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62.硬顶回去

62.硬顶回去

    PS:今日两更,明天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两个大宗师强者,交手之下,周围环境的天象气候都为之改变,范围波及方圆百里。
  
      所幸景阳城自有大阵,将他们掀起的风暴禁锢在有限空间内。
  
      但就在这一片空间中,已经是打得翻天覆地。
  
      “广乘山,是执意要与我大日圣宗做对了?”
  
      正在这时,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景阳城上空响起。
  
      下一刻,一轮更大的金色太阳,与天空中出现。
  
      这轮太阳出现,金袍老者所化的太阳,阳光顿时黯淡下去。
  
      而严旭兜率掌掌力所化之紫色火焰,更是瞬间就要熄灭!
  
      严旭闷哼一声,兜率紫火凝结而成的丹炉,几乎在一瞬间就布满裂纹,然后碎裂。
  
      丹炉破碎化为流火,在空气中跳动几下,便也要熄灭。
  
      那第二**日高悬于天上,竟然与天穹真正太阳争辉,一时间,仿佛两个太阳一起在天空中照耀东唐国都景阳城。
  
      景阳城自身大阵,这一刻再不像面对严旭和金袍老者时那么轻松。
  
      虚空中一道道灵纹亮起,不堪重负的扭曲着。
  
      地面上大宅中,秦长老坐在椅子上,双眉渐渐竖起:“抖威风,来错地方了。”
  
      宅院里陡然间一道恢宏刀气冲天而起。
  
      刀气所过之处,两个太阳带来的酷热感顿时下降,整个天地都变得凉爽起来。
  
      凉爽之后,则是一片森寒!
  
      秦长老的身形这时也出现在大宅上方,看着那****日怒目而视。
  
      他一声低叱,风起云涌,天地空间扭曲,仿佛出现一把无形巨刃,将面前虚空破开裂缝。
  
      裂缝向着第二**日蔓延,欲将之一起斩破!
  
      “太上八极,混元一气神刀?”金色大日中响起宏大声音。
  
      下一瞬间,这金色大日不退反进,向着秦长老砸落!
  
      犹如太阳西斜,万丈光芒坠地,要焚灭人世!
  
      正是大日七法之一的西斜焚天刀!
  
      犹如落日西斜般的金色刀光上,陡然亮起一个巨大神符,浩大繁复,仿佛要笼罩整个景阳城。
  
      秦长老催动的混元一气神刀,所化斩天裂地之无形刀锋,也亮起一个巨大神符。
  
      双方力量再上一层楼,对撞在一起,引得景阳城仿佛要破碎一般。
  
      这时,景阳城中响起一个东唐国主的声音:“两位要交手,选别的地方,想拆了我东唐的国都吗?”
  
      景阳城大阵猛然一亮,交织的灵纹越发清晰凝练。
  
      大阵开始全力运转,力量节节提升。
  
      秦长老停下刀气,哼了一声:“有人想无事生非,老子就奉陪到底,当我广乘山好欺负不成?”
  
      那****日悬停在天上,从中传出声音:“赵世诚,你要插手我圣宗和广乘山的事情?”
  
      东唐国主赵世诚平静的声音自景阳城大阵响起:“东升君言重了,两大圣地之间的事,我东唐自然不好置身其中。:
  
      “但你们在景阳城动手,朕恐怕难以坐视不理。”
  
      宅院之中,燕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原来是大日七子之一的东升君,不过我记忆中东升君几年前刚刚换过人。”
  
      在大日圣宗崛起的岁月中,有七个杰出强者,被并称为大日七子。
  
      名号与大日七法相同,即破晓、东升、中天、普照、西斜、夕照和暮光。
  
      后来大日七子成为定式,有人陨落或者隐退,便有人接替和继承。
  
      燕赵歌转头一看,封云笙表情有些古怪。
  
      见燕赵歌看她,封云笙摇摇头:“我师祖就是上一代东升君,师祖陨落后,当代东升君接替,就是外面那位了。”
  
      “现在的大日七子中,他最年轻,资历也最浅,但一身修为艺业,也惊世骇俗。”
  
      天空中的大日渐渐消失,现出一个身着金袍的中年男子,正是当代东升君。
  
      东升君盯着秦长老,然后目光扫视下方的景阳城,徐徐说道:“有人收容我圣宗叛逆弟子,我自然要过问。”
  
      “交人,道歉赎罪。”
  
      “否则,那就战。”
  
      秦长老高大的身躯屹立天空中,神色丝毫不变:“老朽已经说过,这里没有你要的人。”
  
      “你要战,那就战,老朽别的没有,一把刀,一对拳头,陪你战到底。”
  
      东升君身旁的金袍老者愤然说道:“我圣宗弟子亲眼看着你广乘山的燕赵歌,将那逆徒带走,岂是你几句话就能推脱干净的?”
  
      严旭站在秦长老身后,一脸漠然:“你说是就是了?”
  
      “老夫还说你大日圣宗盗了本门宝物呢,速速交还。”
  
      东升君双目中有金光闪耀,刺得严旭遍体生疼:“饶舌,找死!”
  
      秦长老踏前一步:“要抖威风,回你大日圣宗的普照峰抖去。”
  
      这时,燕赵歌的声音自大宅中传出。
  
      “东升君当面,广乘山燕赵歌这里有礼了。”
  
      “鹿辽山脉中,我确实同贵宗弟子萧升、晁元龙交过手,也见过贵宗要找的封牧歌。”
  
      “不过那之后,我和封牧歌就没什么交集了。”燕赵歌淡淡说道:“只是此前,我们聊了聊,倒是让我知道一些趣事。”
  
      “例如,某个在八极大世界声名远扬的圣地中,竟然藏污纳垢,纵容门下某个太上长老的外孙,玷污霸占同门女弟子。”
  
      “霸占不成,反而包庇凶徒,打压那个女弟子。”
  
      “最有趣的是,某个好色如命的人,当真应了天理报应,被断了子孙根……”
  
      燕赵歌悠悠说道:“以后倒是不用担心再出这种事情了。”
  
      “一派胡言!”东升君冷冷说道:“就冲你毁谤我圣宗清誉,今天将你击杀在此,也没人能说什么!”
  
      “你爹燕狄不服,让他来普照峰吧,看看他能不能活着走到山顶?”
  
      说罢,便是一掌拍下。
  
      秦长老豪笑一声:“自己处事不公,不会教导弟子,让人跑了,还是多检点一下自身吧!”
  
      “这里还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双方再战,东唐国主一言不发,景阳城大阵激发,向着两人同时压迫过去。
  
      毫无疑问,他自然是拉偏架,向着燕赵歌这边。
  
      虽然得罪不起大日圣宗,平时在两大圣地的交锋中也是尽量周旋平衡。
  
      但事情涉及老友燕狄的独子,赵世诚毫不迟疑的站队选边,冒着大日圣宗带来的巨大风险,不做任何骑墙打算。
  
      东升君目光冰冷,放在平时,景阳城大阵完全奈何不了他。
  
      但他现在与秦长老激战的时候,分心之下景阳城大阵的威力就显现出来。
  
      秦长老如同主场作战,让本来与之势均力敌的东升君越来越落下风。
  
      “好,很好!”东升君退出战场,转头看了景阳城一眼,不再多言,重新化身大日,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