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一章 热血不灭,少年有梦

第一章 热血不灭,少年有梦

    盛夏的黄昏依然炎热,月如银盘,天空已挂满灼灼发亮的繁星。
  
      “还是一点没变?”
  
      苏家武堂,一名少年咬着牙,努力要爬上近十丈高的藤柱,可他如何用力,双脚始终无法离开地面。
  
      摸天门,据传说是‘天门府’考核、招收弟子的一种方式。
  
      这才是用藤蔓编制搭建而成的藤柱,仅仅十余丈高,传闻天门府那天门高达百丈,从未有人能成功爬到最巅峰,有幸摸到天门,从而靠自己成为天门府弟子。
  
      按照少年这个年纪,爬上几丈高度应该没问题,而且是小菜一碟。
  
      “我苏方不信命…”
  
      少年再次弓身,双手微微颤抖,十指抓紧藤条,当用力之时,手臂上鼓起的肌肉就像馒头,连小手臂也是一块块凸起的肌肉。
  
      即便如此,十个呼吸过后,别说爬上三尺,连身体也无法腾空。
  
      “扑哧!”
  
      突然在后方,传来一记笑声。
  
      “偷偷摸摸,滚出来!”
  
      少年缓缓转过身,凝视大门方向,那里一片漆黑。
  
      只见五名少年大摇大摆来到月色下,看来一个个都是苏家公子哥,锦衣束发,好不富贵。
  
      里面有一名胖少年,挺着大肚腩:“说我们偷偷摸摸?苏方,你还以为你是半年前的天才苗子?”
  
      “那是以前,他现在就是个不能练武的废物,我们苏家明确规定,只有苗子才可以进武堂,不得擅入,你却偷偷进来,明天我定要告诉严叔!”又一名少年显得趾高气扬。
  
      “我会再次堂堂正正来到这里!”
  
      那名叫苏方的少年,低着头向大门径直走去。
  
      “就你这废物,还想练武?连食气一重也达不到!”
  
      “有本事别走,我们比划比划!”
  
      几名少年追了几步,尽是嘲笑与谩骂。
  
      苏方攥着拳头,他停了一步,换做以前他必会让他们住嘴。
  
      但现在…。
  
      “找打是吧?以前你是威风了,现在在我们面前就是一条哈巴狗,而且你那个废物老爹,将我们苏家祖传神兵遗失,你就该被逐出家族,卖去矿场当一辈子矿奴!”那胖少年居然卷起袖子,怒气冲冲盯着苏方。
  
      “苏小龙,你们倒是很有精神,要不要明天扎一上午马步?”
  
      在大门处突然传来一道霸气的喝斥声,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位中年人。
  
      “严叔,我们错了!”
  
      胖少年立即认错,随着其他人老老实实离开。
  
      苏方来到门口,看向身材魁梧的‘严叔’,惭愧低头:“是我的错,不应该来这里!”
  
      严叔从黑暗中现身,他步伐轻盈,仿佛一点重量也没有:“你身体还未恢复吗?”
  
      “感觉不到酸软,只是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来…”
  
      说到这一句,苏方突然凝视严叔:“我真不能练武了吗?”
  
      似乎他脑海里,在这一刻已经问出无数次这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
  
      不知为何,严叔见到少年那渴望求知的眼神,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好一阵他才开口:“按照从天门府流传下来的武学来看,你冲击食气六重失败,全身经脉受到重创,许多经脉已经扭曲变形,不但不能用力,将来也无法运气,无法吸纳练气的话,你永远都无法成为一名修士!”
  
      “那我这六年的努力…从基础开始修炼,一步步迈入一重,在六年时间里,我不分酷暑,昼夜苦练,终于修得食气五重的境界,是这天宗城历史上,唯一一个不以练气,只将肉身练到五重的苗子…这一切都白费了吗?”苏方战栗的摇头道。
  
      不知何时,他脸颊留下一道泪痕。
  
      往事一幕幕,一下子涌入心头,令他感觉陷入冰窟。
  
      从九岁开始,六年的苦练,清晨到晚上,盛夏或是严冬从未间断一天,他终于在无数人嘲笑声中,甩掉了体弱多病的身躯,踏入了食气五重。
  
      修炼一道,最开始从内外兼修开始修行,外修练体,内修练气。
  
      食气十重,这是从天门府传承下来的境界,而天门府是距离天宗城最近的一座修行之地,传闻之中的‘天门之主’,拥有凌空飞度、脚踏山河的神通。
  
      成为修士这是天宗城每个人一出生就怀揣的梦想。
  
      对苏方而言,他只要修得食气四重,就可以成为苏家的苗子,然后经过考核,踏入那天门府修行。
  
      现实往往是努了力,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
  
      在他十三岁那年,经过几年苦修,他终于踏入了食气三重,可开始接触内修才发现他的经脉天生闭塞,根本无法运气。
  
      如果无法内修练气,根本无法成为一名修士。
  
      而要改变经脉,只有一个办法。
  
      继续坚持肉身修行,达到食气六重,然后以肉身优势进入天门府修行,说不定可以改造闭塞经脉。
  
      只修肉身,要将肉身修炼到食气六重,又谈何容易?就算是成年人,也是无法只修肉身从而进入六重。
  
      怀抱着执念,在他十五岁时好不容易踏入食气境五重,那时他成为天宗城所有人谈论的对象,谁不羡慕他,因为在天宗城历史上,从来没有未成年人,只凭肉身修炼踏入食气五重的境界。
  
      他又开始冲击食气六重,哪知冲击失败,当时肉身迎来冲击巨力带来的反噬,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将他全身经脉震伤,有的甚至扭曲。
  
      一夜之间,他从天堂坠入地狱。
  
      冲击失败,别说修行,连活下来都困难,好在半年里服用了不少上等灵药,当他逐渐恢复之后,却不得不面对冰冷而残酷的现实。
  
      他连几十斤的东西都背不动,走一段路就气喘吁吁。
  
      废人!
  
      他又回到了九岁前,那个病怏怏的他,注定一辈子当个凡人。
  
      而且他也错失在两个月前,天门府使者所举行的考核,必须又要等三年,三年之后才会是新一届的测试大会。
  
      “我真不能练武了吗?”
  
      许久之后,苏方回过神来,又看向严叔。
  
      “苏方,人生不只有练武一种活法!”
  
      严叔本想喝令苏方离去,但又不忍心多说一句:“听闻远古修士,有专门修行肉身的法门,而且将肉身分成先天、后天、超凡、大圆满四个境界,而传闻肉身达到大圆满境界,就可以洗髓肉身,逆天改命,这样也许能改变你经脉闭塞的问题,可毕竟是传说,当不得真,而且远古肉身修行功法,早就不存在了!”
  
      “远古肉身功法?”突然间,严叔不经意的一番话,令他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严叔又看向竖立的藤柱,摇摇头一叹:“虽然已过天门府三年一次的测试机会,可你要靠摸天门加入天门府…不是叔叔打击你,就是成年人都不可能登上天门府那天门,从天门府建立到现在,一个人也没成功过,回去吧!”
  
      见到苏方那炙热的目光,他眼中却是无奈,应付几句,便向前方内堂走去。
  
      答案,他得到了答案。
  
      再也没有看一眼他心中的‘圣地’,苏方默默离开。
  
      来到大街上,虽然此时处处都有灯火,但对苏方而言却如同置身寒冬,似乎每个人都在笑他。
  
      “哟,苏方?”
  
      一个惊讶的声音,忽然从前方出现:“苏炎,你看这不是你们苏家昔日苗子苏方吗?他可是你的表弟!”
  
      “苏炎?”
  
      苏方本不在意有人认出他,但‘苏炎’这个名字却令他突然有了一丝讶然,抬头就见到三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正好出现在街道中央。
  
      因为苏炎乃是苏家族长的儿子,也是苏方的表哥。
  
      苏方父亲与当今苏家族长是亲兄弟,曾经也是名震天宗城的高手,可惜在十六年前苏方快要降生的时候,被天门府突然召集而去,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
  
      其中有一名英俊、体格健美,与苏方有着一些相同打扮的少年,向着苏方冷嘲道:“这的确是我的表弟啊,我们的天才,难道你也知道陆岚小姐今天回城,想来一睹芳容?”
  
      左侧那少年当街讥笑:“别开玩笑了,陆岚小姐可是我们天宗城第一天才,两个月前更是我们之中,以第一名通过考核的天才,这次回来是因几天之后,天门府使者就要接我们去天门府修行,而我们的苏大天才呢?已经是无法练武的废人!”
  
      “苏炎、李元东,这人都成了废物,对他棒打落水狗,还不如想想如何靠近陆岚小姐,将来我们去到天门府,还是有希望的!”
  
      另一位少年则更加冷漠,强行推开两人,三人得意洋洋向前方走去。
  
      望着三人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背影,苏方突然想到曾经,他也是如此啊。
  
      “陆岚…”
  
      苏方怎么会忘记这个名字,她可是天宗城所有少年心目中的女神,来自天宗城最大的家族,而且貌美漂亮,又从小是陆家最出色的苗子。
  
      如今已超越所有同龄人,高高在上,不沾凡尘。
  
      他又低头不语,默默地来到一家药铺前。
  
      走进药铺,一位白发苍苍的驼背老人,坐在石磨前,正在磨药。
  
      他见到苏方立即招手:“好孙子”
  
      “爷爷,让我来磨药,入夜冷起来了,你去休息吧!”
  
      苏方挤出笑容,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把摆在门口的木架搬入大厅。
  
      “也好,现在你多多接触药草,爷爷这一身医术,好歹也有个传人,至于练武那档子事,以后你别再多想,那时你能为苏家、为爷爷争光,爷爷已经很知足,而且你也靠自己双手努力,曾向所有人证明过自己!”
  
      爷爷临走之际,不忘悉心叮嘱。
  
      “不,我苏方不能就这样信命,我不受老天爷的安排,我要练武,我要找到远古肉身修行功法,然后经过苦修独自去天门府,通过摸天门堂堂正正进入天门府,我要令所有嘲笑我的人都闭嘴!”
  
      “为了爹我也必须要去到天门府,我不相信爹就这么死了,我要把爹与家族祖传神兵‘降月刀’带回来,这样表哥就不会当我外人,伯父也不会疏远我…”
  
      苏方咬着牙,好想发泄一番心中不快。
  
      ***
  
      PS:新书开始新的征程,又一次波澜壮阔的逆天之旅,每天三更,万字更新。
  
      作者的话:
  
      新书开始上传,很激动,要说的太多…总之谢谢各位兄弟,一路陪伴,没有你们,也许我就不会有这种状态!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