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恶意

第九章 恶意

在秦然接过护身符的时候,物品信息跃然出现在他的视网膜上——
  
      【名称:编织的护身符】
  
      【类型:防具】
  
      【品质:普通】
  
      【属性:当有幽灵类生物出现在你半径五米范围时,它会给与你警示!】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由灵巧双手,纯洁心灵的主人采摘日出下的蛇雾草编制而成的它提醒着你不属于人间生物的靠近,但请铭记,它只是在提醒着你,而无法帮助你抵御!】
  
      ……
  
      幽灵类生物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
  
      无非就是无形,肉眼无法可见。
  
      如果能够看到的话,在火焰、电都能够给予对方造成伤害的情况下,普通的幽灵在秦然看来并不可怕。
  
      而眼前的【编织的护身符】虽然无非让他做到这一点,但是有着提醒对于秦然来说,却是足够了。
  
      毕竟,相较于其他人,秦然有着专家级别的【追踪】!
  
      ‘你已经能够隐约察觉到特殊的存在!’
  
      在将【追踪】提升到专家级别后,这句话就出现在了最新的备注中。
  
      ‘特殊的存在’是什么?
  
      如果说在进入这个多人副本前,秦然还无法肯定的话,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肯定。
  
      就是类似幽灵、游魂等没有形体的存在。
  
      不过,备注中提到的‘隐约’却让秦然明白,专家级别的【追踪】还是有着限制。
  
      但是再加上【编织的护身符】的话,这个限制将被大大的降低。
  
      至少在有提醒的前提下,秦然能够察觉到那些无形存在的几率大大增加了。
  
      必须要获得这件装备!
  
      秦然心底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因为,既然在第四次多人副本出现了这样的怪物,那么之后的副本中必然还会有,在无法确定是否能够找到更好的装备前,眼前的【编织的护身符】就是秦然的一件必须装备。
  
      “这个护身符能够转卖给我吗?”
  
      “我可以出高价!”
  
      “我能够感觉到它上面有着能够帮助我的力量!”
  
      秦然抬头看向船长劳尔,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同样的,也不会用什么下作的手段。
  
      既有着不屑的缘故,也有着秦然所坚守的原则。
  
      所以,他提出了买。
  
      “什么?”
  
      船长劳尔一怔,他没有想到秦然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自觉的,劳尔的脸上就浮现了犹豫的神情。
  
      虽然对于秦然一行人,劳尔有着足够的敬畏,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平白无故的将自己家传的护身符卖给对方。
  
      而就在船长劳尔犹豫的时候,秦然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枚足有小指指尖大小的红色宝石。
  
      同样是来自晨曦教会千年积累的宝藏。
  
      不过,并不是能够镶嵌的【宝石】,只是普通的宝石。
  
      在秦然上次的收获中占据了绝大部分。
  
      而在这次副本中,秦然带来一部分,做为不时之需。
  
      毕竟,他所经历的副本,最普通的宝石也都是很值钱的。
  
      谁也无法保证,不会用到钱的时候。
  
      就好似现在——
  
      原本犹豫的船长劳尔,在看到这枚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光芒的红宝石时,脸上的犹豫瞬间消失不见了。
  
      他舍不得自己的护身符,也敬畏着特殊的事物,但他本质上还是商人!
  
      不然也不会为阿尔卡特监狱运输食物、药品的唯一本地人了。
  
      “能够帮助到秦然阁下,这是我的荣幸!”
  
      船长劳尔笑着回答道。
  
      秦然同样微笑起来,手指一弹,红宝石就准准的落在了劳尔上衣的口袋中。
  
      看着这样的一幕,船长劳尔的笑容中再次多了一分敬畏。
  
      虽然因为谈话,两人只间隔了四五十公分的距离,但是手指一弹就能够让手中的东西准确的落在某一点,而不会碰触到其它地方,船长劳尔可没有见识过,但他却听说过——通过时不时与阿尔卡特岛上狱警们的闲聊,在那岛上监狱内,有着一个家伙也能够做到类似的事情。
  
      而在被捕入狱前,那家伙是赫赫有名的神偷、以及越狱者。
  
      之所以因为偷盗这样的‘轻罪’被关入阿尔卡特监狱,就是因为对方实在是太能越狱了,没有任何一座监狱能够关住对方。
  
      除了阿尔卡特!
  
      一想到六人中随意一人就有着那位神偷的手段,再加上还有他所不知道的能够处理‘特殊事物’的手段,船长劳尔心底除去敬畏之外就是敬畏了。
  
      船长劳尔内心想的这些事情,秦然当然不会知道。
  
      不过,秦然心情不错。
  
      能够以这样的价格获得一件对他来说极为有用的装备,实在是太划算了。
  
      如果放在玩家之间,至少的3、5000积分才能够搞定,说不定还得搭上1、2个技能点。
  
      秦然当下就将【编织的护身符】挂在了脖子上。
  
      当然对于【编织护身符】的出现,秦然也有着更多的猜测。
  
      巧合?还是预示?
  
      秦然无法知道更多,但这并不妨碍秦然继续和船长劳尔闲聊着。
  
      做为本地人,船长劳尔实在是太熟悉阿尔卡特了,再加上有意的讨好,在渡轮即将到达阿尔卡特监狱的码头时,秦然已经可以说得上熟知阿尔卡特了。
  
      就在船长劳尔走进驾驶室接替自己的大副,让渡轮靠近码头的时候,无法无天、张伟和斯坦贝克带着自己的两个保镖走了出来。
  
      “果然很有运气!”
  
      “副本一开始就能够获得装备!”
  
      “来,让我握个手,沾点好运气!”
  
      无法无天叼着雪茄伸出了手。
  
      不过,秦然却是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
  
      而包括无法无天在内的剩余人都没有询问秦然获得了什么。
  
      这也算是临时组队的规矩。
  
      “阿尔卡特的情形大致了解了!”
  
      “以前是个传说之地,现在因为政府的推行而成为了监狱!”
  
      “杀戮与囚犯之岛……想想都觉得上面有猫腻!”
  
      “尤其是那死而复活的男爵!”
  
      “说不定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麻烦!”
  
      “还有之后出现的继承者、主教,也很可疑!”
  
      无法无天以队长的身份总结着。
  
      虽然除去秦然之外的其他人没有走出船长室,但是秦然与船长劳尔在门外的交谈,没有丝毫压低声音的意思,这自然瞒不过感知敏锐的几人,船长劳尔对阿尔卡特的讲述,几人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斯坦贝克问道。
  
      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位出身不凡的贵公子的脸色,似乎……又白了一些。
  
      不会真的是胆小吧?
  
      秦然心底嘀咕着。
  
      “当然是走一步看一步!”
  
      “我们连聘请我们的人还没看到呐!”
  
      无法无天笑着说道。
  
      这话很有道理,众人没有谁去反驳,都是静静的等待着。
  
      “诸位阁下,靠岸了!”
  
      随着船长劳尔的喊声,渡轮稳稳的停靠在了码头,秦然一行人被先邀请了下去后,船长劳尔才指挥水手们搬运物资。
  
      而秦然一行则是遇到了接待他们的人。
  
      之所以是接待,而不是聘请,那是因为眼前的人一脸的冷淡。
  
      对方和船长劳尔差不多的年纪。
  
      不过,衣着打扮却要得体的多,一身黑色的西装,擦的干净发亮的皮鞋,下巴上一撮棕色的胡子修理的整整齐齐,同样棕色的头发也是一样,而深灰色的双眼和不苟言笑的面容,则显示着对方的严厉刻板。
  
      在对方开口的时候,这样的严厉刻板更是扑面而来。
  
      “我是阿尔卡特监狱的副监狱长:斯沃克!”
  
      “我不清楚监狱中从哪里找到了你们!”
  
      “但我希望你们明白,这里不是任你们肆意妄为的地方,最好都给我守规矩!”
  
      带着简单的介绍和浓浓的警告后,副监狱长对着一旁等待多时的一名狱警招了招手。
  
      “今后的一周,他们交给你了!”
  
      这样的说完,副监狱长就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码头。
  
      “啧啧,真是盛气凌人啊!”
  
      无法无天啧啧有声的说道。
  
      “斯沃克副监狱长只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焦急了!”
  
      “平时的话,人还是不错的!”
  
      “诸位先生,我是狱警杰克.本,大家叫我杰克就好!”
  
      那位被点名的狱警走了过来,三十多岁,面容普通的模样,表情还算是和善的介绍着。
  
      不过,随即口吻就变得严厉起来。
  
      “接下来的一周,我将会配合各位调查!”
  
      “当然,因为阿尔卡特的特殊性,我希望各位在调查前和我说明,然后我会向斯沃克副监狱长说明——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相信我,这不是玩笑!”
  
      “请诸位铭记!”
  
      狱警杰克又一次的强调着。
  
      “好的,明白了!”
  
      秦然微笑着点头。
  
      一旁的无法无天、张伟默不作声,任由秦然出面和对方打着教导,斯坦贝克更是带着自己的两个保镖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将一切交给了‘佣兵’们。
  
      很显然,无法无天的‘我的说话艺术,原住民完全理解不了!’这句话,并不是虚言。
  
      而张伟则是默认着秦然之前的胜利,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诸位,请和我来!”
  
      秦然配合的神情,让狱警再次露出了微笑,当即就走在前面带起了路。
  
      从码头到监狱,路途并不长,大约三百米左右。
  
      一片的平坦,为监狱外墙上的守卫提供了良好的射击视线。
  
      而监狱内同样如此。
  
      穿过大门的秦然一行,面对的就是一个宽阔的大操场,监狱的主建筑物就在操场的正中间,被外围的围墙牢牢圈在其中。
  
      围墙上有着超过二十名荷枪实弹的守卫来回巡逻着。
  
      秦然甚至看到了两挺被架起的轻机枪。
  
      防卫森严!
  
      任何人看到都会升起这样的想法。
  
      监狱的主建筑是一栋占地面积很大的三层建筑。
  
      没有正门,只有东西两侧门。
  
      西侧的一面,同样有着一队荷枪实弹的狱警把守,而建筑物外表也没有任何窗子之类的,只是用水泥刷出了一片灰色。
  
      在东面一侧就好的多了,不仅有窗子,还有几个窗子上放着花盆。
  
      杰克带着秦然一行走进的就是东面一侧。
  
      “这里是监狱的行政管理中心,视频监控中心,狱医的医务室、狱警们的宿舍还有库房等综合楼!”
  
      “这里是你们未来一周的住宿的房间——就在视频监控中心的隔壁!”
  
      “我平时都在视频监控中心,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
  
      “三餐的话,诸位可以前往狱警食堂!”
  
      “不过,今天是诸位来阿尔卡特的第一天,监狱长吩咐大厨,给诸位准备了足够丰盛的午餐——而我也很幸运的能够一起品尝!”
  
      杰克一一介绍着,说到最后,三十多岁模样的狱警露出了一个期待的笑容。
  
      而这顿午餐,足以对得起杰克的期待。
  
      片刻后,就在秦然一行的房间内,一张圆桌上,摆放了满满的食物。
  
      焗蜗牛、牛尾清汤、烤小羊排与烤鱼、还有整只的烤鸡和一筐面包,以及一瓶红酒与饮料。
  
      “欢迎各位光临阿尔卡特——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话,但我也没有什么其它的欢迎词了!”
  
      狱警杰克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以主人的身份欢迎着秦然一行。
  
      秦然等人也纷纷举杯。
  
      不过,秦然喝的是饮料,张伟、1号、2号也都是如此。
  
      只有无法无天、斯坦贝克端起的是红酒。
  
      秦然端着饮料的杯子送到了嘴边,甜橙味中飘散着特有的清香,以及一丝别样的甜腻。
  
      而在闻到那一丝甜腻时,秦然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技能【医学.药品知识】所带来的知识,有关于毒药部分的。
  
      “别喝,有毒!”
  
      秦然急声厉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