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真相?!

第十七章 真相?!


  
      cpa300_4();    狱警杰克看向秦然的目光是惊诧的,是无法相信的。『頂『点『小『说,
  
      因为,在他的预计中,这个时候的对方应该已经被队友的伤亡牢牢锁住了注意力才对。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心底的疑问,并没有流露在表面。
  
      甚至,连目光也瞬间变成了疑惑。
  
      “2567先生,你在说什么?什么果然是我?”
  
      “我完全听不懂!”
  
      “我来这里是担心,老汤姆的同伙趁乱干掉老汤姆!”
  
      狱警杰克一脸不解的看着秦然,语气更是带着浓浓的疑惑。
  
      啪、啪!
  
      秦然亲拍着手掌。
  
      即使有了最为肯定的猜测,但看着对方的神情、语气,秦然依旧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演技真是惟妙惟肖。
  
      令人赞叹的级别。
  
      “听不懂吗?那可以看看这个!”
  
      秦然抬手掏出了那两张字条。
  
      “这是……”
  
      “之前‘神偷’给你的?!”
  
      “该死的家伙!”
  
      狱警杰克在看到秦然手中的两张字条后,立刻脸色一变,原本看起来普通却还算和善的面容,一瞬间就变得狰狞起来。
  
      他没有再辩解。
  
      因为,任何的辩解在这两张字条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尤其是,秦然出现在这里等待着他,足以说明对方已经认证了两张字条是出自谁的手笔了。
  
      “没错,我就是老汤姆的同伙!”
  
      “也是监狱长、副监狱长的同伙!”
  
      狱警杰克很干脆的承认了,他看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当然是这两位的同伙——分别各自的同伙!”
  
      “事实上,我早应该注意到的,不论是监狱长,还是副监狱长都表现出了对你的信任有加!”
  
      “而以两人看起来并不和睦的关系,这显得很奇怪!”
  
      秦然摇了摇头,惋惜自己没有更早发现对方身上的疑点。
  
      不如的话,1号、2号两人是不用死的。
  
      尽管只是临时组队的玩家,但两人却表现出了保镖应有的操守,最重要的是没有对他表现任何的敌意。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秦然并不介意救下两人。
  
      不过,很可惜是不可能的了。
  
      【玩家1号、2号死亡!】
  
      这是秦然在队伍信息记录内看到的。
  
      显然,两人就如同之前秦然猜测的那样,在那场爆炸中没有幸免。
  
      而眼前的狱警杰克,就是制造了那场爆炸的凶手。
  
      当然,还包括他们酒水饮料中的毒药,以及狱警餐厅中投放的毒药,杀老汤姆灭口都是对方。
  
      以及……那些囚犯的死,对方也是帮凶。
  
      至于凶手是谁?
  
      监狱长、副监狱长和那位老汤姆。
  
      而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那两张字条上写的明明白白了。
  
      ‘你可以过的比现在好的多,只需要你付出一些东西!’
  
      ‘自由并不是难以触及,只要你有足够打动我的东西!’
  
      第一张字条,经过秦然字迹的对比,是那位监狱长的。
  
      第二张字条,则是出自副监狱长之手。
  
      这两位阿尔卡特监狱地位最高的两位负责人,利用着职务之便,将贪婪之手伸向了那些囚犯。
  
      搜刮着那些囚犯隐藏起来的或是抢劫、或是偷窃的现金、珠宝之类有价值的物品。
  
      不用怀疑囚犯们的富有,就如同他之前检查的最后一个囚室,那个较为老实的囚犯,可是抢劫了三家银行,杀害了不下于十名无辜者!
  
      最重要的是,抢劫来的钱款只找到了三分之一不到,剩余的三分之二下落不明。
  
      对方一口咬定是挥霍了。
  
      所以,法官将对方判刑终身监禁阿尔卡特监狱。
  
      这是秦然在监狱长办公室搜寻对照笔记的时候,在那位监狱长办公桌上看到的。
  
      事实上,包括基尔芬.赫奇在内,一个月内,连续‘自杀’的六个囚犯的资料就摆在了办公桌最显眼的位置上。
  
      很明显,那位监狱长也起了一丝疑心。
  
      不过,这一丝疑心并不影响到那位监狱长对自己相当的自信。
  
      对方认为自己所作所为是天衣无缝的。
  
      打通了与监牢区的走廊,为的不仅仅是巡视方便,更多的是为‘取款’方便。
  
      在那位监狱长看来,他所在的阿尔卡特监狱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的‘宝库’!
  
      而副监狱长则发现了监狱长的做法。
  
      可惜这位副监狱长可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他瞒着监狱长也加入到了这样的‘取款’中。
  
      但,不论是监狱长,还是副监狱长,在这环节中都有一个绕不开的人:杰克,负责着视屏监控室的狱警杰克。
  
      不同于那些懒散的、通往监牢区的走廊狱警。
  
      即使狱警杰克也懒散,甚至实在监控室内睡大觉,但只需要偶尔的一眼,就足以暴露出一切。
  
      因为,监牢区一二三层的走廊,都在视频监控的范围之内。
  
      所以,那位监狱长收买了杰克,接着是发现了猫腻的副监狱长,也同样选择收买杰克。
  
      期间自然会发生一些威胁、妥协的勾当。
  
      而且,必然不会缺少改变——
  
      例如:杰克成为了视屏监控室唯一的负责人。
  
      例如:杰克也从中获利。
  
      只不过,获得的利润实在是太少了。
  
      少到了杰克不得不拉人再效仿的程度。
  
      因此,老汤姆出现了。
  
      一个杰克期待了许久的合作者。
  
      完全属于自己的合作者。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对方的欣喜。
  
      毕竟,在与监狱长、副监狱长的合作中,杰克必然是处于劣势的。
  
      这完全是不用想的。
  
      一个监狱长造成的犯人死亡,还能够称之为意外。
  
      再加上一个副监狱长时,也能够勉强遮掩过去。
  
      但有了老汤姆的加入后,可就不一样了。
  
      对方一旦开始,就没有了任何的收敛!
  
      金钱的魅力,让对方变得疯狂!
  
      秦然能够肯定一月内六次囚犯自杀事件,至少有一半出自这位的手中。
  
      “信任有加?”
  
      “别开玩笑了,如果不是我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们会多看我一眼吗?”
  
      “就好像老汤姆,在这里干了三十多年,还是那副样子!”
  
      “甚至,连养老的钱都没有!”
  
      “我可不想要变成那样!”
  
      杰克似乎是被秦然的形容词激怒了,当即练练怒吼起来。
  
      不过,下一刻,杰克就迅速的平静下来。
  
      “和我合作吧!”
  
      “干掉老汤姆!我的钱分你一半,足够你潇洒的过完下半生!”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的!”
  
      杰克这样的说道。
  
      “钱?”
  
      “我很喜欢啊!”
  
      “因为,它能够让我穿好,吃饱,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秦然缓缓的说道。
  
      杰克的脸上,则是浮现了一丝笑容。
  
      果然,钱才是万能的!
  
      杰克心底浮现着如此单纯的想法。
  
      所以,当他听到秦然接下来的话语时,脸上的笑容却是僵硬的。
  
      “但是,我更习惯以我喜欢的方式来挣钱!”
  
      “至少……这样不会让我成为金钱的奴隶!”
  
      “我可不想如同奴隶一般失去自由的心智!”
  
      秦然说道。
  
      这是秦然的肺腑之言。
  
      即使这个世界很多的时候无法辨别是非黑白,但如果可以的话,请铭记着自己最初不想要做的事情。
  
      并且,咬牙坚持下去。
  
      因为……这才是人生!
  
      秦然不知道这种最后一句.真.操.蛋.的话是谁说的。
  
      但他却不讨厌前两句。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突破了底线,那么最终他将滑向深渊。
  
      至于最后一句?
  
      他才不想要这种见鬼的人生。
  
      那感觉就像是日了汪!
  
      还是二哈那种汪。
  
      他的人生,必然由他选择。
  
      秦然看着面容僵硬的杰克。
  
      深吸了口气,迈步向着对方走去。
  
      支线任务【隐藏的同伙!】显然是完成了。
  
      主线任务,似乎也完成了。
  
      这要比秦然想象中简答的多。
  
      虽然其中发生了一些波折。
  
      “站住!”
  
      “既然你不想成为金钱的奴隶!”
  
      “那就给我去死吧!”
  
      杰克掏枪准备射击。
  
      很显然,杰克虽然听说了中午秦然一枪打掉老汤姆手中枪的事,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
  
      或者,杰克自认为比老汤姆强的多。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任何的区别。
  
      如同老汤姆一般,杰克手中的枪被秦然打掉,然后,秦然紧跟着一拳,打在了杰克的小腹上。
  
      顿时,杰克两眼翻白的倒地了。
  
      秦然一把拎起对方,向着楼下走去。
  
      即使再怎么迟钝,那位监狱长这个时候,也应该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了。
  
      而他需要将对方交给那位监狱长。
  
      完成【支线任务】。
  
      但是,有一点,却让秦然眉头一皱。
  
      【背景:阿尔卡特监狱内出现了极为异常的现象,你们做为特殊专家,被聘请前来,解决这样的麻烦……】
  
      秦然看着主线任务的背景介绍。
  
      似乎……那位监狱长也在解决的范围之内!
  
      想想对方周围聚集着几十个荷枪实弹的狱警,秦然的眉头就皱的更紧了。
  
      虽然可以说出监狱长所做的勾当,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他这个才来到阿尔卡特监狱一天不到的陌生人?
  
      换句话说,即使证据确凿,那些狱警愿意帮助他们这样的陌生人,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以换取更大的利益。
  
      无疑,后者的几率更大。
  
      “必须要突然袭击拿下那位监狱长……”
  
      秦然心底思考着自己的计划。
  
      而就在秦然完善着自己的计划时,一股灼热感猛地从【编织的护身符】上出现。
  
      秦然心底一惊。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