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52章 松花江上

第52章 松花江上

    十几个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几十米外缓缓逼了上来。
  
      “鬼子上来了,连长,连长……”何书崖本能的大喊连长,然后愣在那里。
  
      喊了两声之后,何书崖才反应过来,连长早就已经牺牲了,不仅仅是连长,他们整个连所有的弟兄都死了,就只有他一个活着。
  
      何书崖年轻的脸上浮起一抹绝望的木然。
  
      然后,何书崖纵身跳进战壕,抄起全连仅有的那挺仿捷克式轻机枪。
  
      “小鬼子,小爷跟你们拼了,拼了!”何书崖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手中的仿捷克式轻机枪也猛烈的开火。
  
      可是,往前逼进的十几个鬼子早已卧倒。
  
      子弹将阵地打得泥土四溅,却连小鬼子的毛都没有打着。
  
      “吱咻……轰!”一发50mm口径高爆弹从百米外吱吱尖啸着飞过来,又一头攒落在何书崖身边,轰然炸开。
  
      爆炸产生的气浪顷刻之间将何书崖掀翻在地,庆幸的是,何书崖只是被气浪掀翻,却并没有被榴弹的高能破片杀伤,所以,何书崖很快又翻身爬起,甩了甩脑袋,甩掉头上还有身上的砂土,何书崖又从焦土中刨出了那挺仿捷克。
  
      可遗憾的是,那挺仿捷克却让小鬼子的榴弹炸弯了枪管。
  
      何书崖扔下仿捷克,又抄起了旁边的一枝沈阳造仿毛瑟98步枪。
  
      这是沈阳兵工厂仿造的捷克毛瑟98/22步兵,也是东北军的标配步枪,何书崖举起步枪瞄准前方一个鬼子就扣下了扳机,然而步枪却发出喀嗒一声,并没有子弹从枪膛射出,打开枪栓一看,只见枪膛里空空如也。
  
      何书崖急扔掉步枪,冲到不远处又从一个已经阵亡的战友身下翻出另外一杆步枪,可是遗憾的是,那杆步枪仍然是空的。
  
      东北军自从进关的那一天起,就开过苦日子。
  
      西安事变之后,少帅被囚禁,东北军更成了没娘的孤儿,一应军需物资、武器弹药全都断了供给,直到淞沪会战爆发后,国民政府才给东北军补充了一丁点儿军需,然后就把他们赶到了淞沪战场上。
  
      可是几仗下来,那点可怜的军需早就见底了。
  
      “子弹,谁还有子弹,谁他娘的还有子弹?”何书崖连续找了几杆步枪,发现枪膛都是空的,再翻遍了战友身上的子弹袋,也都是瘪的,何书崖便颓然坐倒在战壕,仰天绝望的干嚎起来,“子弹,谁他娘的还有子弹,谁还有子弹……”
  
      没找到子弹,何书崖只找到了一颗手榴弹,就一颗。
  
      小鬼子却不会因为何书崖的绝望的哀嚎就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速度。
  
      不片刻,十几个鬼子便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上到了东北军残兵连的阵地。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十几个鬼子兵,何书崖反而不再哀嚎,悄悄将手榴弹藏进怀里。
  
      有个鬼子见何书崖将手伸进了怀里,还以为他想要掏手枪,当即便举起三八大盖准备射击,却被领头的军曹长给制止了。
  
      军曹长知道像这样的中国小兵是不可能佩戴手枪的。
  
      果然,当何书崖的右手再从怀里探出来时,手里却多了一具口琴。
  
      都到了这时候了,何书崖也是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何书崖完全无视周围虎视眈眈的十几个鬼子,将口琴送到了嘴边。
  
      然后,悠扬悦耳的口琴声便在密林之中响起,听着这优美的琴声,十几个鬼子兵便不约而同的将枪口放低,开始很认真的倾听。
  
      为首的鬼子军曹长也没制止的意思,反正这个中国小兵又跑不了。
  
      当曲子响起的那一刻,何书崖便完全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中,六年来为之魂牵梦萦的故乡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广茅无垠的松嫩平原,在他面前次第铺开,何书崖仿佛又闻到了大豆的芬芳,高梁的清香。
  
      热泪,便不可遏止的顺着何书崖的脸颊淌落。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了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
  
      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
  
      什么时候,
  
      才能欢聚一堂?
  
      一曲吹完,何书崖饱含热泪将口琴收回怀里。
  
      十几个鬼子仍然沉浸在优美的琴声中没有回过神来,何书崖却毫不犹豫的将藏在怀里的手榴弹掏出来,又狠狠的扯掉拉环!
  
      下一霎那,手榴弹的木柄上便噗噗冒出青烟。
  
      “八嘎,快卧倒!”鬼子的军曹长最反应过来,翻身就要卧倒。
  
      然而,还没等鬼子军曹长卧倒,寂静的密林中却再次响起叭的一声清脆的枪声。
  
      那个鬼子军曹长的右侧太阳穴便猛的绽放出一朵凄艳的血花,紧接着密林中便响起歪把子的怒吼,密集的子弹就下雨般猛泼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十几个鬼子便纷纷被摞倒在地。
  
      “嗯,这什么情况?”何书崖不由得愣了。
  
      待回过神来,攥手里的手榴弹却快要炸了。
  
      何书崖当即狼嚎一声,甩手就将手榴弹往前扔出,然后翻身卧倒。
  
      手榴弹扔出去不到两米远就凌空爆炸开来,剧烈的爆炸顷刻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将处在爆炸中心的几个鬼子兵恶狠狠的掀翻在地,爆炸同时产生了数以百计的破片,向着四下里激射,剩下几个鬼子也纷纷惨叫着摔倒在地。
  
      何书崖很侥幸的没被破片杀伤,却也被冲击波震得当场昏死过去。
  
      昏迷中不知时间为何物,不知道过了多久,何书崖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一睁眼,何书崖便看到自己面前居然坐着一个小鬼子,正背对着他在吃牛肉罐头,看到这,何书崖顿时心下惨然,完蛋了,竟让小鬼子给俘虏了。
  
      那小鬼子听到响动回过头来问何书崖:“小子,醒了?”
  
      何书崖没有理会,肚子却很不争气的骨碌碌的叫唤起来,因为他闻到了牛肉的香味,他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牛肉了。
  
      “饿了吧?给你。”那个鬼子便又从挎包里拿出一听罐头递了过来。
  
      何书崖舔了舔嘴,没有理会那小鬼子,眼角余光却不禁意瞟向旁边不远处。
  
      离何书崖不到半米远处,倒卧着一个鬼子,鬼子尸体下压着一杆三八大盖。
  
      何书崖心里想着,趁小鬼子不防备,夺过刺刀干掉这个小鬼子,既便干不掉这个小鬼子也好用刺刀自我了断,总要强过当俘虏一万倍。
  
      于是何书崖的屁股便不着痕迹的往那边挪了挪。
  
      “你不喜欢吃罐头哪?”那个鬼子却兀自不觉,又转身去翻自己的挎包,说,“没事,我这里还有饼干,这就给你找。”
  
      看到鬼子毫不防备的背转过身去,何书崖便赶紧抢上前去拿那杆三八大盖。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脚却重重的踩在了刺刀上,连带着何书崖的手也压住,然后一个冷冽的声音忽然从头上响起:“小子,你想干什么?”
  
      见意图已经败露,何书崖便立刻恶心胆边生,当即反手抱住了那人的大腿,就想把他掀翻在地,同时嘴里也厉声大吼起来:“****的小鬼子,小爷与你们拼了!”
  
      然而,让何书崖无比绝望的是,任凭他使出吃劲的劲,那条大腿却是纹丝不动。
  
      下一刻,何书崖便感到自己整个飞了起来,落地之后,何书崖便感到整个人好像散架似的,再爬不起来了,不过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
  
      何书崖确信自己并没有受伤,但是浑身就是使不上劲。
  
      也是直到这时候,何书崖才终于看清楚那条“大腿”的主人。
  
      竟也是一个鬼子,而且还是一个块头极大身量极高的鬼子鬼,就是在东北,这样的大块头也不多见。
  
      这时候,那个从挎包找饼干的鬼子也听到了声响,回过头来。
  
      看到何书崖四仰八叉摔翻在地,找饼干干的鬼子讶然问:“营座,咋回事?”
  
      大块头鬼子冷冷的瞥了何书崖一眼,哂然道:“这小子见我们穿着鬼子军装,把我们当成鬼子了,刚才不仅想偷袭你,还想要杀我来着。”
  
      何书崖闻言便傻在那里,这又是怎么说的?这两人不是鬼子?
  
      不过也是,小鬼子说的都是叽哩咕噜的鸟语,哪会讲中国话?
  
      “这小子,倒挺有血性。”找饼干的鬼子冲何书崖轻哼一声,又问大块头,“营座,周围的鬼子全干掉了?”
  
      “全干掉了。”大块头一屁股坐下来,就坐在何书崖身边。
  
      听两人对话,何书崖确信两人不是鬼子,当下呐呐的问道:“你们不是鬼子?”
  
      “你说呢?”找饼干的鬼子撕开包装纸,将黑乎乎的巧克力饼干递过来,没好气道,“我们要真是鬼子,你小子还能有命在?还能给你饼干吃?”
  
      何书崖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的笑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