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状元 > 第三十六章 官司

第三十六章 官司


  
      惠娘原本都认命了。
  
      女人出来抛头露面原本就被人非议,现在又被夫家人找上门来,她想的只是别被人左右了婚姻,至于丈夫留给她的家产她也不准备争了,娘儿俩能有点保命钱回到家乡投奔亲戚也就算了。
  
      可听了沈溪的话,惠娘重新燃起希望。
  
      之前周氏总在她面前称赞老道士神通广大,沈溪入學便拜其所赐,而且随便教沈溪几个字就能让沈溪在同學之间出类拔萃,随便写个戏本就能令汀州府上下轰动,还未卜先知拿出一幅画变卖让一家人在县城安家落户。
  
      这样一个高人指点说要到衙门报官,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真的行吗?要是打官司的时候那老先生不出现怎么办?”惠娘急切地看着沈溪,现在她急需要一个主心骨。
  
      周氏这时候帮沈溪说话:“妹妹放心好了,如果老先生真肯出头帮忙,妹妹的官司一定没问题,到时候不但家产能保住,妹妹想给相公守节也能遂了心意。不然妹妹带着闺女千里迢迢回乡,家里又没亲人,不改嫁如何能活得下去?”
  
      惠娘想了想,终于点头应了。
  
      事情定下来,就要到衙门打官司。
  
      这时代打官司可不是小事,首先要找人写状纸,沈溪口中的老先生暂时不会露面,就必须得去找懂得状纸格式,先写什么后写什么了然于胸,能把事情阐述清楚并且博得县太爷好感的状师,这下子又把孙惠娘给难住了。
  
      “妹妹,写状纸不难,街上摆摊写信的那些人,应该都可以写吧?”周氏想帮忙,但在这问题上她只能胡乱出出主意。
  
      其实惠娘自己就识字,之前沈溪就见过她看方子抓药,一个女人能出来打理药铺,没有本事可吃不开。到底眼界要比周氏开阔得多,惠娘觉得有些不妥,迟疑地问道:“这……能行吗?”
  
      “先请人写写看,然后再找人指导下!”
  
      沈溪微微一笑,插话道:“姨,如果不争肯定保不住铺子,官司输了也最多是把铺子丢了,该怎么做不是很明显吗?”
  
      周氏骂道:“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屁孩插什么嘴?知道你姨心情不好,还跳出来添乱,出去,出去。”
  
      沈溪吐吐舌头一溜烟跑了,到门口时听惠娘说:“小郎说得对,不争就丢了亡夫走南闯北辛苦多年挣来的产业,打官司总归有一线希望。”
  
      这下沈溪没再停留,去了他跟王陵之藏宝贝的破房子。
  
      既然他提出那老道士会出来帮忙,状纸自然由他来写。
  
      虽然沈溪并无写状纸的经验,但却知道行文格式,再加上他熟知明朝典章制度,对于案子的关键点非常清楚,状纸叙述了惠娘母女在丈夫死后的惨状,表明惠娘为丈夫守节的决心,而重点则落在了陆曦儿这个亲生女身上。
  
      一张状纸对于沈溪来说并不难,等他写好看过觉得没有问题后,心境稍微平复了些,但依然不可避免地感到担心。
  
      在这个****的时代,打官司不是谁有理就一定赢的,何况这案子也不能说惠娘占着全部的理,毕竟法律对于祖产的定义非常模糊,全看县太爷的认知,若是遇到贪官污吏,再有理也会输了案子。
  
      不管怎么说,沈溪还是要把状纸给惠娘送去,但不能明着送,而是趁着晚上塞进药铺后院的门缝里,这样会显得更神秘一些。
  
      第二天早晨,惠娘老早就来小院找周氏说话,原来她看到了塞到门缝里的状纸。
  
      “这事儿可真稀奇,是谁知道妹妹有难,特意把状纸送来?憨娃儿,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沈溪正在往嘴里扒拉饭粒,听到周氏的话后连忙摇头。
  
      周氏看向惠娘,“妹妹,这状纸可用得上?”
  
      惠娘点头道:“我看了,状纸是高人写的,条理分明,有理有据,而且是按照一定的格式写的,拿到官府应该没什么问题。”
  
      周氏欣慰地笑道:“那就好,既然用得上,就别管是谁送来的……或者是老先生昨日见妹妹你有难,挑着需要的时候送上也未可知。”
  
      “等官府受理了案子,咱就跟陆家来人据理力争……憨娃儿,你看什么看,吃过饭先早读,上學也莫迟到了,千万别考得好就翘了尾巴。”
  
      沈溪点头应了。
  
      但今天是关乎到惠娘母女命运的一天,他心里实在放不下,到了學堂,沈溪一直惦记官司的事,放學时早早交了功课,直奔衙门而去。
  
      等沈溪到县衙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有明一代,按规矩每月会有两天固定时间开堂审案,但宁化县少有诉讼,就算村民有矛盾争执,基本都会由本乡本土的甲长和里长出面调停解决,像惠娘和陆家争产的案子竟然闹上官府,十分少见。
  
      案子由县令韩协亲自审问。
  
      百姓喜欢凑热闹,衙门外密密麻麻都是人,沈溪是个小孩子,从人缝中钻进去,恰好是开堂的时候。
  
      宁化是个小县,衙门占地面积并不大,在县衙门口里面的情形就一目了然。只见惠娘跪在悬挂有“明镜高悬”匾额的大堂里,伸出双手请衙役把状纸递上去。陆家一老一少也跪着,老者嘴里不断埋怨惠娘不遵妇道,归还祖产这样的小事竟然惊动了官府。
  
      “吵吵什么,肃静!”
  
      韩协有些不耐烦,一拍惊堂木,嘈杂的大堂内外迅速安静下来。
  
      韩协从衙役手里接过状纸看了一遍,不动声色地将状纸交给了自己的师爷。师爷匆匆浏览完,又交到坐在大堂一角矮几后面的夏主簿手里。
  
      “你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听你们的口音,不像是汀州府人氏。”韩协看了看惠娘,再看看惠娘身边长方跪石上正在大叫着“请青天大老爷做主”的陆家人。
  
      陆家老者道:“回老爷的话,草民陆有成,江西建昌府人氏,乃这刁妇死去丈夫的堂伯。早年我堂侄在外经商,为陆家置得产业,因常年离家在外,我等皆不知他已亡故,想来是这刁妇刻意隐瞒堂侄死讯所致。”
  
      “我等得知消息后,立即前来跟她讨要祖产,不想却被她反咬一口,这刁妇实在是狼子野心。”
  
      韩协皱眉道:“到底是一家人,为何不能闭门商议?丈夫死了,产业由夫家收回天经地义,陆孙氏,你且为何要告到官府来?”
  
      县老爷的话惹来门口围观百姓议论纷纷。
  
      虽然惠娘母女孤儿寡母的非常可怜,但在百姓眼中却不是那么回事。
  
      也许是这时代人对女人的偏见,女人就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竟然全都站在陆家人的立场指责惠娘不守妇道。
  
      惠娘本来还有信心一争,但到了公堂上,被韩县令质问,又被后面的百姓评头论足,她忍不住啜泣起来,连韩协问她话都不知道回答。
  
      *************
  
      ps:今天起恢复两更啦!
  
      谢谢这几天宝少爷o、laraus、银币金币、nockcount、天下纵横有我、燕天月、历史思考者、魔女麾下、潜水老虎、圣战之雄狮、老衲失羞、awindow、书友160208064741437、时空交错的孤独寂寞、落玖剑魄、赵子艾、下雨天看着大海听雨、行走之風、我爱玄幻。奇幻、无言看着我、凤日春晖、默默的橘子、企鹅店、i~know、瘋ご岢薆、隔壁小小张、神龙翔云、书友160201224831059、饭见或不见非常、情谊、不懂再说、山村俗子大大的打赏!
  
      新书期间,收藏数据非常重要,请大家轻轻点击一下收藏按钮,感激不尽!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