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十七章 蛊虫奇效

第十七章 蛊虫奇效

    肌肉层之中满是体内血气!
  
      来自活络丹的药力,已主动开始在经脉之中流动,但却被苏方掌控,融合自身精血之中,正式开始逆行血气。
  
      当身体大部分血气停下来时,又开始随着仙丹药力,从经脉缓缓逆向运行,刚开始几乎难以令血气在经脉逆行。
  
      人体所有能量、呼吸都是规律的,达到周天循环。
  
      逆行血气,等于是要与自身对着干。
  
      本要往东走,但苏方必须控制血气往西方运行。
  
      因此血气与肉身各种能量、经脉的内壁形成摩擦、对撞,不但前进一分都困难,而且前进一点,血气就会逆冲经脉内壁,仿佛要将经脉撕碎。
  
      如果不是活络丹药力,单靠苏方自己恐怕更加痛苦。
  
      冲脉,强行冲击经脉。
  
      不知为什么时候,洞穴之外出现不少野味,小到野兔,大到野猪,而杨一真只是轻轻地虚空一抓,如同变戏法一样出现这么多野味。
  
      杨一真此时站在雪地上,身体一点重量也没有,因为双脚并未踏入积雪之中,而他一身黑袍,在冷风之中呼呼响动。
  
      这次他不是用黑布裹着面部,而是用一个黑头套,彻底将头部罩住,只能看到一双深邃平静的目光。
  
      “有如此毅力,我这好徒儿将来必成大器!”
  
      杨一真等了一会,忽然挥手一卷,一股大网般的白色大网,将所有野味凭空吸在一起,立即随着他半空飞行,飞入左方那林子深处。
  
      几个呼吸之后,他就见到了墓祠,以及一个个巡逻的苏家少年。
  
      立即一吸,大量野味稀里哗啦地落在雪地上。
  
      “有动静,过去看看!”
  
      苏奕正好巡逻过前方林子,听到响动之后,他们手持弓弩一点点靠近,当见到满地野味都愣住了。
  
      “奕哥,好多野味啊!莫非…是苏方打来的?”一名少年流着口水。
  
      “自然是苏方,不然在这冰天雪地,又有什么人会帮助我们,但苏方为何不现身?”
  
      苏奕扫视四周,寻了一遍不见人影,也不再疑惑,立即整理猎物。
  
      而杨一真此时正站在前方几丈远的雪地上,可在几个少年面前如同隐形人,他缓缓地转身,几步就无声无息消失在大雪空中。
  
      “好痛苦…想不到逆血冲脉如此困难!”
  
      集中修行因而时间过的很快,当苏方觉得无法坚持时,就停下修行,当睁开眼时,第一眼见到了杨一真盘坐在他前方,正平静地打量着自己。
  
      “徒儿,传闻远古修行本来不易修行,否则也不会逐渐被修士所抛弃,你坚持几天已有收获,只是你经脉扭曲得太厉害,单靠你自己努力,少则一年,多则两年才能顺利将全身经脉冲脉成功!”杨一真立即安慰道。
  
      看来他一直都注意着苏方点点滴滴的变化。
  
      也正因如此,令苏方心中涌来阵阵温暖。
  
      自从家族出事,爷爷又突然离世,这一段时间他都未轻松过一点,此时却很舒畅,因为有人在关心自己。
  
      柴火吱吱燃烧着,这对师徒就这样静静而自然的席地而坐。
  
      杨一真忽然间张开左手,出现了一个暗红木盒:“至于你家族食物问题,你就不用去想了,为师已将不少猎物带给他们,为师在这几天里,专门为你炼制几条蛊虫!”
  
      “多谢师傅,何为蛊虫?”苏方睁大眼睛问道。
  
      那木盒看来是宝贝,里面更加有凡人见不到的宝物。
  
      “蛊虫生长在遥远的南疆,有多遥远?凡人就是一辈子行走,走到老那一天,也走不到南疆去,就是厉害一些的修士,也要花很长时间,还好很多交易商会有蛊虫兜售,听闻蛊虫是南疆修士,用尸体,或是特殊的食物,从虫卵就开始悉心圈养!”
  
      “关于蛊虫有很多传闻,当然也有人说南疆修士,将蛊虫从小种植在婴孩的体内,从而长大成为蛊虫,总之也不当真,传闻越多越是说明蛊虫的不凡,为师对蛊虫也颇为好奇,故研究了一段时间,有一次中了剧毒,还是靠一只蛊虫吸食解毒!”
  
      “蛊虫对许多修士来说,大多都是用来解毒、实验丹药等等,而其一部分人也用来修行,修行方法也多种多样,你经脉扭曲闭塞,需要用力量重新洗髓,方能成形,而你又是修行远古体修,一般的方法不适合你,所以为师就想到蛊虫,用它配合你修行,随着你逆血冲脉时,它可以钻入你的经脉,因此而疏通经脉!”
  
      杨一真对着盒子,泰然的解释道。
  
      原来蛊虫是如此不凡,听的苏方一直没缓过神来。
  
      后者又缓缓打开木盒,里面传来阵阵难以形容的药草味道,而在里面有三只微微蠕动的黑色虫子,大概只有一寸长,比普通毛毛虫要小许多。
  
      蛊虫没有体毛,肉呼呼的,倒有些像刚刚出生不久的桑蚕,只不过是黑色的。
  
      杨一真又道:“你也别怕,看起来有点恶心,但这对修士而言不算什么,你分别滴三滴鲜血在三只血虫上,让它们先适应你的鲜血!”
  
      苏方的确有些不安,哪有让活虫进入身体的。
  
      但他一方面相信杨一真,这是他师傅,如同父亲,另一则,超凡境界如此难以修行,他如果不用这方法的话,三年真难以达到大圆满。
  
      再也不犹豫,扎了一下手指,立即冒出一滴鲜血,然后滴在一只蛊虫上,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蛊虫开始还是懒洋洋的,但现在吸收了鲜血之后,蛊虫就开始活跃起来,仿佛在寻找鲜血的宿体。
  
      “徒儿,这三只蛊虫乃是从未嗜血的幼虫,蛊虫也是有缺陷的,就是第一次沾染上某个人的鲜血,那么终生不会再吞噬第二人的鲜血,所以这三只蛊虫以后只有你可以使用,现在闭上眼睛,以你现在这种状态,最好别看!”
  
      “好!”
  
      苏方知道蛊虫要进入身体,也有些颤抖。
  
      毕竟是活着的虫子,还会嗜血,是人都会怕。
  
      杨一真先是在苏方肩膀一点,然后再把血虫一只只放入他的嘴里,对此苏方没有一点不安的反应,似乎毫无感觉。
  
      一阵过后,杨一真再一指点出,苏方缓缓地看向木盒,却见不到三只蛊虫,看来蛊虫已进入他体内,他却毫无感应。
  
      “蛊虫很温顺,这个你不用担心,而且嗜血也不厉害,现在你就再次集中精神感应蛊虫,因为师让蛊虫服用了一点活络丹的药粉,蛊虫会在你体内寻找活络丹的气息,你将丹药力量集中在经脉便可,这样蛊虫会自行在你经脉缓缓爬行,估摸着半年,三只蛊虫会自然将你的经脉打通,当然有时候也会感觉到阵痛,你要忍住!”杨一真又悉心叮嘱,如同父亲在每个方面都施以关怀。
  
      慢慢调整呼吸,让自己安静下来,苏方一点点的感应,先将活络丹的药性再次涌入经脉,再以全身肌肉控制血气。
  
      这一感应就是大半天,他果然发现了有三股微微撕痛感觉从下腹传来,随之时间推移,他能感觉到这股痛感在缓缓移动,看来就是三只蛊虫开始钻入经脉之中。
  
      太神奇了,什么都不做,扭曲闭塞的经脉,在几个月后就能舒畅。
  
      可他是远古炼体者,不能就这样等下去,得继续开始逆血冲脉。
  
      既然蛊虫会自行在经脉之中爬行,那他也不用去管,开始控制全身血气,又缓缓地在全身经脉之中逆行。
  
      逆水行舟有多困难,那就可以想象逆血冲脉有多难以修行。
  
      这是百窍血脉的不同之处,也刚好符合苏方情况的一门远古体修功法。
  
      因服用了活络丹,如今苏方数天不吃东西,也感觉不到饥饿,而且身体状态非常好,似乎总有用之不竭的能量。
  
      血气缓缓地在全身经脉逆向运行,刚开始很艰难,但随着一个月时间过去,苏方又从痛苦之中适应过来,在这过程之中,时不时会有暗血从毛孔渗透出来,这就是逆血冲脉带来的效果。
  
      这是在给肉身进行洗髓,又有活络丹药力辅助,苏方冲脉效果一天比一天不同。
  
      杨一真不是在洞穴照看苏方情况,就是数天出去一次,自然是去打猎,暂时替苏方照顾苏家人。
  
      “师傅,我已感觉到一部分经脉畅通了,有血气与内劲以周天方向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苏方突然激动张开眼睛。
  
      杨一真也仿佛停止修行,眼瞳透着笃定笑容:“蛊虫有时候就是这么好用,超过了灵丹妙药,当然这与你日复一日修行分不开关系,加油吧,争取在三个月内冲脉成功,到时经脉恢复正常,那你就成为修士!”
  
      “徒儿不会让师傅失望的!”苏方继续盘坐,开始逆血冲脉。
  
      而经过一个多月的冲脉,此时他感应之中,身体血气冲脉的景象,就如同一浪接着一浪的血色浪潮,在体内逆向惊涛拍岸,虽然阵痛不止,可一次次冲击之后,他就感觉到内劲有一种要回归经脉的错觉。
  
      也因如此,体内杂质更多地被排出。
  
      洗髓,修士大多都是以活络丹等方式来洗髓,很少会选择用自己的身体力量,来强行洗髓。
  
      百窍血脉这门远古炼体修行法门,就是抛弃了所有丹药,以及所用外力,靠自身力量来洗髓。
  
      一旦洗髓成功,肉身将会达到大圆满的境界。
  
      满天大雪从未有一天停止过,几乎看不到山峰,看不到森林,世界白茫茫一片。
  
      “三个月了…”
  
      风雪之中,杨一真缓缓地走来,不受风雪的影响,他眼瞳透着一份急切:“方儿应该差不多要成功了吧?虽然他的身体只能承受三只蛊虫!”
  
      不知道杨一真去了何处,有些风尘仆仆。
  
      回到洞穴,忽然就露出惊喜笑容。
  
      在他注意下,苏方头顶时不时冒出一阵白烟,而且皮肤颜色,很有规律的一阵接着一阵从血润,变得阵红。
  
      一次接着一次,令苏方体内感觉有一道道血光,不时地闪烁。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