郎,沉声道,“不见了?”
  
  “哈依。”小林次郎重重鞠首,神情苦涩的说道,“联队长,说起来的确很难以置信,但是这支中国*军队的确消失不见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立花幸次低吼着说,“小林桑,这不是区区三五个残兵,也不是只有十几二十来人的小部队,而是至少两个营,将近千人,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难不成中国人个个都是神仙,都会上天入地不成?”
  
  “上天入地?”小林次郎闻言忽然心头一动。
  
  人就是这样,一旦进入到某种思维误区,就很难再走出来。
  
  “联队长,你曾经在陆军部工作,想必应该听说过锡澄线。”小林次郎自动开始为他的推断进行脑补,接着说道,“锡澄线和吴福线,是国民政府斥巨资打造的两条国防工事,而无锡,就是锡澄线的起点。”
  
  立花幸次霍然回头,沉声道:“小林桑,你的意思是说……”
  
  “哈依。”小林次郎重重鞠首,又说道,“我怀疑无锡市中心有地道与城外的国防工事相连通,甚至于,中国人可能直接将工事修进了无锡市中心,之前在市中心伏击皇军的中国*军队,很可能已经退入坑道之中了。”
  
  “八嘎!”立花幸次气得一下脱下军帽,重重掼在地上。
  
  小林次郎又说道:“联队长,如果真如我们所猜想的这样,中国人将地道工事修到了无锡市中心,那么清剿起来就难了。”
  
  立花幸次狞声说:“再难也要清剿!”
  
  “哈依!”小林次郎无言以对,只能够鞠首表示赞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通讯参谋忽然拿着电报走进来,报告说:“联队长,刚刚接到派谴军司令部的电报,亲王殿下已经决定提前动身前来无锡,而且电报上还说,亲王殿下已经从上海动身了,他所乘坐的专列将会在明天天亮前抵达无锡火车站。”
  
  “纳尼?亲王殿下已经动身了?”立花幸次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小林次郎闻言却是苦笑不已,亲王殿下难道不知道,他的到来,将会给前线的作战部队带来极大困扰?因为作战部队必须抽调足够的兵力保证他的安全,如此一来,势必会严重影响到作战行动,这些个皇室子弟,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立花幸次略一沉吟,便走到刀架上拿起了御赐军刀。
  
  小林次郎神情一凛,急问道:“联队长,你这是要干吗?”
  
  立花幸次将军刀系到腰间武装带上,一边恶狠狠的说道:“秋田这个蠢货,就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必须亲自去一趟市中心,在太阳下山前,必须将隐藏在无锡市中心的中国*军队解决掉,小林桑,指挥部就交给你了。”
  
  小林次郎急忙说道:“联队长,还是我去吧?”
  
  “不。”立花幸次断然道,“我亲自去。”
  
  说完,立花幸次便挎着军刀扬长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