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52.我也是暴脾气

52.我也是暴脾气

readx();    PS:第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
  
      对于谨王赵世烈的话,燕赵歌嗤之以鼻。
  
      这位惦记东唐皇位的谨王殿下,才不是出于好心呢。
  
      他虽然是大宗师,但在眼界见识上,却无法同燕赵歌相比。
  
      能看出赵昊实力异乎寻常,但更多的端倪就无法察觉了。
  
      在赵世烈看来,赵昊虽然强势击败两个炼体武者,可若是惹出已经是宗师的赵元和赵晟,那无疑是一招被秒的结果。
  
      事实上不仅仅是赵世烈,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这么看。
  
      他们现在看主动挑衅的赵昊,就像是看一个疯子。
  
      燕赵歌却不会这么看,赵昊想要跨越炼体与宗师的天堑仍然很难,但面对赵元和赵晟,却不会是一边倒的毫无还手之力。
  
      双方在修练的武道上差距恐怕很大,而经验眼力见识,差距就更大了,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都不为过。
  
      赵昊看赵世烈的目光,其实都多少有一些不放在眼里,只是相对于看宗师武者,稍多几分重视。
  
      赵世烈对赵昊当然没什么好感,但在他看来,赵昊可以帮助他打压赵元和赵晟。
  
      东唐国主的子嗣窝里斗,斗得越激烈,越势均力敌,对赵世烈而言自然越好。
  
      赵昊本来平平无奇,这时异军突起,对赵世烈来说,正是一颗好棋。
  
      至于说赵昊日后会比赵元更强,影响到他赵世烈的地位,那是另外一方面的问题了。
  
      说到底,赵昊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炼体武者而已。
  
      “我东唐国在天东洲最出名的是什么?炼丹炼药么,比比这个不就成了,不伤和气。”
  
      赵元和赵晟也并非纨绔子弟,整个东唐皇室上下,炼丹炼药都是一把好手,和习武理政一样,属于传统。
  
      东唐地面上最大的炼丹炼药势力丹石阁,其实就是皇室站在背后。
  
      “赵世烈作此提议,显然对赵昊有一定了解,这却有趣了。”燕赵歌没说话,冷眼旁观,看着赵世烈表演。
  
      赵元、赵晟也想到这一点,多少有些犹豫,但却不好示弱。
  
      他们俩,一个是皇后之子,一个是贵妃之子,而赵昊生母只是个宫女。
  
      二人自幼成长环境和教育环境都远胜赵昊。
  
      比武道,宗师打炼体武者,再怎么说,赢了也没什么可光彩的。
  
      两人看了赵昊一眼,都点点头,当即表示同意。
  
      虽然赵昊武道实力突飞猛进,但赵元二人还真不信赵昊在炼丹炼药上都可以胜过他们。
  
      赵世烈微笑说道:“丹石阁首座供奉长老,王老先生正好也在这里,燕公子家学渊源,见闻广博,本王也略通丹道,和王老先生三人一起,可以为你们做点评,这机会也是难得。”
  
      燕赵歌不置可否的一笑,远处一些武者则拥护着着一个老人走过来。
  
      见了这老人,赵元、赵晟都当先问好:“王老,您好。”
  
      唯有赵昊,仍然站在原地,只是淡淡冲老人一颔首。
  
      王老先生不仅不以为忤,反而也向着赵昊点点头。
  
      赵元和赵晟见状,心里顿时打了个突。
  
      而接下来,当王老先生明白情况后,更是摇了摇头:“这还有什么可比的,十六皇子的炼丹之术,犹在老夫之上。”
  
      “他这个年龄,这个修为,炼丹术之高,实属老夫生平仅见。”
  
      他身份特殊,脾气也直,说话有些无所顾忌。
  
      此言一出,赵元和赵晟尽皆骇然。
  
      东唐国地面上,能跟眼前这个老者比炼丹术的人,也就只有东唐国主了。
  
      连谨王赵世烈这个大宗师,都逊色于只是宗师境界的王老先生。
  
      赵昊神色淡淡的,简单说道:“宗师境界,你的炼丹术水平,也可以算不错了。”
  
      赵世烈脸上露出笑容:“这却是本王也不了解的情况了,想不到我东唐在这方面,出了千里驹。”
  
      “你不知道才见鬼了。”燕赵歌不为他人察觉,飞快的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你出这么个主意?”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燕赵歌的视线在赵世烈和赵昊之间划过,最后落在那丹石阁大供奉王老先生身上。
  
      赵元和赵晟脸色都有些难看,赵昊傲然一笑:“比炼丹,二位皇兄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要不然还是比武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燕赵歌,这时开口说道:“诚如谨王殿下所言,些许小事,没必要伤了和气。”
  
      “就比炼丹好了。”
  
      赵元诧异的看向燕赵歌,连赵世烈也有些例外。
  
      燕赵歌径自说道:“不过既然我等恰逢其会,何不给这场比试添点彩头?”
  
      赵世烈微微蹙眉:“哦,不知赵歌要押那一边。”
  
      如果燕赵歌押赵昊,赵世烈心里就要犯嘀咕了,在他看来,这就不仅仅是一场赌局。
  
      而是燕赵歌,乃至于燕赵歌背后的燕狄,在东唐国主的子嗣中,要放弃赵元,转而扶持赵昊的信号!
  
      赵元神色不变,但目光分明在紧张的看着燕赵歌。
  
      “我押赵元世兄。”燕赵歌干脆的说道。
  
      赵元松了一口气,其他人则更加困惑不解,赵世烈说道:“承王老先生一语道破天机,本王自然更看好赵昊皇侄。”
  
      燕赵歌点头:“那就成了。”
  
      “不知赵歌想赌点什么?”
  
      “我赌谨王殿下,在丹石阁占的份子。”
  
      赵世烈闻言,目光猛然一闪,紧盯着燕赵歌。
  
      丹石阁日进斗金,不仅占据东唐国本国的丹药龙头地位,更是东唐对外最大的贸易进项。
  
      背后最大的东家,正是东唐皇室,最大主导者自然是东唐国主,但赵世烈在其中也占有很大比重的份额。
  
      宝药烟云散现世,更是带来巨额利润,甚至开始挤压整个天东洲同类型丹药的市场。
  
      其他人则是齐齐一惊,小小比试,赌注竟然这么大,也未免太草率了吧?
  
      但仔细一想,以燕赵歌的身世背景,赵世烈的东西,又有其他什么是燕赵歌看得上的?
  
      如此想来,众人尽皆释然,只是心中难免感慨。
  
      有个牛逼的老爹,真舒心啊……
  
      “至于我的赌注,想来谨王殿下也会很感兴趣。”说罢,燕赵歌一挥手,下品灵兵辉日轮出现在身前。
  
      赵世烈脱口而出:“萧升的辉日轮?!”
  
      其他人尽皆大惊:“大日圣宗萧升的护身灵兵?怎么会……”
  
      怎么会在燕赵歌手上?!
  
      难道说……
  
      燕赵歌平静的说道:“萧升败给了我,这东西自然成了我的战利品,我就用这个和谨王殿下赌,应该够分量吧?”
  
      赵世烈呼吸变重,就算是对大宗师修为的他来说,灵兵也是极为难得的宝物。
  
      自己在东唐经济命脉中所占份额,其中不仅有经济价值,而关系到日后皇位的长远问题。
  
      两者很难准确对比其中价值。
  
      但那灵兵是萧升之物,此刻却落到燕赵歌手里,对萧升而言无疑是巨大耻辱。
  
      赵世烈若能帮助弄回来,无疑是一个天大的人情,且不说萧升如何,萧升背后站着的人,乃是大日圣宗的太上长老。
  
      只是,眼见燕赵歌知晓赵昊的炼丹术很高超,却还敢提出如此赌注,赵世烈难免心中打鼓。
  
      这要是多么巨大的信心,才敢这样迎难而上?
  
      理智告诉赵世烈,最好不要跟燕赵歌赌。
  
      其他人也都震惊的看着燕赵歌,没有想到外罡后期修为的萧升,竟然败给燕赵歌。
  
      唯独只有赵昊,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燕赵歌缴获萧升的辉日轮意味着什么,仍然一副淡淡不屑一顾的神情。
  
      或许他明白其中含义,但仍然没有看在眼里……
  
      赵世烈意图利用他的心思,他未必不懂,但他同样不在意,日后自有回报时。
  
      赵昊看看燕赵歌,冷哼一声:“哼,广乘山,广乘山出来的人……嘿嘿!”
  
      “谨王叔,既然他要赌,那就赌好了。”赵昊平静说道,然后一甩袍袖,一个小巧的丹炉直接落在地上。
  
      丹炉中火苗毫无征兆冲起,几许淡淡青烟在空气中升腾,竟然渐渐凝结出山川之象。
  
      看见这一幕,其他人都有些茫然。
  
      王老先生却猛地瞪大眼。
  
      赵世烈则眼前一亮。
  
      “有才,任性,狂傲,不过……”燕赵歌嘴角轻轻一咧:“……不过,也够二的。”
  
      “小子,很不凑巧的是,我也是这种不服就干的暴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