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十一章 家族祸事

第十一章 家族祸事

    一晃眼又过去数月。
  
      石屋内温度忽然降下来,侵泡在药缸里的苏方,不经打了打冷颤。
  
      “突然一下子又变冷了?”
  
      从上次一夜入伏,气温骤变之后,这几个月仿佛在夏天中度过。
  
      可现在又骤然降温,莫非回到了冬天?
  
      很快黎明就到来了,当苏方做好准备打开房门,顿时一股刮面寒风迎面卷来,再一看天空,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如今应该是初夏才是,怎么又一夜入冬?这老天爷脾气也太不好了,这样下去岂不是四季颠倒?”
  
      地面很快就卷上雪层,再也看不到任何动物,连一座座坟头也很快被白雪覆盖。
  
      “数月苦修后天境界,肉身修得差不多了,既然下这么大的血,我就开始精血化气,准备冲击超凡境界!”
  
      经过这段时间修行,他已迈入后天圆满,可以开始炼精化气。
  
      炼精化气需要在静坐下修行,苏方关上大门,又到石屋,将灶火多加几块黑炭,此时从窗口听得到满天地都是寒风席卷的呼呼声。
  
      “后天境界精血化气,与先天境界修行过程差不多,再通过活化全身鲜血,与先天内劲融合,经过法门修行,将先天内劲提升到后天内劲,而精血之气也会更加强盛!”
  
      修行之气,他仔细研究关于后天境界后期的修行。
  
      后期修行不是苦修肉身,而是开始内修血气以及内劲。
  
      以及控制全身肉身,经过一年半时间苦修,他几乎可以控制双臂、双腿以及全身大部分血肉,故此修行要比先天境界容易了许多。
  
      体内鲜血慢慢地从控制的肌肉层中,向丹田涌入。
  
      寻常食气境修行,是以经脉运气。
  
      但是百窍血脉又不一样,直接以肌肉运行内劲以及鲜血,抛弃了经脉,而这种修行要比正常体修,难上千百倍。
  
      身体的肌肉就如同衣服,在修士的眼中,就是胎衣。
  
      胎衣也是鲜血,也是经脉,人体就由鲜血与经脉覆盖而成。
  
      剥了这层胎衣,剩下就是修士追求的肉胎。
  
      兹兹!
  
      经过几天慢慢控制,先天内劲穿过肌肉层,也会出现动静,再进入丹田,与先天境界凝结的精血之气融合,就掀起了摩擦之音。
  
      这种感觉就仿佛能量是一匹烈马,令苏方无法控制。
  
      又过几天,经过漫长沉淀,终于血气与先天内劲开始融合,令苏方开始后天境界后期的修行。
  
      炼精化气!
  
      体内还存在很多的各种杂气、杂质,后天境界就是将这些杂质排出,或是融合,最终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
  
      也就是肉身第三境界,超凡!
  
      这就远古炼体者修行过程,他们缔造了人类修行先河,没有文明的借鉴,只有从自己肉身开始专研,最终从肉身之中寻到了打破禁锢的秘密。
  
      “现在可以进入药缸,随着药力继续精血化气!”
  
      如今步入后天后期的修行,苏方也放下心来,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下去,然后经过长时间修行,当体内内劲达到后天内劲高度,那他可以开始冲击超凡境界。
  
      有药力配合,给修行带来莫大好处。
  
      砰、砰砰!
  
      忽然间,墓祠大厅似乎有动静。
  
      苏方缓缓地睁眼,而又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难道是马夫给我送东西来了?一心修行,倒把其他给忘记了!”
  
      他起身之后穿上衣服,来到大厅将门栓取下。
  
      哐哐!
  
      却不等他开门,一股大力将门给挤开,接着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的雪人,顺势扑了进来。
  
      “苏小龙?”
  
      苏方一怔,再一看这几个雪人,居然不是马夫其中有屡次针对他的苏小龙。
  
      再一看其他人,都是与自己年龄差不多,或是小几岁的族人,不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又从外面涌来十几个少年。
  
      看着二十几名都认识的少年,看着他们狼狈模样,立即问道:“你们不在武堂修行,大雪天跑来这里作甚?”
  
      “苏方…”一个少年冻得浑身发紫。
  
      苏方看向这名少年,微微一怔:“苏奕!”
  
      原来这个名叫苏奕的少年,乃是苏家教头,苏君严的儿子。
  
      严叔不但是苏家教头,也是苏家掌事之一,地位仅次于族长苏滕之下,所以苏方不明白苏奕怎么也上山了。
  
      足足三个呼吸,众少年都未能喘上气,一方面是冻的不行,一方面是因上山累得够呛。
  
      苏奕赶紧让众人进入大厅,也赶紧朝苏方点点头,一同将门栓合上,其他人立即感觉到温度,纷纷涌进右侧石屋。
  
      “苏、苏方…”
  
      苏奕可顾不上取暖,连声带着急迫:哆嗦着道:“今天早上我们正、正在武堂晨练,而我爹突然出现,说是吴家突然向我苏家开战,于是赶紧让我们上墓祠来避一避!”
  
      “吴家向我苏家开战?”太突然了。
  
      “我也不知道打起来没有,但我爹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他让我们来祖祠躲避一段时间,再回去看看!”
  
      “你也不知道…快进去烤烤火,吃点东西再说!”
  
      看来家族真是发生大事了,不然苏君严也不会让少年们上山躲避。
  
      两人进入石屋,苏小龙与大家围着灶台,身上雪花都融化了,也冒着白烟,苏方急忙拿出一些旧衣服给他们,又拿出储存好的干粮。
  
      大家狼吞虎咽大口大口吃起来。
  
      苏家晨练一般都是天未亮就会开始,而此时天刚刚放亮,他们几乎是在大雪天里,用一个多时辰来到墓祠,自然是又累、又渴。
  
      “希望两家不要开战,不然爷爷也会有危险…”苏方站在一旁,见到其他人渐渐恢复,但他心中却很不安。
  
      “苏方,上次是我们不对…”苏小龙忽然与两名少年,主动向苏方道歉认错。
  
      “我早忘了,大家好好休息,如果真觉得身体不舒服,就用药水泡一泡,再者我准备的干粮不多了,得出去打点野味!”
  
      苏方取下宝剑,带着一个大布袋,向大家交代一声,独自离开了墓祠。
  
      来到冰天雪地之中,他倒感觉不到有多冷,这老天爷到底怎么了?
  
      而他心里也在担心家族,来到林子之中,拿起一块块石子,开始寻找动物。
  
      到了下午,苏方才扛着布袋回到墓祠。
  
      “东西都被我们吃光了,人太多,不够吃啊,苏方,你还有没有存下来的干粮?”
  
      结果二十个正处于成长期的少年,只需要两顿,就把苏方大半个月的伙食给搞定了。
  
      而且房间也乱七八糟,还有几个少年在玩弄他用来练武的木架。
  
      “打了一头野猪,已经洗干净,你们自己动手!”
  
      见到这些少年丝毫不担心家族,苏方就提不起精神来,将野猪肉拿出来放在一旁,提着宝剑又离开了墓祠。
  
      他来到林子之中,见到一颗颗大树,然后挥出了强劲而有力的拳头,几乎是两拳,就将一颗枯树击倒。
  
      三下五除二,他又用宝剑劈开树干,在空地搭建一个简易木棚,用来遮风挡雪,并在里面升上火。
  
      木棚虽然简易,但空间还算不错,好歹安静。
  
      弄好这一切,他好不容易打了一只野鸡回来,然后放在木架上烤起来,而他自己盘坐下来继续炼精化气。
  
      到了第二天,他又离开木棚,只是一两天,大雪就覆盖了紫气山。
  
      苏方好不容易打到一头野鹿,自己留下一点,然后扛回墓祠。
  
      苏小龙与苏奕等少年横七竖八躺在床上、灶火周围,房间内热的发汗,而一些骨头散落到处都是。
  
      “吃的来了!!!”
  
      见到苏方出现,将野鹿肉拿出来,睡梦之中的少年们,一个个虎跃而起,不等苏方动手,他们就开始自己行动起来,将药缸取下来,放上大锅。
  
      苏方也默默离开,交代几句,让他们不用担心吃的。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苏方每一天都会给他们打一些猎物,有时候还要跑去很远的深山,因为靠近天宗城周围的动物,不是被他猎光,就是被他吓跑了。
  
      因为要给大家找吃的,令他修行也受到了影响,在这一个月内,他好不容易才达到后天巅峰,但也没时间、没精力突破,突破要花好上好几天,如果这几天没吃的,一个个苏家少年还不被饿死。
  
      “你们怎么有吃的?”
  
      这一天,苏方好不容易打了十几只野鸡回到墓祠,结果一进门,见到大家有吃有喝,颇为奇怪。
  
      “苏方!”
  
      苏奕走了过来:“是两个马夫送来的!”
  
      苏方拍拍脑门:“原来如此,那还不错,本来该半个月前就上山给我送东西的…怎么?他们没说我们苏家情况如何?”
  
      “说了…”苏奕一时放下手中的腌肉。
  
      “难道两家真开战了?”
  
      “就在我们上山当天,吴家就带人杀入我苏家地盘,双方正式开战,结果我苏家的地界,在半月前被吴家占据…”
  
      “什么?”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击中了苏方。
  
      “什么什么?苏方,还不是因为你爹,如果你爹当年没有将家族神兵遗失,我苏家就能将吴家打败!”
  
      “是啊,降月刀乃是法宝,这次吴家就是仗着家族神器遗失,打败我苏家所有高手,这都是你爹惹出来的!”
  
      “天宗城一直流传着…祖传神器一旦流失,家族就要受到灭族惩罚!”
  
      结果!
  
      万万想不到其他少年一轰而来,在苏方几乎没缓过神来的瞬间,一个个指着苏方开始指责。
  
      在他们眼中,苏家之所以遭受大劫,皆因家传宝物降月刀遗失。
  
      家族神器是镇族之宝,又被苏方父亲遗失在外,才导致苏家遭受惩罚。
  
      “苏方,你别以为给我们找点吃的,我们就该感激你,把你当做自己人对待,如果我父母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就是个扫把星!”
  
      众人根本不顾苏方感受,一下子苏方就成了他们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