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23.质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晚上十二点过后,还有第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
  
  该来的终究会来,很快,东唐主事长老,和远道而来的东洲执法长老,一起驾临临渊城。
  
  同东洲执法长老一起过来的,还有东唐国国主。
  
  这位东唐国一国至尊,居然也赶来临渊城。
  
  事情在东唐发生,东唐国自然表示关注,但身为一国之君的国主居然御驾离开国都,来到国境边陲,仍然出乎所有人预料。
  
  虽然对外解释,镇龙渊潮涌非比寻常,关系重大可能危及半个东唐疆域,所以国主才御驾亲临。
  
  但落在许川、文宁之等人眼中,却感觉这位一国之君,多半是为了燕赵歌而来。
  
  执法长老到来,显然对燕赵歌不利,东唐主事长老严旭又是燕赵歌二师伯一派的人物。
  
  燕赵歌的身份摆在那里,屈打成招之类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但面对的压力显然不小。
  
  东唐国主与燕赵歌的老爹,是年轻时便结下的老交情,这次分明是给自己的世侄撑场来了。
  
  大日圣宗近年来对东唐国侵蚀严重,但广乘山仍能在东唐占据上风,东唐国主心向广乘,是最重要的原因。
  
  消息传来,许川不喜反忧,文宁之不忧反喜。
  
  东唐国主的到来,固然让燕赵歌有了帮衬,但这位大佬的到来,本身就说明燕赵歌这次要过关不容易,宗门掌刑殿那边是动真格的,以至于东唐国主都坐不住了。
  
  司空晴等年轻弟子对其中关系或许还不知晓,但也都能感觉到那山雨欲来的窒息气氛。
  
  大殿外,燕赵歌回头看他们,笑了笑:“是质询我,又不是质询你们,别那么紧张。”
  
  众人都勉强笑了笑,没有吭声,一个年轻女弟子,抱着小巧的光灵猫,壮起胆子说道:“燕师兄,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
  
  燕赵歌一笑,转身当先走入大殿。
  
  进入大殿,就见主位上并排坐着两人。
  
  一个神色平和安详,但不怒自威的老者,乃是广乘山在天东洲的执法长老。
  
  另一个中年男子,虽然身着明黄便服,但自然而然流露出王者威严,则是东唐国主。
  
  东唐国主下首,坐着一个神色严肃,身材枯瘦的老者,正是广乘山在东唐国的主事长老,严旭。
  
  严旭下首,敬陪末坐的,则是原本此地的主人,广乘山在东唐国临渊城的执事长老,许川。
  
  许川此刻目不斜视,但目光深处,隐隐有些担忧。
  
  燕赵歌入了大殿,平静的与众人见礼。
  
  见过礼后,东唐国主和严旭都没有说话,安静端坐,将质询之事交给东洲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看着燕赵歌,平和的说道:“燕师侄此次大胜晁元龙,不坠我广乘声名,首先可喜可贺。”
  
  “不过在那之后,你将昏迷的晁元龙和其他大日圣宗弟子,一起赶出镇龙渊涡流中心区域。”
  
  “交手过程中,并非简单战胜,而是刻意羞辱晁元龙,使其破相,之后更鞭打其他大日圣宗弟子。”
  
  “以上是大日圣宗的说辞,其中可有虚言?”
  
  燕赵歌淡淡答道:“基本属实。”
  
  执法长老问道:“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严旭补充说道:“现在,不是你与晁元龙个人之间比试争斗的问题了。”
  
  燕赵歌微笑着说道:“赶他们出涡流中心区域,是因为那片区域,于本门有大用,同时要保密,自然不能容留大日圣宗的人继续待在那里。”
  
  执法长老的目光看过来:“哦?”
  
  燕赵歌点点头:“那里是一片九煞汇聚之地,我需要那里做实验,提升内晶炉。”
  
  内晶炉之事,东唐国主亦知情,而且是目前广乘山以外,少有的知情人之一。
  
  执法长老问道:“那地方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吧?你的解释,可有凭证?”
  
  燕赵歌坦然答道:“我带进镇龙渊的内晶炉遗失了,实物确实没有,不过我以此炉,在短时间内炼制一件中品宝兵出来,同行的宗门年轻弟子都有旁观,可以作证。”
  
  司空晴作为众弟子中修为最高者,首先接受质询。
  
  “燕师兄所言属实,弟子和其他人当时都在旁边。”
  
  严旭看着司空晴:“你们对内晶炉了解多少?是否知道其运作原理,如何能判断当时的情况是真是假?”
  
  司空晴不疾不徐的答道:“弟子对内晶炉了解有限,确实无法判断当时情况,一切都只依照自己双眼能看见的事实陈述。”
  
  “燕师兄是否有提前准备一件中品宝兵,然后以隐藏手法替换凡兵,瞒天过海,弟子的修为无法确定,但那口乌黑长刀,确实是中品宝兵无疑。”
  
  “九煞汇聚之地对内晶炉是否有提升作用,弟子不知,但九煞汇聚之地,弟子是认识的。”
  
  众人闻言,都看了她一眼,九煞汇聚之地,一般人莫说认识,连听都没有听过。
  
  严旭看着司空晴,缓缓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东唐国主第一次开口:“依照司空姑娘描述,那地方,确实具有九煞汇聚之地的特征。”
  
  执法长老点头:“不错。”
  
  “九煞汇聚之地,并非始终存在,随时间推移,有消失的可能。”他看向燕赵歌:“关系内晶炉,拖延有可能导致错过时机,你事急从权,赶走大日圣宗弟子,不算过错。”
  
  “若确定可以进一步提升内晶炉的功效,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大日圣宗那边,自有宗门处理,不用你出面,但若大日圣宗晚辈弟子挑战你,找你切磋比试,则需你自己应对。”
  
  燕赵歌一笑:“这个自然。”
  
  虽然大日圣宗实力更胜一筹,但作为与大日圣宗同级别的圣地,广乘山纵使判定燕赵歌有过错,也是自家关起门来内部惩罚,对外肯定是硬顶,不会在大日圣宗面前弱了气势。
  
  纵使内部惩罚,像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太严厉,只是教训门下弟子不要轻狂浮躁,给宗门惹无意义的祸患。
  
  燕赵歌知道,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果然,执法长老话锋一转:“大日圣宗之事,暂时到此为止,关于本门弟子叶景在镇龙渊中身死之事,燕师侄你作为带队宗师,可有什么要说的?”
  
  严旭接着说道:“黑雾缭绕之中,你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叶景临死前愤恨不甘?”
  
  “叶景,真的是因为赤灵旗主而死吗?”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