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20章 炸惨了

第20章 炸惨了

立花幸次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骇然之色。
  
      此时此刻,他的战车中队以及随后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距离炮兵阵地只有不到一千米的距离,这么近的距离,立花幸次非常清楚,将意味着什么?更要命的是,此时他的战车中队和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都保持着行军队形,根本没有展开!
  
      这个时候,夺取了炮兵阵地的中国军队只需要几轮炮击,就能重创他的战车中队以及随后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
  
      炮兵之所以被冠之以战争之神的美誉,不是没有原因的!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日军之所以能对****呈现出碾压之势,一路势如破竹打到无锡沿线,炮兵发挥了极大作用。
  
      在立花幸次骇然的眼神注视之下,第一排炮弹呼啸而至。
  
      “轰轰轰轰轰轰轰……”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猛烈爆炸。
  
      巨大的烟尘、浓烈的硝烟还有翻卷的烈焰顷刻间就将鬼子的整个战车中队以及随后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吞噬掉。
  
      “联队长小心!”勤务兵一个前扑,将立花幸次扑倒在地。
  
      下一霎那,巨大的爆炸猛然侵入立花幸次的耳朵,宛如在他的耳边炸响一记惊雷,直把他震得头晕目眩,那巨大的冲击波,更险些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震出来,爆炸声响过后,立花幸次耳畔便只剩下嗡嗡嗡的轰鸣,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好半晌之后,立花幸次才吃力的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勤务兵,摇摇晃晃的坐起身来,急定睛看时,只见他的勤务兵已经被炸死,一块巨大的弹片将他的脑袋削掉了一大半,颅腔里的脑组织呈放射状喷溅得满地都是。
  
      再环顾四周,离他不到十米开外,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侧翻在地,整个坦克从炮塔根部被完全撕开,还有袅袅青烟正从车厢里冒出,一个士兵正啊啊惨叫着,往外面爬,立花幸次注意到,那个士兵的半个身体已完全被烧焦,明显活不成了。
  
      再茫然转头,一个巨大的弹坑便出现在立花幸次的面前。
  
      这个弹坑少说也有二十米宽,一米多深,坑内一片焦黑,好几截焦炭似的物体正袅袅冒着青烟,空气里更弥漫着焦臭味,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人体,都是被烧焦的人体!立花幸次的胃里便猛然间涌起一股烦恶感,翻身伏地干呃起来。
  
      可这一回头,立花幸次却又看到了一颗眉目狰狞的头颅!
  
      这颗头颅切口平整,且没有烧灼的痕迹,明显是让高速飞行的弹片给削下的,甚至连表情都还保持着生前最后的恐惧色,是的恐惧,立花幸次从这个阵亡士兵的表情里,看到了浓浓的恐惧之色,显然,他不想死。
  
      “医护兵,救命,请救救我……”
  
      一阵微弱的求救声忽然传来,立花幸次闻声回头,然后就看到一个几乎全身都被烧灼成焦炭的士兵挣扎着从那个巨大的弹坑往上爬。
  
      那个士兵也看到了立花幸次,招手说道:“联队长,救救我……”
  
      立花幸次便赶紧冲过来,拽住那士兵的双手往上拉,为了把那个士兵拽上来,立花幸次可是使足了劲,结果,却居然一下拽了个空,摔倒在地,立花幸次心头吃了一惊,急低头看时,却看到被他拽上来的士兵居然只剩半截,腰部以下却不见了。
  
      “联队长,谢谢,谢谢……”士兵冲着立花幸次露出一抹微笑,旋即头一歪,再没有什么声息。
  
      “八嘎,八嘎,八嘎牙鲁。”立花幸次便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暴怒,该死的,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大日本皇军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立花幸次完全失去了理智,挥舞着军刀声嘶力竭的仰天咆哮,“命令,进攻……轰轰轰轰!”
  
      下一刻,又一排炮弹吱吱尖啸着飞过来,旋即轰然爆炸。
  
      “联队长,小心!”秋田少佐从满目疮痍的战场上找到立花幸次,看到立花幸次居然站在爆炸团当中,不躲也不闪,当时就吓了一跳,赶紧冲上来将立花幸次扑倒在地,几乎是在两人刚刚倒地的瞬间,一发炮弹便轰然炸开了。
  
      这一回,立花幸次直接被地面传导过来的冲击波给震得晕死过去。
  
      “联队长?联队长?”秋田少佐伸手探了探立花幸次的鼻息,发现还有气,便赶紧又爬起身来大吼道,“来人,快来人,把联队长抬下去!”
  
      两个勤务兵便冒着炮火冲上来,把立花幸次抬了下去。
  
      秋田少佐又从地上捡起立花幸次的军刀,然后挥舞着军刀厉声大吼:“撤退,赶紧撤回市区!撤回市区,撤回市区……”
  
      (分割线)
  
      林风兴忡忡的走了过来,说:“老徐,小鬼子撤了。”
  
      徐锐举起望远镜察看时,果然看到鬼子的车队以及步兵都开始在后撤。
  
      小鬼子倒也不傻,知道在桥梁被炸断,进攻无望的前提下,再留在无遮无掩的野外,只会成为暂编七十九师残兵练习打炮的靶子。
  
      当下林风又问道:“老徐,小鬼子撤了,咱们是不是也该趁天还没亮,赶紧转移?”
  
      “不急,离天亮还早着呢。”徐锐说完了,又扭头大吼道,“弟兄们,将射角摇高,继续延伸射击,这几天大伙吃够了鬼子炮兵的苦头,今天,也要反过来让小鬼子尝尝厉害,都不要给我节省炮弹,全部打光,统统打光!”
  
      “是!”一众残兵轰然回应,纷纷开始摇高射角。
  
      还别说,实践出真知这话还真是真理,这群残兵才打了十几炮,一个个的就都已经挺像那么回事了,这却比课堂上学几个月的炮兵理论要强得多了。
  
      暂编七十九师残部这边打炮打得爽了,小鬼子那边可被炸惨了。
  
      立花联队的炮兵大队装备有十二门75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四门70mm口径的九二步兵炮,外加两门150mm口径的中迫击炮,足足十八门火炮同时发炮,将成吨成吨的弹药倾泄到鬼子的战车还有步兵头上,怎一个惨字了得?
  
      就是暂编七十九师的残兵以前没有干过炮兵,所以射速不快。
  
      否则,鬼子的战车中队还有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真可能交待。
  
      但既便是这样,鬼子的战车中队和跟进的三个步兵中队也遭到了重创。
  
      鬼子的三个步兵中队还算好,除了第一轮炮击因为猝不及防,遭受较大伤亡之外,后面秋田少佐下令之后,鬼子的步兵便立刻四散开来,以最快的速度撤回市区,所以并没有遭受太大损失,但鬼子的战车就惨了。
  
      鬼子的战车中队有十几辆战车或者坦克,糟糕的道路严重限制了它们的移动速度,再加上炮击所造成的混乱,以及爆炸产生的硝烟、烟尘以及强光对战车驾驶员视线的影响,使得战车中队的十几辆坦克、战车更加寸步难行。
  
      秋田少佐躲在市区边缘的一栋五层大楼,眼睁睁的看着战车中队的十几辆坦克、战车被一一摧毁,咬都咬碎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立花幸次幽幽醒转。
  
      这半个小时,中国军队的炮击就没停过。
  
      把个秋田少佐恨得,他们平时一次炮击顶多十分钟,中国人还真阔绰。
  
      不过这又能怪谁呢?原本就是日军的炮弹,中国人又怎么可能会节省?
  
      刚醒转的立花幸次正好目睹了最后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被摧毁的画面,说起来,这辆轻型坦克也真是够倒霉的,好不容易才冲出了战团,眼看着就能撤回市区了,结果又一发大口径高爆弹从天而降,直接就把它炸成了一团废铁。
  
      坦克号称战争之王,可是遇到了火炮这个战争之神,却同样招架不住。
  
      看着已经被烈焰彻底吞噬的九五式轻型坦克,立花幸次的脸肌抽搐了两下,回过头问秋田少佐道:“秋田桑,战损情况如何?”
  
      秋田少佐猛的顿首,沉痛的说道:“联队长,三个步兵中队,阵亡十六人,重伤六十九人,其中有三十一人需要做截肢手术,既便是伤愈之后也不可能再归队,此外,战车中队全军覆灭了,十八辆坦克、战车均被毁。”
  
      “八嘎,八嘎牙鲁!”立花幸次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秋田少佐又问立花幸次道:“联队长,要不要给步兵第1、第3大队发报,命令他们迂回两翼,配合我部夺回司令部?”
  
      “算了,不用了。”立花幸次摆了摆手,叹息着说,“眼下中国人夺取了炮兵阵地,拥有绝对优势的炮兵火力,而且我们还不知道中国人的确切兵力,如果强攻的话伤亡太大,还是等明天天亮,请方面军航空兵团战术指导。”
  
      “哈依。”秋田少佐重重顿首,又问道,“联队长,那师团部还有派谴军司令那里,又应该怎么报告?”
  
      “如实报告。”立花幸次的脸肌抽搐了两下,又道,“另外,再报告派谴军司令部,就说无锡战局有变,请亲王殿下取消行程,返回上海。”
  
      “哈依。”秋田少佐再次顿首,转身去了。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