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状元 > 第五十五章 不顾家的老爹

第五十五章 不顾家的老爹

    沈溪对于惠娘的提议,其实是对城里其余那些药铺强而有力的反击。
  
      要想在生意场上不被欺负,就要把软弱的一面藏起来,把自己变成锋芒毕露的荆棘,谁招惹了你都要让他满手沾血。沈溪决定时不时地灌输一些生存哲学跟惠娘,告诫她如果依然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豺狼没得到惨痛的教训,回头肯定会接踵而至。
  
      很快到了腊月,天气逐渐寒冷起来,沈溪出门时也不由多穿了两件衣服。
  
      宁化县地处汀州府背面,武夷山东麓,这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春季长达四个月,后世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在沈溪的印象中应该是冬日里也暖薰薰的才对,出门最多穿件长袖外衣即可。
  
      可此时却是明朝中期,正处于冰河期的中期,福建包括沿海冬季都很寒冷,每年甚至会下三五场雪,把群山都染成一片洁白,这放在几百年后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沈溪每天持续着他几乎固定的生活,上学、放学、到药铺帮忙,偶尔他会去王家大宅后面荒废的破屋子摆弄他的字画,日子过得无比惬意。
  
      可惜的是,这宁化县终归不是富庶之地。
  
      沈溪仿作黄公望的山水画,摆在药铺隔壁的“思古斋”里一个月了也没能卖出去。平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买幅字画回去挂着冲冲门脸,花几钱银子就觉得贵了,可沈溪的画起价就在十两银子以上,因此根本就无人问津。
  
      进入腊月之后,药铺的生意清淡了许多,周氏开始有时间为家里人缝制新衣,沈溪、林黛和沈明钧都各有一套,就等着大年初一那天穿上。
  
      这天是腊月初三,周氏放心不下,沈溪放学后周氏便带着他去王家看望沈明钧。最近这两个月,沈明钧吃住在王家,一旬才回去一两次,还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沈溪其实也很奇怪老爹为何不顾家。
  
      之前闹瘟疫的时候不回家倒容易理解,毕竟主家怕府里人染上病,尽量减少家中人外出情有可原,但此时瘟疫已经过去那么久了≮∞≮∞≮∞≮∞,m.↖.c⊙om
  
      style_tt();,没道理还不放人。沈溪也曾问过,沈明钧随口主家那边太过忙碌,来来回回太过耽误时间。
  
      沈溪心想,老爹再怎么忙碌,从王家回家里也走不了几条街,路上耗时最多也就两刻钟,显然不回家时另有原因。
  
      周氏带着沈溪到了王家,王家仅仅只是派出个家丁接待,连刘管家的面都没瞧着。
  
      等人进去通传过,才有个帐房先生大摇大摆走出来,挥挥手道:“回去吧,明钧跟着老爷下乡了,过几天才会回来。”
  
      来一趟居然没瞧见沈明钧的人,周氏在王家自然不敢发作,告辞后刚走出王家的大门就开始不断嘀咕,什么你爹不顾家要离开城里也不跟妻儿老上一声,显然心里面没装着家人,听得沈溪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娘,上次爹回家是什么时候?我好像有半个月没见过爹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沈溪随意问了一句。因为偶尔沈明钧回来是在他上学的时候,所以他也不敢肯定这半个月老爹是否回来过。
  
      周氏想了想,道:“咱俩最后一次见你爹应该是同一天……那次你爹回来,连顿饭都没吃,只是撂下句话就走了,好像是主家那边要差遣他去乡下收田租……呀,不会是那次去了就没回城吧?”
  
      沈溪摇摇头:“应该不是!王家的田大多在城东一带,虽然城南的山里也有一些,但最多两三天就可以打一个来回,收田租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时间。”
  
      周氏深以为然,随即蹙眉瞪着沈溪:“你子怎么知道得那么多?王家到底家大业大,你知道王家有多少田地?”
  
      沈溪苦笑了一下,自然没正面回答。
  
      这问题其实不用沈溪刻意去调查,他跟王家少爷王陵之关系很要好,王陵之经常过来找他玩,他有什么问题王陵之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陵之到底大沈溪两岁,对家里的情况颇为了解,就算家里有几亩田土、做生意赚了赔了还有他兄长为什么坐牢都得一清二楚。
  
      王陵之有一兄一姐。
  
      兄长因为生意纠纷如今正在湖广的武昌府坐牢,这还是王家上下打的结果,不然可能要判到辽东充军。
  
      听王陵之的意思,他兄长之所以出问题,也得罪了官家人,遭到对方恶意栽赃陷害。至于王陵之的姐姐,头两年已经嫁了出去,夫家是泉州府的大商家。
  
      如今,王陵之的老爹对他很器重,一直想让王陵之读书走科举的路,而不想让他重蹈父兄的覆辙。
  
      回到巷口,时间尚早,药铺大开着门,不过里面已经没有客人了。
  
      见到周氏母子回来,惠娘走过来问道:“姐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曾见到姐夫?”
  
      周氏摇头叹气,嘴上骂道:“这个没良心的,出城去了也不跟家里一声,我们娘儿俩走一趟扑了个空,莫不是他在外面有野女人了?”
  
      惠娘赶紧道:“姐姐,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我看姐夫那人挺好的,踏实稳重,不像是有花花心思的人。再者,姐姐这么漂亮贤惠,难道你是对自己没信心,怕收不住男人的心吗?”
  
      这原本是姐妹间的悄悄话,但恰好沈溪在一旁喝茶,突然感觉似乎坐错了地方。虽然惠娘平日里把他当成是大人看待,可在一些不该的话的时候,偏偏不避忌着他。
  
      周氏有些怨恼:“过些天就要过年了,我还想跟他商量下到底回不回村去,现在找不到他人,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沈溪插话道:“娘,爹不会是不要咱们了吧?”
  
      “臭子,找打是吧?”
  
      周氏马上火冒三丈便要动手打人,沈溪正好趁此机会开溜……惠娘和周氏私房话的时候总喜欢当着他的面,他不想听,总得找个法子躲开。
  
      沈溪回到后巷的家中,林黛和陆曦儿两个萝莉都在院子里,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原来是林黛在教陆曦儿写字。
  
      林黛本来就没学几个字,此刻正用木棍沾上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着歪歪斜斜极不工整的字。
  
      陆曦儿则坐在一旁,目不斜视地看着,对于陆曦儿来,写字是件很神奇的事情,但绝对没有丢毽子来得有趣。
  
      “沈溪哥哥,你快来,姐姐在教我写字。”
  
      陆曦儿对沈溪更亲热一些,因为沈溪会哄着她、迁就她。陆曦儿跑过来话的时候,因为正在换牙,嘴里话漏风,口齿不清。
  
      沈溪看了看桌子上的字,全是再简单不过的。林黛瞅着他,心里担心自己写得对不对。
  
      沈溪笑道:“那哥哥教你写字好不好?”
  
      “好。”
  
      陆曦儿更开心了,“娘沈溪哥哥读书写字都很厉害,曦儿要跟沈溪哥哥学写字。”
  
      林黛听了稍微有些不满:“就知道你的沈溪哥哥,白教你半天了。”
  
      也许是女孩子有天生妒忌的成分在内,林黛对陆曦儿一直不怎么友好,沈溪猜想应该是跟林黛的身世有关。
  
      林黛睡着后经常做噩梦喊爹娘,但醒过来问她什么都不,显然藏有心事……从没爹没娘,又被人收为童养媳,见到个比她年纪又同样可爱的女孩子有娘疼,还有人陪着玩,心里自然会有别样的情绪。
  
      沈溪叫住林黛:“别走啊,坐下来我一起教你们识字写字。”
  
      林黛撅着嘴,不满道:“你教给曦儿的肯定是最简单的字,我都会写了,才不要跟她一起学呢。”
  
      沈溪没想到林黛居然闹起女儿的脾气。
  
      平日里林黛都在周氏面前表现得像个乖乖女,但在他和陆曦儿面前则会无端发脾气,这明林黛年岁还是有些心机的。
  
      不过沈溪并不怎么在意,林黛的身世不简单,需要他一步步去挖掘,去了解,这或许就是今世他成长的乐趣之一。
  
      ************
  
      ps:第一章送上!
  
      打赏的感谢名单会在下一章送出,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隆重推荐《明末国色江山》(书号:59418),通过首页的链接可以进去,如果大家闹书荒可以去看看!|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