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真九阳 > 第二十三章 神勇过人

第二十三章 神勇过人

    墓祠!
  
      苏方归来自然令苏家人高兴,他先祭拜了亲人,尤其是爷爷,如今不到三年,他就实现承诺,可惜爷爷有生之年无法见证这一幕。
  
      “既然方儿回来了,我们今晚便夜袭吴家,正式回归天宗城!”
  
      黄昏来临。
  
      盛夏星空格外宁静,墓祠前方,篝火霍霍燃烧着。
  
      所有苏家人里三圈、外三层围在篝火周围,以苏滕为中心,经历这场浩劫,苏家大部分老人都已离世,如今也只有中年一代可以撑起苏家。
  
      苏君严道:“今夜就我们进入天宗城,其他人留在原地等候消息,吴家还有许多高手,万不可大意!”
  
      “检查武器,半柱香后出发!”
  
      苏滕立即起身,其他人也瞬间站起来。
  
      妇孺回到墓祠休息,苏方与苏奕、苏小龙等二十名少年聚集在林中,直到苏滕与苏君严带着四十余高手进入林子,众人趁着月色向山下奔去。
  
      一个时辰之后,苏家人不但顺利打开城门,还悄无声息进入城池。
  
      因为是盛夏,此时每条街上都能看到举家散心的百姓。
  
      苏家人进来之后,三五成群散开,以合围之势向吴家地盘涌去。
  
      距苏家几条街外便是吴家地盘。
  
      吴家在天宗城立足时间比不上苏家,可因这数十年间,不少苗子进入天门府修行,所以这些年诞生不少武者,尤其是吴大掌那等厉害高手,在这天宗城也算是二流家族。
  
      也许是因为吴家在这两年陆续与苏家、李家发生摩擦,吴家周围几条大街不像其他地方处处可见人影。
  
      “大家分开行动,我亲自去会陆明雄,其余人分别杀入吴家几位掌事府邸,除了杀该杀之人,尽量别对下人、妇孺动手!”
  
      数十人几乎同时在大街之中汇合,苏滕交代了几句,众人分成五组,每一组都有十人上下,向周围吴家一座座府邸涌去。
  
      “伯父,吴永元交给我来对付!”
  
      此刻,一座大气的府邸门前。
  
      十余人堵住正门,随着苏滕一挥手,两人一组立即跃上城墙。
  
      苏方立即走向吴家大门。
  
      在苏滕颔首之后,苏方一掌劈在沉铁大门上,两扇大门重达千斤以上,却在苏方掌力震后,不但轰倒而且也当空震成一块块。
  
      铛铛!
  
      金属碎片声在宁静的吴家大院荡开。
  
      “有人入侵!!!”
  
      动静实在太大了,骤然间,从两侧走廊、前方大院走廊涌出一位位黑衣家丁,他们手持弓弩,一下子就聚集在大院,将苏滕、苏方等人拦住。
  
      一支支箭矢透着慑人的寒光,数十苏家人如果发动弓弩,恐怕以苏家这几人,瞬间会被万箭穿心。
  
      “族长,是、是苏家余孽!!!”
  
      相持一阵,苏家未动,吴家也未发动围杀。
  
      从前方大院走廊散开一条道,只见一位昂首挺胸、虎步龙须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气势不同一般的高手,出现在大院之中。
  
      这就是吴家族长,吴永元!
  
      “吴永元,我们又见面了,两年前,你偷袭我苏家,滥杀无辜,老人、小孩皆不放过,近乎上千条人命葬送在你与吴大掌手中,今日我是来讨回这本血账!”
  
      苏滕怒喝一声,震得大院多少吴家家丁,用手捂着耳朵。
  
      服用了仙丹,不但伤势恢复,而且实力更近一步,苏滕达到食气境巅峰,如此气势自然是寻常人承受不住的。
  
      吴永元也满是惊骇:“你居然恢复了实力?”
  
      “如果不是如此,我为何深夜上门找你寻仇?吴家众人听着,现在放弃抵抗,我不会找你们寻仇,若是反抗,那这里将血流成河!”经历过大风大浪,家族败落的苏滕,自然带着主宰气势。
  
      吴永元双眉一横:“莫要听他胡说,一旦放弃,我们吴家人都要成为苏家阶下囚,你们愿意一辈子给人为奴?”
  
      苏方突然走出一步:“伯父,就让方儿将这沾满我苏家鲜血的恶人拿下!”
  
      “他就是杀、杀总教头的那个苏方??”
  
      吴家众人顿时吓得连连后退三步。
  
      “好,拿下贼子吴永元,其余人给他们一条生路!”苏滕欣慰地同意。
  
      “吴—永—元!”
  
      如同愤怒的野兽,苏方当即不惧任何弓弩,直径走向中央的吴永元。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能翻天?发射!”吴永元可不是善茬,被几句话就能吓破胆的人物。
  
      可是,他不怕,那些家丁可怕的要死。
  
      一声令下,没人敢动手。
  
      “废物!!!”
  
      吴永元后方五个男子,突然几步闪出,拿出弓弩立即瞄准苏方,毫不迟疑,杀意腾腾地发射箭矢。
  
      咻咻!
  
      五支箭矢如同黑色流星,扑向苏方。
  
      此时苏滕与苏家高手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但是苏方竟然没有闪避意思,也没有出手的样子,就站在那里,冷冽地看着五支箭矢射中身体。
  
      啪啪啪!
  
      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五支箭矢竟一点误差也没有,在同时射中苏方的胸膛。
  
      箭矢就像是木头枯草,不但没有刺穿苏方胸膛,连皮肤都没伤到半分,他的身体哪是血肉之躯,硬是把箭矢挡下,这是钢铁之躯啊。
  
      “怪物,怪物!!!”
  
      吴家人吓得连弓弩都握不稳。
  
      “大圆满…难道是大圆满?”
  
      此时从正门冲进来十几人,正是苏君严,看来是凯旋而归,一见到苏方以血肉之躯,挡住箭矢就忍不住惊呼。
  
      苏滕比吴家人还要震撼:“什么是大圆满?”
  
      苏君严叹道:“当初在武堂,我与方儿谈心时,无意道出远古肉身修行的传说,用意就是让方儿有个指望,哪知…哪知方儿应该是练成了!!!”
  
      苏方微微颔首:“伯父,方儿的确在这两年里,通过在紫气山苦修,达到了远古肉身大圆满境界,如今任何食气境武者在我面前,毫无威胁,而且方儿也将全身闭塞变形的经脉修补通畅,已可内修!”
  
      “我的好弟弟啊,你如果在天有灵,你也听到了吧?”
  
      一滴滴眼泪从苏滕眼眶落下。
  
      苏君严舞动手中,带着鲜血的大刀:“吴家人听后,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吴家几位掌事,悉数被杀,其余人都免于一死,我苏家不是你吴家,一点不留余地,凡事赶尽杀绝,只要你们不做抵抗,我们不会难为你们!”
  
      “别他们妖言惑众,灭了这小畜生,当年一次次杀不了苏尧天,这次要将他儿子给除了!!”吴永元对那五大高手,又下达了杀令。
  
      “呼呼!”
  
      五大高手乃是吴永元所养的五条狗,听到杀令,五人立即丢开弓弩,抓出宝剑,或是跃起,或是大步冲刺,迅猛扑向苏方。
  
      苏方眉头微微地一凝:“给你们活路不走,非要来送死,那我还浪费口舌作甚?送你们上路就是了!”
  
      眼看五大高手舞动的利剑,便要把苏方劈死。
  
      苏方突然一拳,带着一股肉眼见到的气势,一拳打出,这股气势就像是一道洪水,随着拳头激荡在半空。
  
      噼啪、噼啪!
  
      面前杀来的五人,顿时被这股拳芒,轰得退后一丈远。
  
      砰砰的一声,五人当空倒下来了,一个个再无半点生机,躺在地上就像死猪一条。
  
      “发射!!!”
  
      吴永元吓得慌了神,哪见过如此神勇之人?
  
      周围那些吴家高手,大部分吓得瑟瑟发抖,有人已尿湿了裤裆,一部分人不知因惊吓过度,还是什么原因,总之发射了箭矢。
  
      尤其是吴永元周围十几个弓弩手,非要将苏方射成马蜂窝,连续发射箭矢。
  
      苏方却怒气冲冲大步走向吴永元,无视射杀而来的箭雨,这些箭矢射中他身体不同部位,可结果都一样,伤不到半分,反而自己被震得破碎。
  
      顿时那些发射箭矢的家丁,彻底吓得纷纷逃散。
  
      “围杀此人,杀出一条血路!!”
  
      在吴永元身边只剩下十几名高手,立即扑向苏方。
  
      苏方见到地上一片碎掉的箭矢,右脚突然一扫。
  
      蓬地一声,数十只断箭轰向十几个家丁,结果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身上都插满了断箭。
  
      “哪里逃!!!”
  
      苏方突然一跃而去,因为吴永元选择了向内庭逃走。
  
      “不能滥杀无辜,追!”
  
      苏滕大喝一声,并与苏君严追向内庭。
  
      嘭!
  
      哪知等两人刚来到大院中央,还未登上进入内庭的阶梯,突然苏方整个人被当空震了出来,在半空之中后退滑落地面。
  
      然后,右掌出现了一道血痕。
  
      “找死,你个小畜生,你爹把降月刀弄丢,可我吴家还有家传神器‘仙棘甲’,你根本杀不了我!!!”
  
      吴永元竟然返回,而且正大光明走出内庭,原来他身上出现了一件黑色黑色背心,这背心有许多的小刺,并不深,但是密密麻麻都是。
  
      而这仙棘甲正是吴家的家传神器,乃是修士才能使用的法宝!
  
      任何普通兵器都不是它对手,唯有苏家的镇族之宝,降月刀。
  
      苏君严也震撼连连:“这就是仙棘甲?”
  
      “的确是吴家的仙棘甲,此宝是一件防御法宝,所以难以见到,只有每一代族长才可以融合…”苏滕凝视苏方:“方儿,你没事吧?”
  
      苏方摇摇头:“被震了一下罢了,大家不用担心,他就等于是有龟壳保护的乌龟,他的脑袋、双手、双腿都是软肋,而且他也不能如同乌龟那样缩起!”
  
      “你这小畜生…”吴永元一听,堂堂族长被骂成乌龟,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找死!”
  
      吴永元抓住一把软剑,手段太多了,可见此人能成为族长,的确极有手段的人物。
  
      呼呼!
  
      吴永元主动扑杀而来,因有仙棘甲护身,此人不惧苏方正面攻击,所以舞动软剑,一道道剑花交织而成。
  
      “小心!”
  
      苏滕与苏君严还是为苏方捏了一把汗。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