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23章 惊天伏击

第23章 惊天伏击


  
      当专列的车头堪堪驶过爆点,徐锐便果断摁下了起爆器。
  
      下一霎那,专列车头以及首节车厢底下的铁轨上便猛的绽放出耀眼的强光,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地动山摇的震颤,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埋伏在两百米外,都被这巨大的爆炸还有强烈的冲击波给震得七荤八素。
  
      完全可以想象,处在爆炸中心的鬼子专列该会有多么悲惨?
  
      猛烈的爆炸中,亲王专列的车头还有第一节车厢直接就被炸得散架,整节车厢连同车厢里坐着的鬼子卫兵全都解体,飞上了半空,其中的一块钢块甚至翻滚着,飞越了几百米的虚空,咣当一声掉落在暂编七十九师阵地上,砸伤了一个残兵。
  
      耀眼的红光一闪即逝,紧接着便有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巨大的爆炸不仅炸毁了亲王专列的车头以及第一节车厢,更把将近五十米长的铁轨以及枕木炸得支离破碎。
  
      失去了铁轨的引导和支撑,亲王专列的后四节车厢便立刻脱轨,冲进了铁路两侧的野地里,好在这个年代的火车车速都不快,既便是亲王专列,也不过四五十公里的时速,所以既便脱轨也没有倾覆,更多的只是惊吓。
  
      (分割线)
  
      亲王专列上的鬼子的确被吓得不轻,包括伏见宫俊彦。
  
      伏见宫俊彦在京都时过惯了夜生活,每天不到凌晨两三点是绝不会上床睡觉的,到了中国之后这个习惯也是改不掉,当徐锐引爆炸弹之时,这小鬼子才刚躺下不到一小会,伏见宫俊彦才刚有了一点睡意,立刻就被巨大的爆炸声给惊醒了。
  
      “怎么回事?哪来的爆炸声?”伏见宫俊彦猛然起身,然而,不等他完全起身,整节车厢就猛的侧倾了过来,伏见宫俊彦毫无防备,整个身体立刻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之下,重重的撞上了车厢的右墙壁,脑袋正好撞中了壁灯,顷刻间磕破了额角。<>
  
      这还没有完,车厢侧倾之后又猛的变向,透过震碎的玻璃窗,伏见宫俊彦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车厢厢体与铁轨剧烈磨擦冒出的火花,他的身体也在惯性的作用下,贴着车厢光滑的墙壁滑向了前方,又重重的撞上了车厢前门。
  
      这一撞之后,脱轨的车厢终于静止下来。
  
      惊魂未定的伏见宫俊彦从车厢里坐起身,赶紧呼叫警卫人员。
  
      “亲王殿下,亲王殿下!”卫队长宫本义男大佐猛的撞开车门冲了进来,看到伏见宫俊彦脸上全是鲜血,便赶紧又回头呼叫医护兵,“医护兵,医护兵……”
  
      “先别管我,我没事儿。”伏见宫俊彦却一把推开宫本义男,厉声说道,“宫本桑,你快下车去看看,刚才的爆炸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依。”宫本义男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分割线)
  
      徐锐举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准前方冲进荒野的亲王专列。
  
      “都别开枪,等我命令!”徐锐压低声音,让身边的残兵沉住气。
  
      徐锐在南京军事学院深造期间,系统的学习过火力覆盖理论,知道第一波火力输出的杀伤效果最为显著,首波之后,后续火力输出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所以,第一波火力输出的时机选择就尤为考验指挥员的定力。
  
      片刻之后,便陆续有鬼子兵从脱轨的专列里下来。
  
      这些鬼子兵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炸得有些发懵,还是因为刚从日本来到中国战场,所以警惕性不是很高,下了专列之后竟然直愣愣站那里持枪警戒,有个二货少尉甚至还试图给自己手下的士兵进行整队,结果被另一个大尉扇了个大耳括子。<>
  
      不过这些鬼子兵的装束明显跟无锡的鬼子兵不太一样,尤其是他们手中的装备,竟然是一色的冲锋枪,此时的鬼子步兵,就连最精锐的近卫师团装备的也只是三八式步枪,显然这些鬼子就是伏见宫俊彦的卫队了。
  
      徐锐目测了下,从车厢里面下来的鬼子足有两个小队。
  
      按照留一半兵力在车内隐蔽,派出一半兵力在外警戒的原则,再算上被炸飞的首节车厢里的鬼子兵,徐锐迅速计算出伏见宫俊彦卫队的兵力规模,这鬼子亲王的卫队少说也拥有两个步兵中队,将近一个营的兵力!
  
      舔了舔嘴唇,徐锐眸子里掠过一抹冷厉之色。
  
      两个连对鬼子两个步兵中队,这将是一场空前惨烈的恶仗,搞不好这两个连的残兵都会全部交待在这里,但既便是这样,也绝不能退缩,只要能够干掉伏见宫俊彦,就是俩连的残兵全部拼光也值,搭上他徐锐也值了!
  
      当下车的鬼子超过两个小队,又一个鬼子军官下车。
  
      那鬼子下了车之后,周围的鬼子纷纷向他顿首致意,显然,这是个大官!
  
      这鬼子军官一挥手,四周的鬼子兵便立刻四散开来,开始向外搜索前进。
  
      等的就是你!徐锐嘴角霎那间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然后轻轻摁下扳机。
  
      幽暗的夜幕下顷刻响起叭的一声脆响,一发6。5mm口径的尖头铜芯弹高速旋转着,瞬间穿越两百米虚空,准确的命中那个鬼子军官的心脏部位,天黑,视线不够好,徐锐也不敢托大打对方的头部,射击躯干是最佳的选择。
  
      只听噗一声,那鬼子军官的背部猛的绽起一朵血花,整个人也往后便倒。
  
      徐锐的枪声就是命令,下一霎那,埋伏在左右两侧的残兵们便纷纷开火,超过二十挺轻重机枪外加两百条三八大盖猛烈开火,霎那间构织成一张密集的交叉火力网,将站在亲王专列两侧持枪警戒的一百多个鬼子吞噬。<>
  
      “打,给我狠狠的打,限你们十分钟内打完全部子弹!”徐锐一边开枪,一边大声下令。
  
      这次出击,徐锐的两个连足足携带了两个基数的弹药,然而,既便如此,徐锐也并不准备跟鬼子僵持,因为这次他们围住的可是鬼子的一个亲王,一旦消息传开了,周围的鬼子必定会疯狂增援,所以他们的时间不会太多。
  
      十分钟后,必须向亲王专列发起冲锋。
  
      (分割线)
  
      立花幸次被急促的脚步声从睡梦中惊醒。
  
      急翻身坐起,立花幸次便看到秋田少佐黑着脸掀开帐帘走了进来。
  
      “联队长!”秋田少佐猛的并腿立正,顿首说道,“刚刚接到派谴军司令部的急电,亲王殿下的专列在无锡以东二十里的包兴镇遭到不明武装的伏击,铁路被炸毁,亲王的专列也因为脱轨被困了,司令部命令我们火速增援!”
  
      “纳尼?”立花幸次顿时间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亲王专列在无锡以东二十里的包兴镇遭到伏击?这怎么可能?我们不是已经建议亲王殿下取消行程返回上海了么?亲王殿下的专列又怎会出现在包兴镇?”
  
      秋田少佐默然摇头,关于这点,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们提出建议后,派谴军司令部并没有再提出异议,就可以视为采纳了他们的建议,所以在亲王专列遇袭这件事情上面,他们并没有什么责任,但是让秋田少佐感到困惑的是,亲王殿下既然坚持行程,为什么就不事先告知他们一声呢?
  
      若是亲王殿下能提前告知,他们定然会事先做好铁路沿线的警戒工作。
  
      “八嘎牙鲁!”立花幸次恨恨的咒骂一声,厉声喝道,“秋田桑,立刻集结部队,全联队所有部队集合,火速增援包兴镇,快快快快!”
  
      “哈依!”秋田少佐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发生在包兴小镇的这一场惊天伏击,不仅惊动了小鬼子的整个上海派谴军,也惊动了潜伏在上海的复兴社特工。
  
      江南,复兴社上海站情报技术科的科长,第一时间得知了上海日军的异动。
  
      复兴社上海站站长李红松闻讯之后,第一时间赶回设在极司菲尔路十八号的本部,回到本部之后又直奔技术科而来。
  
      走进情报技术科的大门,李红松一眼就看到了亭亭玉立守在发报机旁的科长江南。
  
      从男人的角度,情报技术科科长江南无疑是个美人,而且还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江南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而且还有着傲人的身材,高挑又婀娜,一身碎花蓝底旗袍穿在别的女人身上可能平平无奇,可穿在江南身上却立刻显得明艳非凡。
  
      对于这个下属,李红松早就是垂涎三尺,不过他也只敢垂涎而已,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下属背景不凡,绝不是他区区一个复兴社上海站长所能够染指的。
  
      “江南,上海日军突然间这么大动静,究竟怎么回事?”李红松压下心中的欲念,走到江南身边低声问道。
  
      “还不能确定。”江南微微的蹙了下秀眉,又接着说道,“不过在截获的电文之中,日军反复提及一个地点,似乎那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哦?”李红松神情一振,问道,“什么地点?”
  
      “包兴!”江南说道,“日军反复提到了包兴镇。”
  
      “包兴?”李红松能成为复兴社上海站的站长,也是有原因的,至少他对上海、南京周边的地形非常熟悉,所以脑子里稍微过了一下便立刻找到了包兴镇,当下皱眉说道,“包兴是无锡以东二十里的一个小镇,这里能出什么大事?”
  
      江南摇头道:“目前还不得而知,还需继续监听。”
  
      李红松便道:“好,那你们技术科就继续监听日军的往来电文,一旦有什么发现,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江南便啪的挺身立正,向李红松敬礼。
  
      李红松贪婪的瞄了江南鼓鼓的胸脯一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