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史上最强师兄 > 76.兵临城下!

76.兵临城下!

    恐怖的金色刀光,犹如大日西斜,向燕赵歌当头劈落!
  
      但另一道斩空破虚的恐怖刀气,卷动八方风云,斜斩而出,将那金色刀光拦下。
  
      燕赵歌看也不看头顶,入了守护阵法,直接向东唐国主赵世诚奔去。
  
      大破灭之后,便在八极大世界宣告失传的天渊逆流诀,被燕赵歌施展开来。
  
      涡转逆流之法,被燕赵歌催动到了极致,一身如龙罡气鼓荡。
  
      这时却不像之前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自己修炼时那样,导引黑雾状的乱道煞气入体。
  
      而是完全作用于外,燕赵歌一掌劈出,仿佛挥舞大刀,斩向那牵引赵世诚的黑色气柱!
  
      一刀落下,黑色气柱顿时剧烈扭曲!
  
      就像是一条真的有生命的大蛇,被一刀砍伤,痛苦扭动粗大的身体。
  
      刀口落处,黑色气柱明显变细,仿佛被砍出一个大缺口!
  
      “怎么做到的?”东唐国众人一脸见鬼的表情。
  
      燕赵歌没时间跟他们客套,运掌如刀,连续几掌劈向同一个位置!
  
      黑色气柱剧震,轰然断裂!
  
      一截飞速收回深渊中,另一截则倒灌入赵世诚体内。
  
      赵世诚身体再次一震,嘴角又有血迹流出,但没了黑气牵引,众人终于可以将他带出镇龙渊。
  
      东唐国武者虽然震惊于燕赵歌的表现,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连忙扶保赵世诚向镇龙渊外撤去。
  
      头顶风暴更加激烈,大日圣宗武者开始试图向下突破,而广乘山武者则不停阻击。
  
      东升君出手开始越来越没有忌惮。
  
      几下西斜焚天刀劈落,简直像是要将整个镇龙渊一起毁了,把所有人都埋在这里。
  
      性如烈火的秦长老这时反而沉着冷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他小心谨慎将东升君的攻势一一接下,确保燕赵歌、赵世诚等人撤离。
  
      燕赵歌一路随东唐国武者一起护送赵世诚离开。
  
      如今局势仍然对自己和广乘山极为不利,赵世诚伤重,就算被救出镇龙渊,还能否应对眼下这场巨大变故?
  
      “嗯?不对劲,这是什么味道?”
  
      走着走着,燕赵歌突然皱眉,来到赵世诚身边,仔细嗅了嗅。
  
      “干!百灵鬼草的花粉?”燕赵歌翻了个白眼:“平时无色无味,接触镇龙渊的乱道煞气才会传出味道。”
  
      旁边东唐武者都既诧异又茫然的看着燕赵歌。
  
      燕赵歌捏了捏自己的额角:“苍茫山,果然也插了一手。”
  
      东唐国以炼丹炼药为传统,东唐国主赵世诚自己就是东唐地界上位列前三的丹道大家。
  
      连他都没有发觉自己身上的异常,也不怪其他东唐国武者不知情。
  
      几大圣地中,苍茫山的炼丹术是偏弱的,百灵鬼草在山域也从不出产。
  
      “赵昊……”燕赵歌眯了眯眼睛,这么冷门的药理知识,眼下东唐地面,除了自己以外,也就只有此人知晓了。
  
      隔着距离远,以赵昊现在的修为,自然闻不到。
  
      但他可以指点苍茫山的大宗师强者按气味追踪。
  
      对方如果真有大宗师带着,速度比自己一行人要快。
  
      行踪暴露的情况下,单纯跑,不可能跑得过。
  
      “阿虎,抓一头速度快的魔兽来,要活的!”燕赵歌一声令下,阿虎也不问原因,立即执行。
  
      燕赵歌这时也顾不上有礼无礼,直接剥了赵世诚的外袍,往阿虎抓来的魔兽身上一捆,然后将那魔兽放生。
  
      “不能停,继续移动。”燕赵歌说道:“剥了外袍,赵世伯身上仍然有百灵鬼草花粉香气。”
  
      “停下来就暴露了。”
  
      一行人继续前进,但此刻镇龙渊中的震荡越发明显,恍若天崩地裂。
  
      “陛下情况越来越糟了!”
  
      正走着,有东唐武者沉声说道。
  
      燕赵歌微微蹙眉,上前检查,就见赵世诚脸色发黑,青红二气不停交错。
  
      这是他虽然昏迷,但体内玄功自行运转,抵挡侵袭入体的煞气。
  
      双方对抗纠缠,受了外界震动影响,以至于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这时候再继续带着他移动,反而加速他走向死亡。
  
      有东唐国的先天宗师武者,以自身罡气为之护法,但在眼下镇龙渊里仿佛天地末日的环境中,也难护周全。
  
      燕赵歌深吸一口气:“既然不能继续移动,那就跟对方比速度抢时间吧。”
  
      “放下赵世伯,我助他疗伤。”
  
      因为先前燕赵歌连续的神奇表现,以及燕家同赵世诚的世交关系,这种情况下,东唐国武者选择信任燕赵歌。
  
      有先天宗师境界的强者,当即上前协助。
  
      燕赵歌双掌一手贴赵世诚胸口,一手贴他背心,开始运转天渊逆流诀,帮助赵世诚疏导排解体内乱道煞气。
  
      阿虎和其他人紧紧守在燕赵歌和赵世诚身边。
  
      此刻的阿虎满脸认真,看向燕赵歌和赵世诚的目光中,隐含担忧。
  
      幸好随着时间推移,赵世诚的情况在渐渐稳定,众人见了,都面露喜色。
  
      但是,以赵世诚为核心维持的阵法,这时越发不稳定。
  
      显然景阳城那边的局势,不乐观。
  
      就在这时,阿虎等人齐齐皱眉,远方黑雾破开,有一行武者现身。
  
      来人尽皆一袭黑衣,正是苍茫山武者的打扮。
  
      为首之人,却是一个先天宗师,在他身边,站着一个少年,赫然便是赵昊。
  
      赵昊看了燕赵歌和赵世诚一眼,目光幽深:“你能闻出百灵鬼草花粉?”
  
      “幸好距离近了以后,先天宗师也能勉强闻出味道,否则真中了你们的金蝉脱壳之计。”
  
      那苍茫山的先天宗师淡淡说道:“赵国主此刻并非简单负伤,而是镇龙渊中的煞气入体。”
  
      “若是医治不得法,反而害了赵国主性命。”
  
      “这种情况下,宗师武者还是不要出手为好,本门大宗师贺长老顷刻间就到,由他出手助赵国主疗伤,才是正理。”
  
      他向前踏出一步:“救人如救火,宜早不宜迟,直接将人交给我们吧。”
  
      赵昊没看燕赵歌和阿虎,而是盯着其他东唐国武者:“耽误了救治时间,或者反而害了父皇性命。”
  
      “这个责任,你们谁担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