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流血之夜

第二十八章 流血之夜

萨鲁卡声情并茂的演讲,通过扩声器传遍整个军营,以及军营之外的地方。
  
      军营外,废墟阴影中的秦然听得一清二楚。
  
      “避重就轻,颠倒黑白!”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同时,秦然也十分期待,萨鲁卡接下来的表演——在他搭好的舞台上。
  
      至于那位詹宁将军?
  
      秦然刚刚可是亲眼看到数个叛军士兵悄然的离开了军营。
  
      数个叛军士兵的身份,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显然,那位詹宁将军在萨鲁卡身边,安插了不止一个眼线。
  
      那位詹宁将军必然会提前得到萨鲁卡‘叛变’的消息。
  
      而这就是秦然想要的。
  
      他需要两人的龙争虎斗!
  
      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干掉两人!
  
      轰隆!轰隆隆!
  
      军营内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如同是打雷一般,众多士兵登上运兵车的脚步声,则好似是战鼓的嗡鸣。
  
      隶属于萨鲁卡的叛军士兵开始出动了。
  
      塔克、运兵车呼啸而过。
  
      整座营地,仅仅留下三队人看守。
  
      秦然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这守卫空虚的营地。
  
      如果不是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放过眼前的机会。
  
      毕竟,那里面可是有着绝对丰富的物资,不仅是生活物资,还有军事物资——成堆的军用武器、装备,秦然想一想就心动。
  
      不过,秦然绝对不是因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放弃整个计划的人。
  
      虽然会很心疼就是了。
  
      就和他之前面对那挺轻机枪不得不放弃时,是一样的感觉。
  
      轻机枪加上成箱的弹药,实在是太重了。
  
      即使力量、体质都增加了一级,秦然也无法在背负了一把狙击枪,以及身上诸多物品后,再带上轻机枪和一箱弹药。
  
      除非,秦然放弃奔跑。
  
      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呼!
  
      深吸了口气,秦然借着阴影的遮掩,开始奔跑起来。
  
      在他的视线中,叛军的车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想要追赶,自然是相当困难。
  
      不过,幸运的是,秦然知道,这支车队的目的地在那!
  
      有着柯琳这个地头蛇的指点,秦然对于整个城市叛军的分布,早已经烂熟于心。
  
      除去萨鲁卡驻扎的军营和即将前往的詹宁将军所在的军营外,整个城市还剩下两座军营,分别由不同的叛军高层所指挥,驻扎在城市的南面和西面。
  
      萨鲁卡所率领的叛军士兵驻扎的地方则是靠近城市中心的位置。
  
      而那位詹宁则是占据着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中心:时代广场!
  
      所以,双方的距离并不远。
  
      如果走‘捷径’的话,更是近的很。
  
      从一座座废墟中,横穿到时代广场前的秦然,比之要绕路的萨鲁卡的车队要快了一线,他快速的寻找着隐蔽的制高点。
  
      然后,秦然意外的发现,他要找的位置,竟然有人了!
  
      对方爬在阴影中,架着狙击枪,对准着公路方向,俯瞰着整个时代广场。
  
      顿时,秦然的后背就出了一声冷汗。
  
      如果不是他所走的捷径,恰好是对方的下方,是一片视野盲区的话,绝对会出现在对方的射击范围内。
  
      虽然对方在这里是为了萨鲁卡,但是谁又能够保证,对方不会提前清除一些碍眼的人呢?
  
      而这里出现了一个狙击手,其它的制高点呢?
  
      想到这的秦然,立刻越发小心的将自己全身都缩在阴影中,细细的观察着周围。
  
      至少还有四个狙击手!
  
      发现一些猫腻的秦然立刻就庆幸着自己在靠近时代广场前就再次的进入了【潜行】的状态。
  
      不然的话,早就被打成了筛子!
  
      “时代广场?狙击手广场才对!”
  
      秦然心底这样的想道。
  
      看着眼前的狙击手,秦然没有马上行动。
  
      虽然秦然有着十足的把握,能够干掉眼前的狙击手,但是难保不会被剩余的狙击手发现,只有当这些狙击手的视线完全的被吸引后,他才能够行动!
  
      而这样的等待,必然不需要多久。
  
      秦然心知肚明,他们等待的是谁。
  
      萨鲁卡!
  
      显然,接到了眼线消息的詹宁将军,迅速的为萨鲁卡布下了天罗地网。
  
      远处,发动机的轰鸣越发的清晰。
  
      车队的身影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眼前的狙击手迅速的调整着,不过,还没有等这位狙击手调整完毕,一只有力的手掌就盖在了他的嘴巴上,猛地往后一拉,随即脖颈间一疼。
  
      秦然放下了狙击手的尸体,查看了一下对方的狙击枪,发现同为【毒蛇-M1】,并且比自己的狙击枪缺少了两个属性后,就没有再在意。
  
      他端起了狙击枪,瞄准着下面。
  
      不过,始终留了一分心,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尽管不能够确定,萨鲁卡会不会派人占领制高点,但秦然可不想步上身边狙击手的后尘。
  
      ……
  
      “将军阁下,萨鲁卡来了!”
  
      一直观察着外面的随军参谋看到了车队出现在广场前,立刻转身向着房间中的另外一人汇报着。
  
      随军参谋毕恭毕敬的态度,足以说明这个人的身份。
  
      而对方肩章上的金星,更是代表着对方的地位。
  
      叛军将军之一,詹宁。
  
      这位叛军将军看起来,要比想象中的年轻一些,黑色的头发夹杂着几缕白色,被一丝不苟的梳到了脑后。
  
      微胖的脸颊红润富有光泽。
  
      一双褐色的眼睛,锐利、吓人。
  
      就好似对方额头狰狞的如同蜈蚣般的伤疤。
  
      让人在看到的瞬间,就下意识的回避着目光。
  
      尤其是当詹宁愤怒的时候,更是如此!
  
      “他真的是迫不及待了啊!”
  
      詹宁冷笑着,上位者的气息混杂在锐利的目光中,让一旁的随军参谋连大气都不敢喘。
  
      在接到了眼线的汇报,又无法与欺诈者练习的詹宁,几乎是立刻想到了萨鲁卡想要独吞那批珠宝,然后栽赃嫁祸给他。
  
      虽然自始至终,詹宁都不打算将那批珠宝分给萨鲁卡,但是这并不代表詹宁会原谅萨鲁卡的背叛。
  
      “准备的怎么样?”
  
      詹宁扭过头,看着自己的随军参谋。
  
      “一切都准备好了!萨鲁卡必死无疑!”
  
      随军参谋立刻的回答道。
  
      对于这样的回答,詹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紧不慢的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从里面抽出了一支雪茄。
  
      立刻的,随军参谋就拿着雪茄剪走了过来,裁剪完成后,以点火器点燃,这才递给了詹宁。
  
      “我喜欢朗普3号,里面的肉桂皮革味,让我想到了被炮弹炸烂的尸体!”
  
      詹宁叼着雪茄,重重的吸了一口后,吐出浓郁的烟雾。
  
      烟雾遮挡了锐利的双眼。
  
      但那看起来还算威严的脸,却在烟雾中变得扭曲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吗?”
  
      詹宁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随军参谋。
  
      后者的身体,立刻打了个寒颤——随军参谋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幸好的是,詹宁根本没有期望对方的回答。
  
      再次重重的吸了口雪茄后,詹宁径直的说道:“因为,站在别人的尸体前,就证明着——我才是胜利者!”
  
      说完,詹宁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随着年纪的增加,原本健壮的身躯已经发福,但威势却是越发的厚重,随着詹宁的前行,仿佛是一头狮子在巡视着领地般。
  
      相较之下,站在时代广场军营前的萨鲁卡气势弱了不止一分。
  
      但是,此刻的萨鲁卡没有丝毫的后退。
  
      他昂首向着詹宁走去。
  
      詹宁抬手制止了身边要开枪的士兵,当然,这同样是他给有狙击手们的信号。
  
      “詹宁将军,我们需要一个公道!”
  
      在距离詹宁大约五步远的地方,萨鲁卡停下了脚步,大声的说道。
  
      “公道?”
  
      詹宁抬手摘下了嘴中的雪茄,锐利的目光中浮现着不屑。
  
      不仅仅是对萨鲁卡的不屑,还有着对站在萨鲁卡身后叛军士兵的不屑。
  
      萨鲁卡自作聪明的认为带着这些叛军士兵就能够威胁他?
  
      这些叛军士兵认为自己人多势众就能够让他改变决定?
  
      真是太天真了!
  
      詹宁心底冷笑着。
  
      他要让萨鲁卡和这些士兵好好的清醒一下。
  
      “你认为……”
  
      砰!
  
      枪声打断了詹宁的话语,詹宁的头颅瞬间爆裂开来。
  
      混着脑浆子的血液溅了萨鲁卡一身。
  
      怎么回事?
  
      他没有发出信号开枪啊?
  
      惊讶、不解的萨鲁卡茫然四顾。
  
      砰!
  
      又一声枪响了。
  
      萨鲁卡步上了詹宁的后尘。
  
      无头的尸体栽倒在地。
  
      两边的士兵全都一愣,整个时代广场都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中。
  
      但只持续了两秒钟不到。
  
      “为少校报仇!”
  
      “为将军报仇!”
  
      都认为是对方下手的双方士兵不分先后的喊道。
  
      砰砰砰!
  
      轰轰轰!
  
      下一刻,枪声、炮声,彻底的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火光,将整个时代广场都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