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68.赵昊果然是好人

68.赵昊果然是好人

    PS:第三更!求推荐票!求会员点击!求收藏!求三江票!会员点击榜和推荐票榜,距离上首页,都是只差一位,好尴尬啊,求大家一起努力,推本书一把,让我们一起冲上首页!
  
      赵世诚看了燕赵歌一眼,缓缓点头:“我知道赵歌你想要说什么。”
  
      私下没有别人,和燕赵歌交谈,赵世诚也不再称孤道寡,而是换了很寻常的称呼。
  
      “若说一朝开窍,那昊儿的变化,未免太大,太突兀。”
  
      “性情大变且先不提,丹道水平,便是我恐怕也自叹弗如,武道修为目前看不出来,但近半年来的进展远远胜过从前。”
  
      赵世诚很坦白,并未因为燕赵歌是晚辈就小看。
  
      对于此前一直不起眼的赵昊,赵世诚真要说多么了解,那也未必。
  
      但赵昊身上发生变化后,赵世诚只要愿意,自然可以将赵昊从出生到现在为止的大多数事情都查得清清楚楚,否则他也枉为一国之君了。
  
      “如果说是得了天大机遇,得人遗产,或者蒙高人收为弟子,勉强还能解释。”
  
      “但炼丹术一道,不仅看天赋,也要积累磨练,昊儿是如何走到现在高度呢?”
  
      赵世诚微微摇头:“不过,这些都还可以慢慢查证,我膝下能出一个更出色的子嗣,对东唐无疑是件好事。”
  
      燕赵歌一边听着,一边暗自咧咧嘴角。
  
      对于上位者而言,下面的人有能力了不怕,关键是局面是否仍然在自己掌控中。
  
      只要自己不失去对局势的把控,那下面人能力越大越好。
  
      很多时候,一些端倪破绽,别人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装糊涂,继续暗中观察而已。
  
      赵世诚尚且如此,自家老爹燕狄更不好糊弄。
  
      所以燕赵歌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慢慢循序渐进。
  
      不说完全不惹人怀疑,但至少差别不能太大。
  
      虽然发掘重现了内晶炉,但那是器物发明,不是炼器之法本身水平,燕赵歌自身其他炼器手法,水平只能算中等偏上。
  
      重现了金针渡丹之法,但只是一门技巧,炼丹术整体水平,则徐徐增长,一点一点增强自己留给他人的印象。
  
      武道修为实力上的变化,一些奇闻密辛的获取,大多可以用奇遇收获,或者突然开窍来解释。
  
      现在走得慢一点没关系,展翅高飞的未来已然近在眼前。
  
      其实,有时候想想,燕赵歌不禁有些好笑:“赵昊,果然是好人啊。”
  
      当前燕赵歌取得的成就,自然远比赵昊更高。
  
      但与近乎肆无忌惮、锋芒毕露的赵昊相比,反而燕赵歌看起来更正常一些。
  
      当然了,这也只是相较而言。
  
      在很多人眼里,燕赵歌同样张扬跋扈得一塌糊涂。
  
      不过从前的身体原主人也是这样一个性情,所以前后反差不那么大。
  
      因此,燕赵歌跟封云笙说自己低调,是真的感觉自己挺低调的。
  
      对于封云笙不以为然的目光,燕赵歌表示自己很委屈……
  
      以自己爱出风头的烧包个性,已经非常努力的在克制了!
  
      赵世诚有些慨叹:“昊儿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莫说老大和老三,便是老四也比不上。”
  
      燕赵歌微微一笑,除了皇长子赵元和皇三子赵晟外,东唐皇室其实还有个皇四子赵明。
  
      仅仅从武道天赋上来说,不算突然黑马的赵昊,赵明才是赵世诚膝下诸子中的第一,同时也是此前整个东唐国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人才。
  
      早在多年前,赵明便拜入广乘山门下学武,是广乘山的正式弟子。
  
      广乘山雄踞天域,大多数武道人才,都尽入掌中,天域俊杰们同样以拜入广乘山为荣。
  
      只不过赵明入了广乘山学艺,如无特大意外,东唐皇位便与他绝缘了。
  
      东唐国亲附乃至于从属广乘山,但不意味着东唐会完全成为广乘山下属一部分。
  
      能在广乘山修行武道,和在东唐登基为皇,究竟哪个更好,这个问题见仁见智。
  
      不过对赵明本人来说,倒是一心向武,更乐意入圣地学艺。
  
      他拜入广乘山,虽然看似脱离东唐国,但东唐仍然可以将之引为奥援,让东唐和广乘山之间关系更为紧密。
  
      赵世诚一直心向广乘山,自然不会做两边下注的事情,除了四子赵明拜入广乘山以外,余下诸皇子都留在东唐。
  
      此外值得一提的则是,谨王赵世烈的次子,拜入了大日圣宗山门。
  
      赵世烈同大日圣宗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异常紧密,使得大日圣宗在东唐的影响力不断渗透。
  
      燕赵歌和赵世诚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这一茬,燕赵歌徐徐说道:“赵昊贤弟究竟是何情况,我亦无法确定,但据我推测,他身上的变化,该与昔年圣境强者,丹火神剑高哲有关,或许是得了其传承。”
  
      话点到这里,便已经足够。
  
      赵世诚点头,微微沉吟:“精于剑术,精于丹道,烟云散……嗯,确实有可能。”
  
      他抬头看了燕赵歌一眼:“若我没有记错,有传闻丹火神剑,同广乘山关系很紧张?”
  
      燕赵歌坦然答道:“其中内情,我也不甚清楚,但确有其事没错。”
  
      “此外,不知是否高哲有信息遗留,也不知赵昊贤弟从高哲那里究竟继承了些什么,使得他似乎对本门也有些敌视。”
  
      赵世诚叹息一声:“我听了手下人的回报,也已知道此事。”
  
      “放心吧,我会处理化解,如果没有进展,自会有其他安排。”
  
      不提赵世诚同燕狄的私人交情,赵世诚也同样不会让一个对广乘山有敌意的儿子成为自己的继承人。
  
      加大力气培养是肯定的,但皇位不用指望。
  
      燕赵歌行了一礼:“世伯自有安排,赵歌不敢妄言,今日所言之事,已经很孟浪了。”
  
      赵世诚摆摆手:“无妨,你爹有你这样的儿子,后继有人,是福分,我也要羡慕他呢。”
  
      燕赵歌微笑:“我也希望同诸位世兄,能像世伯您和家父一样情谊深厚。”
  
      身为一国之君,赵世诚或许有点感情用事。
  
      但这位世伯,对自家老爹是绝对够义气,对燕赵歌自己也是非常关照了。
  
      赵世诚和燕赵歌私下交谈,严旭自然看在眼里。
  
      他神情不变,自顾自走向另一边。
  
      一人跟在严旭身后,有些忧心忡忡:“燕赵歌竟然以外罡中期宗师境界,击败了外罡后期境界的萧升。”
  
      “如此一来,陆问那边恐怕……”
  
      严旭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表情晦暗了几分。
  
      陆问,乃是燕赵歌二师伯方准的嫡传弟子,和燕赵歌一样是广乘山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脸面式的存在。
  
      年纪比燕赵歌大,开始修练比燕赵歌更早,如今二十五岁,和萧升是同龄人。
  
      广乘山同大日圣宗的对抗,纠缠颇深。
  
      镇龙渊异变之前,一直都是燕赵歌对晁元龙,陆问对萧升,双方僵持不下,各有千秋。
  
      眼下陆问正在广乘山闭关,和萧升同为外罡后期宗师的他,这次闭关,就是为了尝试冲击瓶颈,突破至先天宗师的境界。
  
      说来陆问这次抢占先机,已经微微领先萧升,若是能先一步晋升先天宗师,那就是真的快人一步。
  
      但谁也不曾想到,燕赵歌更加强势的崛起,不仅碾压了同龄的晁元龙,现在更越级击败萧升。
  
      便是自身修为境界,距离陆问也越来越近。
  
      严旭微微沉默后,神色恢复如常,淡漠说道:“一切还言之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