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63.已经不是外罡初期

63.已经不是外罡初期

    东升君被迫退走,秦长老向着远方东唐皇宫颔首致意:“赵国主,多谢,此情我广乘山记下。”
  
      “大日圣宗如果找东唐的后账,我广乘山会代为承担。”
  
      东唐国主赵世诚的声音远远传来:“秦长老客气了,广乘山才是天域之主。”
  
      虽然赵世诚看不见,但大宅中的燕赵歌起身遥遥一礼:“给世伯添麻烦了。”
  
      秦长老和严旭回到大宅中,重新落座。
  
      “只是东升君过来,说明大日圣宗还没有将此事放到迫在眉睫的地步。”
  
      严旭缓缓说道:“他们目前在意的,还只是门下弟子叛逃,被本门庇护收容。”
  
      “而不是一个太阴之女外流,更可能被我广乘山收下。”
  
      一边说着,严旭的视线看向燕赵歌和封云笙。
  
      燕赵歌点点头,严旭这番分析倒是没错,与自己的推断不谋而合。
  
      封云笙经过大日圣宗众多顶尖强者联合诊断查探,所有人都得出太阴之体彻底废了,无法恢复的结论。
  
      否则也不会有当年的事故,更不可能现在让燕赵歌和广乘山捡了漏。
  
      秦长老言道:“这对本门而言,是一件好事。”
  
      如此一来,大日圣宗的动作,不至于太过激烈。
  
      虽然不惧大日圣宗,但不到必要时,广乘山也不想与之开战,两大圣地之间的碰撞,结果很可能变成谁都无法控制的场面。
  
      大日圣宗毕竟实力更强,广乘山自然更乐意发展自身,等到实力更加雄厚,再与大日圣宗真正掰手腕较量。
  
      所以严旭出去后,虽然态度强硬,动手也不含糊,但第一时间咬死不承认自家收容了封云笙,给大日圣宗多少留了个台阶。
  
      连更强硬,更刚直的秦长老,也默许了这一说法。
  
      此刻一致对外,燕赵歌当然不会给自家长老拆台。
  
      大日圣宗弟子封牧歌,自然是和自己,和广乘山再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不过,野生的太阴之女封云笙嘛,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你说长的一模一样?
  
      天大地大,无奇不有,人有酷肖相似,又不是第一次见到。
  
      长这么美,还生得一模一样?
  
      那也不是没可能的不是吗?说不定是自幼失散的双胞胎姐妹呢……
  
      总之,要人没有,要打就打。
  
      给你梯子,你下了,大家就此相安无事,你不下,那咱们就硬钢。
  
      严旭说道:“上次太阴之试,孟婉失手丢了太阴冠冕,太阴冠冕落到与大日圣宗不和,与本门交好的碧海城手中。”
  
      “他们的宗主此前闭关,一直不出,如果不是极为重大的问题,大日圣宗最近也不会希望同本门死磕到底。”
  
      秦长老看向封云笙:“关键就在这位封小友身上了。”
  
      “为各方面考虑,你都不适合继续留在东唐,留在天东洲。”
  
      “山门那边来人到了之后,送你返回广乘山。”
  
      秦长老又看向燕赵歌:“赵歌你也一同回去,大日圣宗这次受挫,接下来很可能针对你。”
  
      “回山之后,你专心帮封小友恢复太阴之体。”
  
      燕赵歌答道:“多谢长老关心,不过我准备在东唐继续停留一段时日,有些事情还需要准备。”
  
      “送封师妹尽快回山即可,我处理完手头事情再返回。”
  
      “这段日子我会减少外出,低调行事,不给大日圣宗机会。”
  
      秦长老微微蹙眉:“你还有什么事情?”
  
      燕赵歌未及回答,一旁的严旭缓缓说道:“他确实还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
  
      秦长老目光看过来,严旭说道:“本门弟子林玉芍,在东唐遇害,行凶者使用的武道,是本门嫡传兜率掌。”
  
      “林玉芍,这个名字,老朽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赵歌……”秦长老语气没有波动,视线则重新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神色沉稳的点头答道:“是弟子带她回山,引荐拜入本门的。”
  
      “她的故乡,和叶景一样,也是天东洲东唐国。”
  
      “我同她之前,是情侣。”说到这里,燕赵歌就有些无语。
  
      林玉芍遇害,燕赵歌心中也有些叹惋怜惜,毕竟是一条生命。
  
      其所作所为对错不论,至少没有到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的地步。
  
      但严格说来,两人连话都没说过一句,仅有的了解源于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像看幻灯片一样。
  
      不算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燕赵歌甚至还没当面见过她真人。
  
      说自己多么悲伤,有人信吗?
  
      可在其他人眼中,两人就是情侣,所以燕赵歌也只能面带悲容,徐徐说道:“我在鹿辽山脉的时候,便已经收到消息。”
  
      “只是那时有重任在身,只能先公后私。”
  
      “现在封师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我请命亲自追查真凶,告慰林师妹在天之灵。”
  
      严旭看着燕赵歌,漠然说道:“依老夫看来,你还是避嫌为妙。”
  
      燕赵歌看向严旭,严旭毫不在意:“临渊城那边,有诸多传闻,对你都很不利。”
  
      秦长老皱眉问道:“什么传闻?”
  
      严旭答道:“传闻燕赵歌和另一位年轻女弟子司空晴,在镇龙渊之行中,越走越近,平日里过从甚密。”
  
      “林玉芍便是听了这个消息,才坐不住,急匆匆赶来东唐。”
  
      他话没说全,但秦长老已经听明白其潜台词:“这样的传闻,并不足为信。”
  
      “林玉芍虽是东唐人,但并没有什么仇家。”严旭说道:“而林玉芍死于本门嫡传兜率掌。”
  
      他看向燕赵歌:“老夫亲自检查过,出手之人,该是外罡初期宗师修为。”
  
      “血魂回光仪式,只在当事者双方都活着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
  
      “若双方做过事先沟通,抱定同一想法,亦可得到预定结果,所以你和你的人,和这位封小友都不适用。”
  
      “如今林玉芍身亡,也是死无对证。”
  
      严旭转头看向秦长老:“现在说什么都还言之尚早,但老夫以为,此事燕赵歌至少应该避嫌。”
  
      秦长老闻言,缓缓点头。
  
      燕赵歌则噗嗤一笑。
  
      秦长老皱眉:“赵歌,注意场合。”
  
      燕赵歌收敛笑容,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外罡初期宗师的话,我已经不是了呢。”
  
      说罢,他罡气外放,炼气成兵,悬浮于自己身体周围。
  
      严旭忽的站起身来,差点掀翻身后的椅子。
  
      燕赵歌此前一直没有出手,罡气内敛,以至于他现在才发现燕赵歌竟然已经是外罡中期的修为。
  
      “可是……怎么可能?!”严旭膛目结舌:“他不久前才在老夫眼皮子底下刚刚从内罡突破到外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