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64章 天使

第64章 天使


  
      泡完热水澡,因为连日奔波带来的疲惫感顿时不翼而飞。
  
      江南用浴巾绞干长发,又换上干净衣裳,只觉一身轻松。
  
      一回头,江南便看到小鹿原纯子也已经洗完澡,正光着身子从浴桶里爬出来,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小鹿原纯子的皮肤也很白,尤其是刚泡完澡之后,白皙的肤色里面又透着微微的粉红,别提有多水灵了。
  
      真正是仙女也似美人。
  
      不过她江南何尝不是神仙中人
  
      小鹿原纯子感觉到了江南的注视,便回过头来向着江南微微一笑,却没有急着把自己的身体给遮掩起来,因为在日本,裸身泡澡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有时候,甚至还会一家人一起聚一块裸身泡澡,小鹿原纯子习惯了。
  
      看到小鹿原纯子准备穿回自己那身已经肮脏不堪的和服,江南便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一套换洗衣裳对她说道:“穿这个吧。”
  
      江南说的也是日语,她竟然也懂日语。
  
      小鹿原纯子道声谢,接过衣裳穿身上。
  
      小鹿原纯子换上江南给他的那身白底碎花宽袖旗袍之后,便立刻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姑娘,只要她不开口,根本没人知道她是个日本姑娘。
  
      两个女人正穿衣裳呢,虚掩的房门却忽然吱哑一声被推开了。
  
      刚才包府的老妈子进来加水,江南关门之后却忘记框门栓了。
  
      江南原以为进来的是包府的老妈子,所以也没怎么在意,当下一边扣衣衬衣扣,一边头也不回的道:“大婶,我们已经洗好了,你歇着去吧。”
  
      身后没有回应,江南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急回头看时,却发现进来的是徐锐。
  
      “怎么是你呀你怎么也不敲门呀”江南赶紧用手掩住未及扣上的衬衣领口,防止春光外泄,又指着门外说,“出去,你快出去呀。”
  
      “干吗呀,干吗呀”徐锐却返身关上房门,又拉过旁边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下,然后涎着脸对江南道,“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我压根就什么都没有看见好不好你遮挡得这般的严实,能看见什么呀”
  
      “你无耻”江南又急又羞,跺着脚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
  
      “我就是这么无赖。”徐锐对着江南很痞赖的笑了笑,他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尤其喜欢看江南又气又羞的样,秀色可餐哪。
  
      可一回头,徐锐却又看到了战战兢兢战在旁边的小鹿原纯子。
  
      看到徐锐冷电似的目光扫过来,小鹿原纯子便赶紧避开视线,整个身体也不可遏止的微微的颤抖起来,两天前在伏见宫俊彦的专列上,徐锐留给小鹿原纯子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在小鹿原纯子眼里,徐锐简直就是八歧大蛇一般的可怕存在
  
      “小鹿原纯子,纯子小姐是吧”徐锐冷冷的看着小鹿原纯子,沉声道,“你已经自由了,为什么还不走”
  
      “哈依。”小鹿原纯子条件反射般向着徐锐鞠了一躬,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锐的问题,“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了半天,也没那个出个所以然。
  
      江南感受到了小鹿原纯子心中的恐惧,便立刻挡在她的面前,对徐锐说道:“你凶什么凶是我让她留下来的,你觉得像她这样一个姑娘家家的,还穿着身扎眼的和服,有可能平安回到日本人的防区吗”
  
      徐锐便愣了一下,说道:“这个倒真是我疏忽了。
  
      ”
  
      像小鹿原纯子这样的漂亮女人,还是个日本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战场上行走,还真不安全,之前她不就被李海给抓了李海会抓她,焉知流落在战场上的别的**溃兵就不会抓她她随便碰上哪个溃兵,恐怕都难逃一死。
  
      徐锐又说道:“这样吧,就让她暂时先呆在包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几天小鬼子就会向包兴镇派出宪兵队了,到时候再让她去找鬼子的宪兵队就是了。”
  
      小鹿原纯子不懂汉语,但仍能猜出徐锐在说什么,当下急声说道:“我不回去,我要留下来,我希望我能够留下来。”
  
      “你要留下来”徐锐讶然道,“为什么”
  
      小鹿原纯子还是不敢直视徐锐犀利的目光,畏畏缩缩的说道:“我会战场急救,我希望能够留下来救治你们的伤员,我希望我所做的这些,能够稍稍的弥补我的同胞对你们中国人造成的伤害。”
  
      小鹿原纯子说的是真话。
  
      两天前那个晚上,她虽然经历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杀戮,而且亲眼看到了她的同胞,尤其是她的表哥伏见宫俊彦被徐锐杀死的无比血腥一幕,当时她真的是恨死了徐锐,可是第二天天亮后,当她看到了被日军所摧毁的包兴镇,尤其是看到镇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之后,她就渐渐明白,中国人为何会对日军怀有刻骨的仇恨。
  
      这两天,小鹿原纯子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
  
      结论是,日本人做错了。
  
      所以,小鹿原纯子决定要留在中国,赎罪。
  
      徐锐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不得不说,日本民族真是个很特别的民族。
  
      可能是因为生存环境太过恶劣的缘故,造就了这个民族极端复杂的民族性,它可以像狗一样跪舔强者,也可以像狼一样撕咬弱者,它既可以培养出,毫无人性的恶魔,却也可以培养出至纯至善、至真至美的天使。
  
      小鹿原纯子,无疑是个天使
  
      徐锐阅人无数,这一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我觉得,应该让纯子留下。”江南说道,“纯子刚才也说了,她会战地急救,让她留下对暂编七十九师有好处。”
  
      “你真是这么想的”徐锐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南。
  
      “我不是这么想的,还能怎么样想”江南白了徐锐一眼,心里却有些发虚。
  
      江南提议让小鹿原纯子留在暂编七十九师,还真另有目的,因为她得到消息,八路军总部刚建了一个反战同盟,像小鹿原纯子这样懂医术又同情中国,并且背景不凡的日本人正是反战同盟最急需的人员。
  
      “好吧,既然你愿意让她留下,那就让她留在你们复兴社。”徐锐便不提这茬,又接着说道,“现在,是不是应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我们之事的事”江南说道,“我们之间能有什么事”
  
      “跟我装蒜是吧”徐锐笑笑,遂即又把脸拉下来,说,“别以为你是美女,我就不敢跟你翻脸。”
  
      江南被徐锐说翻脸就翻脸的德性给搅得心头忽上忽下,忍不住小声嘀咕道:“你这人怎么翻脸跟翻书似的,属狗的么”
  
      “狗言重了,呵。”徐锐微微一笑,马上却又把脸拉下来,低头直勾勾盯着江南鼓腾腾的,语气之中更是一丝的掩饰之意都没有,又说道,“我属狼的,要是惹恼了我,我就把你连皮带骨头吞喽。”
  
      “你,你这人。”江南赶紧用手掩住胸。
  
      尽管穿着衣裳,除了贴身里衣还有呢子军装,可在徐锐目光注视下,江南却感到自己就跟什么都没穿,一丝不挂站在对方面前似的,实在是这家伙的眼神太亮、太凌厉了,仿佛能够轻易的刺穿她身上的所有衣赏,直达核心。
  
      “你这人哪像个营长。”江南娇嗔道,“分明就是个兵痞。”
  
      “知道我是兵痞就好。”徐锐嘿然道,“我就跟你直说吧,你们要是真心实意留下,我们欢迎,正好我们**营还缺一个通讯排,可你们要敢出幺蛾子,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你们要是做不到这点,就跟那个姓杨的一样,从哪来回哪去。”
  
      “那我也不妨跟你直说,我们是奉上峰之命,前来协助你们暂编七十九师与第三战区长官部通立通讯的,只要是份内之事,你尽管吩咐,可要是超出我们职责范围,请恕我们爱莫能助。”江南不软不硬的顶回去。
  
      刚开始时,江南还真被徐锐的喜怒无常以及近乎痞赖的大胆作风搞得无所适从,可是沉静下来一细想,江南却发现徐锐这家伙行事其实很有分寸,看似大胆其实毫不逾矩,既便之前煽动他部下跟崔九斗殴,局面也始终处在他的掌控之中。
  
      有了这样的基本判断,江南再面对徐锐时也就不再从心理上犯怵了,反正这家伙也就嘴上说说,不会也不敢真拿她怎么样。
  
      徐锐笑道:“江小姐,我可否理解为,我们已经达成一致”
  
      江南说道:“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
  
      “很好。”徐锐便长身而起,伸手说,“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还别说,徐锐还真的需要江南的帮助,现代战争,除了武器装备以及后勤保障,最重要的就是情报支撑了,暂编七十九师**营要想在大梅山站住脚,再发展壮大,没有强大的情报支撑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建立情报系统的先决条件,就是现代化的通讯手段,就是电台
  
      要不然,等情报人员好不容易千里迢迢把情报送回来,机会却早就已经错过了,那还打个球
  
      所以徐锐是真心希望江南能加入暂编七十九师**营。
  
      既便明知道江南是复兴社的女特务,徐锐也是不在乎。
  
      女特务怎么了谁规定女特务就一定是坏人再说了,既便女特务不是啥好人,难道还不能够调教成好人
  
      看着徐锐伸过来的蒲扇一般的大手,江南却没有伸手,只是甩给徐锐一记白眼。
  
      只不过,这记白眼甩的,怎么看怎么风情万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