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21.向头上扣来的黑锅

21.向头上扣来的黑锅


  
      PS:第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完全意义不明么,是因为铁牌残缺的缘故?缺失了一些字迹,难怪显得七零八碎。”
  
      燕赵歌想了想,将自身罡气一点一点灌入铁牌中。
  
      不出所料,这看似粗陋的铁牌,材质其实颇为不凡,虽然残破,但竟然也可以承受燕赵歌的罡气,远胜一般金铁。
  
      “已经达到内罡中期宗师境界的罡气强度了,那叶景如今修为不够,想来还未能打开其中机关,要留待日后。”
  
      燕赵歌不断加力,然后就见铁牌开始出现变化。
  
      淡淡的白色光辉,重新闪现,让铁牌整体亮了起来。
  
      同时,燕赵歌可以感到,铁牌的质感越发冰凉。
  
      燕赵歌此刻周身罡气鼓动,触摸这铁牌却仍能感觉到明显的凉意,铁牌的实际温度其实非常低了,普通常人甚至完全无法触碰,否则会直接冻掉手。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大破灭之前的时代里,一门名为冰海古剑的剑道,所修成之剑罡的特征,但是又似是而非。”燕赵歌目光闪动:“但却融入了其他东西,我想想,大破灭之后的时代里,八极大世界好像出过一个武圣强者,人称北海冰龙、冰龙武圣?”
  
      “大破灭之后八极大世界,走寒冰一脉路数的武者,此人该是最强的,甚至还有圣兵随身,当年生死成迷,圣兵也随之一起失踪。”
  
      燕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想道:“可以啊叶景,你还真不赖,别的不说,这运道确实可以。”
  
      “有那个暗红戒指不算,不知什么时候还捡了这么一个东西。”
  
      “说起来,大破灭之后,八极大世界很少见到龙族了,冰龙武圣当年的发迹,或许不仅仅是一门冰海古剑的剑道,可能与龙族有关……”
  
      这时,屋外阿虎敲了敲门:“公子,临渊城的许长老来了。”
  
      许川,便是广乘山在东唐国临渊城坐镇的执事长老。
  
      燕赵歌停止向铁牌中注入罡气,说道:“有请许长老。”
  
      阿虎退下后,厅堂中只剩燕赵歌和许川两人,许川不再以“燕师侄”相称,而是换了称呼:“燕少这次受惊了,总算有惊无险。”
  
      燕赵歌微微一笑:“许长老折煞我了。”
  
      这位许川,却是自己老爹一派的人了,光一个称呼,就能看出其人油滑,善于逢迎,甚至有些没节操,没下限。
  
      不过,此人顶头上司,东唐国主事长老严旭,乃是燕赵歌二师伯一派的人,许川在其压制下,仍然游刃有余,足可见其油滑外表下,能力同样不俗,并非简单的钻营之辈。
  
      无能者,也无法坐镇临渊城这样的环境复杂之地。
  
      燕赵歌问道:“不知赤灵旗主和鬼斧老人的情况如何?”
  
      许川遗憾的摇摇头:“鬼斧老人不是严长老对手,再次被严长老打伤,不过严长老也没能留住他,让他给跑了。”
  
      “赤灵旗主同样遁逃,留下隐患。”
  
      燕赵歌撇撇嘴:“东唐国虽然地处天域边陲,但本门经营多年,会这么容易让人跑掉,少不了外界暗中干涉。”
  
      东唐国地处天域最东,不管是地形还是人文,环境都很复杂,除了镇龙渊外,还与山域、火域交界。
  
      掌控山域的圣地苍茫山和掌控火域的圣地大日圣宗,对东唐国的渗透侵蚀非常厉害。
  
      尤其是广乘山与大日圣宗,在东唐国几乎每一天都在暗中掰手腕。
  
      许川说道:“不错,最可能的自然是大日圣宗,他们近些年来越发霸道。”
  
      稍微顿了顿后,许川看向燕赵歌:“对了,听说燕少你在镇龙渊中打了大日圣宗的晁元龙?”
  
      燕赵歌点头:“确有此事。”
  
      “燕少大胜晁元龙,扬我广乘山威名,此事可喜可贺,可钦可佩,不愧我广乘山年轻一代天之骄子,日后必能成就一番传奇!”许川先是肉麻的赞美。
  
      若是一个远弱于大日圣宗的宗门里,有武者打了大日圣宗的弟子,大日圣宗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但燕赵歌出身同一级数的圣地广乘山,他和晁元龙之间的交手,便只是年轻弟子间的切磋。
  
      比武输了固然没面子,但要找回颜面,也只会是相同的方式。
  
      所以燕赵歌打得晁元龙灰头土脸,许川只会高兴,但他担心的是另一方面。
  
      许川稍微有些犹豫的说道:“但听说燕少之后还将大日圣宗弟子都赶出了涡流中心区域?”
  
      燕赵歌微微一笑:“不错,消息也是真的。”
  
      看着有些担心的许川,燕赵歌摆摆手:“许长老宽心,此事与内晶炉有关。”
  
      许川闻言,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大日圣宗肯定会有反应,宗门里也会有人就此事来质询燕少。”
  
      “此外,关于那位叶景叶师侄的遇难,宗门里得到消息后,应该也会过问,不过这个想来没什么问题,毕竟纯属意外,赤灵旗主那样的大宗师出手,近乎天灾了。”谈到这个问题,许川很放松。
  
      燕赵歌仰头看了看屋顶:“有些人或许不这么想,反而正在等这个机会。”
  
      …………
  
      同样地处东唐国,距离临渊城不远的灵风谷,是一处完全由广乘山占据拥有的峡谷,这里出产大量珍贵资源。
  
      广乘山在这里负责的执事长老,名为文宁之,外观看上去乃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
  
      年岁还并不很大,前程广阔,如无意外,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双方因为离焰真火火种起了争执?叶景临死前,愤怒呼喊燕赵歌的名字?”文宁之嘴角带起几分笑意。
  
      他面前候命的武者答道:“属下从同行的年轻弟子口中获悉,确实如此,但叶景坠入深渊时的景象他们看不到。”
  
      文宁之一笑:“已经足够了。”
  
      作为带队的宗师,年轻弟子出了意外,还是在大众眼里一直有旧怨的叶景出了意外,燕赵歌很容易就被扣上一口黑锅。
  
      文宁之身旁之人,低声说道:“燕赵歌毕竟是燕长老之子,又是本门年轻一代佼佼者,若是没有真凭实据,怕是动不了他。”
  
      “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什么证据,怀疑,已经足够了。”文宁之悠然笑道。
  
      那人犹豫着说道:“燕赵歌令内晶炉重现于世,使得本门实力有了大幅度提升的可能,立下大功,便是有点错处,怕也是可以原谅的……”
  
      文宁之嗤笑一声:“内晶炉?就凭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