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66.再不能拿老眼光看人

66.再不能拿老眼光看人

    ps:求推荐票!求会员点击!新的一周,新的开始,我们距离页会员点击榜和推荐榜并不远,虽然这两个榜都是强手遍地,但让我们携手并肩向上冲!今天仍然是三更!
  
      赵世诚看着燕赵歌,徐徐点头:“赵歌本就天资出众,如今看来,以前竟然还未展露全部潜质。  w?ww.”
  
      “今日方才真正露出峥嵘,也可以说是另一个角度的厚积薄了。”
  
      燕赵歌向赵世诚拱手:“世伯过奖了。”
  
      “倒是这一次,有劳世伯了。”
  
      赵世诚和秦长老联手逼退大日圣宗的东升君,无异于在广乘山和大日圣宗之间做出明确选择。
  
      东唐是天域天东洲的一部分,一直以来都靠拢在广乘山麾下。
  
      但毕竟如今大日圣宗势大,东唐国与大日圣宗掌控的火域领土直接接壤。
  
      两大圣地之间彻底开战,顾虑重重,但大日圣宗要对付东唐国,却易如反掌。
  
      哪怕事后广乘山找后账,但东唐国若是蒙受了损失,却也是切切实实的灾难。
  
      物质损失乃至于领土损失,都有补偿和追回的可能,唯独人死不能复生。
  
      赵世诚摇摇头:“这次丹石阁变革,本就要赶世烈出局,跟大日圣宗表明态度,也是迟早的事情。”
  
      “朕一直心向广乘,大日圣宗也不是不知,只不过这次是将一切都摆到台面上而已。”
  
      自己老友的独子,在东唐地面上受到威胁,赵世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无论如何,他都会力撑燕赵歌到底。
  
      秦长老当即再次表态:“情况特殊,老朽这段日子,都会在东唐坐镇。”
  
      “如此有劳秦长老了。”虽然面对大日圣宗带来的巨大压力,但赵世烈气度依旧从容。
  
      他看向燕赵歌:“倒是从前不曾知道,赵歌你对于炼丹之道,竟然还有如此深的造诣。”
  
      燕赵歌微微一笑:“世伯过奖了,我也是最近手头得到一些资料,自己琢磨,偶有所得,不过还不成系统,需要继续钻研。”
  
      赵世诚叹息道:“金针渡丹之法,和内晶炉一样,都是大破灭后便彻底失传,只闻其名的秘法。”
  
      “你这运道,实在是太好了。”
  
      赵世诚说着,都忍不住打趣燕赵歌一句,但语气神情,都颇为郑重。
  
      严旭等人都微微愕然:“金针渡丹?”
  
      秦长老倒是之前从山门那边得到些风声,并不是很惊讶。
  
      他作为天东洲之地的一把手,燕赵歌这段日子又要在他这里活动,有些消息自然要跟他通气。
  
      “之前不是说还在试验吗?你已经实际掌握了?”秦长老脸上微微露出喜色。
  
      燕赵歌点头微笑:“还在钻研,不过一些较为初级的丹药,已经渐渐熟练了。”
  
      赵世诚摇头:“疗伤丹也就罢了,烟云散可不是初级丹药,那堪称疗伤圣品了。”
  
      听了秦长老和赵世诚的说明,其他人才渐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严旭面无表情,原本盯着燕赵歌的双眼中,目光深处微微蕴含冷意。
  
      但现在,这冷意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剩平静无波。
  
      这并不代表此前种种事情都如过眼云烟。
  
      相反,严旭现在看燕赵歌,再无任何长辈看晚辈的居高临下。
  
      这一刻,他次将燕赵歌摆放在一个和自己同层次的位置。
  
      哪怕此刻的燕赵歌,修为境界比他还差得远。
  
      内晶炉炼器之法,云纹石变玉精髓,金针渡丹之法,还有本身乎寻常的武道天赋潜力……
  
      事情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
  
      一次两次是偶然,是运气,但每次都如此,偶然也成了必然。
  
      严旭静静看了燕赵歌一眼,然后便收回目光,似乎再不关注。
  
      但其实,却是更加重视,也意味着更加坚定的决心。
  
      出于传承考虑,当第二代的竞争陷入僵持的时候,一个优秀的第三代,很可能影响老一代的最终决定。
  
      没有几个人知道,严旭对于燕赵歌父子的忌惮戒惧,远其他人。
  
      那不仅仅是源自派系斗争的关系,还牵扯到他个人心中深藏的恐惧。
  
      随着燕狄越来越强,势力越来越大,严旭已经有寝食难安的感觉。
  
      “当年那件事,若是被他们父子知道与我有关……”
  
      “原以为威胁只在燕狄,却不料不只燕狄,长此以往,眼前这个小辈都将是巨大威胁。”
  
      “因为他,燕狄的声势甚至也越来越高,甚至可能压过方长老,这样展下去……”
  
      严旭深吸一口气,目光愈平静晦暗。
  
      他心中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念头,此刻再无迟疑。
  
      而在场的其他广乘山高层武者,看燕赵歌的心情就复杂了许多。
  
      亲近燕狄一派的人,欣喜而又感到难以置信,亲近燕赵歌二师伯方准一派的人,则感到无比纠结。
  
      他们毕竟也是广乘山中人,自家宗门出了这样一个天才的后起之秀,他们与有荣焉,也为宗门高兴。
  
      但偏偏这个后起之秀,却是对面那一派的人。
  
      对于众人的看法,燕赵歌大致能猜到。
  
      现在,其实是为了以后做个铺垫,自己预备炼制一种神丹,以作为老爹竞争掌门之位的胜负手。
  
      那丹药在大破灭后的八极大世界从未出现过,炼制出来,无人识得。
  
      不似宝兵、灵兵等武器,武者可以与之沟通,可以试用。
  
      丹药是要吃进嘴的东西,吃下后究竟会有什么反应,很难说。
  
      对多数人而言是大补,对个别人而言却是剧毒,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
  
      这难免会让人其他人心生顾虑,所以燕赵歌需要预先做些铺垫。
  
      让其他人形成一个印象:“燕赵歌于丹药一道,并非小打小闹,而且水平很高,值得信任。”
  
      为免突兀惹眼,这铺垫也要一步一步来,循序渐进。
  
      做铺垫的同时,继续巩固自家广乘山在东唐国的控制力,将大日圣宗伸进来的爪子往外挤,一举多得。
  
      秦长老完全了解事情始末后,先向赵世诚微微点头:“先要恭喜国主,膝下又出一佳儿。”
  
      赵世诚面容沉静:“昊儿,的确出乎朕的预料,但很多事情,还有待核实。”
  
      “另外,世烈在丹石阁的份子虽然输给了赵歌,可朕了解他,他不会这么轻易退出。”
  
      “这些年来,他在丹石阁也安插了不少人,其中不乏要害位置,都需要清理。”
  
      “不过,就在这几天,便可以完成。”赵世诚语气平静的说道。
  
      秦长老点点头:“国主的手段,老朽自然是知道的。”
  
      说罢,他转头看向燕赵歌:“赵歌,你此次又连番立下大功。”
  
      “别的且先不说,有待宗门定夺,在老朽的职权范围内,却可以先奖励你这次关于丹石阁的功勋。”
  
      “你钻研出金针渡丹的古老法门,可以有效提升丹药品质,同时成功驱逐大日圣宗对东唐丹石阁的渗透。”
  
      “除了你自己从谨王赵世诚那里赢来的丹石阁份额之外,本门原先在丹石阁暗中占据的份额,也都归你所有。”
  
      “一切收益产出,皆由你个人分配,宗门有需求,也不会让你吃亏,以市价或者你想要的其他资源兑换。”
  
      “本门与丹石阁相关的事宜,由你决定。”
  
      燕赵歌微微一笑:“谢过秦长老。”
  
      其他人面面相觑,严旭依旧面无表情。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