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十四章 悲愤励志,超凡境界

第十四章 悲愤励志,超凡境界

    “畜生,老子要撕了你!!!”
  
      堂堂名震天宗城的家族高手,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暗算,吴大掌战战兢兢站起来,恨不得将苏方挫骨扬灰。
  
      又见到吴家人死于非命,满苏家人都盯着他,忽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
  
      苏滕在几人搀扶下,一身重伤:“方儿,杀了此人,吴大掌心狠手辣,这次灭我苏家,他连老弱妇孺皆不放过,连你爷爷也被他震伤!”
  
      “你是苏尧天的儿子?”吴大掌突然知道了苏方身份。
  
      “伯父下令,孩儿自然不会让他活着!”
  
      苏方躬身之后,双目迸射寒电:“听说你与我爹,乃是同个时期的强者,值得我尊重,释放你最强大的攻击,我会让你死得有尊严!”
  
      “苏尧天倒是处处胜了我,连儿子也这么有出息,想我吴大掌纵横一世,今日却要死在你这黄毛小子之手,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成名杀招!”
  
      像吴大掌这种人物,向来做事不留余地,心头也早知道有一天,横竖是个死,而有尊严的死去,也算是吴大掌最好下场。
  
      嘭嘭!
  
      吴大掌的右手之前被剑片所毁,如今挥动左臂,那几乎达到食气境巅峰的肉身力量,以及体内能量,发出一道道震碎夜空的匹敌力量。
  
      左掌如同冷冰冰的神兵利器,感觉一掌能把任何物质毁灭。
  
      “后天巅峰!”
  
      苏方将自己全身力量,通过右臂释放出来,当经过右臂小手腕时,也就是紫芒钻入的位置,突然一股巨力从那里传来。
  
      “难道右手臂的紫芒力量,可以催动出来?”
  
      想不到这种需要力量的时候,右臂深处的神奇紫芒,涌出能量,随着他肉身力量、后天内劲融合起来,全都凝聚在右掌之中。
  
      “小儿,我就送去见你那个短命爹,若他不是短命鬼,今日我吴家也不可能拿下苏家,受死吧!”
  
      吴大掌依然对自己实力、杀招有信心,当着所有目瞪口呆、担惊受怕的苏家人,他一步步几乎震得苏家武堂都在震动,而且一脚,就能踏出一个坑。
  
      这就是天宗城当世强者!
  
      “嗖!”
  
      苏方快如闪电地飞驰而出,拳头与吴大掌浑身用力拍出的左掌当空撞击在一起。
  
      啪啪!
  
      嗡!
  
      大黑掌与拳头对撞,爆发出迸射般的气势。
  
      而一圈血色气势,透过吴大掌的左掌,顿时缠着他的小手臂向大手臂,再向他全身席卷而去。
  
      只听噼啪一声,他的黑衣震碎,整个人蹬蹬后退三步。
  
      “我可、可是食气境十变…你、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吴大掌无法再动一下,可见手臂经脉都在爆炸。
  
      这一刹那,全身经脉都被来自苏方的神力,统统震碎,不死也将终身是个废人。
  
      “我爹是高手,我这个当儿子怎么能差?”
  
      苏方带着炙热的目光,从吴大掌身边走过。
  
      苏君严立即对所有人喝道:“快、快撤出天宗城!”
  
      苏方急忙来到苏滕面前:“伯父,我爷爷呢?”
  
      “你爷爷…他…”
  
      似乎苏滕知道苏方会提出这个问题,一时语塞,且支支吾吾几度哽咽。
  
      而当苏家人正离开时,地面留下十几具早就冻得发硬的尸体,其中有一具尸体,满头白发,躺在尸体之中。
  
      “爷爷!”
  
      健步如飞,苏方冲到白发尸体前,将尸体抱在怀里。
  
      因为这白发人,正是最疼爱他的爷爷啊!
  
      一部分还未撤出武堂的苏家人,听到苏方那绝望的哭声,纷纷叹息与摇头,都想去劝一劝,可都被苏滕制止。
  
      苏滕跪下,向尸体伏地磕头,也留下了眼泪:“你爷爷也是伯父的父亲,伯父这些天从来没有睡过一觉,陪在你爷爷身边…方儿,你爷爷闭眼之前,一直念叨你,让你要好好活下来…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吴家人赶来,我们这里所有人都要死,你想让爷爷无法安息吗?”
  
      “爷爷!”
  
      苏方哪还听得进去,他想到从小到大,爷爷那慈祥的笑容,在他体弱多病的时候,每个夜晚都会陪着身边守夜。
  
      从小到大,爷爷从未对他放下过心,又当爹又当妈,将他就这样拉扯大。
  
      对苏方而言,父母的模样他根本记不住,只存在幻想与记忆之中,所以爷爷就是他的天,他的地。
  
      他的天地,在这一刻塌下了。
  
      大雪纷飞,寒风之中,苏方就紧紧保护爷爷那冷冰冰的身体:“爷爷只是睡着了…”
  
      苏君严带着几个男子奔入武堂:“族长,大家都撤出去了,快走吧!”
  
      “可这…”
  
      苏滕看着苏方,哪舍得就这么分开。
  
      “给我!”
  
      他突然见到有人拿着木棒,厉喝一声,拿着木棒狠着心,对着苏方脖颈一棒子闷了下去。
  
      嘭地一声,苏方挨下一棍子,身体缓缓地倒下,但依然保持着怀抱爷爷的姿势,原来他的五指将自己都抓出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手指血痕。
  
      “这…”苏君严等人,看的都触目惊心。
  
      苏滕心如刀绞,咬牙道:“背起方儿与尸体…走!”
  
      苏君严强行将苏方双手分开,背在背上,另外两位男子抬起爷爷冻的僵直尸体,一并离开了苏家武堂。
  
      “我苏家会回来的…”
  
      离开大门那一刻,苏滕看着那被推倒,象征摸天门的藤柱,以及到处血迹,扭头与众人消失在大雪之中!
  
      ******
  
      紫气山,墓祠!
  
      咕咕!
  
      墓祠大厅挤满了人,好在墓祠够大,刚好可以容纳上百苏家人,堂中生着火,众人总算可以感觉到温暖,在温暖之中好好睡觉。
  
      左侧石屋!
  
      药缸冒着水泡,苏君严倒上一桶水,让人把苏方架入其中,继续用药水侵泡。
  
      “你看这孩子,双手、双腿、满身上下都是厚厚的肉茧…再看看这练武的架子…他上山这一年多时间,看来时刻刻都在修行!”
  
      苏滕在来到药缸,目光落在了苏方身上那些,因练武留下的伤疤,当着好几人无奈地叹息。
  
      苏君严也后悔:“这就是我们成年人也无法做到…我们当年真对这孩子不够关心,该让悉心指导他,就算没有丝毫改变,总算让他有个寄托!”
  
      “三天了,整整昏睡了三天,如果没有这药缸,方儿这次恐怕也会因过度伤心、忧郁,而离开这世界!”
  
      苏滕感觉太愧对苏方,一个孩子,从小失去父母,他这个自喻是父亲的人,结果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照顾他。
  
      从未真正站在苏方的角度去想过。
  
      他到底需要什么。
  
      “好歹这孩子努力,出了成绩,能将吴大掌给杀了…尧天兄在天有灵,也会感到安息,希望他早点醒来!”
  
      “坟堆好了吗?”
  
      “族长放心,是我亲自负责的,老爷子会睡的舒服…”
  
      “好…我们去大厅,让这孩子好好呼吸下!”
  
      几位苏家长辈,痛心疾首的离开了石屋,并将房门关上,叮嘱任何人莫要大声说话,免得惊扰苏方。
  
      而在墓祠之外,一处处雪地之中,苏奕与苏小龙等少年,承载起保护族长的重任,一部分在巡逻,一部分人在狩猎,看来经历灭族事件,他们都长大懂事了。
  
      深夜!
  
      “我…怎么回来了?”
  
      充满药香的房间内,苏方从沉睡之中睁开双眼,感觉不到疲惫,然后看向周围,一时想不起来。
  
      经过一会,他的眼瞳就湿润了。
  
      沉默了许久,没有多留一滴眼泪,仿佛一夜之间也成为了大人。
  
      慢慢地离开药缸,将衣服穿上,抚摸着破碎剑片,这次能杀了吴大掌,大部分都是因为这剑片的原因,否则以他后天境界,依然不是吴大掌对手。
  
      再喝了几口水,缓缓地来到床边坐下,一阵黯然神伤之后,鼻子一酸:“是时候开始准备冲击肉身第三大境界,只要踏入第三大境界,加上这法宝碎片,就算再遇到吴大掌,也可以杀了他!”
  
      悄悄打开房门,此时所有人都睡的很香,还能闻到一些肉香,看来大家也都没饿肚子。
  
      离开墓祠,他就见到周围有人巡逻,旁边还挂着几只野鸡,忽然心中一热,有大家团结的话,这样一定会度过这次生死浩劫。
  
      他默默地越过大雪之中,进入山林,来到昔日练武的悬崖,结果大雪覆盖了一切,只能看到悬崖上那根孤零零的绳子。
  
      不得已向更深的山林走去,上山一年多时间,他已将周围摸得很清楚,来到近乎后山的时候,一个山穴出现在他面前。
  
      来到山穴,他就立刻开始炼精化气!
  
      体内内劲已达到后天巅峰,血气也超过了以往,他现在开始控制体内所有血气,所有的后天内劲。
  
      以肌肉层为流动通道,血气与后天内劲融合在了一起,开始快速的涌动,他的肌肉层,竟然成为了堪比经脉一样的通道,而且能量流动速度,只比经脉慢一些。
  
      这代表什么?
  
      苏方的肉身已经超过了大部分武者,达到近乎吴大掌的高度,别人有经脉,他却拥有如此逆天的肉身,配合远古体修法门,已经走上一条远古修行之路。
  
      过了一阵时间!
  
      苏方慢慢地睁开眼,咬着牙,全身肌肉仿佛都紧梆梆的,随着他大喝一声,一身肌肉立即舒放,来自后天巅峰的能量、血气,顿时开始散开,冲击周身血肉。
  
      兹兹!
  
      身体就像有无数的气流声在暴走,他的经脉能见到鲜血在奔走,身体仿佛因此要被活生生撕碎。
  
      大量的暗红色鲜血从毛孔渗出,传出阵阵恶臭。
  
      “痛苦与苦修终于换来了结果,超凡,我苏方做到了连古人都难以做到的奇迹,踏入了第三境界!”
  
      此时此刻,虽然还处于能量冲刺之中。
  
      可苏方激动的笑个不停,因为他成为了超凡体修强者,不是食气境的武者,而是来自远古的体修者。
  
      黑色血渍还在不但渗出,洞穴也越来越漂浮着恶臭味道,还好这不是封闭空间,不然真令苏方忍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