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进入

第二十六章 进入

    “维恩伯爵?!”
  
      秦然面带惊讶,心中则是无比的平静。零点看书
  
      在名为‘埃文’的幕后者稍微露出自身势力的强大时,秦然就将对方是谁的范畴缩小到了几个人的身上,而维恩伯爵则是其中嫌疑最大的一个。
  
      毕竟,对方的家族在这座城市有着赫赫威名。
  
      只不过,秦然在之前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而现在?
  
      自然是不需要了。
  
      “不愧是本市最好的侦探!”
  
      维恩伯爵看着秦然脸上的惊讶,那双眼睛中的讥讽越发的浓郁了,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原本我以为你还需要一周才能够帮我找到那些东西!”
  
      无疑,对方已经把晨曦教会积累千年的财富,当做了囊中之物。
  
      “做为对你的奖赏,我想你一定很想要见到你的老朋友!”
  
      对方并没有任何等待秦然回话的意思,轻拍了一下手掌。
  
      立刻,被反绑着双手、堵着嘴的警长约翰推出了人群,脚步踉跄的来到了秦然的身边。
  
      警长约翰身上有着清晰可见的伤痕——鞭子和匕首造成的。
  
      鲜血淋漓!
  
      不过,秦然却是松了口气。
  
      他最担心的是看到警长约翰的尸体。
  
      “约翰,怎么样?”
  
      秦然扶住了对方,一把扯下了对方嘴中的破布,并且为对方解开手上的绳子。
  
      “没事!”
  
      警长约翰苦笑的摇了摇头,脸上充斥着黯然的神情。
  
      显然,敌人势力强大的事实,让他心灰意冷。
  
      当然了,更多的原因则是来自他自身——没有在事先看出维恩伯爵本质,这对于刚正不阿的警长来说,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
  
      一旁的维恩伯爵没有丝毫阻止秦然为警长约翰松绑的意思,就这样淡淡的看着秦然,并且任由秦然与警长约翰相互之间的谈话。
  
      足足两分钟后,这位伯爵才再次的开口。
  
      “秦然侦探,看来你对你的奖赏很满意!”
  
      “那么,我需要拿到我的东西了!”
  
      “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爆发出更多的冲突!”
  
      维恩伯爵的话语间,周围的人纷纷抬起了手中的枪械,而那足有两米高的壮汉,则是向着秦然走去,搜索着秦然身上的物品。
  
      秦然立刻举起了双手。
  
      这让维恩伯爵的脸上更多了一分笑意。
  
      他很满意秦然的配合。
  
      为此,他认为秦然可以知道的更多一些——做为他对秦然的奖赏。
  
      “斯沃柯、鲁斯罕已经先你一步而行了!”
  
      “秦然侦探你挑选的合作者,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忠于誓言!”
  
      “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毕竟,他们是十恶不赦的家伙,而且刚刚还做出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维恩伯爵看着脸色变了一变的秦然,那多出的笑意再也无法忍耐,令他轻笑出声,然后,这才继续缓缓的说道:“袭击圣保罗学校!”
  
      “你不能够这样做……”
  
      “我当然能这样做!”
  
      “在这座城市里,我能够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
  
      维恩伯爵打断了秦然的话语,语气阴冷决断。
  
      顿时,秦然的脸上就浮现了担忧、痛苦的神情。
  
      这让维恩伯爵嘲笑出声。
  
      “而且,你这个同样被贪婪蒙蔽了双眼的家伙,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的表情?”
  
      “收起你那虚伪的怜悯,你还有着更加重要的任务去做!”
  
      “探路者——这个称号,很适合你与约翰警长!”
  
      维恩伯爵没有理会一同搜来的燧发枪、匕首,只是接过了那个有着相当重要信息的记事本,略微的翻阅,确认上面都是与晨曦教会有关的信息,但是却没有更多具体的前进路线后,就径直的吩咐起来。
  
      在斯沃柯、鲁斯罕两个叛徒先行一步的前提下,维恩伯爵没有时间再去整理这个记事本上的信息了。
  
      不过,维恩伯爵却有着十足的把握,他已经掌控了一切。
  
      就如同往常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先抓住那两个叛徒?
  
      维恩伯爵相信秦然是一个聪明的人,绝对不会将全部都告知两个蠢货。
  
      而两个自认为知道了一切的蠢货,只不过是被误导,然后成为了对方的探路卒!
  
      对此,维恩伯爵表示了欣赏。
  
      所以,他让秦然与那位警长,担任了同样的任务。
  
      一切都是这样的有趣,不是吗?
  
      维恩伯爵看着脸色难看之极的秦然,再一次的笑了起来。
  
      淡然、优雅。
  
      如同任何一部书籍中描写的贵族般。
  
      井盖再一次的被打开,维恩伯爵的三个人先行下去,确认没有安全后,就轮到了秦然和警长约翰,接着是那位身高足有两米的手下。
  
      维恩伯爵是最后走下来的。
  
      十二个手下中,已经有八个点燃了油灯,将昏暗下水道照的明亮一片,剩余的三个人则是将维恩伯爵围拢起来。
  
      而那位身高足有两米,无比健壮的男人则是站在了秦然、警长约翰的身后。
  
      “特鲁,我最得力的手下!”
  
      “曾经救过我不下十次,而他的对手,都被撕成了两半!”
  
      “秦然侦探、约翰警长,我想你们绝对不愿意面对特鲁的怒火!”
  
      在手下的保护中,维恩伯爵显得从容不迫。
  
      名叫德鲁的壮汉,则是配合的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而在近十支燧发枪枪口的瞄准下,这个笑容充满了威慑力。
  
      警长约翰下意识的要说些什么。
  
      不过,却被秦然阻止了。
  
      后者嘴唇微动,最终化为了叹息声。
  
      警长约翰并不愚笨,也不食古不化,他很清楚如果他反驳什么,或者有什么举动,周围的枪手绝对不介意给他一个教训。
  
      或许不会对准要害,但即使是对准四肢,也是他无法承受的。
  
      但心中仅有的坚持,却让他气愤难平。
  
      现实的残酷与理想的坚持。
  
      让警长约翰备受折磨。
  
      尤其是,在他选择妥协后。
  
      秦然看着警长约翰的神情,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无奈。
  
      并不是对眼前局面的——眼前的局面,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是有口难开。
  
      虽然他很想将一切都告知对方,但是理智却告知秦然,应该怎么做!
  
      “我们走吧!”
  
      秦然半搀扶的警长约翰,向前走去。
  
      而这一幕,让维恩伯爵轻拍手掌。
  
      “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维恩伯爵这样的说着,然后,冲着身边的人一打眼色。
  
      立刻的,除去名为特鲁的十一个人就按照特有的队列分散开来,既隐隐的将维恩伯爵保护其中,也不会无视周围的异动。
  
      而且,看得出,保护维恩伯爵的任务更加的重要。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面无表情,行动如同机械一般刻板,空洞的双眼没有任何的光彩,仿佛是会活动的死尸。
  
      死士!
  
      看到这一幕的秦然与警长约翰同时对视一眼。
  
      两人都从彼此各自的眼中看到了答案。
  
      秦然从那位守护骑士的嘴中听说过这样的存在,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快就见到了。
  
      ‘如果遇到了死士,不要纠缠——因为,他们只打算完成任务,即使和你以命换命!’
  
      守护骑士的话语在秦然耳边回响着。
  
      不过,秦然并没有改变计划的打算。
  
      在做出这个计划的时候,秦然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打算。
  
      死士的出现,在秦然看来并不算是麻烦。
  
      身旁的警长约翰也同样如此。
  
      甚至,比秦然预计中的要好很多!
  
      至少,警长约翰虽然身上带伤,但却没有被打断腿,落下残疾之类的——秦然很明白维恩伯爵为什么这么做。
  
      对方从没有想过留下活口。
  
      一旦找到了所谓的晨曦教会留下的财富,他和警长约翰必死无疑。
  
      同样的,秦然也是这样计划的。
  
      只要‘找到’晨曦教会留下的财富,就是维恩伯爵与对方手下的死期。
  
      秦然搀扶着警长约翰走在最前面。
  
      浓郁的恶臭扑面而来。
  
      脚下滑腻腻的感觉,更是让人不愿意联想究竟踩到了什么。
  
      事实上,这里是一处半废弃的下水道。
  
      如果是真正意义上的下水道,将要比这里的环境恶劣十倍。
  
      而行走在其中的人,秦然和警长约翰,包括那些死士在内,都是面不改色。
  
      维恩伯爵的手中则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块手帕遮挡在面前,不过,面色却是异常的难堪。
  
      名为特鲁的壮汉,同样的不好受。
  
      时不时的在秦然和警长约翰的身后嘀咕着一些俚语。
  
      秦然虽然无法分别,但自然不会是什么好话。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行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恶臭越发的浓郁了。
  
      秦然的鼻子已经失去了直觉——他第一次发现,太过强大的感知,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秦然却没有丝毫的抱怨。
  
      因为,他给对方所选择的‘墓地’马上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