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反击

第二十四章 反击

对方的声音带着友好的感觉。
  
      但却让秦然全身发寒。
  
      “完了!”
  
      秦然下意识的一闭眼。
  
      他认为自己死定了!
  
      对于死亡,秦然恐惧了许久,甚至,为了活下去,不惜进入到这个地下游戏中,但是没有想到,连新手副本都没有度过就得死亡……
  
      一时间,秦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冒险了!
  
      如果听柯琳的劝说,这个时候躲藏在地下的仓库内,一直等到七天的时间结束的话,或许,他还能够多活一段时间。
  
      不过,随即这丝后悔就烟消云散了。
  
      他挣扎求生,心中的火焰从不曾熄灭,直到最后一刻。
  
      而到最后一刻来临时……
  
      他也要放手一搏!
  
      秦然的左手握紧了【U-Ⅱ】型手雷,手指穿过了拉环。
  
      就算是死,也是鱼死网破!
  
      秦然双眼中带着说不出的倔强与决然。
  
      “这位先生!”
  
      欺诈者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那语气越发的诚恳:“我没有恶意!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你要相信事实——如果我之前开枪的话,您已经死了,而我并没有这样做!”
  
      对方的话语,让秦然碰触手雷拉环的手指一僵。
  
      并不是秦然相信对方的话!
  
      而是对方话语中透漏出的信息!
  
      就如同对方说的那样,如果对方悄无声息开枪的话,他早死了——这一点是真实的,毋庸置疑的!
  
      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因为什么?
  
      是什么缘故让对方放弃了对他一击必杀的机会?
  
      秦然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能够让对方网开一面。
  
      对方有所求!
  
      是……那袋珠宝!
  
      急速转动大脑的秦然,在摒弃了种种不可能后,找到了最可能的事实。
  
      “你会有这么好心?”
  
      秦然冷笑了一声。
  
      “当然,您应该相信事实!而且,您只要配合我,我一定会放您一条生路——我发誓!”
  
      对方真诚依旧,并且还带出了誓言。
  
      “誓言?在这战乱中,誓言是最不值钱的!你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罢了!一旦找到了,你会放过我吗?”
  
      秦然表现出了不屑一顾。
  
      而且声音低沉、沙哑,到了后面更是歇斯底里,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不过,秦然并没有趁机转身!
  
      秦然相信,他一旦转身或者做出其它超出对方预料的动作,对方一定会开枪。
  
      没错,对方是要留下他的命,询问那袋珠宝的下落。
  
      所以,子弹可能射向胳膊或者腿。
  
      而不论是哪里,秦然都是不愿意挨上这一枪的!
  
      但是,他需要表明一个态度。
  
      癫狂的姿态,恰如其分。
  
      “冷静!先生请您冷静下来!我不想要造成什么误会——而且,您也是一个聪明人,只要您告诉我那包珠宝在哪,我会满足您的要求!”
  
      “离开这个该死的城市!”
  
      “相信我,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毕竟,我可是为詹宁将军服务的!和您的那个合作者:萨鲁卡少校完全的不是一个级别!”
  
      “甚至,萨鲁卡完全可以说是詹宁将军的一条狗!”
  
      秦然的方式奏效了。
  
      对方开始滔滔不绝的说出了秦然想要知道的。
  
      不过,对方的话语也直指秦然的心理防线——虽然那是秦然在与少校萨鲁卡通话时表现出来的,并不是真实的。
  
      但是,这已经说明了对方的神通广大。
  
      不仅知道了秦然与少校萨鲁卡的通话内容,还能够混入萨鲁卡派出的心腹队伍中。
  
      所以,秦然不会怀疑‘萨鲁卡完全可以说是詹宁将军的一条狗!’的真实性。
  
      因为,那十有**是真的!
  
      秦然此刻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就和上山打兔子的猎人,忽然发现兔子变成了老虎一般。
  
      秦然原本只想要干掉少校萨鲁卡,提高自己的通关评价,可却惹出了萨鲁卡背后的人物:叛军的将军。
  
      秦然不知道这位詹宁将军,在叛军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仅凭将军的军衔,对方就应该是叛军中真正意义上的高层。
  
      而且……萨鲁卡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瞒得过对方。
  
      他身后欺诈者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狂妄自大!
  
      想一想对方通话时表现出的强势,秦然忍不住的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然后,又在这个评价前,加了一个前缀:自以为是。
  
      显然,萨鲁卡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但事实呢?
  
      只不过是还不到收网的时候而已。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萨鲁卡拿到了‘秃鹫’收集的珠宝,等待那位少校的绝对是一次秘密的逮捕。
  
      接着,绕过军事法庭的审判,直接枪毙。
  
      然后,档案上会出现一些真实存在的罪名。
  
      不需要质疑,那位詹宁将军早已经谋划好了一切。
  
      “幕后黑手!”
  
      秦然心里默默的想道。
  
      “怎么样,您考虑的怎么样?”
  
      身后的欺诈者,打断了秦然的思考。
  
      在对方看来,一分钟的思考时间,对于秦然来说足够了。
  
      “我要离开这座城市,然后,告知你一切!”
  
      秦然说道。
  
      “先生,您知道的这不可能!没有看到那袋珠宝前,我没有权力带您离开——那需要詹宁将军的亲自批示!”
  
      欺诈者笑着回答着。
  
      “那我要见詹宁将军!”
  
      秦然换了个条件。
  
      “您觉得可能吗?”
  
      欺诈者的笑声中泛起了冷意,他认为他该教训一下秦然,让秦然明白俘虏该怎么做。
  
      事实上,如果不是实在无法确定,那袋珠宝是否被秦然藏在这片区域,还是藏在了其它地方,为了避免不要的麻烦的话,他早就开枪让秦然去死了,哪里会这么多废话。
  
      “我现在需要治疗,我之前中弹了!”
  
      秦然又一次的说道。
  
      而这次,欺诈者没有立刻拒绝。
  
      秦然中弹是他亲眼所见,虽然有着防弹衣,而且之后秦然也表现的生龙活虎,但是谁也无法确定那是不是垂死挣扎。
  
      不过,欺诈者并没有直接答应。
  
      他这样的说着:“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给您提供帮助,希望您能够铭记我的诚意——现在,放下你手中的枪械,然后,请您转过身,慢一点!对,就是这样,慢慢的转过来,让我看到你的伤口!”
  
      在对方的指挥下,放下‘狙击枪’的秦然缓缓的转过了身。
  
      欺诈者一眼就看到了秦然小腹附近的伤口和左小腿上的伤口。
  
      欺诈者的战场知识,让他瞬间的判断出,后者没有什么,只是子弹的擦伤,而前者却有些严重了,即使是有着防弹衣做为缓冲。
  
      但警用防弹衣面对军用步枪子弹能够起到多大作用?
  
      欺诈者判断秦然必然伤势严重,绝对是内脏都受到了损伤,说不定某些地方已经是无法挽回的那种。
  
      而对方之所以还能够行动自如。
  
      无非就是不错的身体素质和强大的求生.欲.望罢了。
  
      但这并不持久,很快的,对方就会陷入到死亡的长眠。
  
      这样的例子,欺诈者在战场上见识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就算面对着一个将死之人,欺诈者却是警惕依旧,枪口依旧对着秦然的脑袋。
  
      “你的伤势不太严重,只要治疗及时,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些药物、纱布,你自己处理一下!”
  
      说着,欺诈者伸出左手,解下了腰间的一个皮包,扔给在了秦然的脚边。
  
      而右手握着的手枪,自始至终对着秦然。
  
      在对方的枪口下,秦然勉力坐了下来,捡起了对方的皮包,里面有着两卷绷带和两支针剂。
  
      【名称:高级绷带】
  
      【类型:药物】
  
      【品质:普通】
  
      【属性:三十秒内增加30点的生命值,并且,加速伤口恢复,抑制流血】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比普通绷带、纱布,强了许多!】
  
      ……
  
      【名称:镇痛剂】
  
      【类型:药物】
  
      【品质:普通】
  
      【属性:它能够让你无视自己的伤痛,但只有3分钟!】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3分钟的时间,足够你干很多事了,比如……写个遗书?】
  
      秦然的手指接触绷带、针剂的时候,物品信息立刻显现了出来。
  
      尤其是后者,让秦然的眼前一亮。
  
      对于接下来的行为,秦然更加的有把握了。
  
      他缓缓的解开了【T1防弹衣】两边的口子,每一个动作都让自己显得是拼尽全力。
  
      “你应该给自己来一针,当然,如果你告诉我珠宝的下落,我可以给你更好的治疗——保证让你最短的时间内完全的康复!”
  
      欺诈者看着秦然的动作,忍不住的提醒着。
  
      他深怕秦然就这样死了。
  
      “好的!”
  
      秦然完全一副听从劝导的模样,径直的撸起袖子给自己来了一针。
  
      然后,开始脱下防弹衣。
  
      当看到秦然艰难的解开了【T1防弹衣】两边的口子,将其穿过脖子,准备从身上拿下来的时候,欺诈者一直瞄准秦然头部枪口微微下移,避开了防弹衣遮挡着的面部和半个胸口,对准了秦然的双腿。
  
      这是一种本能的行为。
  
      给予敌人最大的伤害!
  
      欺诈者受到的训练,让他这样做。
  
      这给了秦然机会!
  
      等待许久的机会!
  
      秦然的双眼看着对方枪口的下移,脱下防弹衣的动作猛的加快,以一种双手摔麻袋的方式,将防弹衣向着欺诈者摔去。
  
      同时,双腿蹬地,猛地后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