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7章 以牙还牙

第17章 以牙还牙

杨大树抱着一门簇新的迫击炮走过来,笑着对徐锐说:“长官,这仗打得太他*妈*的痛快了,这可是司令部,小鬼子的联队司令部,说拿下居然真就拿下了,丢雷老母,老子从军十年,就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痛快的仗,哈哈!痛快,太他*妈*的痛快了!”
  
      “就是,这仗太他妈*的痛快了。”
  
      “没的说,咱老猫算是彻底服了。”
  
      “徐长官,就没见过比你更会打仗的军官!”
  
      “徐长官,咱们要能早几月跟着你打鬼子,那该多好?”
  
      跟着杨大树聚拢过来的十几个残兵也纷纷点头附和,这仗打得,伤亡小不说,还打掉了小鬼子的司令部,缴获的军需物资、武器弹药更是足够武装一个加强团,敞亮,实在是太敞亮了,就没有打过比这更敞亮的仗。
  
      徐锐却嘿然一笑,说道:“这算啥?只要跟着我,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那是,徐长官的能耐没的说。”杨大树不住的点头,又说道,“跟着徐长官,就只有占小鬼子便宜,绝对吃不了亏!”
  
      说话间,杨大树俨然已经把徐锐当成了真正的长官。
  
      其余十几个残兵也纷纷点头附和,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经过之前的突围战,以及这一次奇袭小鬼子的司令部,徐锐已经在暂编七十九师的残兵当中竖立起绝对的权威。
  
      当兵的就是这脾气,简单、率性,只要你有本事,能够带着他们打胜仗,他们就会信你服你,反之,如果你没有本事,不能带着他们打胜仗,你就是从中央军校或者陆军大学毕业的老蒋门生,这些大头兵也不会鸟你。
  
      事实上,不要说大头兵了,就连林风这个暂编七十九师的参谋长,也开始打心底里认同徐锐的权威,凭心而论,像徐锐这样既善于单兵作战,又善于指挥的指挥官,真是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林风真心希望暂编七十九师能够有徐锐这样的最高长官!
  
      当然了,这只是希望而已,林风很清楚徐锐不可能成为暂编七十九师师长,因为军政部不可能把暂编七十九师交给一个连底细都不清不楚的归国华桥,这不符合条令,更不符合情理,军政部最多让徐锐当个少校参谋。
  
      不过这都是将来突围之后的事情。
  
      至于现在,林风并不介意把指挥权交给徐锐,事急从权嘛。
  
      林风正要询问徐锐接下来怎么办,负责警戒的老兵忽然回来报告:“参座,徐长官,无锡城内的小鬼子回援了!”
  
      “小鬼子反应还挺快。”林风脸色一变,说道。
  
      小鬼子司令部这么大的动静,无锡城内的鬼子当然会回援,林风只是没想到,鬼子这么快就能完成集结,并且迅速开拔!林风却不知道,并不是鬼子的反应真有这么快,而是立花幸次原本就准备回司令部,只是赶上了。
  
      “走,看看去。”徐锐当即带着林风、杨大树等几个军官,跟着老兵直奔鬼子司令部靠西侧的了望哨而来。
  
      上到岗楼,不用望远镜,仅用肉眼就能看到一支车队正从无锡城内开出来。
  
      “一、二、三……十二,还有,后面还有!”林风倒吸了一口气凉气,说道,“这次真是好险,如果鬼子的战车没有被调走,光是这一个战车中队就够我们撞个粉身碎骨,小鬼子还真是奢侈,一个联队就配了整整一个战车中队!”
  
      徐锐却嘿然说道:“如果?战场上从来就没有如果这一说。”
  
      “也对,战场上没有如果,我们赢了就是赢了。”林风点点头,又道,“老徐,我们战前制定的目标已经达成,暂编七十九师全体将士的精神面貌相比战前已经截然不同,武器装备更是比战前还要精良,现在是不是应该趁夜转移了?”
  
      “转移?”杨大树失声道,“剩下那么多武器装备怎么处理?”
  
      “全部都炸了。”林风不假思索的道,“一根毛都不能留给小鬼子。”
  
      “炸了?”杨大树大叫道,“多好的装备啊,炸了多可惜?不如藏起来吧,等以后我们缺装备时再回来取,该有多好?”
  
      “你想得倒美,藏哪里去?”
  
      “可以挖坑啊,挖几个大坑把武器埋起来啊。”
  
      “问题是我们现在根本没时间,鬼子说话就到了。”林风说完,又回头对徐锐说,“老徐你就不要再犹豫了,赶紧下命令吧。”
  
      “行,那就撤。”徐锐也必须承认,面对鬼子一整个战车中队,外加协同作战的鬼子步兵,就凭暂编七十九师仅存的这点兵力,当真是一点机会儿都没有,当下点了点头,同意了林风的建议,“带不走的武器装备,全部都炸掉!”
  
      说完了,徐锐转身就走,然而,就在他转过身的瞬间,眼角余光却看到了设在鬼子司令部附近的炮兵阵地,夜幕下,只见十几尊野炮还有步兵炮一字排开,黑洞洞的炮管笔直的指向无锡城区,仿佛择人而噬的怪兽。
  
      下一刻,徐锐刚刚迈出去的右脚便顿在了空中。
  
      林风一个收脚不住,险些一头撞在徐锐的背上。
  
      “咋了,老徐?”林风讶然问,“怎么不走了?”
  
      “嘿嘿,哈哈。”徐锐却忽然怪笑起来,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这茬?”林风被徐锐闹了个满头雾水,很是茫然的看着徐锐,问道,“哪茬?”
  
      徐锐狞笑着说:“老林,不用急着走了,想必这些天你们一定是吃够了小鬼子炮兵的苦头,我说的没错吧?”
  
      “那还用你说?”林风苦笑说,“苦惨了。”
  
      徐锐便嘿然一笑,说道:“那么今天也该反过来让小鬼子尝尝挨炮击的滋味了,这就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炮击?”林风茫然道,“咱们又没有大炮。”
  
      “谁说我们没有炮兵?那不是!”徐锐伸手一指六点钟方向。
  
      林风顺着徐锐手指的方向一看,便看了设在鬼子司令部左近的炮兵阵地。
  
      徐锐又扭头冲杨大树厉声喝道:“杨大树,你马上去挑五十名老兵,等我命令!”
  
      “是!”杨大树才不管徐锐想要做什么,一听说徐锐要跟鬼子以牙还牙,整个人便立刻兴奋起来,转身就下了岗楼。
  
      杨大树对徐锐的本事已经近乎于迷信了。
  
      等徐锐回到鬼子指挥部,杨大树已经挑好五十名老兵,在那列队等着了。
  
      徐锐集中二十挺歪把子,让二十名老兵用武装带挂在脖子上充当冲锋枪,说道:“你们的任务是突破炮兵阵地外围,不要给我节省子弹,就一条,要用最残暴的机枪火力压得小鬼子连头都抬不起,直到距离鬼子阵地三十米为止!”
  
      “是!”二十名老兵挎着清一色的歪把子,轰然应诺。
  
      徐锐又给了另外三十名老兵每人十颗甜瓜手雷,说道:“机枪队会把你们送到三十米的距离,你们的任务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扔完全部十颗手雷,必须把鬼子的内圈防御炸开一个缺口,为突击队的决死冲锋扫清障碍!”
  
      “是!”三十名老兵胸前、腰间挎满手雷,大声应诺。
  
      徐锐又回头对身后站着的暂编3连连长李海说道:“暂编3连为突击队,你们连的任务也只有一个,当手雷队打开缺口后,跟着我冲进鬼子炮兵阵地,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鬼子的炮兵部队,夺取所有的鬼子火炮!记住,动作要快,不能给小鬼子留下反应的时间,否则,小鬼子反应过来之后,就会炸炮!”
  
      “是!”暂编3连长李海也轰然应诺。
  
      这家伙就是当初在东林书院跟徐锐顶牛的那个残兵。
  
      “行动吧!”徐锐一挥手,一百多名残兵便转身汹涌而去。
  
      林风这才上前来,问道:“老徐,真要打鬼子的炮兵阵地?”
  
      “这还有假?”徐锐道,“我说以牙还牙,就必须以牙还牙!”
  
      林风急道:“可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等我们拿下炮兵阵地,从无锡城内回援的鬼子就已经赶到了,到时候我们就会腹背受敌,进退维谷!”
  
      “不会!”徐锐大手一挥,很是霸气侧漏的说道,“最多五分钟,我们就能拿下鬼子的炮兵阵地,夺得所有火炮!”
  
      “五分钟?”林风瞠目结舌的看着徐锐,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鬼子炮兵阵地上的火炮足有十几门之多,按照鬼子的炮兵编制,这至少得一个大队,一个炮兵大队光是人员就有六百余人,其中还包括一个担负警备任务的步兵中队,就凭暂编七十九师这么点人手,居然也敢说在五分钟之内解决对手?
  
      “对,五分钟!”徐锐却极其笃定的说道,“五分钟内一准拿下!”
  
      徐锐却有着自己的判断,从小鬼子司令部的极度空虚,徐锐敏锐的意识到,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也定然是同样的空虚,担负警备任务的步兵中队绝对已经被调到了城内,否则司令部这么大动静,炮兵阵地的鬼子怎么可能不增援?
  
      失去了步兵中队保护,小鬼子的炮兵就是一群绵羊!
  
      只要突破了外围防御,只要突击队突入到炮兵阵地,这一仗也就结束了!还有一溜十几门野战榴弹炮也就成了暂编七十九师的大炮了。
  
      徐锐转过身扬长去了,林风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冲着徐锐背影大喊:“老徐,那我应该干些啥?”
  
      徐锐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派人去把前面的桥给炸了,阻挡一下鬼子战车,然后带着暂编1连、暂编连把武器装备给藏起来。”
  
      “是!”林风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