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六章 百穴指法,血气凝精

第六章 百穴指法,血气凝精

    回到墓祠,苏方带着部分干粮,拿着水袋与宝剑,向紫气山上方奔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出现在一面悬崖峭壁之下。
  
      曾经他也来过这里练武,下方有许多大巨石散落着,周围也长满野草,碎石群中央刚好有一个空地,足够练武的空地。
  
      将东西放下后,便调整呼吸。
  
      “百穴指法配合血气凝精,主要是一部分一部分修行肉身,用指法将体内大部分血脉封住,如果练双手,就将双手之外的部分穴位封住,一段一段开始修行,达到先天巅峰时,再一同修行,便更加容易!”
  
      想了想先天境界的修行奥义,再融合百穴指法,他脑海变得清晰无比。
  
      来到一块横石前,苏方竖起二指,在自己两条大腿与小腹处,连续点出十数指,每一指都按照百穴指法所描述的穴位。
  
      霎时,他就感觉双腿有些微微发麻,仿佛要失去感知。
  
      而他很清晰感应到双腿与上半身的血液流动,完全断开了,双腿发麻得更加厉害,一些脉络开始膨胀,看到了清晰的鲜血。
  
      嘭嘭!
  
      看着面前的横石,他先用右脚扫在石块上,接着是左腿,才两下,而且是正常力度,结果就感觉脚快要碎掉似的,而好像这股剧痛无法延伸散开,因为两条腿都是麻木的,这样只算阵痛,局部阵痛。
  
      “百穴指法果然不得了,原来是要先将自己的身体麻痹,再修行时就感觉不到疼痛,就算有疼痛,也只是阵痛,一会就会消失!”
  
      果然,不到五次呼吸,小腿阵痛就不见了。
  
      嘭嘭!
  
      接下来他开始忍着阵痛,右腿扫向石面十次,右腿痛的不行,而一会痛感消失了,但苏方却发现破皮了,伤口渐渐渗血。
  
      他也管不了这些,只要腿没有断掉,然后右脚落地,双手按住大石,扬起左腿开始一次次撞击大石。
  
      足足一个上午,他才感觉到饿了,又饿又渴,也得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当双腿都站在地面上时,顿时感觉不是自己的腿,一点知觉也没有了。
  
      再一看,两条腿不但大部分磨破了皮,而且都紫青发黑,这是因为血液不流通所造成的伤害,虽然没有痛感,可这样下去,双腿有残废的可能。
  
      倏倏!
  
      他立即竖起手指,点在了下腹处,将封印的穴位解开。
  
      “啊!”
  
      随着最后指法点出,双腿传来的阵痛,令苏方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而且身体也因为双腿的剧痛,失去了平衡,让他倒地不起。
  
      蜷着身体,双手搂着双脚,一滴滴眼泪从眼角滚落。
  
      苏方看着天,看着那翱翔的雄鹰,努力地不让自己喊出来,但双腿带来的感觉,就像骨头在碎掉、肌肉在被撕裂,痛不欲生。
  
      周围卷起了狂风,卷来了落叶散落下来。
  
      仿佛上天都在同情,都在为苏方而动容。
  
      因为剧痛他咬破了嘴皮,十指之剑也抓入小腿,等他再看向双腿,发现双腿肿大,又如火焰在里面燃烧。
  
      这一忍就是黄昏。
  
      黄昏到来,他终于好过一点,饿的头晕,爬到包裹旁,拿起干粮就狼吞虎咽,此时双腿总算没有那种阵痛,好像没有了感觉一样。
  
      这是痛的麻木,也是苏方意识模糊的关系。
  
      吃饱之后,他就背靠着石头,微微地睡着了。
  
      但很快就无奈地醒了过来,因为双脚像火烧一样难受,好在不再疼痛,而且也消肿了。
  
      “我得回去拿点治外伤的药…”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趁着月色,一瘸一拐进入林子。
  
      一个小时他才回到墓祠,赶紧给双腿上药,感觉好多了,才回到床上,过了一会他就完全睡着了。
  
      第二天,天放亮之后,苏方才醒过来。
  
      再看双腿已经好多了,只有微微的疼痛,吃过东西之后,然后又回到悬崖下方。
  
      这次依然是苦修双腿,施展百穴指法之后,双腿所有痛感消失了,而他知道这是暂时的,而修行结束,那就是他生不如死的开始。
  
      嘭嘭!
  
      依旧是踢打石头,今天苏方并不太着急,他知道徐徐渐进才能坚持下来,如果不顾后果的话,他只可能失去双腿。
  
      到了中午,当他解开穴位,双腿又传来无法形容的阵痛,好在这次他躺在地上,又给双腿抹上药粉。
  
      这次双腿居然没有昨天肿的那般厉害,既然这样,他吃过干粮之后,又开始继续修炼,而这一次是用修行双腿的脚踝、两侧、后腿等部位,因为没有昨天那么用力,到晚上解开穴位,休息一阵,双脚就可以站起来。
  
      苏方以如此逆天的肉身修行方式,足足一口气修炼了半个月。
  
      “双腿依然痛,却不破皮也不发肿,该下山准备伙食了,不然没吃的可撑不下去!”
  
      换上另一套衣服,再看看双腿,感觉到处都是肉疤痕,而且两条腿都是发青、发紫,这不能给爷爷看到,否则定然会阻止他。
  
      虽然双腿不再流血、破皮,但走起路来,双腿肌肉一阵阵抽痛,还需要扶着才能正常行走。
  
      离开天宗城不到一个月,他就感觉这里有点陌生了,这里的人们依旧如常生活着,但不知为何对苏方来说,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爷爷!”
  
      回到药铺,一眼就见到白发苍苍的爷爷,正在为人抓药。
  
      “方儿!!!”
  
      爷爷见到苏方,立即赶来关心苏方,见到苏方没什么事,反而身子更加健硕,就不再担心。
  
      苏方自己回到后屋准备东西,还雇来一辆马车,带上不少穿的,以及各种治伤的药粉,干粮以及各种腌肉,他也准备了很多。
  
      足足装满了一辆马车。
  
      休息了一天,苏方才与爷爷告别,爷爷见苏方准备这么多东西也很放心,至少他在山上可以好好修养身子。
  
      苏方特意购买了一口大缸,雇来一些马夫,才离开了天宗城。
  
      来到紫气山,他让马夫将东西搬到墓祠。
  
      苏家墓祠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马夫以为苏方是守墓人,也没多问是什么,苏方又交代这些人,让他们一个月上一次山,帮他采集一些生活用品。
  
      苏家是天宗城大家,这些马夫自然不会怠慢。
  
      下午,苏方在石屋里亲自堆砌了一个灶台,然后将一米多高的大缸稳稳地放进灶台,确保可以稳稳承受五百斤。
  
      又打来水,灌了半缸子水,并将几包药草与药粉倒进里面,再点上火,放入一些黑炭,以小火微微的燃烧着。
  
      弄好这一切,已经是晚上,当水温合适之后,夹出一些火炭,脱光衣服进入药缸。
  
      泡澡!
  
      以珍贵的药材,来侵泡肉身,这是大家族苗子才能享受的待遇,苏方从小体弱多病,若不是爷爷以这种方式来保护他,恐怕他也活不到现在。
  
      很快苏方就舒服地睡着了!
  
      到了天亮,苏方从未身体如此舒服过,离开药缸一看,双腿颜色恢复了正常,一点酸痛也没有。
  
      这就是练武人,超凡的地方。
  
      带着干粮他又来到悬崖下,今天他展开新的修行,那就是修行双臂。
  
      啪啪!
  
      封印双臂穴位之后,立即施展降神拳。
  
      降神拳是一门霸道、纯粹的攻击拳法,苏方施展出来,动如脱兔,力道也很正常,一阵击打岩石,双臂虽然很痛,但至少不是痛不欲生。
  
      咬着牙坚持着!
  
      到了正午,他就知道痛不欲生的时刻要开始了,忍着发黑发青的双臂,他回到了墓祠,脱光衣服就进入了药缸。
  
      再解开双肩上的穴位。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声,回荡在了墓祠。
  
      久久无法散去。
  
      苏方满脸血红,痛的连眼泪都挤出来了,双臂又是阵痛,又是被火烧一样的刺痛,恨不得让人立即把双臂砍掉。
  
      砍掉之后,他就可以解放了。
  
      好在药水发挥出了效果,这次没有到黄昏,几个时辰疼痛感就消失了,且双臂也看不到浮肿。
  
      “不如再去修炼几个时辰?”
  
      本来可以好好休息,也该休息一晚上。
  
      却穿起衣服离开了墓祠,回到悬崖下,又开始修行降神拳。
  
      晚上又回到药缸里面,解开穴位的前一阵非常痛苦,但过了一阵,因为药水的药力,他身体得到舒展,不知不觉就这样熟睡过去。
  
      第二天他一早就继续修炼双臂,从小手腕到手臂,手心、手背、手指他都通过各种武学,一一修行。
  
      周而复始。
  
      一晃眼又是半个月过去。
  
      “想不到双腿满是肉疤,现在双手也是一样…”
  
      一个月!
  
      他苦练百穴指法,修炼肉身,一晃眼就这么过去了。
  
      苏方明显发现自己的变化,双脚总有股爆发力,双臂也似乎能举起几百斤的重物,而这还是开始,他还要加大修炼难度。
  
      前一个月,他只是以寻常力道修行百穴指法,达到炼体目的,而这个月,他要以练武的力道,开始以百穴指法修炼肉身。
  
      而且他是同时修炼双手、双脚!
  
      施展百穴指法,将手脚的经络穴位封住,双手、双脚立即开始麻木,然后一拳一脚,对着大石以肌肉撞击、踢打。
  
      他亲眼看到双手、双腿上的血脉膨胀,随着不断修行下去,这些血脉都快要炸开,因为穴位封住,血液无法流动,又加上身体以惊人力道撞击大石,导致身体的肌肉与筋脉都快要破碎了。
  
      啪啪啪!
  
      蹦蹦蹦!
  
      阵痛随着身体击打岩石而不断出现,一个月,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所以不断坚持,而且一修行就是一整天。
  
      天黑的路上,他一面啃着干粮,一面扶着大树,一瘸一拐,回到了墓祠。
  
      此时他的双手、双臂,都肿得不成人样,而且暗红与紫青一块接着一块,有点像是死人才有的身体。
  
      等他进入药缸,解开穴位,又发出了一阵阵惨叫。
  
      幸好双手、双腿不再破皮,因为肉疤太多了,这一晚对苏方来说,注定是难以入眠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