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二十章 不辞而别

第二十章 不辞而别

    第一次冲击成功,令洞穴漂浮着阵阵血气!
  
      这一幕太过诡异,要是被人瞧见,还以为洞穴里面有妖魔鬼怪!
  
      “方儿,别着急开始第二次冲击,先调整呼吸,等自身能量达到平衡才能继续!”杨一真急忙叮嘱。
  
      苏方慢慢地凝气,皮肤逐渐恢复红润,第一次冲击成功,很明显见到一些胎衣杂质从毛孔之中渗出,就像出了一场血汗,留下一粒粒血色盐巴。
  
      他忽然感觉到什么,不禁看向洞穴之外:“大雪消失了?”
  
      “在你冲击这两天,紫气山所有积雪都融化了,万物迎来了新生!”两人一同看向群山与森林,再也不是白茫茫一片。
  
      经历这场大冬天,森林许多树木直接枯死,几乎见不到成片的绿色,好像世界经历了一次绝对冰封。
  
      新景象仿佛预示着新的开始,在苏方内心又激起修行的**,休息了半天,他又开始第二次冲击。
  
      依然是百穴指法,依然是凝集全身能量、血气以周天循环。
  
      而第一次冲击用上三天,第二次则是两天。
  
      第三次、第四次…几乎都是不到两天时间完成,总的来说,一次冲击需要两天时间。
  
      苏方就这样坚持了两个多月!
  
      夜晚,又见到了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又一次攻击成功的苏方,气色恢复一些,杨一真便在洞穴外唤道:“今晚的夜空格外明朗,方儿,我们去紫气山山顶赏月!”
  
      原来到了晚上,刚刚过了黄昏!
  
      离开洞穴,苏方见到那巍峨的紫气山颠,不由一叹:“师傅,这么晚登山不易,我们还是随便找个地方!”
  
      “自然要去山顶,才有登高望远的气势,看好了!”
  
      看来杨一真今晚心情大好,在苏方犹豫好奇之际,忽然觉得身体离开了地面,立即低头一看,果然,他身体竟然凭空漂浮在一尺高地面上。
  
      一股白色气息,将他托起,原来是杨一真释放了神通之术。
  
      “嗖!”
  
      在杨一真轻轻挥动右臂,他与苏方竟然高高飞上陡峭的悬崖,而杨一真如同在悬崖与草木之上自由行走。
  
      “好厉害!”
  
      简直就是御空飞行,有如此神通,还有什么天险可以阻挡修士?
  
      如果他有这种神通,就算天门府也阻挡不了他的步伐,那他可以找到父亲,并将家族神器带回来。
  
      数息功夫,只见杨一真微微地将手臂向面前收拢,两人就落在了紫气山的山顶之上,八方任何景物都尽收眼底。
  
      苏方在这里生活十几年,从未来到过紫气山颠,也未听闻过有人登上过山顶,因为万丈悬崖没有人可以上来。
  
      苏方见到了灯火阑珊的天宗城,感觉就像是一群萤火虫在城池上方发光发亮,再看看周围,乃是广阔的大地,即便是夜晚,却也能见到遥远的世界。
  
      杨一真微笑道:“如何?”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熟悉的一切,突然让我有一种,可以越过无数艰难险阻,到达另一高度的感觉!”苏方真想放声高呼。
  
      “世界很大,紫气山也只是疆土一隅,将来等你去到天门府,可以见到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那里有各种生命所化的灵体,或是魔怪,妖物,那里没有凡人,只有修士!”
  
      杨一真欣慰地凝视苏方,旋即虚空一抓,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丈多大的兽皮,又多出了酒杯与酒壶。
  
      两人旋即来到兽皮坐下,此时星光漫漫,世界一片皎洁无垠,实在令人难有丝毫入睡的念头。
  
      “这酒不简单啊,喝入体内,可以让血气自我运行?”当苏方昂首喝了一口酒,不但没发现醉人,反而体内血气、能量开始运行。
  
      “这是为师收集一些灵物,所炼制而成的,拥有强筋壮骨的功效,你喜欢喝就多喝点,反正不是很醉人!”
  
      “多谢师父!”
  
      “你我如同父子,别太见外,我也把你当做儿子看待!”
  
      虽见不到杨一真表情,可他语气满满都是和蔼。
  
      既然如此,苏方也不浪费机会,连续两个月冲击,他早就感觉力不从心,现在正好可以补充肉身力量。
  
      空中席卷而来阵阵令人精神抖擞的凉风,苏方忽然指着星空:“师父,你看这满天繁星,那星辰之后还有什么?”
  
      “为师也不知道,但听闻修行达到巅峰的修士,就可以去到那天穹的世界看看!”
  
      “天穹?徒儿就当做是一场梦,痴心做梦!”
  
      “你有梦想,或是目标吗?”
  
      “有啊,我从小坚持练武,从不停息,就是要完成娘亲的心愿,将父亲骸骨,哪怕是一缕发丝也要带回来,安葬在母亲旁边,让他们永远安息在这深山之中,然后也要找到家族神器,将我苏家发扬光大,这也是我爷爷的愿望!”
  
      “就没有了?”
  
      “这是我遇到师父之前的想法,而遇到师傅这半年时间,我就想成为师父这样的修士,哪里都去得,走出这小小的世界,去更加辽阔的世界看看,看看真正的修士拥有何等惊天动地的本事!”
  
      此时,当着皓月,当着漫天繁星以及杨一真,苏方将压在自己心中的渴望,带着笑容一口气说了出来。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任何难关都可以闯过!
  
      杨一真也凝视着夜空,似乎他能看到的,是苏方看不到的:“人必须得有目标,有梦想,然后坚持不懈,时时刻刻坚持,日如一日坚持…”
  
      苏方继续喝了一口酒,享受体内能量运行的畅快。
  
      通过自身坚持不懈的努力,他终于打通全身经脉,靠自己修行百窍血脉,一步步成功达到巅峰。
  
      师徒就这样促膝而谈,到了后半夜才下山。
  
      回到洞穴,也许是因为喝酒缘故,也或是苏方太过放松,很快就睡着了。
  
      呼呼!
  
      苏方迷迷糊糊的睁眼,听见了洞穴外那强劲狂风席卷天空的声音。
  
      “师父!”
  
      他立即坐起来,才想到修行,想到杨一真。
  
      但洞穴内空荡荡的,见不到杨一真影子:“看来师父又出去了!”
  
      苏方揉了揉太阳穴,这一觉是他长大以来,睡得最安稳踏实的一觉,醒来过后,感觉又有了大不同。
  
      “恩?怎么会有装蛊虫的盒子?以及三块玉石…”
  
      本想继续冲击,修行活血碎衣。
  
      可见到杨一真盘坐的地方,留下一个木盒,以及三块玉石,盒子下还压着一张黄油纸。
  
      看来是杨一真留给他的。
  
      来到旁边坐下,先拿起三块玉石,抚摸起来其中透着一股寒凉气息,表面有一些纹络,看起来十分神秘。
  
      再看看木盒,打开果然见到了三只蛊虫。
  
      “师父这是?”
  
      似乎一种不好的苗头,在苏方脑海浮现,他拿起黄油纸,缓缓地打开,里面没有文字,只有杨一真那栩栩如生的画像,苏方看不明白。
  
      而那人像突然微微地一动,竟然开口说话了:“为师的好徒儿,实在不想让你看到这一幕,为师也很不舍…当你看到这张意志印记,说明为师已远远离开了紫气山,回到属于为师的世界!”
  
      “师父!!!”想不到刚刚有了一位亲人,却又突然离开了自己。
  
      “为师也未想过,会遇到你,收了你这个好徒儿,也成了为师唯一放不下的东西,为师好想谢谢你,你见到了三块纹符与蛊虫了吧?这些是为师送给你的礼物,三只蛊虫以后你可以用来修行,至于如何控制蛊虫,将来你可以去到天门府,在那里找到蛊虫的使用方法,而这三块玉石,名为‘纹符’,这是修士用来凝结神通与能量的宝贝,也是为师亲自为你刻画而成!”
  
      “这三道纹符乃是瞬移符,一张符箓可以瞬移十里,将来你踏入修士世界,必然会遇到很多无法对抗的危险,而这三道符箓可以救你三次,为师不在你身边,可也不能事事都维护你,你需要一个独立环境成长,当然你也不会愿意在师傅的羽翼下成长,是不是?要好好使用这三道符箓!”
  
      “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留给你了,如果给予太多帮助给你,反而会影响你的意志,接下来你还有最后一个难关要迈过,大圆满,而大圆满会迎来传说之的‘逆天劫’,乃是洗髓肉身的天劫,也有一定危险,但为师相信你可以迈过这道坎,至于以后你我师徒要团聚,必然是有机会,而为师就在遥远的世界等着你,孩子,为师一直等你…”
  
      画像人影还未说完最后一句话,已经开始散去,到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已化为了一片云烟。
  
      “师父!!!”
  
      苏方急忙将黄油纸裹在一起,以此不让杨一真消失。
  
      但是白烟还是透过的双手,消失在洞穴之中。
  
      等他再打开黄纸,里面什么都没有,反而黄纸也自我化为灰尘。
  
      “我一定会来找你,师父,谢谢你对方儿所做的一切…我不会让你等的太久…”苏方忍着眼泪,然后盘坐下来,开始施展百穴指法,继续冲击。
  
      他要以修行来转移这份离别,所带来的痛苦。
  
      而这也是于事无补,在他心中早就在痛哭,难得遇到一位亲人,而且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陪着他度过一次次煎熬时刻。
  
      即便全心全意修行,他脑海里也满是杨一真的影子。
  
      “嗤嗤!”
  
      体内因为能量与血气的翻腾,在经脉、肉身之中涌动,而传来了各种摩擦之音,仿佛要把他肉身都给切开。
  
      咬着牙不去想杨一真,全力冲击,而度过这一天,到了后半夜,他突然用双手点在身上诸多穴位之上。
  
      穴位封印消失。
  
      苏方立即不再掌控全身能量,而能量、血气失去了控制,又随着穴位封印消失,立即如同愤怒的野兽,向身体爆发出狂怒的冲击。
  
      一阵啪啪啪地作响,一层层薄薄的血气翻腾而出,这一刻,他的眼球仿佛都充满了血色。
  
      又一次攻击成功。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