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69.机会难得

69.机会难得

    p:今日两更,仍然求推荐票!求收藏!请大家多多支持!
  
      东唐国都景阳城外远方,山岗上,几个人影静静站立,眺望景阳城。www/xshuotxt/com`
  
      阳光落在众人身上,让他们一袭金袍,越耀眼夺目。
  
      为一个中年人,正是大日圣宗长老,大日七子之一的东升君。
  
      东升君身旁,站着一个金袍老者,乃是大日圣宗在东唐一地的主事长老,除此以外还有其他大日圣宗武者。
  
      人群中间站着一个白衣青年,满脸浓密的大胡子,看似豪勇不羁,但一对眸子里满是蛇般阴冷光芒。
  
      青年脸色还有些苍白,看向景阳城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愤之意。
  
      他自然便是萧升了。
  
      此刻他心中对燕赵歌的恨意,完全不比对封云笙的少半分。
  
      对方不仅击败他,已经让他丢了个大脸,此前更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被封云笙打伤下体的事情宣扬。
  
      萧升整张脸皮,都被撕得干干净净。
  
      他被封云笙所伤的事情,一直被控制封锁消息,便是大日圣宗内部,知道具体详情的人也有限。
  
      现在却是人尽皆知。
  
      虽然其他人都没有看他,但萧升此刻站在人群中,甚至总感觉周围充满了鄙夷嘲讽的视线,让他如坐针毡。
  
      这焦躁和羞恼,更是全部转为恨意,尽数集中在燕赵歌身上。
  
      金袍老者转头看向东升君:“通知宗门那边再来高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孟婉去年丢了太阴冠冕,宗主又一直闭关不出,看来有些人忘了,我大日圣宗才是当今之世第一圣地!”
  
      “东唐国在天域又如何?只要我圣宗愿意,照样碾平他们。”
  
      这话只能他来说,换了其他人,有质疑东升君能力的嫌疑,反而让东升君不喜。
  
      东升君站在那里,不如何作势,也仿佛一****日般耀眼。
  
      他静静看着远方的景阳城:“之前准备的一些布置如何了?”
  
      金袍老者缓缓摇头:“还不够周详。”
  
      东升君言道:“我们没有准备妥当,广乘山那边也是同样。”
  
      “但这次镇龙渊异变,却可以补充我们的不足之处,反而给我们成事的机会。”
  
      金袍老者精神一振:“是这个道理没错。”
  
      东升君转头看向萧升:“其他因素一概不管,燕赵歌要胜你,似乎并不勉强?”
  
      “我逊色一筹。”萧升深吸一口气,艰难的答道。
  
      东升君重新望向景阳城:“你高一个境界,尚且逊色,若是相同境界,结果怕是不比元龙好多少。”
  
      萧升攥紧拳头,低下头。
  
      东升君淡淡说道:“如此说来,我仿佛看见了又一个展东阁,又一个燕狄,甚至潜力可能更惊人。`”
  
      “这样的好苗子,真是可惜,又出在广乘山。”
  
      “能在他成长起来之前解决,最好不过。”
  
      萧升闻言,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东升君也不回头:“耐心等着吧,你或许有机会亲自手刃燕赵歌,为自己雪耻。”
  
      “能亲手宰了燕赵歌,我求之不得。”
  
      萧升呼吸变得平稳,轻声说道。
  
      …………
  
      燕赵歌辞别了赵世诚,出了院子,迎面见到阿虎等候在那里。
  
      阿虎走上前来,憨厚笑道:“公子,怎么样?”
  
      燕赵歌耸耸肩膀:“封师妹将被送回山门,我们继续留在这里,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林师妹的事情,我和严旭都不插手,严旭将会把他手头掌握的东西移交,不过我看他未必死心。”
  
      燕赵歌说到这里,吩咐道:“阿虎,林师妹遇害的事情,让人留意底下的言论风向,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阿虎挠挠头:“公子,什么样的变化?”
  
      “现在的风向,是林师妹吃醋,来纠缠我,被我不耐烦之下失手打死。”燕赵歌眯了眯眼睛:“如果风向变成,林师妹对叶景余情未了,重投叶景怀抱,我愤怒之下将之打死,那就说明一件事……”
  
      “严旭,他可能找到叶景了。”
  
      “传这种谣言,固然毁我名声,但触及不到我的根本,传播谣言,只是一重铺垫。”
  
      燕赵歌悠然说道:“我有个感觉,严旭这次……怕是想要让我永远回不了山门。”
  
      阿虎不笑了,神情变得严肃:“他想杀公子?”
  
      “可是为什么?没有理由啊,公子你给他几次难堪,他纵使恼怒,应该还不至于生出杀心吧?”
  
      “毕竟公子你和一般的晚辈弟子可不同。难道说是方长老……”
  
      燕赵歌沉吟着说道:“不是二师伯的意思,应该是严旭自己的想法,或许是我的错觉,但这次林师妹之死,严旭的表现,有些怪。”
  
      阿虎沉声道:“他疯了?这已经突破底线了。”
  
      “公子你现在展现的潜力,已经凌驾同辈人,方长老那边很难拿出跟你抗衡的晚辈弟子。”
  
      “你出了事,别说家主,老掌门都不会放过他!”
  
      燕赵歌淡淡说道:“他当然不会自己背锅了,那叶景,正是他最好的替罪羔羊。”
  
      阿虎哂然,咧开大嘴:“就凭叶景那小子,能杀公子你?”
  
      燕赵歌摊了摊双手:“这不刚刚又把大日圣宗的人得罪惨了吗?更何况还有赤灵旗主,还有那同叶景有关联的鬼斧老人。”
  
      “我死在那些大宗师手上,自然是最完美的结果。”
  
      “如果需要严旭亲自动手,上述那些大宗师随便谁都有能力有动机将我重伤,可以被他拿来遮掩,然后让叶景补刀给我最后一下。”
  
      “严旭想要杀我,比这些外面的大宗师要容易多了。”
  
      “秦长老来了,抵挡住了大日圣宗的人,但反过来大日圣宗的人也拖住了秦长老的注意力。”
  
      “那严旭,因此有了活动的空间。”
  
      阿虎认真的说道:“公子,我郑重建议你和封姑娘一起直接回山门。”
  
      燕赵歌长出了一口气,双手背在身后,一边走一边笑道:“阿虎,不瞒你说,我从方才到现在,都在认真考虑你说的方案。”
  
      “不过不是为了我自身安危,而是你们这些跟在我身边的人,不要被殃及池鱼。”
  
      “从我自己来说的话……”燕赵歌笑容渐渐转冷:“严旭不动我,我都还想动他呢!”
  
      “不同于之前的文宁之和崔鑫,想要搞掉一个主事长老,机会可不好找。”
  
      燕赵歌呵呵一笑:“但反过来,搞掉一个主事长老,二师伯他们那边的损失也完全不是两个执事所能相比的。”
  
      阿虎眨了眨眼睛:“少爷,你这可是在玩火啊,说不定就把自己给燎了。”
  
      燕赵歌不在意的一笑:“这世上哪有完全没风险的事情?”
  
      很快,广乘山自山门而来的高层强者,也抵达景阳城。
  
      再次交谈过后,燕赵歌最终还是留在东唐,而封云笙则随来人,返回广乘山。
  
      “先回去认真调养伤势,做好准备吧,等我回山的时候,你的噩梦就该开始了。”燕赵歌笑眯眯的看着封云笙:“等待你的,将是乎你想象的艰苦。”
  
      封云笙一扬眉,笑问:“有多艰苦?”
  
      燕赵歌打了个响指:“大约……你会觉得,此前被大日圣宗的人追杀,其实是件挺轻松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