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状元 > 第五十九章 议办商会

第五十九章 议办商会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转眼到了腊月十七,沈明钧果然如期回来,周氏亲自到王家那边去接人,总算是把人给带了回来,脸上的喜色远远就能瞧见。
  
  “憨娃儿瞅什么,才一个月没见连你爹都不认得了?快给你爹请安。”周氏似乎忘记了平日里对丈夫的咒骂,见到沈溪站在门口,老远就打起了招呼。
  
  沈明钧基本还是老样子,只是红光满面,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看来久了没看到妻儿这一回来还有几分兴奋。
  
  沈溪乖乖地上前叫了声:“爹。”
  
  沈明钧用手摸着沈溪的小脸蛋,高兴地点了点头,道:“这才几天不见,小郎又长高了,到里面去,我给你和黛儿买了好东西回来。”
  
  进到院子里,林黛和陆曦儿都在。
  
  林黛对沈明钧已经非常熟悉了,可陆曦儿突然见到个男人进来,不怎么有印象。自从沈家搬过来,她一共才见过沈明钧三四次,小孩子记性不好,她见到生人有些害怕,躲到沈溪身后,探出个小脑袋瓜不断打量。
  
  “这是我爹,你应该叫……姨父。”沈溪笑着跟陆曦儿解释。
  
  陆曦儿眨着大眼睛,只是躲在沈溪身后,抬头看着沈明钧却什么话也不说。
  
  周氏笑道:“曦儿不认得,就算了。憨娃儿,送曦儿回去,跟你孙姨说今天头晌我先不过去帮忙了。”
  
  沈溪送陆曦儿回药铺,到了店子里面把家里的情况跟惠娘一说,惠娘也为周氏感到高兴:“你爹回来就好,不然成天听你娘嘴上骂心里想的,这耳朵啊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沈溪嘿嘿一笑:“怎么,姨也是这样的感觉啊……其实我娘在家里念叨的更多,成天在我面前骂我爹没良心。”
  
  或者是同样的话听多了,惠娘不由会心一笑。
  
  转身正要走,沈溪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道:“姨,我听说咱们县里的韩县令很快就要往南直隶去任职了,年后新知县就会上任。”
  
  “哦。”
  
  惠娘有些不明所以,想了一想随口道,“那跟咱没多少关系吧?”
  
  “怎么能说没关系呢?要说这韩县令是通过姨你防治瘟疫有功才受到重用的,他在的话衙门那边对姨的生意自然有所照顾,他这一走,可能有些人就会打药铺的主意……其他药铺要是一起跟新县令施压,姨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惠娘听了沈溪的话,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沈溪的话不无道理,韩县令与惠娘的药铺有着利益关系,扶持惠娘的药铺就相当于维护他的政绩,自然是不遗余力。
  
  但继任者就不一样了,县令可是百里候,履新的第一件事就是得跟地方士绅打好关系,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除。而今宁化县城惠娘药铺一家独大,那些竞争对手肯定会在新县令身上下功夫。
  
  “那……怎么办才好呢?”
  
  惠娘想了半晌,觉得自己是女流之辈,根本就没办法跟那些人斗,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沈溪。
  
  沈溪建议道:“姨,你不妨把生意做大一些……这铺子规模太小了,必须得把店面扩大,要给人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然后再跟城里其他药铺的老板商议,成立商会,在新县令上任之前,姨先把他们使坏的路给堵上,只有这样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惠娘在做生意上有些天赋,可沈溪的话她还是不怎么听得懂。
  
  商会这概念,目前的大明基本是没有的,同行是冤家,彼此存在竞争关系,怎么会联合起来做生意相互照应?
  
  等沈溪把具体意思解释清楚,惠娘摇了摇头道:“他们怎么可能会听我的?”
  
  “未必未必!”
  
  沈溪淡淡一笑,指点江山道:“目前大势在姨手上,韩县令要走的消息只是在很小范围内流传,他们要生存下去,必须得听姨的。姨这个时候出手,要整合药铺其实不难。等整合完毕,就算新县令来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生意照做,姨以后说话依然有份量。若有谁不识相到新县令那里挑拨,姨有地位有人脉,县令为了维持地方稳定只能给姨面子,反而会出手惩治那些使坏的人。”
  
  惠娘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仍旧没有释怀。
  
  沈溪说的事情虽然复杂,但理解不难。
  
  现在惠娘虽然有个“女神医”的名头,但到底只是个妇人,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只要新县令上任,惠娘的生意可能就要毁了。
  
  但若惠娘主动把城里做药材生意的铺子整合,成为“商会”的大当家,那她就是城里所有药铺的掌舵人,谁再去新县令那里告状,就是违背商会这个大集体的利益,新县令只要稍微衡量就知道应该帮谁。
  
  眼下城里其他药铺的生意都不好,所有的药铺都要看惠娘的面子,正是整合药铺成立商会的大好时机。
  
  而随着药铺的整合,惠娘再以目前的小门脸来做生意就不太合适了,必须要扩大店铺的规模。
  
  惠娘思虑良久,道:“瘟疫结束不久,城里空着的铺子不少,要租不难,可咱没有人手啊。光靠我跟你娘,怎么能应付得来?雇人手的话,咱孤儿寡母的也不合适,唉……谁叫我命苦呢?”
  
  惠娘黯然神伤,目前的难题是要把生意扩大,那就需要更多的人手帮忙。本来药铺请几个人没什么难的,但惠娘是寡妇,请男人肯定不行,请女子的话哪家女人愿意跟周氏一样出来抛头露面?
  
  周氏作为药铺的股东,为人泼辣不在意这些,别家女人可就没这胆气出来了,不然肯定要被人在背地里戳脊梁骨。
  
  对此,沈溪也没什么好办法。他跟林黛还是小孩子,没法帮忙,他出出主意还行,但在一些细枝末叶上却有些疲于应对。
  
  回到家中,周氏饭菜已经做好了,一家四口围坐在八仙桌旁,开开心心地吃了顿团圆饭。
  
  吃过午饭,周氏又把两个小的赶了出来,一直到太阳都快下山了,沈明钧才兴冲冲地返回王家,周氏也满面红光地到药铺帮忙。
  
  惠娘到底还是把沈溪的提议跟周氏说了。
  
  周氏听了连连点头:“憨娃儿说的挺有道理的,新县令谁知道是个什么人?要是贪财的话,我们生意根本没法做下去!其实缺几个人手很好办,大不了咱买几个丫鬟回来,以后不但铺子有人照应,几个小的也有人照看不是?”
  
  惠娘听到这话,眼前一亮。现在没法请人,那就干脆不雇佣,而是用最直接的办法……买人。
  
  可细细一想,惠娘又有些为难:“这人……去何处买啊?”
  
  周氏看着门口,若有所思:“应该不难!咱先问问,看看城里哪里有牙婆,听说南边瘟疫严重,很多人家都走投无路,卖儿卖女的,咱把人买回来也算是给她们一条活路,以后等她们长大些,再把人嫁了,这样不是挺好?”
  
  沈溪听了心里有些异样。
  
  牙婆,是古代以介绍人口买卖为业而从中牟利的妇女,系三姑六婆这些传统女性职业中一种。通常有什么人家要卖儿卖女的,都会寻到牙婆找门路。
  
  此番瘟疫过境,岭南一代有些地方几乎是整个村子死光,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孤女投靠亲戚后下场通常都很凄惨,大多都是找牙婆卖掉。
  
  可惜周氏和惠娘都没有买卖人口的经验,只能自行寻找门路。
  
  结果一天不到,周氏和惠娘就联络到两个到宁化县城寻找买家的牙婆,都是从南边过来的,听说汀州府躲过大瘟,有些人家需要买丫鬟于是过来碰碰运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