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线索

第十一章 线索

    可能会出现的庞大收益,并没有让秦然失去冷静。零点看书
  
      相反,秦然越发的冷静起来。
  
      他很清楚,想要真正意义上的获得庞大的收益,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不论是和对方相同阵营,还是敌对阵营,都需要花费极大的工夫。
  
      前者需要任务作为铺垫,让对方与自己的关系变得融洽,简单说:就是友好度刷到足够的高,获得对方赠予的装备、技能等。
  
      后者操作起来就简单的多了,但却需要足够的实力、人手等等,将对方干掉,通俗的讲:就是爆装备、技能等。
  
      而对于秦然来说,他距离上面所说的步奏还早的很。
  
      因为,他得应付了眼前的危机再说其它——
  
      伴随着沉重的拳风,对方的拳头已经距离秦然近在咫尺了。
  
      面对着这样力量的拳头,不想骨断筋折的秦然没有硬接。
  
      精通级别的【躲闪】与E-级别的闪避,让秦然脚步灵活,如同是灵敏的猫儿,身形轻盈的躲开了对方的第一击。
  
      “咦!”
  
      对方显然惊讶秦然能够躲开自己的一拳。
  
      虽然惊讶,但是对方的第二拳却是紧跟着就到了。
  
      呼!
  
      这一拳,比之前的一拳还要重,还要沉。
  
      速度也快了一分。
  
      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秦然的面前,让秦然完全无法如同之前一般再依靠灵活的脚步、轻盈的身形去躲闪。
  
      而且,面对着对方更重的一拳,秦然敢肯定,这一拳如果打实了,绝对不单单是脑震荡那么简单,自己的头骨在这一拳下,都得变形。
  
      头骨都变形了,自然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即使是数据化的身躯,也无法做到这样。
  
      毕竟,头部、心脏等位置,一直被列为要害的。
  
      没有犹豫,秦然腰部用劲,整个上半身向后躺倒,双腿却牢牢的站稳。
  
      拳头擦着秦然的面部而过,带起的劲风,吹乱了秦然的头发。
  
      秦然感觉脸部一热,随即就有液体流下的感觉。
  
      再加上那种刺痛,赫然是脸部的皮肤,在对方的拳风下被擦破了。
  
      不过,秦然并没有过多的理会。
  
      因为对方的第三击到了!
  
      直拳变沉肘,如同是砸下的铁锥,刺向了秦然的小腹。
  
      保持着铁板桥,无处借力的秦然,瞬间,陷入到了无比危险的境地。
  
      生死之间,秦然抬腿一‘踩’。
  
      砰!
  
      秦然稳稳扎在地面的脚掌,好似装了弹簧一般,‘踩’在了对方的小腿上,在对方的攻击触碰到自己小腹前,整个人急速的向后退去。
  
      不过,这样的后退极为的狼狈。
  
      在秦然抬腿的瞬间,整个身躯就失去了平衡,虽然借力后退,但是说是借力向后翻滚更为恰当。
  
      &nb1】的盒子都跌落一旁。
  
      秦然向后翻滚,对方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
  
      同样的,秦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翻滚间,【M1905】与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住手!”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莫妮修女终于看清楚了是秦然,她阻止着双方继续的战斗。
  
      抬腿准备踢出,名为贡兰森的老者与举枪准备射击的秦然在莫妮修女的喊声中,没有再次攻击。
  
      不过,双方都戒备着看向对方。
  
      “秦然侦探我需要一个解释!”
  
      莫妮修女看着秦然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语气、眼神依旧温和。
  
      面对莫妮修女连质问都算不上的询问,秦然苦笑起来。
  
      对方温和的询问,远比疾声厉色的质问,更让秦然感到难以招架。
  
      “之前我和修女您交谈时,发现您有些隐瞒!”
  
      “所以,我就假装离开,然后,潜了回来,准备一探究竟!”
  
      带着之前的苦笑,秦然如实的说道。
  
      “是我疏忽了!”
  
      “你是本市最好的侦探,怎么会不发现我言语间的漏洞!”
  
      “对不起,贡兰森以为你是其他人才会这样出手的!”
  
      叹息着,莫妮修女向着秦然表达着歉意。
  
      “莫妮修女,该抱歉的是我才对!”
  
      秦然脸上的苦笑更加浓郁了。
  
      他宁肯和莫妮修女身旁的贡兰森再打一场,也不愿意面对莫妮修女那种温和中带着自责的模样。
  
      要知道,这错并不在对方的身上!
  
      对方没有如实的告知他详情,这并不是错误。
  
      除去你的父母,没有谁有义务告知你想知道的一切。
  
      秦然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
  
      而他之后的潜入,虽然情理上可以说通,但道理上却是说不过去的。
  
      事实上,在他选择潜入后,错的就是他。
  
      对此,秦然很明白,也不会否认。
  
      因此眼前的局面,让秦然真的是非常的尴尬。
  
      “秦然侦探,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蒂莉是贡兰森的学生,他应该知道的更多!”
  
      “原本我是想要明天再转告你的,不过,现在由贡兰森亲口说出来会更好!”
  
      “贡兰森,请你将所知道的一切关于蒂莉的事情告知秦然侦探——这是我的请求!”
  
      莫妮修女温和的看着秦然,然后,目光看向了贡兰森。
  
      “是,殿下!”
  
      贡兰森右手中指尖点在自己的心口,身躯随着头颅而低下。
  
      这是一个古老的礼仪。
  
      而那尊称则是这个古老礼仪的起始。
  
      秦然注视着眼前的贡兰森和莫妮修女。
  
      他下意识想到了之前莫妮修女情绪激动时对莫兰森的称呼:我的守护骑士!
  
      现在,莫兰森则正式的称呼莫妮修女为殿下!
  
      秦然并不愚笨。
  
      仅从两人的称呼,就能够看得出两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贡兰森则没有在乎秦然想什么。
  
      向着莫妮修女行礼后,这位高大、健壮的老人就向秦然说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阿尔蒂莉.亨特的一切。
  
      “蒂莉是偶然的一次发现了这个学校内最偏僻的角落!她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好奇心——在发现这里后,她就不断的探索,然后,发现了我的秘密!”
  
      “同时,我也发现了蒂莉有着相当的资质!”
  
      “顺水推舟,我答应教导蒂莉一些学校学不到的东西,而她帮助我保守秘密!”
  
      贡兰森说到这,脸上出现了笑容。
  
      一种长者面对后辈恶作剧时的宽慰笑容。
  
      “这样的教导已经持续了四年,我教给了她所有的基础和一些进阶的知识,而在一周前她带了一个受伤的男人前来——应该是陌生人,恰巧被蒂莉救了!对方在我这里待了一个晚上后就离开了!蒂莉不放心还跟了上去!”
  
      “蒂莉的失踪应该和这个陌生人有关!”
  
      “不过,放心吧,蒂莉绝对不会有事!”
  
      贡兰森显得信心十足。
  
      既是对阿尔蒂莉.亨特的实力,更是对自己的教导。
  
      “任何的时候,都会出现意外!”
  
      “贡兰森将你所知道的那个陌生伤者的特征告知秦然侦探!”
  
      “尽快的找到蒂莉,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莫妮修女轻声叹息着。
  
      对自己的学生,修女满是担心。
  
      “那个家伙的脸上有着一道刀疤,从眉心开始一直到左边的嘴角,很好辨认!”
  
      “双手骨节粗大,有着相当的格斗技巧!”
  
      “他伤在了后背,如果不是躲闪及时,早就被刺穿了肾脏——下手的人是一个老手!”
  
      贡兰森说着自己记忆中的陌生伤者。
  
      话语间条理清晰,显然,对于一周前的事情,对方记忆犹新。
  
      “这些特征可以吗?”
  
      莫妮修女看向了秦然。
  
      “足够了!”
  
      秦然一点头。
  
      事实上,仅仅是贡兰森所说的第一条,对于秦然来说,就足够了。
  
      要知道,脸上有着疤痕的人,注定了会让人记忆深刻。
  
      更加不用说是之后的两条了。
  
      只需要找警长约翰帮忙,秦然有把握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对方。
  
      “那么,蒂莉就拜托你了!”
  
      莫妮修女欠身,向着秦然表达谢意
  
      “我可是收了亨特的定金,身为侦探,这是我的工作!”
  
      秦然连忙闪开,然后,微笑的解释着。
  
      到了这个时候,得到了有用的线索,按理说,秦然自然是离开了。
  
      不过,秦然并没有忘记,他要尽可能完成称呼、支线任务的目标。
  
      而根据他之前得到的信息,眼前的莫妮修女身上必然有着一个支线任务。
  
      更加重要的是,如果完成了莫妮修女身上的支线任务,必然会交好一旁的贡兰森。
  
      对方的实力,秦然是记忆犹新的。
  
      尤其是那种连续的、快速的出拳,绝对不单单是身体素质的强大,而应该是一种特别的技巧。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很希望从对方的身上学到这种技巧。
  
      当然,帮助莫妮修女这样值得尊敬的人,也是秦然十分乐意的。
  
      所以,秦然在顿了顿之后,继续的说道。
  
      “莫妮修女,我听到您之前和利德队长的对话——很抱歉,我对此表示歉意!”
  
      “您似乎有着一些麻烦,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可以帮忙!”
  
      “就算是我为这次不恰当行为的歉意、补偿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