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58.非同小可

58.非同小可

    听闻林玉芍有可能死在兜率掌这门武道之下,燕赵歌心中反而有拨云见雾之感。
  
      如同严旭知道燕赵歌修习兜率掌一样,燕赵歌同样知道这位东唐主事长老,也会这门武道。
  
      只是燕赵歌觉得,那老头应该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为了坑他燕赵歌,就直接亲手打死林玉芍。
  
      不过,即便不是严旭杀人,这栽赃陷害和传播谣言之事,背后也少不了他的身影。
  
      林玉芍的尸身由严旭手下人发现,现在又是他们看管,想动手脚,再容易不过。
  
      如果不是严旭等人动手,那么会是谁杀了林玉芍呢?
  
      不期然间,燕赵歌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人。
  
      “应该不至于吧……”燕赵歌稍微眯缝一下眼睛,目光转冷。
  
      “还说赏你一顿狠的然后交给宗门,但你真要是丧心病狂到这个程度,我就省点事,直接一步到位送你下轮回。”
  
      很快,阿虎回来了,一见面,燕赵歌当即问道:“找到叶景那小子了吗?”
  
      阿虎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一对大手:“公子,俺尽力了,那附近的几条暗河,每条俺都追了足有几百乃至上千里。”
  
      “那小子完全没有脱离河水,就在暗河里被冲着走,等俺找到些痕迹的时候,已经过去太长时间。”
  
      “他应该已经出了鹿辽山脉,这样一来天大地大,俺也不好找他了。”
  
      燕赵歌倒没有责怪阿虎,而是摆了摆手:“没找到就没找到,那寒潭塌方,地下暗河四通八达,倒也不怪你。”
  
      “但不要停,继续找。”
  
      听闻了林玉芍的消息和流传的谣言,阿虎咂咂嘴,好歹相识一场,也有些不是滋味:“谁对林姑娘下此毒手啊?”
  
      两人一边走,一边回到人群附近。
  
      阿虎好奇的看向封云笙。
  
      封云笙大大方方的朝他挥手,阿虎愣了愣,也挥挥手。
  
      阿虎看着燕赵歌,憨憨一笑:“不过说到因为公子和司空姑娘走得近……公子你应该没动念头吧?”
  
      “进鹿辽山脉前,没见你对司空姑娘有想法。”
  
      “但话说回来,司空姑娘真挺漂亮的,公子你有没有考虑吃掉她啊?”
  
      燕赵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还有,公子,你从哪里又拐了这么漂亮一姑娘啊?”阿虎偷偷凑到燕赵歌跟前,眼角瞄向封云笙,小声问道:“这个吃掉没?”
  
      燕赵歌翻了个白眼,伸手给了阿虎后脑勺一下。
  
      封云笙抱着自己养的小黑狗肉肉,这时转过头来,一本正经。
  
      “还没被他吃掉呢,我还是黄花闺女。”
  
      “咳咳……”刚刚挨了燕赵歌一下还没有缓过劲来的阿虎,顿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疯狂咳嗽起来。
  
      燕赵歌嘴角抽搐两下:“……黄花闺女跟男人讨论这些,这么气定神闲,兴致勃勃?”
  
      封云笙摸了摸肉肉的绒毛,满不在乎:“要不然呢?被男人调戏的脸红心跳,得寸进尺,最后要么掉头逃跑,要么提刀砍人?”
  
      “又或者假装没听见,云淡风轻,充耳不闻,任由人评头论足,唾面自干?”
  
      燕赵歌看向她,封云笙点点头:“从山门出来这两年,我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和事。”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为了躲开萧升他们的追捕,深山老林我待过,藏身市井之间,也是常有的事情。”
  
      燕赵歌摇头失笑,阿虎看着封云笙,嘿嘿笑着,冲她竖个大拇指。
  
      封云笙笑着,也冲阿虎比了个大拇指。
  
      “至于说我是被你家公子从哪里拐回来的,那就是一个英雄救美的动人故事了。”
  
      “燕公子大发神威,暴打大日圣宗初阳四杰中的两人,救下我这个小小弱女子。”
  
      阿虎一愣,转头看向燕赵歌:“两个?除了晁元龙之外……”
  
      “还有萧升。”燕赵歌不在意的说道:“具体你问他们好了。”
  
      听完燕赵歌同晁元龙、萧升的交手,和燕赵歌晋升外罡中期宗师后,阿虎一脸崇拜的看着燕赵歌。
  
      “公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马屁少拍,要拍,也先把你的表情弄得真诚一些,别那么假。”
  
      一行人说着,向东唐国都行去。
  
      不过走到半路上,身后突然有人追来,却正是东唐主事长老严旭。
  
      他自然不是因为燕赵歌撅了他的面子,就巴巴追来要算账,而是也接到东洲长老的传讯,在东唐国都碰头。
  
      严旭看着燕赵歌问道:“东洲长老来东唐,所为何事?”
  
      燕赵歌淡淡笑道:“严长老为何会来问我?我也是赶去东唐国都,和东洲长老会合。”
  
      严旭目光变得森冷,上下打量燕赵歌:“大日圣宗近些天来,显得躁动不安,怕是与此事有关。”
  
      “有消息,甚至连大日圣宗山门那边,似乎都被惊动。”
  
      “你这次,究竟惹下了什么事?”
  
      燕赵歌对严旭森冷的目光,仿佛毫无所觉:“东洲长老想来也给过严长老您指示,他老人家想必有自己的考虑,我若是随便多言,难免不美。”
  
      言下之意,该你知道的,东洲长老自然已经告诉你了。
  
      不该你知道的,你也别来我这里打听,我没必要跟你汇报。
  
      严旭漠然看着燕赵歌,徐徐点头:“很好。”
  
      东洲长老此前只吩咐他戒严,谨防大日圣宗中人,同时确保燕赵歌一行人的安全,其他一切,和燕赵歌一起到了东唐国都后再面谈。
  
      其中特别提到是确保燕赵歌一行人的安全。
  
      想到这里,严旭的目光便落在封云笙身上。
  
      燕赵歌进鹿辽山脉前后,身边人员唯一的变化,便是她了。
  
      “东洲长老这边的事情结束后,其他一些事情,你也需要解释说明一下。”严旭最后放下一句话。
  
      燕赵歌神情不变:“有劳严长老费心。”
  
      众人来到东唐国都景阳,广乘山负责天东洲的东洲首座长老,已经先一步到达。
  
      东洲长老此刻就在严旭原本坐镇的宅院中等候燕赵歌等人的到来。
  
      这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银发老者,精神矍铄,不给人苍老之感。
  
      东洲长老目光炯炯,在众人进来的第一时间,视线就落在封云笙身上。
  
      他细细打量封云笙一眼后,目光重新落在燕赵歌和严旭身上。
  
      “赵歌,详细说说事情经过吧。”东洲长老开口说道:“山门那边也大受震动,要派人过来。”
  
      严旭听到这里,目光顿时微微一闪。
  
      东洲长老都无法完全做主,要惊动山门那边?
  
      燕赵歌这次搞出来的事情,当真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