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6章 拿下

第16章 拿下

转眼之间,二十来个鬼子就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鬼子司令部的大门口也被暂编七十九师的残兵拿下了。
  
      胜利来得比想象中更轻松。
  
      尽管,这只是暂时的胜利。
  
      杨大树还有一路跟着徐锐从无锡市中心突围出来的二十来个残兵还好,因为他们早就已经见识过了徐锐那逆天的本事,所以并不怎么感到惊讶,而另外的三十多个残兵却震惊得连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尤其是跟徐锐顶牛的那几个刺头,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丢雷老母,将近半个小队二十来个鬼子,其中还有一个中佐、一个少佐外加几个大尉少尉,就这么半袋烟的功夫,竟然就全部干掉了?我丢,这哪是什么打仗,简直就是屠杀,小鬼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经打了?
  
      徐锐拉开枪栓,重新往枪膛里压满子弹,然后端着刺刀就往里面冲。
  
      可是往前冲了没几步,徐锐便感到不对,急回头看时,发现足足有一多半的残兵还站在那发愣,徐锐便立刻火了,又折回来大声吼道:“他娘的,一个个的还愣着做什么,冲,赶紧跟老子冲啊!”
  
      那三十来个残兵这才如梦方醒,赶紧跟着徐锐往里冲。
  
      冲进鬼子司令部的大门,迎面就是一排排的野战帐篷,以中间通道为中轴线展开,徐锐原以为接下来定然会有一场恶战,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全军覆灭的心理准备,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他大跌眼镜。
  
      一路往里冲杀,竟没有遭遇太激烈的抵抗。
  
      鬼子司令部的守备远比徐锐预想的更空虚。
  
      直到接近司令部的中心,才终于遭到了真正意义的抵抗。
  
      大约两个班的鬼子,还有十几个手持王八盒子的鬼子军官,占住前方一顶大型帐篷以及两侧的两顶小型帐篷,正负隅顽抗。
  
      “机枪,机枪!”徐锐不想在这里耗太多时间,回头大吼。
  
      “来了,机枪来了!”杨大树和另外三个残兵抬着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兴冲冲的跑了过来,一边献宝似的叫道,“徐长官,看我找到了个啥?”
  
      徐锐却是哂然,不过是一挺九二式重机枪而已,至于兴奋成这样?
  
      当下徐锐伸手一指前方的三顶帐篷,厉声大吼:“听着,不要给我节省子弹,给老子把里面的小鬼子全部打成筛子!”
  
      “是,把小鬼子全打成筛子!”杨大树一拧身,把九二式重机枪往地上一放,一个残兵便立刻从弹药箱里拿出二十发的弹板插进了枪机里,杨大树一蹲身,再摁下按钮,九二式重机枪便立刻“噗噗噗噗”的吼起来。
  
      一霎那间,密集的子弹便跟密点似的扫射过去。
  
      杨大树一口气打掉了十条弹板,打得九二式重机枪枪管直冒烟。
  
      今天之前,杨大树从未像这样打过机枪,今天算是过足了瘾了。
  
      躲在三顶帐篷里的几十个鬼子兵、鬼子军官却倒了八辈子血霉,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藏身地,顷刻间连同帐篷被扫射成了筛子。
  
      十条弹板打完,徐锐才大声喊停。
  
      重机枪声一停,战场便立刻安静下来。
  
      徐锐再端着步枪上前,用刺刀挑开了帐篷门帘,在挑开帐帘的同时,徐锐熟练的一个侧身滑步,以防有幸存的鬼子偷袭。
  
      不过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躲在帐篷里的十几个鬼子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只有一个鬼子少尉挣扎着起身,试图举枪射击。
  
      但是徐锐又岂会让他如愿,只一个跨步,徐锐便冲进帐篷,然后照着那个鬼子少尉的咽喉就是一刺刀,锋利的刺刀瞬间刺穿了鬼子少尉的咽喉。
  
      鬼子少尉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两下,很快就没动静了。
  
      徐锐再环顾四周,只见帐篷中央放了一张帆布桌子,桌上摆着一张地图,地图上标注的赫然是整个华东战场的敌我态势图,显然,这里定然就是小鬼子的指挥部了,否则不可能有如此机密的军事地图。
  
      在帆布桌的两侧,倒卧着几个身穿将校呢的鬼子军官。
  
      按照日军的惯例,步兵联队长一般都由大佐军官担任,鲜少有例外,徐锐刚想找找这几个鬼子军官里是否有大佐军衔,帐篷后面却冷不丁响起了杨大树的怪叫:“丢雷老母,发财了,长官我们发财了!”
  
      当下徐锐便顾不上找小鬼子的联队长,匆匆冲出了帐篷。
  
      徐锐也没有想到,在这三顶帐篷的后方竟然就是鬼子的露天军火库,临时清出来充当仓库的空地上码放着一堆堆的物资,堆得就跟小山似的,上面覆盖着帆布,却不知道底下的究竟是什么物资,被服?还是军火?或者更宝贵的药品?
  
      看到这堆积如山的物资,徐锐的眼睛也立刻亮了起来。
  
      战争年代,什么最紧缺,物资最紧缺,尤其是军需物资!
  
      徐锐之所以要打鬼子司令部,其目的无非两个:其一是通过一场针锋相对的胜仗,恢复暂编七十九师的士气;其二就是为了掠夺物资,尤其是军火,否则四百多残兵既没有武器更没有弹药,拿什么突出重围?
  
      “哈哈哈,长官,我们发了!”杨大树大笑着,扑向其中一堆物资。
  
      就在这时,那堆物资后面忽然冒出一个鬼子,对着杨大树就是一枪。
  
      杨大树猝不及防,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脸颊掠过,顿时拉出一条血槽,这厮也是命大,子弹要是左偏两寸,他就被爆头了。
  
      “小鬼子,我入你祖宗!”杨大树死里逃生,顷刻间恼羞成怒,从身后一个残兵劈手夺过一挺歪把子,对着帆布覆盖的物资堆一通扫射,覆盖物资的帆布顷刻间就被打出几十个弹孔,躲在物资堆后面的那个鬼子也被打成了筛子。
  
      鬼子身上溅射出的血迹喷射到帆布上,顷刻洇红了帆布的青色。
  
      “杨大树,给我悠着点!”徐锐端着三八大盖过来,厉声制止,“这里头放的可能是炸弹,一旦殉爆,大伙都完蛋!”
  
      杨大树这才松开了机枪的枪机。
  
      “散开,搜索残敌,尽量用刺刀解决!”徐锐一声令下,身后的几十号残兵便呼啦啦散开,端着刺刀开始四下搜索。
  
      片刻之后,整个仓库几十堆物资搜完,却再没有发现一个鬼子。
  
      徐锐这才放下心来,令老兵带着几个残兵散到四周,负责警戒,然后大步走向其中一堆物资,用刺刀挑开物资上覆盖的青色帆布。
  
      杨大树和四五十号残兵便立刻围上来。
  
      帆布掀开来之后,底下却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木箱。
  
      徐锐用刺刀撬开其中一口木箱,里面装的却是皮靴。
  
      “我丢,是皮靴!”杨大树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然后把手中枪一扔,就从箱子里面抓起一双皮靴,再脱掉自己脚上那双已经破到露出大脚趾的胶底鞋,兴冲冲试穿起来,发现不合脚,果断又换了一双大的。
  
      徐锐又撬开另一口木箱,里面装的却全是棉大衣。
  
      “丢雷老母,棉大衣!”杨大树见了越发兴奋的大叫起来,兴冲冲的扑过来,不由分说抢了一件棉大衣套在身上。
  
      其余四五十个残兵见状,哪里还按捺得住,当下便一涌而上,七手八脚的争抢皮靴还有大衣,看着残兵们在那里争抢皮靴还有棉大衣,徐锐却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什么样的部队战斗力才强,骄兵悍将的战斗力最强!
  
      这时候,林风也带着大队人马气喘吁吁的赶到了。
  
      当林风第一个冲进仓库,所看到的都是堆积如山的军需物资。
  
      这些物资有皮靴、棉衣,有药品,不过更多的却是武器弹药!
  
      整箱整箱的手雷,簇新簇新的三八大盖,数不清的铜芯子弹,甚至还有未开封的轻重机枪,连枪管上的机油都还没有擦掉呢,林风大约模的估算了一下,这些武器弹药用来武装一个加强团都绰绰有余。
  
      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联队军火库。
  
      林风心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上海派谴军设在无锡的物资转运中心,这批军火应该是为前线正向南京推进的上海派谴军主力准备的,只是还没来得及送往前线,暂编七十九师这回算是捡着了!
  
      “我的天,老天……”林风看着堆积如山的军需物资,已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此时此刻他的激动的心情了。
  
      跟着林风一起到来的四百多号残兵也一个个两眼放光,兴奋不已。
  
      “死铲,小鬼子的司令部这就给拿下了?”
  
      “老天,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老七你掐我一下。”
  
      “我丢,这下咱们暂编七十九师发大了,哈哈哈。”
  
      “这挺野鸡脖子是老子的,谁都不准跟老子抢,不然老子跟他急!”
  
      “迫击炮,我要这门迫击炮,哈哈,老子终于可以干回老本行了!”
  
      片刻的震惊过后,四百多号残兵便呼啦啦的散开,开始哄抢军需物资。
  
      其实根本就用不着抢,因为仓库里的军需物资足够武装一个团都有余,武装暂编七十九师的区区四百多残兵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不到片刻,暂编七十九师的四百多残兵就从内到外换了个样。
  
      破到掉底的胶鞋或者布鞋全换成了清一色的皮靴,单薄的卡其布军装外面也套上了清一色的军棉大衣,还有腰间、手上也是一色的日式军械,不知道的,肯定以为这是一伙鬼子而不会相信他们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