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49.等待涅槃的凤凰

49.等待涅槃的凤凰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第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燕赵歌看着封云笙轻笑:“你有没有想过,若非她的存在,你当年即便失了太阴之体,大日圣宗也不会那么容易放弃你,肯定会尝试更多的努力,助你恢复?”
  
  封云笙一笑:“没什么想没想过,那是明摆着的事情,但与小婉本身无关。”
  
  燕赵歌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年纪比孟婉大,当年入门该更早,修为也更高吧?”
  
  “你当年才是大日圣宗参加太阴之试的首选?”
  
  封云笙坦然点头:“不错,我离山前,已经是宗师境界,小婉当时则是入微之境。”
  
  “她应该是第一次太阴之试前夕,才堪堪突破至宗师。”
  
  她看了燕赵歌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误入地狱险地,太阴之体消失,与小婉无关。”
  
  燕赵歌笑了笑:“她和你或许确实感情深厚,但这次引我来救你,又何尝没可能是出于愧疚和补偿的心理?”
  
  “又或者身为既得利益者,展现高姿态,通过帮助你而令她自己获得满足感?”
  
  封云笙一笑:“我不习惯一切都从恶意出发去揣度别人,不过我不否认,确实也存在你说的那种可能。”
  
  “只是,我相信小婉。”最后这句话,封云笙神色平静,但语气斩钉截铁。
  
  燕赵歌一笑,换了个话题:“不过,她就如此笃定你的太阴之体肯定无法恢复?”
  
  “她确定自己不会给我广乘山送一个太阴之女,日后与她争夺太阴冠冕?”
  
  “这形同资敌,她倒干得出来。”
  
  封云笙平静说道:“因为她有自信。”
  
  “不论其他圣地是否多添几个太阴之女。”
  
  “小婉她都有信心,为大日圣宗,赢回太阴冠冕。”
  
  “所以即便我恢复,她也只会为我高兴,因为我会更受广乘山重视。”
  
  “但太阴冠冕,属于她,属于大日圣宗。”
  
  “这就是她的信心。”
  
  燕赵歌闻言,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明艳而又柔弱,一对眸子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少女模样。
  
  第一次太阴之试的最终胜利者,即太阴冠冕现世后的第一个正式主人,正是大日圣宗,孟婉!
  
  按照封云笙的推测,她当时应该才刚刚踏足宗师境界。
  
  封云笙双目中流露回忆之色:“别看那孩子外貌柔柔弱弱,其实又聪明,又坚强。”
  
  “不管是身怀的太阴之力,还是自身武道天赋,都是超级天才。”
  
  “我当年是因为入门更早,修练时间更长,所以我才是首选。”
  
  “但其实如果大家同一起点,一起出发的话,我并没有十足把握占据上风。”
  
  燕赵歌一下笑出声来:“这话说的,反过来意思不就是,孟婉其实也没有十足把握能赢你吗?”
  
  封云笙扬了扬眉毛:“我不妄自尊大,也不会妄自菲薄。”
  
  燕赵歌不咸不淡的说道:“可惜孟婉第二次便失手了。”
  
  第二次太阴之试,孟婉棋差一招,太阴冠冕落入水域圣地碧海城弟子之手。
  
  封云笙神色波澜不惊:“事情我也听说了,那是因为比试前不久,小婉刚刚催动太阴冠冕在东海和一个炎魔王硬拼了一次。”
  
  “第二次比试,她是带伤出战。”
  
  “等到第三次太阴之试的时候,她会让世人知道,只要她自身不出问题,太阴冠冕就不会旁落。”
  
  “而且,涅槃过后浴火重生的凤凰,会更加耀眼。”
  
  封云笙语气平和,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燕赵歌看着她,嘴角徐徐露出微笑:“这话适用于孟婉,又何尝不是在说你自己?”
  
  封云笙一片坦然:“纵使燕师兄真有办法让我的太阴之体恢复,现在反而我起步落后小婉太多。”
  
  “我不敢说我一定能追上小婉,但如此宝贵的机会,我一定会尽我全力抓住。”
  
  “广乘山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收留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没别的废话,唯死而后已。”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她面临大日圣宗弟子威胁时,燕赵歌将萧升、晁元龙打了个灰头土脸,无疑表明了态度。
  
  至于燕赵歌个人的态度,能否代表广乘山,封云笙现在没必要多想,听从燕赵歌安排即可。
  
  燕赵歌则心情不错,对于封云笙的太阴之体,已经有了些想法,不过还需要筹划。
  
  虽然进一步开罪了大日圣宗,但一个太阴之女,对于广乘山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收获。
  
  这份功劳只要坐实了,对燕赵歌,乃至于老爹燕狄,都有莫大帮助,是大功一件。
  
  燕赵歌看了看天色:“我们走吧。”
  
  众人一同上路,燕赵歌连续下达指示,几个黑衣宗师纷纷点头听命,散开送信。
  
  虽然自己把事情揽下了,但有些人,燕赵歌还是要第一时间通知到的,比方说自家老爹,比方说自己现在在天东洲地面上的正管,广乘山在天东洲的一把手东洲长老。
  
  这次事情非小,远远不是当初镇龙渊里打了晁元龙他们那么简单,大日圣宗的反应,也无疑会激烈许多。
  
  萧升等人遁逃,肯定会有后续动作,自家广乘山越早得到消息,越有利于应对处理。
  
  除此之外,燕赵歌还特意把封云笙当初太阴之体受损的缘由提了一下,却是让人设法通知另一圣地碧海城。
  
  几大圣地中,碧海城同大日圣宗的关系极为恶劣。
  
  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之原则,广乘山和碧海城两家关系倒是很不错,近乎盟友。
  
  碧海城的太阴之女,是第二次太阴之试的胜者,接下来第三次太阴之试中孟婉最大的竞争对手。
  
  各大圣地针对别人家太阴之女的算计手段,这几年都从来没停过。
  
  对于大日圣宗的节操,燕赵歌从不信任,自然要提点一下碧海城,免得他们被坑。
  
  在山脉中穿行,走着走着,燕赵歌突然心头微动,看向远方。
  
  山间瀑布“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却掩不住一些人的对话声音。
  
  燕赵歌远远看去,就见一群人在瀑布边上,三三两两分开站立,似乎正在对峙。
  
  “是赵元他们啊?”
  
  赵元,乃是东唐国主的皇长子,同燕赵歌也很熟悉。
  
  跟他在一起的,还有皇三子赵晟,这位却是和东唐主事长老严旭走得比较近。
  
  不过,不管是赵元还是赵晟,此刻都面色不善的盯着一个少年人。
  
  那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模样,相貌同赵元、赵晟兄弟约有五分相似,也着皇族服饰,但相比赵元他们,显得简朴许多。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