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30.狐假虎威

30.狐假虎威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今日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阿虎进了静室内,说道:“目前得到的消息,那十叶金兰,在鹿辽山脉中,有人见过。”
  
  燕赵歌思索了一下:“鹿辽山脉吗?倒是就在镇龙渊外附近,也在东唐地面上。”
  
  “唔,闲来无事,既然如此,那就去鹿辽山脉走走吧,看看能不能把赤灵旗主再钓出来。”
  
  镇龙渊异变,鬼斧老人韩盛突然现身,又有赤灵旗主活动在侧,大日圣宗因为先前之事同样蠢蠢欲动。
  
  虽然东唐国主倾向广乘山,但广乘山在东唐只有严旭坐镇,显然已经不够。
  
  东洲执法长老职责在身,不宜久留,但广乘山也派了其他强者过来,虽然目前东唐一地风起云涌,但广乘山一派人手是不缺的。
  
  只是不知道赤灵旗主会不会再次铤而走险。
  
  至于这次吩咐手下人去寻找的十叶金兰,对燕赵歌来说,意义更加重大。
  
  燕老爹同燕赵歌二师伯,关于广乘山下人掌门的竞争,已经渐渐到了最紧要关头。
  
  燕赵歌的师祖,当代老掌门,很早以前便流露出闭死关潜修的念头。
  
  这次闭关不同以往,出关时间不定,很可能极为漫长,甚至有身死道消的危险。
  
  所以老掌门打算直接在闭关前,确立正式的接任者。
  
  对燕老爹来说,拿掉崔鑫、文宁之这些执事长老,对大局无关痛痒。
  
  现阶段,尚无法炼制灵兵的内晶炉,也只能说是增添一些印象分,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对提升燕赵歌的地位帮助更大。
  
  燕赵歌对此心知肚明,也早有准备,所以在揣摩内晶炉的同时,也在筹划另一件事。
  
  炼制一种丹药。
  
  一种大破灭之后,八极大世界从未出现过的宝丹。
  
  这件事办成了,对自家老爹竞争掌门之位来说,将是大功一件,几乎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出了宅邸,燕赵歌走在临渊城内的大街上,一边走,心中一边思索。
  
  “对了公子,还有件事,你之前让找的东西,有两种药材,在东唐一地的市面上完全断货了,俺通过东唐皇宫密库才搞到少量。”
  
  “查了一下,是因为东唐国最大丹药炼制势力,丹石阁大肆收购的缘故。”
  
  “同时,丹石阁最近突然开始售卖此前早已绝迹的疗伤圣药烟云散。”
  
  燕赵歌想了想:“烟云散,我记得是丹火神剑高哲的独门秘方,随着高哲陨落,也一起失传了。”
  
  在几大圣地渐渐确立八极大世界势力格局后,丹火神剑高哲是少有自己打拼出来的顶尖强者,昔日曾登临武圣之境。
  
  为人性格狂傲,但确实有真才实学。
  
  剑道卓绝的同时,还是当时最顶尖的炼丹圣手,丹剑双绝。
  
  只是同广乘山关系不怎么和睦。
  
  不过,此人也已经陨落多年。
  
  “可能是丹石阁机缘巧合下,得到了高哲当年留下的秘方吧。”阿虎猜测道。
  
  燕赵歌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没有太放在心上。
  
  烟云散确实是当下不可多得的疗伤圣药,但对自己来说并非不可或缺之物。
  
  走了片刻,燕赵歌心中微动,抬头望去,就见几个人影出现在街道另一头。
  
  那群人正在争论什么,虽然距离较远,但以燕赵歌的耳力,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费师弟,对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你又何必听他的!”
  
  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正一脸不忿的说道。
  
  他是随燕赵歌一起从山门出来历练的年轻弟子,燕赵歌记得其名字是蓝文言。
  
  在蓝文言身旁几人,也都是一起出来历练的年轻弟子。
  
  之前的镇龙渊历练任务结束,除了失踪的叶景以外,其他十五人,有的选择返回广乘山,有的则仍然留在临渊城,继续修练游历。
  
  在蓝文言他们面前,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蹲坐在地上,苦笑一声。
  
  “马师兄全权负责监督我们日常修练,他吩咐的事情,我自然只能照办。”
  
  蓝文言怒气冲冲:“可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去大瀑布下,半个时辰便可能出事。”
  
  “一个时辰,他想杀了你吗?”
  
  姓费的少年愁眉苦脸:“死倒不会死,像上一次一样,我昏过去后,他会把我捞上来。”
  
  旁边一人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他了,使得他特意报复你啊?”
  
  费师弟叹息一声:“以前不懂事,他贪墨的时候,我坏了他的好事,现在他自然返回头收拾我了。”
  
  “那不就得了,你又不理亏,怕他干什么,他打击报复你,你可以去向执事长老反应啊。”
  
  费师弟闷声答道:“我以前就是这么想的,后来才知道人家的背景就是执事长老,要不然他还能一点事都没有,现在来报复我?”
  
  “就算报给执事长老知道,马师兄只要说是为了敦促我刻苦修练,就可以解释过去,最多是方法激进一些,他受不了什么责罚的,之后肯定更加变本加厉报复我。”
  
  费师弟看着面前的蓝文言等人,苦笑说道:“当初为了些补助,申请离开山门到地方来,早知如此,就不来了,以前真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如今想要重回山门,也要先报告执事长老,马师兄在旁边吹吹风,我惹不起他,连躲都躲不起。”
  
  蓝文言眉头紧锁,眼前的费师弟和他当初一起入门,交情深厚,这次到了临渊城,本以为是故友重逢,谁知道老友的情况却是这般田地。
  
  思索片刻后,蓝文言犹豫着说道:“我们这次,是和燕师兄一起过来,燕师兄身份地位特殊,如果能请他说一句话,马师兄或许就不敢难为你了,你如果想要调离临渊城,也有希望。”
  
  “燕赵歌燕师兄?”费师弟双眼一亮,但很快黯淡下去:“这种小事情,燕师兄未必会管,而且我听说,燕师兄和临渊城的许长老,关系很好。”
  
  蓝文言说道:“那我们替你回报山门那边。”
  
  “马师兄只是在一些小事情上给我难受,切实的错处抓不着的,宗门有人来问,他也可以搪塞。”费师弟苦笑着说道:“算了,算了,我忍忍吧,马师兄这口气出了,应该就没事了,他也不可能真的弄死我,就当真的是在接受磨练好了。”
  
  燕赵歌静静看着这一幕,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偏了偏头:“我记忆中许川的亲传弟子没有姓马的,亲戚里也没有?”
  
  “是的。”阿虎点点头,然后退下,不片刻功夫就回来汇报:“那人叫马岳,是本门一个已故长老的子孙,许川年轻时曾经受过那个马长老的恩惠,所以照拂看护其子孙后裔马岳。”
  
  燕赵歌眉梢一挑:“许川自己手脚挺干净的,照顾恩人之后,就纵容其贪墨?”
  
  阿虎摇摇头:“时间匆忙,太确切的情况查不到,不过许川可能并不知情。”
  
  “这马岳在许川面前,又装得很是谦恭,一些小错,许川看在已故马长老的面子上,也就放过了。”
  
  “结果就被这马岳狐假虎威,导致其他人轻易不将他的事情捅给许川知道。”
  
  阿虎呵呵笑道:“典型的欺下瞒上。”
  
  燕赵歌倒没有笑,反而眯了眯眼睛:“不,以许川的精明,自己手下人和那马岳,欺瞒不了他。”
  
  “还有别人帮那马岳,只是对方的目标,其实却是指向许川。”
  
  “这马岳,一步步,渐渐变成了许川的一个破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捅个大篓子,拖累了许川。”
  
  “尤其现在许川身兼临渊城和灵风谷两地执事之位,恐怕对方已经快要准备动手了……”
  
  看着费师弟脸上勉强的笑容,蓝文言等人还待再说,一个声音突然在一旁响起:“费师弟,你怎么还不去?莫非还要师兄我在大瀑布那里等你吗?”
  
  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男子走过来,笑吟吟的看着众人,突然低笑着说道。
  
  “是啊,我就是整他,你们又能如何?”
  
  来者便是那马岳,姓费的少年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冲着蓝文言他们苦笑一声,向马岳走去。
  
  “你不用跟他走。”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司空晴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蓝文言脸上露出喜色,连忙向司空晴一礼:“司空师姐。”
  
  司空晴视线在姓费的少年,和马岳身上划过。
  
  “刻苦修练,坚毅忍耐,本是好事,师门有些长辈也会强制要求弟子接受。”
  
  “但那是出于好心,而非狭私报复。”
  
  马岳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衣,再看看司空晴白衣外罩的蓝袍,目光深处闪过一丝怨毒。
  
  他哈哈一笑:“司空师妹说笑了,我不过是和他们开个玩笑而已。”
  
  司空晴淡淡说道:“并不好笑。”
  
  马岳嘿然道:“司空师妹你是穿蓝袍的,我自然争不过你。”
  
  “不过你在这临渊城才会待多久?他又能依仗你多久?你可是没权利将他调离这里,也没权利将我调离这里。”
  
  “你走了,他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